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65章

正文 765章

 热门推荐:
    “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死神之眸’吧?”贾晓干笑一声,“他们以为自己是什么?神明吗?”

    有书士群体和古龙观测局把关,猎人世界中公开的关于古龙种的确切记录并不多,但各色的流言和传说却要多少有多少。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榜单,按照灾害等级的强弱为古龙种们排定了座次。站在这个金字塔顶点的,赫然是三只异常神秘的“超级古龙”,其中仅有两头曾在第一次人龙战争时期现身过,也造就了人类对它们的唯一印象。而被称之为“死神之眸”的第三只,则从得名之日起就一直活在民众的口耳之中。

    据说这个名号的持有者,仅靠目光就能吓死人类和寻常的怪物。尽管它的存在从未被工会或是任何冒险者确认过,但也不妨碍“死神之眸”成为最强大的古龙种的代名词。

    “以捕猎怪物为己任的猎人,却偏偏要用那个传说作为名号……还真是讽刺啊。”熊不二也撇嘴道。

    “所以,这就是一直以来我们想要找寻的家伙了吧?两年前教官委托我调查的神秘组织。”封尘沉声道。花费了无数的时间,经历了重重危险,黑星双子和封尘追逐的幽灵终于不负所望,一点一滴地在猎人面前现出了身形——即便是以最坏的方式。

    龙语者暗自叹了一声,好在卢修此刻没有留在营地之中。特选猎人、陆盈盈以及闲不住的小晴儿此刻正在训练场上,用新学到的方法操练着沙蝎众人。否则要是让卢修见到此刻营帐中的景象,听到小猎团以及两个六星强者齐齐地声讨莫林,封尘不知该拿什么来安慰黯然神伤的同乡。

    “居然还有这样的任务?”熊不二诧异地道,似乎是第一次听说,“喂!你们不会从两年前就已经知道会出这桩事了吧?”

    “对这个组织,我们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它很邪门,也很疯狂。”罗大师咂咂嘴,回忆着两人为数不多的直面“死神之眸”的情境。叛逆者们会在集会上烧掉工会的旗帜,还会将那句以龙语写就的人龙休战的契约,作为集会时的诵念之物。身处其中的每个人,似乎都对即将到来的战争有某种独特的热忱,“那个时候,我和老师只是察觉到它很危险,连它存在的目的是什么都两眼抹黑。”

    “现在就知道了……”封尘端详着桌面上的画像,龙形兵器的头角狰狞,申屠妙玲用作描绘的线条稍嫌粗糙,却让怪物的凶戾感更盛了几分。

    封尘在地下世界中结识了白夜,暗影猎人费尽心思地想要捕猎金狮子,就是为了打造一套强大的猎人装备,作为未来和工会谈判的资本,如今的执事长恐怕也是一样。

    莫林在自己面前露出了和猎人工会合作的意向,八成是在以手中的神秘兵器作为要挟。他所求的无非是更大的权力,工会秘闻,或许和从前的白夜相仿,要求工会律令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做出修订。不管莫林的意图为何,一个让新大陆在临战状态下转危为安的机会,无论怎么看,都是比一套龙眷猎装有效得多的筹码。

    “呐,揣测也要依靠实际吧?”小洋反手弹了弹桌上的画纸,“这东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造出来的。按你的描述,这家伙的体型已经赶得上一艘飞艇了吧?哪怕是让它按照设计的思路勉强动起来,都至少超过了我们现在的技术水平二十年——或许超过了几代人。”

    飞空艇技术已经发展了百余年,今日的战舰比起初时简陋的热气球,也无非是增大了尺寸,提高了些动力炉的效率罢了。猎人世界中尖端技术向来受到材料的制约,发展起来可以说是举步维艰,如此超尘脱俗的兽形战具,不可能凭空出现在世上。

    “还有一种可能。”申屠妙玲转着手中的画笔道,“如果是太古科技呢?新大陆上像翡翠之塔一般的遗迹数不胜数,他们或许只是幸运也说不定。”

    “或许可以让盈盈姑娘来辨认一下,看看她会不会有什么发现。”贾晓朝两个传说猎人征求意见道,“不过依我看,就算是完整出土的太古遗迹,想要彻底消化其中的技术,也至少要经历数年之久。”

    解析太古残片往往需要依托国家的力量,就算如莱恩也鲁这样的国家,想要破译一件拥有千百年历史的机械造件的功能,往往要消耗庞大的人力和财力。

    “如果他们有这样的条件呢?”封尘道,“过去的两年间,我在调查中也有不小的收获……‘死神之眸’在地下世界有自己的势力。翡翠之塔上,他们能够请动‘红石’就是证据。”

    神秘组织最开始进入黑星双子的视野之中,就是因为一系列的偷猎和素材抢盗事件。他们插手的对象先是偏远的猎场,紧接着是臭名昭彰的偷猎团,以至后来明目张胆地偷抢工会的物资。

    “在这里揣测有什么用……能抓到莫林的话,就一切都好说了。”封尘仰身靠倒在椅子上,长长地叹了一声道。

    “是我的话,就不会这么早下定论。”安菲尼斯说道。黑星双子不愧是久经战场的顶级猎人,二人的承受能力之强,如今谈起叛离工会的旧友来,神色上已是一如往常了:“莫林绝不是孤身一人,但至于他是不是这个所谓的‘死神之眸’的首脑,现阶段的工会还不敢肯定。”

    比起寻常的偷猎团来,“死神之眸”更像是某种纪律严明的地下宗教,远不是以一人之力就能维系的。莫林就算在其中身居高位,但执事长常年暴露在工会的阳光之下,却不见得适合在这种队伍中做最高领导者。

    “莫林这家伙从年轻时起,就是我们队伍之中最聪明,最稳重的一个,这次也是一样。”罗平阳不无痛惜地道,“早在我们的船进入遗迹猎场之前,他就已经提前布置好了所有的退路。”

    能够追溯到执事长的资金、素材和人手,都在金光号起航的一刻被悄悄转移出了金羽城,各处秘密营地和堡垒也无一例外地被废弃毁坏。除了莫林特意留下的消息之外,工会可以说是一无所获——莫林在工会的官场中浸淫多年,知道工会每一个规程上的弱点,也知道该怎么完美地绕开它们。

    “那家伙靠着自己执事长的权限,在调查开始前的最后一刻,带走了骑士团大牢中的多名囚犯。其中一部分甚至被直接放归了猎场,在金羽城附近造成了不小的混乱。”这些日子以来,黑星双子调查之余,接到的最多的委托就是抓捕流窜中的暗影猎人,“尽管心知这就是他声东击西的策略,但如今金羽城骑士团全数休整待命,我和老师也不得不分出精力来应付这些渣滓。”

    “攻破堡垒最快的方式就是从内部……吗?”小团长喃喃道。

    莫林不需要做任何额外的事,仅靠着自己的影响力就能拖垮一整个分会。坐在执事长的位置上,他能接触到各个层级的执事、各处重要的官员,更遑论整个骑士团都在他的节制之中。如今分会中每个人都要接受忠诚度调查,连日常的事务都难以维持周转,金羽城分会已经在彻底瘫痪的边缘了。

    “不仅如此,斯卡莱特王室和王立猎团也在清查内部。”安菲尼斯道,“两年前的丰收祭上,金羽城的三大猎团会蹊跷地出现在西戍,多半也是得到了他的消息。而王族褚氏更是有和他进行过某种交易的痕迹,那种祸害了整个击龙船的神秘药剂,它的研发和生产恐怕就有莫林的资助。”

    “这么说……古龙临城的时候也有莫林的影子?”小团长的神情一阵紧张。埃蒙和褚氏的王子是沙海龙血药剂事件的始作俑者,还掌握着那种恶毒药剂的配方,若是被莫林一并从监牢中释放出来,不知还要荼毒多少性命,“埃蒙呢?不会也逃走了吧?”

    “放心,他被关押在工会研究院,不在骑士团的大牢里,褚氏王子也被软禁在王城之中,莫林暂时还没办法染指这两个地方。”罗大师宽慰道。

    “雷鸣沙海、翡翠之塔,还有更早时候的狩猎祭上,林副会长向我透露过,莫林似乎有操纵比赛进程的动作。近些年来每一次和古龙种有关的状况,其中都有他的影子……阿林这家伙,到底想要做些什么?”老艾露的额头皱出层层叠叠的肉褶,小声思忖道。

    “是我的话,就不会这么早下定论。”安菲尼斯说道。黑星双子不愧是久经战场的顶级猎人,二人的承受能力之强,如今谈起叛离工会的旧友来,神色上已是一如往常了:“莫林绝不是孤身一人,但至于他是不是这个所谓的‘死神之眸’的首脑,现阶段的工会还不敢肯定。”

    比起寻常的偷猎团来,“死神之眸”更像是某种纪律严明的地下宗教,远不是以一人之力就能维系的。莫林就算在其中身居高位,但执事长常年暴露在工会的阳光之下,却不见得适合在这种队伍中做最高领导者。

    “莫林这家伙从年轻时起,就是我们队伍之中最聪明,最稳重的一个,这次也是一样。”罗平阳不无痛惜地道,“早在我们的船进入遗迹猎场之前,他就已经提前布置好了所有的退路。”

    能够追溯到执事长的资金、素材和人手,都在金光号起航的一刻被悄悄转移出了金羽城,各处秘密营地和堡垒也无一例外地被废弃毁坏。除了莫林特意留下的消息之外,工会可以说是一无所获——莫林在工会的官场中浸淫多年,知道工会每一个规程上的弱点,也知道该怎么完美地绕开它们。

    “那家伙靠着自己执事长的权限,在调查开始前的最后一刻,带走了骑士团大牢中的多名囚犯。其中一部分甚至被直接放归了猎场,在金羽城附近造成了不小的混乱。”这些日子以来,黑星双子调查之余,接到的最多的委托就是抓捕流窜中的暗影猎人,“尽管心知这就是他声东击西的策略,但如今金羽城骑士团全数休整待命,我和老师也不得不分出精力来应付这些渣滓。”

    “攻破堡垒最快的方式就是从内部……吗?”小团长喃喃道。

    莫林不需要做任何额外的事,仅靠着自己的影响力就能拖垮一整个分会。坐在执事长的位置上,他能接触到各个层级的执事、各处重要的官员,更遑论整个骑士团都在他的节制之中。如今分会中每个人都要接受忠诚度调查,连日常的事务都难以维持周转,金羽城分会已经在彻底瘫痪的边缘了。

    “不仅如此,斯卡莱特王室和王立猎团也在清查内部。”安菲尼斯道,“两年前的丰收祭上,金羽城的三大猎团会蹊跷地出现在西戍,多半也是得到了他的消息。而王族褚氏更是有和他进行过某种交易的痕迹,那种祸害了整个击龙船的神秘药剂,它的研发和生产恐怕就有莫林的资助。”

    “这么说……古龙临城的时候也有莫林的影子?”小团长的神情一阵紧张。埃蒙和褚氏的王子是沙海龙血药剂事件的始作俑者,还掌握着那种恶毒药剂的配方,若是被莫林一并从监牢中释放出来,不知还要荼毒多少性命,“埃蒙呢?不会也逃走了吧?”

    “放心,他被关押在工会研究院,不在骑士团的大牢里,褚氏王子也被软禁在王城之中,莫林暂时还没办法染指这两个地方。”罗大师宽慰道。

    “雷鸣沙海、翡翠之塔,还有更早时候的狩猎祭上,林副会长向我透露过,莫林似乎有操纵比赛进程的动作。近些年来每一次和古龙种有关的状况,其中都有他的影子……阿林这家伙,到底想要做些什么?”老艾露的额头皱出层层叠叠的肉褶,小声思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