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557章 你应该感到荣幸

正文 557章 你应该感到荣幸

 热门推荐:
    封漫云的起步稍晚了些,待到转过院墙后,视野中的埃蒙已经解开了救生艇拴在石桩上的缆绳。白衣猎人的眼睛微眯,他朝自己的腰间摸索了一番,可是浑身的道具已经在先前的虚张声势中用光了。几十米的距离恍若天堑,这个距离下没有办法加以阻拦,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立猎人从容地爬上了小船。

    “真是没用啊……”船上的埃蒙尤自忖度道,“只是要镰做到这么一件事,居然还漏了一个给我。”王立猎人摸到船头,拉起了小船的启动杆,埋在沙中的螺旋桨缓缓转动,将船尾处的沙地搅得不停地翻涌。

    “你跑不掉的!”眼看着船体前后晃动着,随时都可能蓄满力量逃之夭夭,封漫云胸膛一挺,隔着近十米的距离一脚踏碎地上酥脆的石板,凌空飞跃起来。

    “哒哒哒——”沙桨的转动声就在此时突破了地表,救生艇的船头微微翘起,呼哧一声朝着沙道的尽头疾速窜出。

    “扑通!”少年伸出的双手只抓了个空,狠狠地摔在沙道的边缘,脸深深埋进沙子里去。封漫云抬起头,却看到船上的对方还有闲情朝着自己招了招手。

    “只是个小鬼而已……”瞥见了封漫云的面容,埃蒙更是轻松了起来,“还好不是每个菜鸟都像峯山龙背上的那个一样,一步能跳出上百米。”

    沙桨的速度越来越快,船体在沙地上一阵扭动。王立猎人连忙拨动舵轮摆正船行的方向,再回过头时摔倒的小家伙已经不在那里了。埃蒙心中一紧,赶忙从尾舷处探出头去,只见封漫云双手正死死拽着固定船体的缆绳,被沙船远远地拖在后面,螺旋桨扬起的沙尘如瀑流一样击打在少年的身上脸上,对方只是眼神阴鸷,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阴魂不散。”埃蒙唾了一口,抽出腰间的小刀,向绳索拴在船上的一头割下。

    “哧啦——”缆绳应声而断,轻轻一挣陷进船尾翻涌的沙流里消失了,白衣猎人却早已离开了上面。下一秒,一只白色的笼手狠狠地把住了尾舷的边缘,少年的头颈从船下探出来。

    “给我下去!”埃蒙反手抽出背后的太刀,朝着一星猎人抓住船舷的手劈去。封漫云赶忙缩回头和手,好悬以船身做盾牌挡住了攻击。刀刃嵌进木板几寸身,溅起阵阵木屑。王立猎人得寸进尺,大半个身子伸出船外,就要再来一刀彻底将少年打落船下。

    封漫云的手放在脚下一撩,自身后飞溅的沙浪中结结实实地抓了一大把沙子,迎头朝着埃蒙的脸上扬去。

    “啊!”眼中迷进了大量沙砾,二星猎人下意识地别过了头去。他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太刀在身前胡乱地劈砍着,手上却反馈到一股刀锋入肉的清晰触感。

    “咚!”封漫云侧身跃上甲板,靠在救生艇的角落里拔出太刀,凝神戒备着。少年腿侧猎装的皮质部分豁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殷红色逐渐从里面渗出来。

    “见鬼!”埃蒙使劲眨了眨眼睛,瞳仁还是一片通红。被这样低劣的把戏偷袭,让王立猎人胸中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他好不容易将目力聚焦在强行爬上小船的少年身上,尽量平静地问道,“所以……只有你一个?”

    “一个月前,西戍猎场上的兽潮是你们做的吗?”封漫云的目光阴寒,没有在意埃蒙的问话,只是自顾自地问道。

    “哈?”王立猎人被封漫云的反应弄得莫名其妙。眼前的少年既不急着攻击,也不发信号求援。自己好歹是袭击击龙船的主事,对方不但没有稍显惊惧,反倒是一副很有底气的样子,让埃蒙甚至有些想要发笑,“我还以为你会问些更有水准的问题。”

    “我不关心你们是谁,也不在乎你是要杀掉峯山龙还是和猎人工会宣战。”白衣猎人摇摇头,身体随着沙船的行动一起一伏,“我只想知道,那次兽潮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我们有资源,能够在这片大陆上任何地方发动任何规模的兽潮。”埃蒙模棱两可地回答道。他的眼睛朝着一星猎人的腿部望去,对方的伤势拖得越久,沙船跑得越远,对自己就越有利,王立猎人巴不得多拖上一会,“我们的目的只有古龙,就算那次事件出自我们的手,也只是计划里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为什么只对这件事紧追不放?”

    “我是西戍的猎人。”白衣少年自承道,“我想知道真相。”

    “啊,果然如此。”埃蒙将太刀放低了些,“那个眼神……不像是普通的训练营走出来的雏儿。看来我至少做了件好事,把你从那种地狱一样的猎场里拯救出来了——对了,追了小半个沙海,你不会只是为了感谢我吧?”

    “我就把那个回答当做‘是’了。”一星猎人握紧了刀柄,身体向前躬了躬,缓缓凝聚起浑身的力量。

    “嘿!”埃蒙干脆将武器拖到了甲板上,他若无其事地揉了揉仍在红肿的眼睛,“小鬼,你可能还不知道现在的状况。”猎人反手朝着船头一指,“就算你打一出生就在西戍磨练狩技,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你现在孤立无援,又是未战先伤,这艘船的目的地上还有前来接应我的飞艇,无论你想做什么,也都无济于事。”

    “你也伤的不轻,”封漫云的眼神从对方肩头的纱布上掠过,“我还是愿意试一试。”

    短暂的应答自此戛然而止,气氛登时变得紧张起来。白衣猎人警惕着埃蒙的双手,余光悄悄望向船头微微摆动的舵轮。

    “喝!”某一刻,一星猎人一步踏出,狭长的太刀在暮色下闪过一道幽光,直戳向埃蒙伤着的左膀。二星猎人单手横刀挡住,另一只手探向少年的脖颈,却只抓了个空。西戍少年虚晃一刀,借力绕过了埃蒙的位置,直奔小船的操纵台而去。

    小船只有十余米长,几步就被封漫云摸到了舵轮的边缘。不待他打满舵轮,背后一只巨首却抢先抓住了他的脖颈。

    “谁给你的胆子,才能毫无防备地闯到我的船上来?”埃蒙咬牙切齿地说道,声音从白衣猎人的耳边响起,“这是最后一剂了,用在你的身上,你该感到荣幸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