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61章

正文 761章

 热门推荐:
    “你要做什么?”熊不二冷声反问道,尽量克制着不让自己动怒。受到雪崩传闻的影响,甬道四周围着的都是敌意正盛的村民。营地中猎人们和平民的矛盾本就一触即发,大熊就是再如何冲动,也不愿让自己成为恶性事件的导火索。

    “我说了,只是讨些烈酒而已。”男人的眼睛自始至终都落在年轻猎人的怀中,“整个营地里的物资都是给我们准备的吧?分到谁的手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包裹里都是医用品,是救命的道具。”心系着指挥舱中重伤的猎人前辈,聂小洋连连左冲右突,然而甬道的宽度有限,男人固执地拦在面前,竟是一步也不让猎人前行。

    “我也是在救我弟弟的性命,你们没有看见他已经冻得发抖了吗?”见年轻猎人不愿就范,壮汉咬着牙,一把抓上了他的肩膀,“你们宁可用它来洗涮刀具,白白地浪费掉,也不愿分给我们一星半点对吧?”

    “放开!继续妨碍委托的话,就不止是警告这么简单了!”猎人强行甩开壮汉的手。他一面单臂将包裹护在胸前,一面连连摆手朝远处的守卫示意着。注意到甬道中的口角,守卫指挥舱的猎人当即分出了一个前来探查。

    耳听着背后具足的踏步声逐渐接近,壮汉更是显得燥怒了起来,似乎在航行的途中两方就几度闹出过不愉快:“所以,又要以众欺寡吗?果然是猎人工会的做派……”

    男人的声音并不大,但在狭窄的甬道中已经足够被附近的人听去了。数缕敌视的目光紧接着从周遭投来,在两个年轻人身上不断地游走着。几个体力还算充足的村民更是站起身,用身体将赶来的守卫猎人拦在圈外,攥紧拳头朝两个年轻人做着无声的威胁。

    “把那瓶该死的酒留下,你们就可以过去了!”有了同族的声援,男人更是多了几分底气,他在小洋的耳边恶狠狠地道,“听着,我不在乎这次的灾难是工会的阴谋,还是你们猎人的失误,不过我的弟弟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就算拼上这条性命,我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别把责任甩给我们,如果他死在船上,也只是你自己的过错!”熊不二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他闪身挡到壮汉和小洋的中间,横眉指着角落中瑟缩着的弟弟道。瘦弱的男子嘴唇青紫,双眼略显呆滞,分明是失温过度的症状,“见鬼,让我看看……”

    “你想干什么?”壮汉警惕地阻拦道。

    “砰”地一声撞上了村民的胸口,熊不二猝不及防地倒退了一步。猎人从鼻孔中呼出一团冷气,终于暗骂一声,怒从心中起,再不顾忌什么猎人律令,倏地冲上前去。他抓住壮汉的衣襟,怒声道:“听着!今天以来,你们这些家伙已经不止一次差点惹怒我了,我不介意用你来发泄一下。不过现在你弟弟不止是冷而已,他可能有危险,如果你还想让他活下来的话,就闭上嘴,把位置让开,让专业的人来接手!”

    猎人训练和市井斗殴不同,即便彼此都不使用武器,战力的差距也是无法靠年龄抹去的。更何况熊不二本身就生得壮硕,和面前撒泼的村民差距不大,一怒之下历战的气势显露出来,让对面的男子也为之一愣,下意识地退却了一步。

    “算你识相。”长枪手嘟囔道,他粗鲁地将男人又推远了些,在伤者面前蹲下来。弟弟身上的寒颤从刚刚开始就没有停下过,牙关也被牵动得咯咯作响。熊不二解开猎装的笼手,肉掌伸进对方的脖颈处探了探那里的皮肤,果然已是一片冰凉。

    瘦弱的男子眉宇和旁侧忧心忡忡的哥哥一般无二,戾气却远没有后者那样深重。猎人双手撑起弟弟的脑袋,看着他的眼睛大声问道:“嘿,能听得到我说话吗?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阿禹就好……”男子迷迷糊糊地回答道,却是咂了咂嘴,“我有点冷……能分我一点酒喝吗?”

    “你不能喝酒。”对方还没有丧失语言能力,让猎人暂时松了一口气。熊不二一边应道,一边在他的身上摸索着。阿禹的衣服还是湿的,雪水在燃石灯的照耀下融化,渗进衣装的内衬中,厚重的冬衣此刻已经彻底失去了保暖能力,“烈酒会加速血流,只会让你冷的更快——手脚还有知觉吗?”

    “我弟弟……他怎么了?”旁侧的壮汉紧张地问道。

    “失温,刚刚不拦着你的话,多喂他些酒喝,你就要亲手把他害死了。”长枪手迅速地检查着对方的体征,头也不抬地质问道,“你一直陪在他身边,早该看出他的症状才对。你们好歹也是住在雪山脚下,怎么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我们兄弟二人是商会驻派,刚刚在莱拉卡定居不久,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壮汉的脸上霎时间被焦急充塞,语气也变得心虚起来,“况且……他说过自己没事的。”

    “那也是症状之一。”长枪手回过头,朝同伴嘱咐道,“小洋——”

    片刻的工夫,双刀手已经借机将药品包裹交付到了指挥舱守卫的手上。见守卫小跑着将药品送进舱室内,高个猎人终于安下了心,点头道:“明白,我这就去叫救援猎人……不过救援队伍都在货仓一侧,至少还要十分钟才能清理到船头来。在那之前,你一个人能应付得来吗?”

    “别小看我,猎人手册上的事项我也有好好读过的。”熊不二拍着胸脯道。话音刚落,暴寒中的男子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双眼中居然恢复了些神采。他的双手抓挠着上衣的扣子:“真奇怪,船舱里好像暖和了些……是我的错觉吗?”

    “不好……症状越来越严重了!”熊不二赶忙四下观望起来,双眼最终定格在小洋的身上。双刀手只觉得胸前一凉,脖颈上系着毛皮围巾已经不翼而飞,“这个借来用用。”

    围巾宽大厚重,展开后能堪堪包裹住大半个躯体,用来保暖再合适不过了。性命攸关的时刻,小洋自是没有抗议的余地。高个猎人在腰间摸索了一番,掏出几样事物塞进熊不二的手里:“贾晓的糖棒,用水化开,在救援赶来之前能顶上一会。”感觉到熊不二异样的眼神,小洋撇撇嘴道:“千万要记得别告诉他啊,飞艇上那么冷,我也要留点存货补充体力的,他的零食可比猎人干粮好吃多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来帮忙?”见到同伴消失在甬道的尽头,熊不二朝旁侧的男子厉声道。两人脱掉阿禹湿透的外衣,将围巾紧紧裹在躯干上,“上船之前,这家伙有受过什么外伤吗?”

    “没有,但是被滚落的积雪埋在里面,花了一番工夫才抢救出来。”哥哥摇头道。他默然地端着熊不二的水壶,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将糖棒折成几段投进水中,数息后才缓缓说道:“我叫阿尧,刚刚……”

    “没人问你这个。”长枪手没好气地打断道。他一把夺过水壶,拧紧瓶盖在手中摇匀。阿禹的口中含糊地喊着热,猎人只能用一只手强行固定住他的双臂,才没有让伤者从毛毯中挣脱出来,“让他安静一会,还有力气的话,就搓一搓他的脖子和大腿,只要躯干没有彻底冷下来,就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

    “谢谢……”兄弟的性命就在身旁猎人的手中,阿尧也没了方才拦路时跋扈的劲头。他依言固定住阿禹的身体,几度想要说些什么,却尴尬得不知该怎样张口。

    “你一直待在这里,应该知道指挥舱里昏迷着的也是一个猎人,耽搁了我们的任务,你有可能把他害死。”熊不二撑开伤者的嘴巴,小心翼翼地将糖水灌进去小半口。瘦弱男子无意识地吞咽了几下,挣扎的劲头逐渐弱下去。

    “领队没有告诉我们太多,”长枪手朝指挥舱内望去,两个守卫猎人一步不让地拦在门前,里面的救治似乎也才刚刚开始,“不过他显然也是为了拯救你们这些家伙才受伤的。”

    “我……”

    “你就是个混蛋,”熊不二沉声骂道,却又话锋一转,“但这个小哥只是灾难临头的倒霉蛋罢了。”

    …………

    “看看你!我们的英雄出来了!”

    十余分钟后,熊不二携着赶来的猎人一起,将阿禹送上了救援的担架。此刻的伤者已经恢复了些力气,嘴唇上已经有了些许的红意。

    “我们兄弟二人是商会驻派,刚刚在莱拉卡定居不久,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壮汉的脸上霎时间被焦急充塞,语气也变得心虚起来,“况且……他说过自己没事的。”

    “那也是症状之一。”长枪手回过头,朝同伴嘱咐道,“小洋——”

    片刻的工夫,双刀手已经借机将药品包裹交付到了指挥舱守卫的手上。见守卫小跑着将药品送进舱室内,高个猎人终于安下了心,点头道:“明白,我这就去叫救援猎人……不过救援队伍都在货仓一侧,至少还要十分钟才能清理到船头来。在那之前,你一个人能应付得来吗?”

    “别小看我,猎人手册上的事项我也有好好读过的。”熊不二拍着胸脯道。话音刚落,暴寒中的男子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双眼中居然恢复了些神采。他的双手抓挠着上衣的扣子:“真奇怪,船舱里好像暖和了些……是我的错觉吗?”

    “不好……症状越来越严重了!”熊不二赶忙四下观望起来,双眼最终定格在小洋的身上。双刀手只觉得胸前一凉,脖颈上系着毛皮围巾已经不翼而飞,“这个借来用用。”

    围巾宽大厚重,展开后能堪堪包裹住大半个躯体,用来保暖再合适不过了。性命攸关的时刻,小洋自是没有抗议的余地。高个猎人在腰间摸索了一番,掏出几样事物塞进熊不二的手里:“贾晓的糖棒,用水化开,在救援赶来之前能顶上一会。”感觉到熊不二异样的眼神,小洋撇撇嘴道:“千万要记得别告诉他啊,飞艇上那么冷,我也要留点存货补充体力的,他的零食可比猎人干粮好吃多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来帮忙?”见到同伴消失在甬道的尽头,熊不二朝旁侧的男子厉声道。两人脱掉阿禹湿透的外衣,将围巾紧紧裹在躯干上,“上船之前,这家伙有受过什么外伤吗?”

    “没有,但是被滚落的积雪埋在里面,花了一番工夫才抢救出来。”哥哥摇头道。他默然地端着熊不二的水壶,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将糖棒折成几段投进水中,数息后才缓缓说道:“我叫阿尧,刚刚……”

    “没人问你这个。”长枪手没好气地打断道。他一把夺过水壶,拧紧瓶盖在手中摇匀。阿禹的口中含糊地喊着热,猎人只能用一只手强行固定住他的双臂,才没有让伤者从毛毯中挣脱出来,“让他安静一会,还有力气的话,就搓一搓他的脖子和大腿,只要躯干没有彻底冷下来,就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

    “谢谢……”兄弟的性命就在身旁猎人的手中,阿尧也没了方才拦路时跋扈的劲头。他依言固定住阿禹的身体,几度想要说些什么,却尴尬得不知该怎样张口。

    “你一直待在这里,应该知道指挥舱里昏迷着的也是一个猎人,耽搁了我们的任务,你有可能把他害死。”熊不二撑开伤者的嘴巴,小心翼翼地将糖水灌进去小半口。瘦弱男子无意识地吞咽了几下,挣扎的劲头逐渐弱下去。

    “领队没有告诉我们太多,”长枪手朝指挥舱内望去,两个守卫猎人一步不让地拦在门前,里面的救治似乎也才刚刚开始,“不过他显然也是为了拯救你们这些家伙才受伤的。”

    “我……”

    “你就是个混蛋,”熊不二沉声骂道,却又话锋一转,“但这个小哥只是灾难临头的倒霉蛋罢了。”

    …………

    “看看你!我们的英雄出来了!”

    十余分钟后,熊不二携着赶来的猎人一起,将阿禹送上了救援的担架。此刻的伤者已经恢复了些力气,嘴唇上已经有了些许的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