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67章

正文 767章

 热门推荐:
    午前的日光一如既往地灼目,让沙漠之城中的行人一个个不得不戴起了宽大的兜帽,低着头尽量行在建筑的阴影之下。哈依一路上不知多少次擦过了额头上的水珠,手帕变得汗涔涔的,呼吸也是粗重不堪。尽管常年的商旅生涯的确让雪林村来客瘦下了不少,但比起猎场上摸爬滚打的冒险者来说,坐在飞艇客舱里享受着蜂蜜冰饮的生活,着实算不得什么正经的锻炼。

    秦水谣、封尘和漫云三人走在前面,几人已经是第三次为此而停下来了。小商人双手叉在腰间,气喘吁吁地驻足了半晌,终于问出声来:“那个……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不过洛克拉克里是有短途驮兽的吧?”

    “特雷索尔大师不是普通的匠师,封尘的身份也非比寻常。”封漫云含混地解释道,“总之就是……小猎团之前和大师有些渊源,如果被人看到我们大张旗鼓地出现在龙人工坊里,或许会惹来麻烦。”

    过去的两年,特雷索尔以和黑星双子的业务往来为掩饰,秘密向潜逃在外的封尘提供过大量的补给和猎具,其中就包括最新型的“飞人”猎装。工会一直怀疑这一点,却受到龙人大师的财富和名望所限,从来没有真正出手搜查过,当然也就从未得到过证据。如今的封尘勉强算是“假释”出狱,若是被骑士团发现和特雷索尔的接触,就算届时什么都没有发生,消息传出去,或多或少也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愉快。

    然而眼下卢修整日奔行在在藏书馆和训练场之间,封漫云和哈依并不熟络,况且白衣猎人并不是善于牵线搭桥的个性,众人里唯有封尘与小猎团、龙人大师和哈依所代表的宁远商会都有关系。若是想要自己的同乡一切顺利,就一定要龙语者亲自出面。

    “理解,理解。”即便不甚清楚猎人口中的“渊源”具体指什么,哈依还是点头道。他巴不得眼前的几人和大师有更深的交情,如此一来,看在几个同乡的面子上,自己此行的成功率或许会大大增加。

    封尘手搭凉棚,朝街口的对面一指道:“就在那边,还有一个街区了,再坚持一下就好。”

    “嘿!”年轻猎人还没有喘匀气息,就感觉到身前猎人们再次加快了脚步,他的脑袋登时涨大了一圈。哈依连忙追上前方的猎人们,口中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放慢了脚步:“这种事情急不得,工坊不会自己跑掉,不如再跟我讲一讲你们自己……你们之前说过,小猎团有什么要求来着?”

    “一次标准中长途委托的飞艇补给,用在我们自己的船上。”小团长嫣然一笑,“当然不算在这次中介的条件中,只是希望宁远商会能帮我们一个忙。”

    “按你们的话说,应该叫什么……赞助,对吧?”封尘做了个拜托的手势,笑呵呵地朝同乡说道。

    “所以,你们已经决定了吧?”哈依舔舔嘴唇,“接下来真的要到大雪山去?我可是听说,那里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了不少强大的怪物呐。”

    “这就是猎人的工作,不是吗?”女孩点头道,她目示着身边的两个封姓猎人,“况且,这两个家伙也是时候回家看一看了。”

    如今的封尘没有猎籍,不能正大光明地出现在猎场之中,更别提搭乘工会的战用飞艇了。归乡的决定做得匆忙,更是没法期待工会能短时间内为龙语者恢复身份。想要龙语者和同伴们一起行动,就只能全程动用小猎团自己的船。然而洛克拉克到大雪山以北有几百公里之遥,就算把队伍近来在沙海中的委托盈余都搭上,也不见得足够猎船往返的费用。

    “你们要在雪林村停靠?”哈依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他的面上先是一喜,嘴角却随即耷拉下来,“唉……只可惜我在洛克拉克还有工作,那之后还要回到商会总部进行汇报。否则的话,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回去。算起来,上次回乡已经是大半年以前的事了。”

    “想要回家的话,总还有其它的机会。”封尘勉强一笑,雪山上的危险程度远超过哈依的想象,龙语者却没办法开口说给他听,“下次猎团如果还能接到关于大雪山的委托,一定会想着第一个告诉你。”

    “有了你的这句保证,这次小猎团的补给就包在我身上了。”年轻商人拍了拍胸脯,做了个自以为最豪气的表情道。一份补给对宁远商会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单靠哈依如今的权限就足以应下:“就当是和大家久别重逢的赠礼只要诸位能够按照之前的约定和商会签下委托,宁远今后是决计不会亏待大家的。”

    “我们到了!”封尘在巨大的“匠”字招牌前停下脚步。

    虽然无数次听无名前辈和小猎团的同伴们描述过特雷索尔的现状,但眼前如此规模宏大的店面还是吓了封尘一跳。遥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龙人匠师时,大师还寄身在金羽城那间狭小的工坊,龙语者不禁暗自感叹起特雷索尔的今非昔比来。

    应门的学徒对小猎团的面孔并不陌生,心知这几个年轻人代表着的是两个名威不减的六星强者,他当即热情地将四人迎进了坊内。

    几人越过一众忙得热火朝天的匠师,径直朝着里间走去。大师正在专用的工台边忙碌着,摆弄着一个沉重的辅助锻具。刺耳的噪鸣声响起,工台上一阵火花四溅,粗笨的锻件在龙人的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切削出一个小指粗细的凹槽。眼见着龙人一道工序做完,封尘才放下堵住耳朵的双手,年轻人的耳中仍然嗡鸣不已,几乎是喊着说道:“大师,好久不见!”

    “秦姑娘,小猎团最近又要出门委托了吗?你是……封尘?”特雷索尔心有所感,他摘下脸上的护具,又在尖耳中一阵掏弄,少顷掏出两个耳塞来。龙人大师在四人身上打量过一遍,总算注意到这个有些陌生的年轻人。他过了数秒才回过神,不由得赶忙关紧了前门道:“真的是你?”

    “几天前被工会宣布恢复了自由身,那之后就一直在忙些事情,抱歉没能更早来拜访您。”龙语者恭恭敬敬地深鞠了一躬道,“前些日子承蒙照顾了,一直以来都想亲口对您道一声感谢。”

    古龙武器每一次使用都要冒着暴露的风险,因此“飞人”和龙腔才是在猎人逃亡的两年中最大的倚仗。几百个日夜以来,那一身浑不起眼的猎具和精致的弹丸,不知多少次拯救过封尘的性命,如果没有它们,或许年轻人早就倒在某个骑士的刀剑之下了。

    骑士团并不是没想过以同样的手段来应对叛逃猎人,但奈何封尘的猎具比他们的制式还要精良和先进。年轻人每每能以微弱的优势甩开追捕,工会尝试了几次也只得就此作罢,而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年轻的红发龙人的功劳。

    “哪里的话?”特雷索尔抓了抓泛着铁锈味的头发,“‘飞人’的研制和改良,你的建议在其中功不可没,是我该感谢封尘小友才对。话说,旁边这位又是”

    龙语者恍悟过来,当即将哈依和特雷索尔互相介绍过。小商人简单说明了来意,端立在一旁,仰头紧张地观察着特雷索尔的反应。

    “配方的消息已经传得那么远了吗?”龙人“唔”了一声,“商会的动作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上一些,不过这样正好。”

    “合金的熔炼方法可以卖给宁远,不过我不会独售一家。”大匠师不假思索地接连说道,像是在出售配方一事上早已有了腹稿一般,“此外,无论宁远商会将熔炼出的产物卖给谁,售价都要参考我的建议,用途也仅限于我指定型号的猎具的锻制。”

    “这……”一番话听完,哈依就有些站不住了。在商界耳濡目染日久,他怎能不知道这些条件的含义。简单的要求让宁远商会变成了特雷索尔的低级分销商,眼前的龙人匠师几乎就是在狮子大开口了。即便自己能顺利拿下这笔生意,利润也远远不如商会预计的那样丰厚。

    “我可以不要分成。”龙人大师紧接着说。

    “您不会是要……把配方送给我们吧?”哈依惊叫道。

    “这就是我最初的决定。”特雷索尔点头道,“我是个匠师,不是什么商人。”

    的店面还是吓了封尘一跳。遥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龙人匠师时,大师还寄身在金羽城那间狭小的工坊,龙语者不禁暗自感叹起特雷索尔的今非昔比来。

    应门的学徒对小猎团的面孔并不陌生,心知这几个年轻人代表着的是两个名威不减的六星强者,他当即热情地将四人迎进了坊内。

    几人越过一众忙得热火朝天的匠师,径直朝着里间走去。大师正在专用的工台边忙碌着,摆弄着一个沉重的辅助锻具。刺耳的噪鸣声响起,工台上一阵火花四溅,粗笨的锻件在龙人的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切削出一个小指粗细的凹槽。眼见着龙人一道工序做完,封尘才放下堵住耳朵的双手,年轻人的耳中仍然嗡鸣不已,几乎是喊着说道:“大师,好久不见!”

    “秦姑娘,小猎团最近又要出门委托了吗?你是……封尘?”特雷索尔心有所感,他摘下脸上的护具,又在尖耳中一阵掏弄,少顷掏出两个耳塞来。龙人大师在四人身上打量过一遍,总算注意到这个有些陌生的年轻人。他过了数秒才回过神,不由得赶忙关紧了前门道:“真的是你?”

    “几天前被工会宣布恢复了自由身,那之后就一直在忙些事情,抱歉没能更早来拜访您。”龙语者恭恭敬敬地深鞠了一躬道,“前些日子承蒙照顾了,一直以来都想亲口对您道一声感谢。”

    古龙武器每一次使用都要冒着暴露的风险,因此“飞人”和龙腔才是在猎人逃亡的两年中最大的倚仗。几百个日夜以来,那一身浑不起眼的猎具和精致的弹丸,不知多少次拯救过封尘的性命,如果没有它们,或许年轻人早就倒在某个骑士的刀剑之下了。

    骑士团并不是没想过以同样的手段来应对叛逃猎人,但奈何封尘的猎具比他们的制式还要精良和先进。年轻人每每能以微弱的优势甩开追捕,工会尝试了几次也只得就此作罢,而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年轻的红发龙人的功劳。

    “哪里的话?”特雷索尔抓了抓泛着铁锈味的头发,“‘飞人’的研制和改良,你的建议在其中功不可没,是我该感谢封尘小友才对。话说,旁边这位又是”

    龙语者恍悟过来,当即将哈依和特雷索尔互相介绍过。小商人简单说明了来意,端立在一旁,仰头紧张地观察着特雷索尔的反应。

    “配方的消息已经传得那么远了吗?”龙人“唔”了一声,“商会的动作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上一些,不过这样正好。”

    “合金的熔炼方法可以卖给宁远,不过我不会独售一家。”大匠师不假思索地接连说道,像是在出售配方一事上早已有了腹稿一般,“此外,无论宁远商会将熔炼出的产物卖给谁,售价都要参考我的建议,用途也仅限于我指定型号的猎具的锻制。”

    “这……”一番话听完,哈依就有些站不住了。在商界耳濡目染日久,他怎能不知道这些条件的含义。简单的要求让宁远商会变成了特雷索尔的低级分销商,眼前的龙人匠师几乎就是在狮子大开口了。即便自己能顺利拿下这笔生意,利润也远远不如商会预计的那样丰厚。

    “我可以不要分成。”龙人大师紧接着说。

    “您不会是要……把配方送给我们吧?”哈依惊叫道。

    “这就是我最初的决定。”特雷索尔点头道,“我是个匠师,不是什么商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