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580章 不是自己的选择

正文 580章 不是自己的选择

 热门推荐:
    “站起来,瞄准我的龙玉,不要打偏了。”峯山龙的声音顺着封尘的耳朵直灌入颅腔里。古龙种的命令像是有着无穷的魔力,在被听到的一刻就挤走了少年头脑中原本所有的思绪,粗暴地占据了猎人的整个脑海。

    猎人紧紧地攥住手中莹白弩枪的握柄,砂鱼龙的皮质传来粗糙而冰凉的触感。逐渐缩小的视野下,唯有那一颗赤红的龙玉在封尘的眼中愈发地清晰。如同熟透后等待摘取的圣果,或是即将破卵而出的恶魔一般,那颗龙玉在少年的脑海里已然成为了世上最美妙而恶毒的事物。

    “打碎它……”

    “我做不到!”封尘还能听见自己的喊声。

    “打碎它!”惊雷在阴风密布的天际轰然炸响,在古龙种的鳞甲上映照出缕缕荧亮。猎人头脑中最后一抹清明在这声炸雷中击得粉碎,意识的最深处,原本盛放生存本能的地方,被强行塞满了这三个毫无道理的音节。这一刻,少年甚至恍惚中察觉到,践行峯山龙给自己的命令,才是自己生命最渴切的本能。

    “好。”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封尘双手抓住弩枪的握柄,机械地抬起沉重的枪身。猎人抬头再欲寻找那颗火红的龙玉时,眼前却只剩下了巨龙逐渐远去的巍峨背影。一串串晦涩难明的龙语从遥远的天际传至猎人的耳边,他一低头,手中莹白色的弩枪上已经覆上了一层殷红的血液,鲜血顺着枪尖直流到沙地上,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这都是你的错。”身边的秦水谣挽住他的胳膊,灿烂地笑着,却无比残忍地戳穿道。

    “呼……!”封尘从睡垫上坐起,背脊处尤自生着丝丝凉意,梦境中的种种仍然历历在目。他揉了揉脸,将思绪从梦境中生生拉回来。猎人揭开帐旁的小窗朝外看去,夜还很深,篝火的残烬泛着荧红,五只食草龙正安静地趴在地上休息,从这里看不到其它营帐的动静。封尘看了一会,放下布帘,躺卧回睡垫上,闭上眼睛准备补完剩下的睡眠。

    还不等他的呼吸稳定下来,封尘的眼睛猛地一睁,右手悄悄摸向小腿处,猎人的手握住短匕的握柄,“锃”地轻声将匕首拔出了刀鞘。

    帐外的黑影在营前犹豫了一番,伸手掀过帐门的一角,又轻轻地放下。他疑然将侧脸凑向门帘,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帘后的动静。

    “哗啦——”耳朵刚刚在布帘上贴紧,帆布便被猝然掀开,帐内幽幽地伸出一只手来,准确地揽住黑影的前襟。猝不及防之下,黑影被一股大力拖得向营内一个趔趄,合身摔进窄小的营帐中。

    “咚!”

    窥伺的黑影显然也不是易与之辈,黑暗中他揪住封尘的胳膊反向一拧,猎人不由得闷哼一声松开紧握的衣襟。黑影不及退出封尘的攻击范围,只觉得身侧劲风灌耳,一柄雪亮的短匕正朝着太阳穴杀意凛然地斜刺过来。

    “该死!”黑影怒骂道。他再也留不得手,反身抓住封尘的手腕,拳头在自己的膝盖上一磕,匕首当啷一声掉落地面,被黑影一脚远远踢开。

    封尘正欲合身再攻,腰间却是一紧,来者双臂擎住他的腰,一抬一掼,将猎人狠狠地掼倒在地上。黑影将封尘的双肩死死抵在地面,恶狠狠地说道:“住手!看清楚些!”

    “枫前辈?”猎人定睛一看,倏地卸去了反抗的力道,“对不起,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袭击者呢。”

    “下次用小刀戳别人的脑袋之前,至少先把灯点起来吧。”黑影生生骂道。他收回按着对方的双臂,抽身站起来,将营帐的门帘呼啦一声尽数掀开。

    月光入户,精壮的身形轮廓彻底显露在封尘面前。男人约莫三十五岁上下,对于猎人来说正值战力和经验相合的巅峰时期,一头疏于打理的短发蓬乱地散在脑后,下巴处胡茬也根根冒出来。男人的猎装不似工会配给或正规工坊打制,而是自行拼凑而成,素材缝合的手法颇为简易,却隐隐有种原始和野性的美感。

    “我有些警觉过头了。”猎人也拍拍身上的沙土站起来。如今的封尘已经不能再称之为“少年”了,一星猎人的声线因为刚刚过去的变声期而显得低沉沙哑,身体也拔高了近两拳,站立时几欲触碰到营帐的棚顶。

    “噩梦吗?”男人随意打量了一番仍像是惊魂未定的封尘。

    “这种湿漉漉的地面,睡上去可不怎么舒服。”猎人不置可否地咧开嘴道。

    “别娇气了,”前辈拍了拍封尘的背,“像你我这样的人,如果有一天梦见田园野花一类的好东西,也就差不多是命到该绝的时候了——你还要休息吗?”

    “已经醒得差不多了。”猎人接过男人递过的小刀,轻轻插回腿弯的刀鞘中。

    “正好,我就是来叫你出发的。”枫转身抬脚,走出窄小的帐篷,“营帐辎重都可以丢在这里,我们到明晚前还有六十公里左右的路程,不需要额外的负重。”

    “徒步?”封尘从营地角落胡乱抓起背包和武器,几步跟上前辈的身形,“这跟我们约定的可不一样……说好的飞空艇呢?”

    “飞艇会有的,”枫回过身,豹子般的双目看向正在打理行装的年轻人,“不过不是现在。”

    “水没林的这一带是猎人工会把控最严密的区域,几乎每行十公里就会和巡逻飞艇的航道进行交错。我们连步行都要挑午后的落雨时节和深夜,你猜飞艇如果开到这里会遇见什么?”

    “工会的巡逻舰?”封尘锁好背包上最后一颗卡扣,两柄单手剑并排挂到后腰处。

    “不不……工会的狗腿不会和我们这样的人讲道理。”枫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无法表明身份的话,等着我们的只有攻坚用的大型战舰,带着龙击枪的那种,只要一击就能把我们的小船当中拆烂,”他继续朝拴着食草龙的木桩走去,“你最好祈祷这辈子都不要见识到龙击枪那种东西。”

    封尘神色诡异地撇了撇嘴,又问说:“往东的路不止这一条,我们从南边绕行一段不行吗?”

    “猎人工会的影响力纵跨整个水没林,要摆脱天上那些眼睛的话,只能一路跑到大沼泽,到了那里我们的飞艇也会失去补给,赶到目的地就太晚了。”枫摇醒面前的食草龙,驮兽打了个响鼻,不情不愿地站起来,“若是图个方便,你大可以改籍去做工会的鹰犬。我们是暗影猎人,想吃这碗饭的话,你得尽早习惯才行。”

    “这又不是我自己选择的。”封尘用自己才听得清的音量嘟囔了一句,伸手解下一只食草龙的纤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