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555章 发挥最后的用处

正文 555章 发挥最后的用处

 热门推荐:
    卢修手中的爆弹几乎是和石屋内破门而出的龙子们同时扔出的。

    沉浸在对传说猎人的忌惮中,镰的反应慢了半拍,居然没有拦住近在咫尺的道具球。红色的小球越过蓝甲猎人的头顶,划过弧线飞坠进院落中燃烧的火堆里,火焰忽地一阵摇曳,溅起一片焰灰。

    “轰!”下一刻,炸鸣声就从火堆的中心响起。制式的爆弹威力在燃烧物中增强了数倍,无数的纸屑、烧红的木条和各种不知名的器械碎片被爆炸高高抛飞,化作犀利的武器,毫不留情地甩向四面八方。

    疾奔中的五个面具人身形皆是一顿,再强大的躯体面对火焰也要忌惮三分。铳枪少年将盾牌立起,抢身挡在同伴们前面,堪堪挡住掀起的气浪和砸来的乱七八糟的事物。

    处在爆炸的范围内,镰和埃蒙都反射性地卧倒在地。蓝衣人用太刀护住头脸,王立猎人干脆拉来了脚下的尸体作为掩护。院落中其余的家伙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平民哪会具备猎人才有的战术素养,纷纷躲闪不及,被迎头飞来的木片和玻璃碎屑砸中击伤。小院中霎时一阵哭嚎,求生的本能终于还是大过了王立猎人的命令。爆炸扬起的烟尘刚刚散去,药剂师和学徒们便不再犹豫,还能行动的尽皆放下手中的搬运物四散逃窜。

    “至少好过死在那家伙的手上。”封漫云心中暗道。战事已起,少年们也不再留手,一星猎人各自从腰囊中掏出两颗烟雾弹来,趁着爆炸的火光还未散尽,将弹丸布撒到院落四处。

    “嘶……嘶……”浓烟四泄,本就将暮的天空下视野更加迷蒙起来。浓雾中人影攒动,敌我难分,场上一时间纷乱不堪。

    “保护好平民!抓住那几个家伙!”白衣猎人混乱中还不忘模仿着安菲尼斯的声音假意命令道。

    蓝衣猎人匆匆爬起来,顾念着埃蒙的安危,他也不再管近在咫尺的“安菲尼斯”,朝着记忆中王立猎人所在的方向移动过去。

    “长官,快撤!”三星猎人一把推开撞到身上的药匠,高声警示道。昏暗中看不清前方的情况,他顿了数秒,却没有得到来自阴影中的任何回应。

    “叭!”不待镰钻出烟雾,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后方,偷袭者的手粗糙有力,自身后粗暴地捏住了他的下巴。

    “唔……”蓝衣人的口中被塞进一个冰凉的药瓶,药液带着血腥味顺着喉管直滑入食道之中,“咳咳!长官,你这是……”

    “为我发挥最后一点用处吧,镰。”埃蒙的声音在三星猎人的耳畔响起,“带着龙子拦住他们,然后就可以去死了。”

    蓝衣猎人还想说什么,眼神却瞬间失去了焦点。他试着张了几次嘴,却只能做出一个顺从的回答:“好的,长官。”

    从安菲尼斯的声音响起的一刻,王立猎人就已经打定了丢卒保帅,先行撤离的主意。为了关键的龙玉,二星猎人不惜替殿下顶上了数道工会和王国的重罪,如今事到临头,做贼心虚之下,逃跑变成了第一个占据了猎人头脑的反应。

    这片石滩是连猎人工会的地图都语焉不详的地界,能在一日之内寻到此处,不是工会调集了大量的资源,就是六星猎人已经恼羞成怒了,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埃蒙能够独力承受的。计划外的顶级猎人插手战局,本身已经超出了王立猎人的能力范畴。埃蒙哪里还会怀疑,追上来的只是区区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

    王立猎人试着收拢人手,但药剂的作用并不是真的洗脑,而是基于位阶法则的有限威慑。还能行动的药匠都躲在墙角处瑟瑟发抖,谁也不愿响应长官的号召。再加上为了让圈内人相信自己一方来势汹汹,两个少年趁乱丢出了数颗爆弹,甚至连音爆弹都触发了两个,一时间小院里爆炸声此起彼伏。不辨虚实之下,二星猎人也只好一咬牙,放弃了院落内所有残留的设备和资料,独自一人冲出了烟尘的范围。

    “他要逃走!漫云,你去追那个家伙。”卢修当机立断道。龙人耳聪目明,远远便看见了雾影中的异动。

    “你要自己留在这?”封漫云不确定地问道,“那可是一个三星猎人和五个堪比怪物的怪胎啊。”

    “你不是还有话要问那个黑衣的家伙吗?我在这里挡住其它人。”特选猎人站起身来,挡到石垒之前,“那是救生艇的方向,等他乘上船,你就没有机会了。”

    “谢了。”白衣猎人也不多言语,抽出太刀来几个闪身,径直跟上了远处的背影。

    目视着同伴才消失在石堆之后,卢修的耳中便传来一道武器的破空声。少年不假思索地横剑格挡,间不容发之际,大剑的剑脊和太刀的刀刃猛然相碰,撞出清脆的“叮”声。

    来不及看清雾气中冲出的家伙是谁,卢修借着攻击的余势拉开了距离。蓝甲猎人也不跟上,顾忌着还未出手的六星猎人,在几米外站停下来。面具少年们也终于在浓雾中找到了方向,如一方铁壁般站到三星猎人的身后。

    “小子。”看清了卢修的面目,镰不禁轻声哂笑道,“上一次在龙子们身上吃了亏,居然还敢追到这里吗?这里不是玩猎人游戏的地方,趁早退下,让黑星双子出来吧。”

    一阵沉默,眼前少年并没有回话,而是面色尴尬地站在自己对面。

    蓝衣猎人心生疑窦,他单手持刀,另一只手自腰间摸出剥皮匕首,手腕微抖,朝卢修的方向射出来。龙人横剑一挡,却没有等来预料中的攻击。短匕飞行的角度稍偏了几分,不当不正地自少年身旁石垒的缝隙中贯入,“咄”地一声直插没柄,激起几块碎石。

    石堆后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你耍我们?”药剂只是改变了镰的思维方式,却没有降低他的思考能力。三星猎人的脸上一阵青红,显然已经看破了少年们的把戏。

    卢修在狩技上天赋出众,但却不是说谎的料,漫云的狐假虎威本就不是长久之计,一星猎人只是一撇嘴,缓缓将大剑竖在胸前,讷讷地说道:“我会把你们挡在这里的。”

    “就凭你自己?”三星猎人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身后的五名面具少年心生感应,齐齐踏前了一步,武器也纷纷亮了出来。

    “那可不见得。”龙人说着,自瞳孔边缘泛起丝丝血色,视野也急剧变红。他清咳了一声,用自己才能听到的细微声音呢喃道,“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