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576章 和我一起看星星

正文 576章 和我一起看星星

 热门推荐:
    “喂,这样不太合适吧?”贾晓有些忧心地问道。

    “没关系。”熊不二将酒桶正大光明地放在营房前,抬手擦了擦汗道,“我留了些银币在那,更何况整个营地的家伙明早之前都不会回来了,他们又用不到这些。”

    黑星双子当然不会和一群孩子一起玩闹庆祝。两个传说猎人外出未归,就算他们还在这里,大概也不会制止少年们偷偷“买”酒的行为。戴上了一星猎人的徽章,少年们在王国的律法中就已经有了完全的行为能力,在酒吧中都可以来去自如,更遑论私下小酌了。

    不论是在龙腔的诅咒下难以自处的封尘、沉湎于失去同伴的悲痛之中的封漫云、终于体会到‘团长’这个身份的的苦涩与责任的秦水谣,还是其它各怀心事的同伴,看到大熊搬来的一桶麦酒后,都彻底变回了年轻猎人该有的无忧无虑的模样。

    在卢修的百般劝阻下,陆盈盈仍然试着喝了小半杯,女孩的脸瞬间变成了病红色,扶着龙人的胳膊好悬没有摔倒。小书士也有着自己的忧虑,给严父在洛克拉克抓了个现行,被责骂一番倒是小事,但是这次随着父亲返回金羽,或许陆盈盈一段时间都没法再和小猎团的众人相见了。借着最后的机会,出身书香门第的女孩终于斗胆出格了一次,尽管代价是天旋地转和神志不清。

    “不来一杯吗?”聂小洋将杯柄朝向封尘,“算起来,这可是小猎团第一次全员聚会啊。”

    “不了,”小猎户尽量露出一副笑容,但还是拒绝道,“今晚我得保持清醒。”

    “这样啊……”同伴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逝。他没有多问,只是搅了搅面前的汤煲,从锅里盛出一勺浓汤来倒进猎人的碗里,“那就尝尝这个吧,刚刚煲好的。”

    在哄笑声中赶跑了扶着摇摇晃晃的女孩的卢修,其余的人见小洋揭开锅盖,也迫不及待地凑上前来,分食起了汤煲中的事物。

    “唔……你煮的是什么?棉花吗?”封尘抿了抿口中的汤料,不禁疑道。

    封漫云小口地啜了口汤汁,喉结上下动了动,眼前一亮,大口吞进了汤汁中的肉块。正如封尘描述的,无名的肉看上去暗沉凝重,但却如棉絮般轻软,入口即化,用舌根稍稍一抿,就只留下了满口的绵软鲜香:“这肉,唔……是从哪里来的?”

    “诶?我以为这里只有漫云你会知道呢。”小洋也诧异地说道,“你在沙海服役过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吃过砂鱼龙的肝吗?”

    “什么?这就是砂鱼龙的肝?”小猎户和白衣少年几乎同时问出了这句话。

    “和我吃过的可完全不一样啊。”封尘又吞了一口,放在嘴里不住地咀嚼确认着。少年在峯山龙的威逼下,吃了整整一日的砂鱼龙肉,对黏腻寡淡的鱼肝印象却是最差,现在想起来都还是满口焦肉和沙砾混杂的奇怪口感。

    “当然了,也亏得是我,否则的话,你们哪有这样的口福?”大厨得意地叉起腰,眼睛得意地偷偷瞄向一边安静喝汤的申屠妙玲。砂鱼龙的肝是沙海里号称一绝的美食,几乎可以和任何食材相搭配。无论做成什么,都会带着一股海鱼特有的鲜香,纯粹用来煲汤更是堪比顶级的海料,不过非得是熟手来烹制才行,“这东西要撇尽血水,熬制几个小时才能绵软入味,你们是怎么吃的?”

    “生吃。”

    “烤着吃。”两个少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暴殄天物!”聂小洋立刻投去一个异样的眼神,“再好的东西,到你们手里都只能变成可以充饥的泥土。”

    “嘿嘿,我就说嘛!”熊不二摩拳擦掌地说道,“当初还是漫云骗我说味道差,否则的话,我早就拿来享用一番了。”小盅吃得不甚过瘾,少年也不怕烫,抱起仍在火上的汤煲,就要仰头尽饮下去。

    “等等!”秦水谣拉住队员的衣袖,将汤煲按回火堆上,“这些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女团长不由分说地夺过小洋的汤勺,在冒着泡的浓汤中盛出一块尤其肥大的肝肉,连汤一起倒进了封尘的碗里。

    “喂!那块是我留给自己的!”小洋一拍脑袋,心疼不已地说道。

    “怎么?有意见吗?”女孩劈手把汤勺塞回队员的怀里,装作强势地叉起腰,只是脸已经不自觉地红过了面前的灶火。

    “没……没有。”见此情景,少年也只好把苦水咽回自己的喉咙里,“你是老板,猎团的资源如何分配,本来就是你说了算。”

    “要不……”封尘哭笑不得地看着手中满满的一碗肉,“还是留给大家吧,我吃不下这么多的。”少年再抬起头,却看见同伴的眼神有意无意地望向了别处。

    “那个……剩下的鱼汤可以用来煮别的食材,我去找找还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贾晓一个神秘的笑,就要第一个转身离开。

    “那我去搬些柴来。”没喝到肉汤,熊不二也不气不恼,装模作样地向营房背后走去。

    “我去拿些厨具。”聂小洋挠挠头,也嘿嘿一笑,抬脚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封尘求助似地望向同乡漫云,后者顶着三分酒意,仍然板着一张脸道:“团长说要我反省一下工坊的事,我去……呃……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反省好了。”

    眼看着连女弓手也歉意地一笑,返身加入了离开的队伍,秦团长终于羞不住了:“好啦!大家都留下,我们两个走总可以了吧!”女孩抬手挽住封尘的胳膊,少年手上的汤碗险些没有洒倒。

    众人这才停下,脸上尽显揶揄之色。

    “喂!走去哪里?”小猎户被拉得一个趔趄。

    “去看焰火!”秦水谣头也不回地说道。女孩的脸上,红晕已经蔓延到了耳根处。

    “可是焰火已经结束了啊。”封尘抬头望望天,不明所以地问道。

    “那就去看星星!”

    “可是……”

    “闭嘴!跟我走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