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43章

正文 743章

 热门推荐:
    “我的耳栓……果然是物有所值吧?”暴露在突兀出现的巨大怪物面前,被两只弯角直直地指着,猎人的第一反应却是如许。地下钻出来生物似乎是某个飞龙种,怪物生着一身沙黄色的鳞甲,宽大的翅膀平展开,伸长脖子朝他吼叫起来。猎人看得清楚,地上的沙石随着吼声微微跳动着,空气甚至在震动下泛起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但拜自己头戴的一对猎具所赐,只有细弱的声响传进猎人的耳中,让巨兽的怒状看起来非但不甚骇人,反倒有些滑稽了。

    战场上的吼声还未散尽,飞龙种就把头低了下去。怪物把头悬在猎人半身的高度,两只粗壮的下肢向后一蹬,朝他所在的裸岩处猛冲过来。巨兽头颅的正面上下各生着一对大角,再加上嘴角两颗细长弯曲的獠牙,武装起来赫然堪比战用飞艇正面的撞板了。前时被顶飞的沙雷鸟在空中荡出几十米远,跌落在沙地上已是生死不知,猎人就算有甲胄防护,又能比皮糙肉厚的怪物强到哪里去?

    大猴心中的优越感才维持了一瞬,冷汗就倏地从额头流下来。他慌忙打算躲避,却发现自己的四肢不知何已经吓得酸软了。飞龙种双翼卷起的阴风越来越近,猎人还不等调动起仅剩不多的力量,身体骤然一轻,被一双臂膀从背后抓住甲胄,囫囵地拉扯到一旁。

    “轰!”

    怪物的大角将岩石撞得稀碎,石块漫天散开,绝处逢生的猎人下意识地抬手挡住落到身上的碎石,双腿腾挪着又向后爬了几米,终于长舒一口气道:“阿康,谢了……”

    沉重的身躯一旦开动龙车,就没有那么容易停下了,飞龙种碾过面前的障碍物,双脚又在沙地上滑出了十几米,才尾巴一甩堪堪停下来。大猴心有余悸地望着面前伟岸的兽躯:“见鬼!这家伙不是传说中的一角龙吧,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诶?”

    猎人的眼睛一瞪,发现队伍的两个同伴正躲在几米外一棵粗壮的仙人掌之后。阿康正从那里探出半个身子来,朝自己拼命地挥着手,队长也凶着脸叱骂着什么,方才救下自己的分明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大猴疑惑地偏过头去,只见一个身材高瘦,皮肤显黑的年轻人站在他身边,朝自己说着些什么。望见年轻猎人无声嗡动的嘴唇,大猴才恍悟过来,赶忙摘下了耳塞,讪讪地道:“不好意思……你刚刚在说什么?”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被刚才的攻击震聋了呢。”见到对方总算有了反应,年轻人抚了抚胸口道。他抬头目示着不远处调整身形中的怪物:“这家伙是角龙,虽然不想这么说,但不是你们能应付的怪物。赶快回到同伴身边去吧,躲远一些,有什么委托,等到这里的危机解除后再做也不迟。”

    “噢。”大猴木然地点点头,眼看着年轻人撇下自己,径直朝着怪物奔去,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喂!说什么应付不来……你也只是个小鬼而已吧?一样都是二星猎人,凭什么……”

    “听说过小猎团吗?”奔行中的年轻人回过头,“锃”地一声拔出背后的双刀道,“这种程度的怪物,只管交给我们就行了!”

    …………

    “这可不妙了。”猫猫伏在主人的肩头,小声嘟囔道,“角龙可是被称作‘砂原暴君’的怪物,从来只生活在猎场的最深处,怎么会跑到这么靠近洛克拉克的地方来?”

    “倒不如说,整个猎场上,只有我们才知道那个‘为什么’——”小洋清咳了一声,从远处跟上同伴们的步伐,“团长,我回来了。那些猎人没有受伤,我已经打发他们暂时避难去了。”

    “你和那几个猎人说了什么?”秦水谣白了归队的双刀手一眼。

    “嘿嘿,有些兴奋得过头了。”小洋不好意思地笑道,他瞟了一眼远处的调查队伍众人们,对方的眼神仍然是一片迷茫,“我不明白,这些家伙为什么好像都没听说过我们的名字?现在的小猎团应该已经出名了才对吧?”

    “你啊……就差把‘见过古龙种’几个字写在脑门上了。”贾晓哂道,“别想那么多了,还是战斗要紧。做完这次委托,不就又有三个猎人认得你了?”

    “说的也是,”小洋点点头,打量起面前的飞龙种来,“能遇见这家伙,这次任务的分量怕是要翻上几倍了。”

    四个年轻猎人并肩而立,神色却并没有多么凝重。小猎团在雷鸣沙海已经驻扎了近一个月,几十天以来,猎人们一直游走于各个猎场之间,充当常规委托以外的救火队员。且不说在接连完成了几个委托之后,此刻的年轻猎人们正值最佳的状态,如今队伍里还有一个英雄之证的持有者,这让他们在面对比自己强上一阶半的怪物时还能显得游刃有余。

    “那也得吃的下才行……”队伍里只有猫猫显得忧心忡忡的,“角龙可是沙海里最强大的怪物之一,这样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

    “名号里带着‘之一’的怪物,永远没有传言里那么强大。”双刀手摆出了个临战姿势,缓步朝怪物接近过去,“更何况这种连龙眷都不是的家伙,有什么好怕的?我要上了——”

    巨兽稳住身形,回过身去时已经失去了先前锁定住的人类的身影。角龙虽然是飞龙种,但却是不折不扣的地行生物,常年在阴暗的沙地下游荡,视力早已严重退化了。它原地搜寻了好一阵,都没能找到隐藏起来的猎物,但觉脚下一阵震动,却是小洋偷偷地摸了上来。

    短小的武器在面对高大的怪物时有诸多掣肘,双刀手没有多少选择,只能挥刀攻向角龙的小腿。军方战技的加持下,短刀在猎人手中舞动成两道残影,怪物的跟腱处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动,当即凿下一层高粗厚的外鳞,在飞龙种的身上留下道道白印。

    巨兽心有所觉,双蹄交替踏下,扬起片片沙尘,身下的小洋不得不被逼着向后躲去,手上仍然坚持着一刻不停。猎人一刀斩下,刀刃传来一道入肉的闷响,他的脸上蓦地一喜,耳边却猝然传来一声呜呜的破风声。

    “小洋!”

    角龙的尾巴一如它的头部,尾尖的瘤分开成两叉,俨然是一柄重戟的形状。怪物的尾戟异常沉重,只是被它扇起的劲风扫过,双刀手就不由自主地拔地而起,远远地斜飞出去。

    “啊!”比撞击先来的是二星猎人的干嚎声,小洋这一飞刚好跌落进了旁侧的仙人掌群簇之中。只见一蓬绿色的汁液朝天散开,双刀手整个人索性仰身躺进了一滩绿泥里。猎人的背脊贴在了仙人掌的利刺上,无数道小刺顷刻间从铠甲的缝隙钻进年轻人的内衬里。

    “喂!别擅自逞强啊——”从交手到狼狈地飞退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小团长此刻才追上同伴的脚步,“我还没有下过攻击的命令呢!”

    “咳咳——”第一轮试探就吃了个闷亏,二星猎人从满地的绿浆中爬起来,“漫云,这家伙有什么特别的情报吗?”

    白衣猎人将太刀拖在身侧,战斗的兴致似乎并不高:“我曾经战斗过的是一角龙,和这个家伙的生态并不完全一样,我也不知道有几分参考的价值。”

    “只管说就行了,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双刀手揉着跌痛的背脊,“我的大话可是已经放出去了,不能在这里让那边的三个同行看了笑话。”

    “这家伙和一角龙算是同属,除了脑袋和尾巴尖端的那坨角质瘤之外,浑身各处的肉质应该都不会太坚硬。”

    “地行种靠声音辨别敌人,猫猫,试试看能不能引开它。”秦水谣拍了拍随从的额头,小声吩咐道。

    “引到哪去?”女艾露眨巴着眼睛疑道。

    “我倒是有个主意——”贾晓舔了舔嘴唇,目光停留在飞龙种头顶两只锋利的长角上。

    “嗡——!”闪光弹在角龙的脸前爆开,将怪物最后一点视觉也剥夺了个干净。巨兽的眼中白茫茫一片,双翼焦躁地上下扇动起来。一阵可怕的寂静过后,一道细碎的脚步声从怪物的身下响起,角龙的脑袋循着声音的去向缓缓移动,瞬息间便锁定了不远处的一个猎物。

    在接连完成了几个委托之后,此刻的年轻猎人们正值最佳的状态,如今队伍里还有一个英雄之证的持有者,这让他们在面对比自己强上一阶半的怪物时还能显得游刃有余。

    “那也得吃的下才行……”队伍里只有猫猫显得忧心忡忡的,“角龙可是沙海里最强大的怪物之一,这样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

    “名号里带着‘之一’的怪物,永远没有传言里那么强大。”双刀手摆出了个临战姿势,缓步朝怪物接近过去,“更何况这种连龙眷都不是的家伙,有什么好怕的?我要上了——”

    巨兽稳住身形,回过身去时已经失去了先前锁定住的人类的身影。角龙虽然是飞龙种,但却是不折不扣的地行生物,常年在阴暗的沙地下游荡,视力早已严重退化了。它原地搜寻了好一阵,都没能找到隐藏起来的猎物,但觉脚下一阵震动,却是小洋偷偷地摸了上来。

    短小的武器在面对高大的怪物时有诸多掣肘,双刀手没有多少选择,只能挥刀攻向角龙的小腿。军方战技的加持下,短刀在猎人手中舞动成两道残影,怪物的跟腱处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动,当即凿下一层高粗厚的外鳞,在飞龙种的身上留下道道白印。

    巨兽心有所觉,双蹄交替踏下,扬起片片沙尘,身下的小洋不得不被逼着向后躲去,手上仍然坚持着一刻不停。猎人一刀斩下,刀刃传来一道入肉的闷响,他的脸上蓦地一喜,耳边却猝然传来一声呜呜的破风声。

    “小洋!”

    角龙的尾巴一如它的头部,尾尖的瘤分开成两叉,俨然是一柄重戟的形状。怪物的尾戟异常沉重,只是被它扇起的劲风扫过,双刀手就不由自主地拔地而起,远远地斜飞出去。

    “啊!”比撞击先来的是二星猎人的干嚎声,小洋这一飞刚好跌落进了旁侧的仙人掌群簇之中。只见一蓬绿色的汁液朝天散开,双刀手整个人索性仰身躺进了一滩绿泥里。猎人的背脊贴在了仙人掌的利刺上,无数道小刺顷刻间从铠甲的缝隙钻进年轻人的内衬里。

    “喂!别擅自逞强啊——”从交手到狼狈地飞退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小团长此刻才追上同伴的脚步,“我还没有下过攻击的命令呢!”

    “咳咳——”第一轮试探就吃了个闷亏,二星猎人从满地的绿浆中爬起来,“漫云,这家伙有什么特别的情报吗?”

    白衣猎人将太刀拖在身侧,战斗的兴致似乎并不高:“我曾经战斗过的是一角龙,和这个家伙的生态并不完全一样,我也不知道有几分参考的价值。”

    “只管说就行了,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双刀手揉着跌痛的背脊,“我的大话可是已经放出去了,不能在这里让那边的三个同行看了笑话。”

    “这家伙和一角龙算是同属,除了脑袋和尾巴尖端的那坨角质瘤之外,浑身各处的肉质应该都不会太坚硬。”

    “地行种靠声音辨别敌人,猫猫,试试看能不能引开它。”秦水谣拍了拍随从的额头,小声吩咐道。

    “引到哪去?”女艾露眨巴着眼睛疑道。

    “我倒是有个主意——”贾晓舔了舔嘴唇,目光停留在飞龙种头顶两只锋利的长角上。

    “嗡——!”闪光弹在角龙的脸前爆开,将怪物最后一点视觉也剥夺了个干净。巨兽的眼中白茫茫一片,双翼焦躁地上下扇动起来。一阵可怕的寂静过后,一道细碎的脚步声从怪物的身下响起,角龙的脑袋循着声音的去向缓缓移动,瞬息间便锁定了不远处的一个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