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番外(5)——龙魇(10)

正文 番外(5)——龙魇(10)

 热门推荐:
    掏出木匣的一刻,老会长也变得郑重起来。方盒约莫手掌大小,外面镂着一层古拙的木纹,盒胎的颜色晦暗,似乎已经有些年头了。然而防蛀的透明漆料却像是刚刚涂上不久,连纹理死角处都没有放过,显然老人赶来前才细细保养过。

    “这是……”

    老人握过秦虎虚弱的双手,将方盒交到他的手上,示意龙魇队长打开。秦虎疑惑地将盒盖掀开一角,只见盒内盛着一条绯色的锦缎,缎子上衬着四枚小巧的铜制徽章。徽章金色的底衬上镂着两只身躯交错的飞龙种,怪物背向而立,各自向左右伸出一只宽大的翅膀,图样下方连缀着数颗五角星,分明是最寻常的工会猎人铜章制式。

    见到这几枚徽章的瞬间,伤者却是脸色大变,他倏地合上了盒盖,毫不犹豫地将老会长的手远远推开:“会长大人……这怎么合适?”

    像是早就知道秦虎会一口拒绝般,长袍下的老者摇了摇头,施施然将盒盖彻底敞开,放在床头的矮桌上。一众猎人们齐齐伸过脖颈看去,那徽章最下方的一排缀着的分明是六颗铜星。

    “这是什么意思?”罗平阳沉声问道,他只觉得自己的嘴巴有些干涩。

    “就像我说的,是工会给龙魇全员的礼物,你们应得的嘉奖。”长袍老者解释道,他轻抚了一下徽章表面棱角分明的纹理,“这不是普通的星级徽记,而是工会能够授予在职猎人的最高荣誉了。能得到六星徽章的,只有为工会做过特殊贡献的猎人。它的颁发需要会长团七成以上成员的准许,堪比会长层职位的任免。古代林一战你们的表现获得了整个工会的认可,同样的徽章上一次颁发的时候,已经是几十年之前的事情了。”

    “大人,赶来研究院之前,你可从没和我说过还有这样的事!”莫林的眼中多了几分疑虑。

    “当然要等到你们像今天这样齐聚,勋章的颁发才有意义不是吗?”老人叹了一声,“龙魇小队的身份特殊,你们过往的委托涉及到多项工会的机密情报,工会不好大张旗鼓地进行表彰,也只能暂时委屈你们了。”

    “不要小看枚徽章,它不仅仅是个虚誉而已。有了它,从今天起,不论你们如今的实际位阶如何,都视同拥有五星猎人所有的权限。在此之上,倘若你们有朝一日晋升了五星,也无需履行顶阶猎人的常规服役和征调义务,洛克拉克对龙魇小队成员的所有指派,都将会以非强制性委托的形式发出。”

    “这枚徽章特许你们参与新大陆各个分会的议事,龙魇可以主动对执事级别的官员发起任命提名和弹劾,更别提它本身的威信力和号召力了……”

    老会长的话如连珠炮般,一股脑地落到三个猎人的头上。龙魇猎人从不醉心于政治,参与议事的条款对他们全无吸引力,但除此之外的利益却都是实实在在的。情报和资源是开启一场狩猎的基本条件,工会一口气对他们开放了情报库的绝大部分,这意味着整个猎人工会都成了他们的眼睛,而有了这枚徽章的影响力,想要集齐支撑大型狩猎的人手和补给也将变得不再困难。

    更重要的是,无需履行工会义务的承诺,让龙魇赫然变成了半个自由队伍。只要不是为了颠覆工会,也没有违背猎人荣耀,猎人们的行动就再也不会受到工会的约束。只等众人一齐晋升五星,就可以凭着自己的心意,和任何自己喜欢的强大怪物战斗了。对于以猎人顶点为目标的龙魇小队来说,这无疑拥有致命的魅力——当然,这一切都直到今日之前。

    伤者们眼神一阵恍惚,却是罗平阳第一个回过神。他搂紧怀中的安菲:“这不公平!阿邶还在龙族墓地去向不明,你却自顾自地走进来,告诉我们龙魇在一夜之间变成猎人工会的英雄了?这样的荣誉,龙魇小队可无福消受!”

    “听着……”老团长抬手压下罗平阳的怒意,“在会议上,会长团也曾考虑过你们在古代林中失散的同伴。工会会在寻回柏邶的事情上不遗余力,但那些和给你们的荣誉并不冲突。”

    老人将方盒端在手中,日光从窗边投进来,照在金色的勋章上闪烁着奇异的光泽:“既然这样的荣誉早晚都要颁发给龙魇,我想不如干脆把它提前。工会对你们的遭遇深感遗憾,我只是希望你们恢复的过程中有个念想,能在病床上好过一些。”

    “至于柏邶,你们大可以放心。”长袍老者的指尖数着盒中的徽章,“这里的荣誉当然也有他的而一份,无论那个年轻人何时归队,工会都保证为龙魇准备一个更加正式的授勋仪式;万一他真的遭遇了不测,工会也可以保证,以英雄的身份……”

    “会长大人,我请求你……不要再说下去了。”秦虎的手将窗边的栏杆紧紧攥住,额头的青筋乍显,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情绪,“无论如何,龙魇都是不会收下工会的这份馈赠的。我比谁都清楚,我们在古代林中并没有做过什么值得褒奖的事。”

    “你们当然做了,而且做的很好。”老会长笃定地说道,“你们赶赴的那片猎场,是莱恩也鲁和莱拉克两国交流的重要通道,也是极为重要的资源产出地。如果没有龙魇拼上性命的战斗,古代林在工会接手之前就已经成为一片荒土了。龙魇小队拯救了白萁镇,让古代林周边几十个大小聚居区幸免于难,这样的功绩,难道还配不上一枚六星徽章吗?”

    队长狐疑地朝莫林使了个眼色,以为是同伴在委托报告上出了什么差池,但见重剑猎人的眉毛一竖,向后退了一大步,冷脸望着佝偻的会长道:“果然……这就是工会准备讲给两国大众听的故事吗?”他突然激动起来,不由得失声叫道:“猎人荣耀在上,我们可是彻彻底底地输掉了啊!”

    飞艇从崖壁的另一端升起时,古龙种仍然在墓场中持续着它无休无止的破坏。从空中俯瞰下去,以战场为圆心,百公里内的猎场尽数受到了骸龙天赋的影响。中心附近的十几公里已经全数化为了白地,连带着猎人们曾经落脚的临时营区域都没能幸免,更远处的森林也是百草凋敝,战舰一直行出七八十公里才依稀见到鸟兽的痕迹。

    “整片猎场的生态都毁掉了,有古龙种的力量残余,想要彻底恢复可能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矮小猎人双手抱上额头,狠狠地抓了两下头发,“还有帕丁村……见鬼……”

    “村子怎么了?”秦虎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奈何腰间被细带固定住,只能微微抬起脑袋,“还是被骸龙入侵了吗?”

    “已经没有什么‘帕丁村’了。”莫林以手覆面,露出两只血丝遍布的眼睛。龙魇的猎船离开后不久,墓场上空就观测到了规模异常的雷电。在天赋的加持下,古龙种的电弧似乎能够轻易被活物吸引,而最近的人类聚居区,恰恰是队伍曾落脚过的帕丁村。

    “闪电是直接从骸龙的口中喷出来的,更像是吐息……电弧的直径有几十米粗,蔓延到数公里之外威力都没有稍做减少。那种规模的雷电,骸龙一口气释放了十几道,其中有一道就笔直地朝着帕丁村去了。”

    “在那之前,村中撤离出了不到三成的平民。”莫林的喉咙哽咽了一下,“灾难发生的时候,工会驻派飞艇和三艘临时征调的商船正在赶进去,却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新的消息,怕是也已经……”

    听着同伴的讲述,秦虎的双眼一花,耳边霎时有如激发了一颗音爆弹,嗡地一声亢鸣起来,“这都是我的错……”

    “撤离的命令是我下达的,如果能多坚持一会的话……”龙魇队长醒来后,帕丁村的平民便交还了猎人的飞艇,还指点了他一条进入墓场的安全通道。然而彼时战况紧急,队员们伤情严重,他也不得不指挥驾驶员先行离开混乱的战区。

    “见鬼!那个舜……”罗平阳猛地一拍床铺,牙齿咯咯地咬得作响,“那样的猎人,结果却死得毫无意义吗?”

    “这是龙魇所有人的错。”矮个猎人看向旁侧沉默不语的长袍老者:“整个聚居区,几百户人家,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焦黑的深坑,龙魇却还要为此得到一枚六星猎人徽章。这是要做什么?羞辱我们吗?”

    “你们已经不是训练营里的菜鸟了。”老者眯起眼睛道,“应该知道不是所有的委托都会完成得尽善尽美的。古龙灾祸没有蔓延,这才是最重要的。”

    边几十个大小聚居区幸免于难,这样的功绩,难道还配不上一枚六星徽章吗?”

    队长狐疑地朝莫林使了个眼色,以为是同伴在委托报告上出了什么差池,但见重剑猎人的眉毛一竖,向后退了一大步,冷脸望着佝偻的会长道:“果然……这就是工会准备讲给两国大众听的故事吗?”他突然激动起来,不由得失声叫道:“猎人荣耀在上,我们可是彻彻底底地输掉了啊!”

    飞艇从崖壁的另一端升起时,古龙种仍然在墓场中持续着它无休无止的破坏。从空中俯瞰下去,以战场为圆心,百公里内的猎场尽数受到了骸龙天赋的影响。中心附近的十几公里已经全数化为了白地,连带着猎人们曾经落脚的临时营区域都没能幸免,更远处的森林也是百草凋敝,战舰一直行出七八十公里才依稀见到鸟兽的痕迹。

    “整片猎场的生态都毁掉了,有古龙种的力量残余,想要彻底恢复可能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矮小猎人双手抱上额头,狠狠地抓了两下头发,“还有帕丁村……见鬼……”

    “村子怎么了?”秦虎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奈何腰间被细带固定住,只能微微抬起脑袋,“还是被骸龙入侵了吗?”

    “已经没有什么‘帕丁村’了。”莫林以手覆面,露出两只血丝遍布的眼睛。龙魇的猎船离开后不久,墓场上空就观测到了规模异常的雷电。在天赋的加持下,古龙种的电弧似乎能够轻易被活物吸引,而最近的人类聚居区,恰恰是队伍曾落脚过的帕丁村。

    “闪电是直接从骸龙的口中喷出来的,更像是吐息……电弧的直径有几十米粗,蔓延到数公里之外威力都没有稍做减少。那种规模的雷电,骸龙一口气释放了十几道,其中有一道就笔直地朝着帕丁村去了。”

    “在那之前,村中撤离出了不到三成的平民。”莫林的喉咙哽咽了一下,“灾难发生的时候,工会驻派飞艇和三艘临时征调的商船正在赶进去,却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新的消息,怕是也已经……”

    听着同伴的讲述,秦虎的双眼一花,耳边霎时有如激发了一颗音爆弹,嗡地一声亢鸣起来,“这都是我的错……”

    “撤离的命令是我下达的,如果能多坚持一会的话……”龙魇队长醒来后,帕丁村的平民便交还了猎人的飞艇,还指点了他一条进入墓场的安全通道。然而彼时战况紧急,队员们伤情严重,他也不得不指挥驾驶员先行离开混乱的战区。

    “见鬼!那个舜……”罗平阳猛地一拍床铺,牙齿咯咯地咬得作响,“那样的猎人,结果却死得毫无意义吗?”

    “这是龙魇所有人的错。”矮个猎人看向旁侧沉默不语的长袍老者:“整个聚居区,几百户人家,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焦黑的深坑,龙魇却还要为此得到一枚六星猎人徽章。这是要做什么?羞辱我们吗?”

    “你们已经不是训练营里的菜鸟了。”老者眯起眼睛道,“应该知道不是所有的委托都会完成得尽善尽美的。古龙灾祸没有蔓延,这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