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579章 冉冉升起的新星

正文 579章 冉冉升起的新星

 热门推荐:
    再醒来时,封漫云已经在摇晃的船舱里了。轰鸣的螺旋桨震得人脑壳生疼,一星猎人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魆魆的晃动的木板,却是飞艇舱室脏兮兮的顶棚。

    “小子醒了?”前座的大叔回过头来问道,“感觉怎么样?”

    “还活着……”猎人一说话,才闻到自己口腔中冒出一股浓浓的酸苦味,大概是昏迷中被喂了什么药剂,“我们这是在哪?”

    “十五分钟之前刚刚转回工会的巡逻航道上,至少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都会是安全的。”大叔拨弄着身前的操纵杆,大声回应道,“你可以安心休息了。”

    超小型的飞空艇甚至没有可以供人站立的甲板,整艘小船只有一个长不过二十米的梭形气舱,艇身更是只小得能容六人前后落座。大叔将后座放倒,勉强可以让封漫云安稳地躺下。

    “一角龙……”封漫云眉头一皱,抬手扒上窗沿,就要挣扎着坐起来。他一个支撑不稳,手上脱力重重跌回皮质的坐垫上。

    “不要乱动!你得习惯吊着膀子活动些时日了。”大叔心疼地一咧嘴。封漫云的胸肌被一角龙的翼爪当中撕裂,手臂因而无法正常抬起。如今的猎人胸口被重新敷上了止血增肌的草药,外层被厚厚的绷带绑住,当然这一切都来自于前座上穿着工装的微胖大叔,“见鬼……我要是受到这种程度的伤,早就痛嚎得昏厥过去了。”

    “龙巢的状况怎么样了?”猎人试着曲了曲肘,果真提不起半分力气,当下才安生起来,躺回位置上有气无力地问道。

    “淋了些兽血在那些蛋上,想必能撑上一阵子。”上位龙血的味道对于窃蛋种们有着强大的威慑力,这也是猎人们保护大型怪物幼崽常见的应急措施,“坐标我已经记下了,回到洛克拉克报备之后,就会有专业的队伍做后续处理——它们不会有危险的。”

    山洞里夜暖日凉,龙蛋在里面不需要体温孵化。小一角龙出生一个月就可以自行觅食,只要两年间成活率达到三成,那片领地的秩序就能依旧保持原样。而在领地权力的真空期,多余的水和食物养活的低阶草食种,都将作为猎场的红利被驱赶到沙海的其它角落,以填补峯山龙事件后的生态缺口。

    “那就好。”一星猎人这才松了口气。

    “回头我还要理清你我这一个月来在猎场上的行动路线。猎人工会要在那一带设置观察站,说不得还要根据我们这份委托报告,规划出一条全新的飞艇航线。”大叔微微叹了一声,“小家伙,你可是给工会找了不少麻烦啊。”

    “谢谢梁叔叔了。”白衣猎人艰难地一笑,“没有您的话,这些琐碎的事情我恐怕理不出半点头绪。”

    “别这么说。”船长看了一眼面前的仪表,“叭”地关掉了船尾的主螺旋桨,恼人的机轮声才停下来。飞艇正赶上一股高空气流,飞空艇得以顺风滑行。小船的动力储量有限,每一分都要精打细算,“也就是因为你,我这艘小船才被破例被允许飞到沙海这么深入的地方。能近距离观察到一场和一角龙的战斗,我这辈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有科科西英雄的事迹在前,一角龙的讨伐惯例上从来都是单人委托。目标猎场距离工会的补给线太远,猎人工会又给不了更多的支持,因此封漫云被允许自行组织后勤补给。梁叔是老杰克的旧识,西戍猎人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让这个有些发福的大叔跟在猎人身后跟了整整一月。

    “你可能不知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片沙海的猎人,三星,直到退休前都还盘算着狩猎一头一角龙。”飞艇稳定下来,老船长将座椅向后一拉,两只脚踏惬意地抬到仪表盘上,“不过第一次接触就被狠狠地揍了屁股,也只能灰溜溜地回城了。”

    “上一次你不是说,那时候是你的飞艇被飞龙种袭击了吗?”

    “啊?呃……哈哈!”梁叔尴尬地笑笑,生硬地中止了话题,“话说在洛克拉克建成以来,所有击败过一角龙的家伙里,你怕不是最年轻的一个了吧?成为英雄的感觉怎么样?”

    “我还差得远呢。”猎人叹道。击杀一角龙是踏入强者之门的证明,独自斩杀过那头庞然大物的家伙,才能在猎人世界中真正被冠上英雄的名号。封漫云完成委托的消息,恐怕不日就将跟着总部大楼的信鸟,飞向大陆各地的工会分部,而白衣猎人的名号也将藉此传遍整个猎人世界,但是一星猎人却出奇地对此没有什么真实感。

    真正走上了迈向一角龙的征途后,封漫云才感受到传说中科科西英雄那种无与伦比的强大。就算在恶劣如此的狩猎环境下,他还有梁叔的飞空艇作为补给,食物、饮水、药品和狩猎道具从始至终都没有断绝过,更不要提还有安稳的舱室可供休息了。猎人的猎装和武器在战斗中更换过近十轮,以至在最后一战时,封漫云的太刀上还粘着新刃才有的防锈油。

    充足的后援、明确的猎场情报,安定的狩猎环境,除了战斗外猎人无需思考任何意外状况,在这样的前提下,封漫云却仍然伤重如此,一路上数次险些殒命才拿下委托目标。那名传说英雄可是在“猎人”这个称呼都还不存在的遥远古代,只凭一剑一盾就枭首一角龙的强者,换成封漫云的话,恐怕连在猎场里独自生存一个月都难上加难。

    “还以为你能像个年轻人一样,更开心一些呢,到头来和那些曾经取得过英雄之证的家伙没什么区别,都是一副嚼了苦虫的表情。”梁叔意兴阑珊道,“嘛,不管怎么说,委托也算是完成了,回到洛克拉克终于能好好休息一番了。”

    “那只角呢?有没有带回来?”封漫云突然急道。

    “绑在舱顶了。”大叔抬手指了指舱板,老船长找到封漫云的时候,猎人半昏半醒中却仍然心念着这只角,“那只大家伙浑身都是宝贝,你却偏偏要把它都留在原地任由烂掉,只带回这么一点,能抵什么用?”

    怪物遗尸在沙漠中风化得特别快,等到飞空艇回到城镇办好全部的手续,善后的队伍沿路找到战场旧址,一角龙恐怕只剩下毫无回收价值的枯骨了。

    “它是个战士,我不想亵渎那家伙的尸体,这只角却不一样。”猎人躺成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是我们照顾它子嗣的报酬,一角龙是骄傲的生物,不那样做它是不会瞑目的。”

    “你这小鬼,好歹也要考虑一下自己啊。”梁叔无奈地笑道,“这次委托,你可是把差不多五十次的狩猎报酬都搭上了,只凭猎人工会那点微薄的报酬金,怕是连成本都收不回来。这两年来你在沙海里做的委托,不会只是想换一个英雄的名号吧?”

    “已经有两年了吗……”封漫云没有回答,只是抬眼望向舷窗外碧蓝色的天空。他的眼睛逐渐失焦点,随着摇晃不止的飞艇,思绪逐渐陷入回忆的深处,“不知那家伙现在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