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47章 回来了

正文 747章 回来了

 热门推荐:
    卢修睁开眼睛,细小的血丝倏地爬上眼白,双目顷刻间化成了猩红色。一股莫名的气势从特选猎人身周升起,让午前的日光也为之一凉。

    龙人的双瞳之中,几个全副武装的猎人正在面前凝神戒备。双方如是对峙着,卢修气定神闲地挺身直立,人数更多的一方却如临大敌。随着被那对赤瞳扫过,猎人们持着武器的手仿佛触了电般轻微地颤抖起来。不过两分钟的工夫,众人的临战姿势就纷纷变了形,为首的矮个猎人更是摇摇欲坠,背上像是负了千钧的重量。

    “咚——!”

    某一时刻,矮个猎人双腿一软,终于无法维持站姿。他将太刀反持着,猛地插进训练场的沙地上,险些没有跪倒在龙人的面前。

    “喂!你没事吧?”卢修见状,双目中的红芒登时消散了大半。他紧忙赶上前去就要扶住对方的胳膊,不想被倒地的猎人一把推开。对方的呼吸粗重而疲累,却仍然咬着牙坚持道:“别停下……我还能再撑一会……”

    “一次性暴露在龙威下这么久,已经是你们的极限了。”龙人抬起头来,望着更后方的年轻猎人们,“就算你还撑得住,也至少为他们考虑考虑吧?”

    感觉到身上的压力骤然一轻,沙蝎众人不约而同地坐倒在地上。沙明海掀起铠甲的面罩,毫无形象地用手掌在额前扇动着,队长沙如墨也是仰起头,大口地喝着壶中的冷饮。短短的几分钟之内,队伍经历的仿佛不是什么寻常的训练,而是一场力量悬殊的生死搏杀一般。

    翡翠之塔一行,不但没有让奥森和沙蝎小队的众人感受到重回猎场的欣喜,反而让他们又一次认清了缚在身上的枷锁。龙血就像一个悬在猎人们头上的诅咒,把奥森和一众年轻人彻底排除在了上位者的狩猎之外。当小猎团在古塔之巅以身临险的时候,沙蝎中最好的驾驶员和机械师只能徘徊在战场外围,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古龙种的离去,而奥森更是只能躲在大后方,和救援艾露一起照顾伤员。

    在猎场上失去选择的余地,只能无能为力地坐视一切的发生,这对于以挑战顶峰和扶持同伴为信条的猎人来说,无疑是比处决更可怕的惩罚。所以当封漫云亲口告知奥森“一切都还有办法弥补”时,矮个猎人恍如听到了天籁般激动。

    西戍猎人当然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话并不只是起到了安慰的作用,而是彻底点燃了奥森和沙蝎众人的斗志。几乎是当小猎团从莱恩也鲁回归,在洛克拉克安定下来的同时,饱受龙血诅咒困扰的猎人们便向卢修提出了进行这样的训练。

    “大家稍微打起精神,我们还有工作要做——”陆盈盈提着长袍的下摆,踏进黄沙遍地的训练场之中。她打开身上挎着的单肩包,从里面抽出一张记录板,翻到新的一页,依次在众猎人们面前蹲下身来,有条不紊地检查起各人的体征。

    “这次是两分十四秒,我可一直在心里数着呢。”沙明海配合地伸出手腕。女孩的玉指搭上他的脉搏,片刻便收拢回去,又撑开眼睑看了看瞳孔,在纸上记录着什么,“怎么样?我们是不是有进步?”

    “我能感觉到,龙血的效力正在逐渐褪去。”奥森肯定地说道。他将太刀背回身后,手掌张开又攥紧,细细体味着身上的变化,“只要能保证半个小时……不,二十分钟之内的战力,就能应付绝大多数的狩猎。我们在位阶法则下支撑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长,照这个速度下去,过不了多久就可以重新回到猎场了。”

    “在那之前,还是先养养精神吧。”书士对老猎人的说法不置可否,而是从挎包中取出几只水壶,依次分发给众人,“多补充些水分,精神压力对体能的消耗不比战斗要小。我在水里放了些硝化菇的汁液,至少能暂时缓解一些疲劳。”

    “谢了!”沙明海刚好喝光了身上的补给,他接过女孩的水壶,意犹未尽地饮下了一大口,“那么训练继续吧,午饭之前,看看我们能不能撑到三分钟,怎么样?”

    “嘿!所以说不要那么拼命啊!”陆盈盈的嘴巴一嘟,张开双臂拦在沙蝎众人和卢修的中间:“催动龙血也是很耗费体力的,卢修他也需要休息啊!”

    “我还好,”小龙人挠挠头,“像这样不需要战斗的话,消耗会比平日里低些……”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被陆盈盈回过头来狠狠瞪了一眼。小书士重新面向一众猎人,清咳了一声道:“何况就算是训练也要适度啊。书士队虽然从没有人类受到位阶法则影响的记录,不过怪物的却很常见。我不是耸人听闻,院里的记录中,不乏有怪物暴露在上位者的威压下太久,发病而亡的先例。”

    “唔,没错,叫‘过压致死’。”特选猎人顺着女孩的意思,也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我的血脉威压和位阶法则同源,一旦释放出来,造成什么效果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精神创伤不比普通的外伤,我可不想在训练里伤到你们之中任何一个。”

    “啊!你们两个……”沙如墨耸耸肩,半是揶揄地道,“一唱一和的样子真是让人牙痒。”他仰面躺到地上,故意不看卢修二人,“算了,沙蝎所属,暂时休息一下吧。缠了人家这么久,也该给这两个人一点私人空间了。”

    听闻此言,小龙人的脸上像是涌起了一股龙血,霎时间刷地涨得通红。陆盈盈却好似没有听到几人的哄笑声,她收拢了记录和挎包,朝特选猎人一勾手:“卢修,你跟我来。”

    …………

    “‘过压致死’吗?看来这些日子里,你偷学了我不少东西嘛。”训练场边缘的树荫之下,陆盈盈轻声一笑,在龙人面前施施然转了个圈。长袍的下摆翻飞起来,有如一朵盛开的花。

    卢修一阵目眩,不好意思地摩挲着后脑勺:“我只是……偶尔有一次听你说过。”

    龙人自小就生得高大,两年后的今天,两人的身高差愈发地扩大了。女孩在卢修面前站定,头顶堪堪够到猎人的肩膀,她只能仰起头:“书士脑子里的知识可都珍贵得很,你们猎人不都崇尚公平委托吗?从我这里学来的东西,也要交给我学费才行。”

    “啊?”特选猎人张大了嘴巴,有些为难地说道,“翡翠之塔归来后,团长就再也没有让我出过委托,那之前的报酬都拿去买飞空艇了。可飞艇已经变成了猎团的资产……”

    作为莫林的学生,如今的卢修身份特殊。为了避嫌,也为了留在城里更好地配合工会的调查,在安菲尼斯的授意下,秦团长暂时将他雪藏,留在猎团营地中。现在的龙人全副精力都放在飞艇的修缮和船工的训练上。也只有远离猎场,有同伴的相陪,他才能暂时忘记古塔之巅上被莫林攻击,被迫和导师反目的揪心的回忆。

    “谁要你的破船了?”陆盈盈嗔道,她指着自己胸前的徽章,“看见了吗?只要有这个,猎人能去得的地方我都能去。除非你给我开船,那样的话我还能考虑一下。”

    “不行的——”卢修的脸耷拉得更厉害了,“就是有天赋的家伙,想要驾驶战用猎船也要学习很久。我对飞空艇可是一窍不通……”

    “你是陪练了太久,被龙血烧坏脑子了吧?”小书士抬起手,在大个子的鼻尖上轻点了一下。这个动作做完,她才后知后觉地有些脸红,压低声音慌乱地道:“学费什么的,是我说着玩的,沙蝎的训练给了我不少研究用的数据,把它们当做学费就好了——对了,我是来和你谈有关训练的事的。”说到最后一句,女孩的面容才严肃下来。

    好容易得来了一次离开书院的机会,陆盈盈哪能这么容易就回去。在工会的征召下,小书士乘着小猎团的飞艇在洛克拉克一并落了脚,各项盘问和情报交换过后已经是几天之后了。听闻沙蝎队伍即将进行的训练,女孩便以研究为名自作主张地留了下来。

    卢修转过头去,瞥了一眼场中孤坐着的奥森和笑谈中的沙蝎众人,年轻人们不时朝龙人的方向看过来:“状况如何?记录从一开始就是你负责的,他们的训练有效果了吗?”

    “我不想打击你们的信心,”女书士翻动着记录板上的纸页,轻轻摇头道,“但他们的心率还是很高,和训练最初时相比几乎没有变化,他们呼吸急促,瞳孔也扩张得厉害,还是一副被位阶法则影响的样子。”

    “这又是什么意思?”特选猎人不解地问,“我们不是有进展了吗?你也看见了,最开始训练的时候,我用的力量比现在还要弱上不少,他们却连十秒都撑不下来。”

    “很遗憾,他们的身体就算有变化,也没能反映在我的数据上。”女孩晃了晃手中的记录板,“比起血毒在消散这个说法,我更倾向于这些人已经习惯你的威压了,这是好事,但还远远不足以让他们面对上位领主——你也是猎人,应该比我更清楚,在怪物脚下维持行动能力是一回事,但和它对抗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就知道,从一开始就该找一只高阶领主来做他们的陪练的!只有威压没有战斗,果然还是不行吗?”卢修后悔地叹了一声。

    “没有的事,你已经尽力了。”小书士否定道。上位怪物从来不是好的陪练员,暂且不说高阶领主不会随着受训者的疲累而中断施压,极难抓捕也让它们的售价变得异常高昂,哪怕是租用,也不是此刻的沙蝎或小猎团能够承受的。女孩的面上带着难色:“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但那些家伙眼下的状态不能只靠锻炼克服。再多的训练也不过是在重复十几天以前的事罢了。”

    听着女孩的讲述,卢修的眼神顷刻间萎靡下去:“训练已经是唯一的希望了,连这些都不管用的话,他们还能怎么办?”

    “这里的训练记录,我也发了一份给金羽城书士院,拜托他们在主业之外替我想想办法。院里的老家伙们虽然顽固,做学问的热情却不输给任何人。在突破位阶壁垒的课题上,工会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但那仅限于怪物本身的血统。沙蝎和奥森的外来血脉情况特殊,说不定还能找到转圜的余地。”陆盈盈挺了挺身,将胸前的徽章显出来,“况且现在我也是个怪物书士了,只要是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女孩解释得一本正经,但其中不知有多少安慰的成分。几代书士将生命消耗在了位阶谜题上都难得寸进,除非有神迹降临,否则单靠一人之力能做到的事微乎其微。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当上了怪物书士。”卢修感叹一声道,“我记得你从前说过,自己最不喜欢研究怪物的,是陆大人的缘故吗?”

    “不是被爹爹强迫的啦!有关遗迹的事情是我的爱好,一直以来也研究得很开心——”陆盈盈仰起头,望着城市中心高大的人造岩柱,“但看见洛克拉克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算是我也不能无动于衷了。”

    “我想帮助更多的人,更多像那次古龙袭城事件里死掉的平民。我唯一知道的方法就是像爹爹一样,做一个怪物书士。”女孩吐了吐舌头,“况且我学东西很快的,认真起来,就连最晦涩的古龙种生态都不在话下,你该看看那些考官们惊掉下巴的场景。”

    “想象得到。”卢修微笑道,他的耳朵突然一动,朝训练场大门外望去,“是团长她们的声音!这次的委托看来已经结束了。”

    “昨晚妙玲姐连夜下了飞艇,晴儿也赶在昨天做完了所有复检的项目,早上就连小梅可都没有跑出去贪玩。”陆盈盈疑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嗯!”龙人重重地点了点头,“中午之前,封尘的羁押就结束了,我们要去接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