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59章 难民营

正文 759章 难民营

 热门推荐:
    …………

    接连下过了几场不大不小的雪,让整个古代林被骤然拉进了一片寒冬之中。()常青树的枝头,上一场雪的余韵还未散尽,一夜之间又压上了一层新的白色叶片。从飞空艇上俯瞰下去,连绵的白地一眼望不到尽头,几乎要和北方雪山上的雪线连为一体。十一月的北方猎场罕有被积雪大面积覆盖的情况,可以预见今年又将迎来一个难熬的冬天。

    小洋从舷梯顶降下,缩着脖子,不停地揉搓着臂膀。猎人的笼手和臂甲都是金属打制,这样的动作并不会带来半点暖意。他呼出一口哈气,朝身后的同伴发着牢骚道:“见鬼……我以为回到地面后还能暖和一些的。”

    “临行前就告诉过你,最好给猎装里再添一层保暖内衬,是你自己不听劝的。”贾晓摊开手,打量起猎船降落之处来。营地坐落在一片矮丘的向阳坡,向南是颇具规模的简易帐篷和板房。起降坪开辟得颇为匆忙,积雪也被一柄夯进了地面,雪化后留下一块块坑坑洼洼的凹地,若不尽快着手修整,这片平台的使用寿命或许只剩下几天了。

    “我才不是觉得冷呢。”望见从舷梯上走下的申屠妙玲,双刀手赶忙反驳道。轻便是射手的装束要求中最重要的一条,女猎人一如既往地穿着一套修身的猎装,丝毫看不出添置内衬的痕迹。乍一离开船舱,弓手的双颊微微发红,却没有露出任何勉强的神情,“一旦狩猎开始,很快就会暖和过来了吧?倒是你,穿得那么臃肿还怎么战斗?”

    “不用担心那些——”安菲尼斯顺着舷梯的扶手滑至地面,掀开兜帽道。不知是年轻人们的错觉还是艾露一族体质特殊,来到寒冷的地方,传奇猎人的精神反倒好了不少,双眼中流转着久违的神采,连发号施令的声音都不再像金羽城时懒洋洋的模样了。“不出意外,这趟旅行应该不会有战斗的机会。我们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觉的冷的话,就去货仓多领些保暖的补给……你们每个人都需要。”

    “哈?所以我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熊不二歪头道。身后的罗大师接连升起了两发信号弹,主螺旋桨应声停止运转,船尾的货仓也在机括的响动中徐徐打开。

    “当然是升阶委托啊,你们所有人的。”老艾露道,“我在金羽城里以养伤的名义休息了那么久,也是时候陪你们一起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早有机务人员前来核查手续,见到黑星双子胸前明晃晃的六星徽章,签署的过程变得格外精简。地面队伍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在几个壮汉的带头下,三个满编的猎人小队迫不及待地登上货仓,将一箱箱补给卸载下来,装到准备好的板车和陆行龙背上。

    “猎船上的事务由这里的人接手就好,我们马上就去和这里的领队碰头。接下来的时间,小猎团在营地里接受他们的指派就好。”安菲尼斯招招手,带头朝营地走去,一边解释说,“你们的工作就从今天开始,直到营地拆除或委托宣布解散为止。”

    “等等……你是说我们的任务在营地里?”大熊不敢置信地追问道,“怪物呢?战斗呢?升阶委托向来不都是危险的任务吗?”

    “是啊——”秦水谣跟在两个教官之后,脸色怪异地说道,“就算我们都是您的学生,小猎团也没必要……得到特殊照顾的。托了您的教导,这些日子以来我的狩技又有了不小的精进,我以为眼下正是验证训练成果的时候。”

    “我的双刀也才刚刚摸到些门道,”小洋也急忙说。就算百般推脱,他还是从货仓中给自己寻了条围巾,这才止住上下牙的打战,“军方的战技和狩技中相通的地方,您不是还要我在实战中继续摸索吗?”

    “这里是猎人世界,战斗的机会永远都只嫌太多。”罗平阳停下脚步,从怀中摸出委托书来,递给营前的守卫猎人。六星猎人领着几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这种阵容虽然并不常见,但也没有引来额外的过问。对方只是例行公事地签发了准入证明,就搬开了拦路的木角。

    “但对你们来说,有些经历比战斗还要重要得多。”一脚踏入营地之中,安菲尼斯意味深长地说道。

    第一眼打量过这个规模颇大的猎营,年轻人们就察觉到了氛围的异常。没有喧哗,没有谈笑,也没有精力过剩的猎人**着上身在板房后的空地上角斗。新的帐篷正在搭建,搬运着物资的猎人们行走其间,尽皆是步履匆匆,脸上和门前的守卫一般,带着抹不去的疲色。委托板前更是空无一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大型委托的集结地。

    小团长接连让过几个行色匆忙的二星前辈,见他们抱着毛毯和燃石炭钻进了一间偌大的帐篷中,不由得好奇地伸头向帐内望了一眼。惊鸿一瞥之下,女孩分明见到围坐在火炉旁边的只有几个常服的妇女,行止之间哪有半点猎人的样子。

    “那是孩子的哭声吗?”猫猫的耳朵一竖,朝着大营的某个方向瞧过去,过了数秒才反应过来,“我们……不会是在难民营里吧?”

    “黑星双子!真的是你们!”女艾露还没有听到回答,旁侧一个人却疾步赶上前来。猎人身材高大,鼻骨高挺,将地面踏得咚咚作响,“猎人荣耀在上……我在信鸟里看到了你带队的消息,一度还以为是发信的人搞错了!”

    猎人的胸前带着四星的徽章,俨然正是这片营地的话事人。他在众人面前站定,眼中的血丝快赶得上卢修发动赤瞳的时候了。只在见到两位传说猎人的一刻,他的精神才稍稍振奋了些:“抱歉,我是这里的领队,叫我博斯就好……见到两位真是万分荣幸。”

    听到领队自报姓名,小洋在队伍之中悄然朝他瞥了一眼。只见博斯齐肩的棕发之下,两只耳尖正微微探出来,分明是个混血的龙人。双刀手不待多看,就被旁侧的申屠妙玲不动声色地踩了一下脚趾,低声提醒道:“不礼貌。”

    “寒暄的话就暂且免了,这里的状况怎么样?我们来得还算及时吧?”安菲尼斯点头回了一礼,迫不及待地问道。

    灾难发生在两日之前,雪山脚下的数个村庄都有波及。第一批幸运儿被收容进了白萁镇之中,给临时营地的建设留下了宝贵的时间。然而第二批难民的数量仍然超过了猎人们最悲观的的估计,从周遭的城镇中调来的物资一度告急。在这冰天雪地之下,食物和供暖稍有放松,就是在活生生地害人性命。

    “今天上午莱拉克派来了一支船队,带来了不少物资,也带走了一批接受安置的平民,如今的营内暂时无虞,还能勉强维持运转。”龙人快速地解说道,“不过按照前方的情报,第三批难民正在赶往营地的路上。接下来如果没有金羽城的支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博斯的话音刚落,小猎团众人的脸色变得精彩起来。年轻人们乘上飞艇的时候,本以为只是顺路搭个便船而已,直到降落后才发现飞艇的落脚处就是自己的委托内容。贾晓看着交谈中的两个前辈,清咳了一声,疑问道:“抱歉,不过前辈说的‘灾难’是怎么回事?古代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几位小友是……”领队目示着两个传说猎人。

    “我们的学生,是来帮忙的。”罗平阳将委托书交到对方的手里,“委托结束之前,把他们当成普通的人手就好。”

    “升阶委托吗?我知道了。”博斯伸手接过,扫了一眼纸页上的情况,“眼下营地里最紧缺的就是人手,前面就是指挥处了,几位跟我来吧。”

    “我和小罗就算了。”黑星双子并没有参与指挥的意愿,两人不约而同地摆摆手。老艾露抽了抽发红的鼻子,指着另一条路径道:“我打算在营地里转一转,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这样也好。”博斯点头道。他就地点了一名路过的低阶猎人随侍两位强者左右,便领着一众年轻人朝内营疾步走去。难民营中的事务千头万绪,容不得多做耽搁,龙人能抽出时间出门相迎,已经是看在补给和六星猎人的名号上了。

    “见鬼,这营地里收容的难民,恐怕已经超过一千了吧?”一路上经行了十余顶野外帐篷,贾晓在心中默算了一番,不由得惊道。

    “一千六百上下,还没有算上白萁镇内滞留着的第一批,和被王国接走的那些人。”龙人一边带着路,口中问道,“你们都会些什么?医术如何?统计物资之类的呢?对了,你们会哄孩子吗?”他回过头,看着小猎团五人稚嫩的面孔,自嘲地摇了摇头道,“算了,你们也只是孩子而已……不过诸位都是那两位大师的学徒,我可不能只给你们发下分派毛毯和燃石炭的任务。”

    “寒暄的话就暂且免了,这里的状况怎么样?我们来得还算及时吧?”安菲尼斯点头回了一礼,迫不及待地问道。

    灾难发生在两日之前,雪山脚下的数个村庄都有波及。第一批幸运儿被收容进了白萁镇之中,给临时营地的建设留下了宝贵的时间。然而第二批难民的数量仍然超过了猎人们最悲观的的估计,从周遭的城镇中调来的物资一度告急。在这冰天雪地之下,食物和供暖稍有放松,就是在活生生地害人性命。

    “今天上午莱拉克派来了一支船队,带来了不少物资,也带走了一批接受安置的平民,如今的营内暂时无虞,还能勉强维持运转。”龙人快速地解说道,“不过按照前方的情报,第三批难民正在赶往营地的路上。接下来如果没有金羽城的支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博斯的话音刚落,小猎团众人的脸色变得精彩起来。年轻人们乘上飞艇的时候,本以为只是顺路搭个便船而已,直到降落后才发现飞艇的落脚处就是自己的委托内容。贾晓看着交谈中的两个前辈,清咳了一声,疑问道:“抱歉,不过前辈说的‘灾难’是怎么回事?古代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几位小友是……”领队目示着两个传说猎人。

    “我们的学生,是来帮忙的。”罗平阳将委托书交到对方的手里,“委托结束之前,把他们当成普通的人手就好。”

    “升阶委托吗?我知道了。”博斯伸手接过,扫了一眼纸页上的情况,“眼下营地里最紧缺的就是人手,前面就是指挥处了,几位跟我来吧。”

    “我和小罗就算了。”黑星双子并没有参与指挥的意愿,两人不约而同地摆摆手。老艾露抽了抽发红的鼻子,指着另一条路径道:“我打算在营地里转一转,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这样也好。”博斯点头道。他就地点了一名路过的低阶猎人随侍两位强者左右,便领着一众年轻人朝内营疾步走去。难民营中的事务千头万绪,容不得多做耽搁,龙人能抽出时间出门相迎,已经是看在补给和六星猎人的名号上了。

    “见鬼,这营地里收容的难民,恐怕已经超过一千了吧?”一路上经行了十余顶野外帐篷,贾晓在心中默算了一番,不由得惊道。

    “一千六百上下,还没有算上白萁镇内滞留着的第一批,和被王国接走的那些人。”龙人一边带着路,口中问道,“你们都会些什么?医术如何?统计物资之类的呢?对了,你们会哄孩子吗?”他回过头,看着小猎团五人稚嫩的面孔,自嘲地摇了摇头道,“算了,你们也只是孩子而已……不过诸位都是那两位大师的学徒,我可不能只给你们发下分派毛毯和燃石炭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