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70章

正文 770章

 热门推荐:
    当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洛克拉克巨大基岩的尽头,小猎团的飞空艇顶也终于充满了气。钢铁板甲下的软性气舱一个个鼓胀起来,固定猎船的粗大钢索也骤然拉紧,船身飘飘忽忽地虚悬在半米左右高的位置,只待批准起航的信号弹从远处的塔楼处升起。

    “放气阀正常,紧急灭火舱正常……好了,这就是所有的了。”小洋跟在沙如墨的背后,将最后一条事项打上勾,把清单交还给观察手。他忍不住撇了撇嘴:“说真的,猎船每次出行前都要检查这么多遍吗?按照这个规程走上几次,只是想想就要烦死了。”

    “按照惯例,这些核查事项都是交给各自岗位上的船工和机械师来做的。”沙如墨不好意思地一笑道。这次出猎对从各种角度来说都意义重大,沙蝎团长宁可亲力亲为,也要确保万无一失。更何况眼前年轻观察手的胸中,满溢着出发前的兴奋感,需要时刻保持忙碌,才能把这些无处发泄的精力排遣出去。

    “那也不要把我也算进去啊!”双刀手无辜地道,“船舱里不是还有几十个船员供你差遣吗?”

    “再次声明,这艘船隶属于小猎团名下,驾驶员是明海。船长一职不管怎么算,也轮不到我的头上。”远处的同伴们从舱门处鱼贯而出,正在向舷梯处聚集,沙如墨招了招手,带着小洋一并靠拢过去,“再者说,今后小猎团还要靠着这艘飞艇过活,你们该尽早学一些基本的规程了——就算你们是战斗人员,也一样是它的主人,不是船上的乘客。”

    双刀手不置可否地摊开手,目示着头顶被布幔盖住的巨大气舱道:“我觉得,我们是时候给它起个名字了。我想你也不愿意每次提到它,都只能称呼它‘那艘船’和‘我们的船’吧?”

    “再说一遍,我不是船长——”观察手露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这样的提议该去找真正的话事人商量才对。”

    二人在侧舷止步,同伴们早已尽数围到了舷梯处。舷梯还没有升起,封尘站在台阶上,低声向小团长确认着晚时行动的细节。见到秦水谣和小猎团众人在舷梯处露头,地面的机务人员和起降坪守卫隐隐地朝这边注意过来。夜间行船的危险性本就更大一些,加之小猎团队伍里还有一个敏感人物,不由得平台的管理者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飞人二号’的性能和旧版一般无二,我又在特雷索尔大师那里训练了好些天。就算有些细节上的差异,我也已经能够适应了。它的噪声比从前的飞人还要低上一半,甩开巡逻飞艇只会比上一次更加容易……”龙语者搭着小团长的肩膀,郑重地说道,“所以你尽管放心吧,我不会被大家撇下的。”

    “就叫‘天灾号’,你们觉得怎么样?”不等秦水谣说些什么,小洋的脑袋却从旁侧兴奋地靠上前来,“这艘船今后要陪着我们征战大陆南北,总该有个响亮的名字才行。”

    “诶?”熊不二怔了怔神,才反应过双刀手在说些什么,他瞪起眼睛道,“这是整个猎团的飞艇,可不能由你这么自说自话地决定它的名字。况且给它用古龙种的外号?亏你想得出来……还嫌小猎团遇到的天灾强者不够多吗?”

    “我只是提个建议罢了。”高个猎人白了长枪手一眼,凑到团长的身边,“出发在即,我们的船可是要北上几百公里。遗迹猎场那一次也就算了,但如今猎团全员都在船上,这艘飞艇不能继续做无名氏了。”

    “我无所谓。”贾晓举起双手,率先退出讨论。

    “一切但凭前辈们的安排就好。”小晴儿在申屠妙玲的背后做了个鬼脸。

    “那……‘龙魇号’又如何?”卢修提议道。作为猎船的出资者,在身旁几个同伴的撺掇下,他也只好表态道,“我在遗迹猎场上听过几次这个名字,似乎是从前一个强大的猎人小队的名号。”

    “咳咳——!”听闻此言,舷梯上的安菲尼斯和罗平阳齐齐地干咳了一声。老艾露使劲拂了拂胸口,才把气息平复下来:“我说……这虽然是小猎团的内部事务,但依我们的经验,这样阴森的名字可都是偷猎船的最爱。你们亮出这个名号,不怕在渡关的时候惹来麻烦吗?”

    “确实,”封尘面色古怪地点点头,搭腔道,“我遇到的偷猎团里,‘逆鳞’就被称为‘地下世界的龙魇’,我们最好别引来什么误会。”他转了转眼珠,又道:“依我看,机会难得,不如就让两个教官给我们的船赐个名字吧。”

    黑星双子一阵面面相觑,罗平阳紧接着摇头道:“这可不是我们两个的强项——话说,小猎团不是和况大师签下了一个长期委托吗?里面该有类似的条款才对。”

    “实不相瞒,关于猎团物资的处置,协议中确实有这样的内容。”哈依解释道。他站到舷梯的中段,朝头顶的气舱处望去,自言自语道:“大概……也该是时候了。”

    话音未落,猎船脚下便是一阵机括响动。铰链哗啦啦地卷动起来,盖住飞艇的巨大布幔被钢索牵扯着缓缓拉开。众人定睛看去,原本铁灰色的气舱塔板,不知何时被整个漆成了亮蓝色。一面圆形的徽章占据气舱的中段——绯色的长弓满满拉开,十字箭头斜向上指,箭尖处还闪着一朵火苗,正是属于宁远商会的标志。

    “这是什么时候……”

    “就在小猎团签订委托的当天,这也是协议的一部分。”小商人做了个“不谢”的手势,继续说道,“我叫人加涂了一层防锈和密封的漆料,就当做是商会的特别赠送吧。不要小看这个标志的力量。有它在,就能保证你们在常规航道上畅行无阻,在同级别的猎船中一概享有优先通行和乘降的权力。”

    “我们的船不会就这样给宁远商会征用了吧?”聂小洋嘟囔道,“我怎么突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

    “猎友不要说笑了,商会怎么能做得到那种事?”哈依赶忙解释说,“只是一宁远商会的名义出行而已。不过签订长期契约的猎船,船体的装潢和对外宣称的舰名中,原则上要带上属于商会的特征——你们也知道,是出于宣传一类的考量。当然,这些并不是强制的要求,但配合工作的猎团通常会以宣传补助的名义,享受到一些额外的补给优待……”

    “既然这样,那就决定叫‘远猎号’吧!”听见小商人的后半句话,秦水谣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定议道,“既有小猎团的名字,也有商会的标志,还应和了这次委托的内容——中途补给的时候,我们能多补充一个基数的舰载弩箭吗?”

    “当然!”哈依爽利地答应道,脸上登时被笑意堆满。

    “嘿!这可是小猎团的船,为什么要让商会排在我们自己的前面啊?”双刀手抗议道。

    “小洋……”女弓手压下同伴的抱怨,“今晚我们要在工会的注视下带走封尘,紧接着要在大雪山以北做一件棘手的委托,更别提整套莫林和人龙战争的事情了。现在差不多每一件事都比飞空艇的名字重要得多,有这个精力的话,还不如养足精神在猎场上活跃一些。”

    “我在战斗时可不会输给任何人……”双刀手噘着嘴停下抱怨,口中仍然小声道,“我不管,我就叫它‘天灾号’好了。”

    望塔上的绿色光弹升起第二次,那是上一艘猎船已经完成起航,空路肃清的标志。驾驶席上的沙明海将舰铃拉响,封尘在地面一众守卫的注视下,挥别了船上的同伴,顺着舷梯率先朝地面走去。

    “我和老师做完这边的工作,会尽快赶去和你们会合。”罗平阳低声朝封尘说道,“但信鸟翻越大雪山要消耗更长的时间,在第一批情报送出之前,你们只能靠自己了。”

    “我们会好好照顾自己的。”龙语者点头应道。

    “你是个猎人,应该知道猎场的生态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发生巨大的变化。你已经许久都没有回过大雪山了,适逢整片大陆的怪物异动,那片猎场会变成什么样都不奇怪。”六星艾露嘱咐道,“再加上莫林随时可能露面对你们不利……答应我,不管遇到什么异常的状况,都不要轻举妄动,收集情报,一切等我和小罗来处理就好。”

    “教官,有一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大雪山……我曾经回去过一次。”

    话音未落,猎船脚下便是一阵机括响动。铰链哗啦啦地卷动起来,盖住飞艇的巨大布幔被钢索牵扯着缓缓拉开。众人定睛看去,原本铁灰色的气舱塔板,不知何时被整个漆成了亮蓝色。一面圆形的徽章占据气舱的中段——绯色的长弓满满拉开,十字箭头斜向上指,箭尖处还闪着一朵火苗,正是属于宁远商会的标志。

    “这是什么时候……”

    “就在小猎团签订委托的当天,这也是协议的一部分。”小商人做了个“不谢”的手势,继续说道,“我叫人加涂了一层防锈和密封的漆料,就当做是商会的特别赠送吧。不要小看这个标志的力量。有它在,就能保证你们在常规航道上畅行无阻,在同级别的猎船中一概享有优先通行和乘降的权力。”

    “我们的船不会就这样给宁远商会征用了吧?”聂小洋嘟囔道,“我怎么突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

    “猎友不要说笑了,商会怎么能做得到那种事?”哈依赶忙解释说,“只是一宁远商会的名义出行而已。不过签订长期契约的猎船,船体的装潢和对外宣称的舰名中,原则上要带上属于商会的特征——你们也知道,是出于宣传一类的考量。当然,这些并不是强制的要求,但配合工作的猎团通常会以宣传补助的名义,享受到一些额外的补给优待……”

    “既然这样,那就决定叫‘远猎号’吧!”听见小商人的后半句话,秦水谣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定议道,“既有小猎团的名字,也有商会的标志,还应和了这次委托的内容——中途补给的时候,我们能多补充一个基数的舰载弩箭吗?”

    “当然!”哈依爽利地答应道,脸上登时被笑意堆满。

    “嘿!这可是小猎团的船,为什么要让商会排在我们自己的前面啊?”双刀手抗议道。

    “小洋……”女弓手压下同伴的抱怨,“今晚我们要在工会的注视下带走封尘,紧接着要在大雪山以北做一件棘手的委托,更别提整套莫林和人龙战争的事情了。现在差不多每一件事都比飞空艇的名字重要得多,有这个精力的话,还不如养足精神在猎场上活跃一些。”

    “我在战斗时可不会输给任何人……”双刀手噘着嘴停下抱怨,口中仍然小声道,“我不管,我就叫它‘天灾号’好了。”

    望塔上的绿色光弹升起第二次,那是上一艘猎船已经完成起航,空路肃清的标志。驾驶席上的沙明海将舰铃拉响,封尘在地面一众守卫的注视下,挥别了船上的同伴,顺着舷梯率先朝地面走去。

    “我和老师做完这边的工作,会尽快赶去和你们会合。”罗平阳低声朝封尘说道,“但信鸟翻越大雪山要消耗更长的时间,在第一批情报送出之前,你们只能靠自己了。”

    “我们会好好照顾自己的。”龙语者点头应道。

    “你是个猎人,应该知道猎场的生态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发生巨大的变化。你已经许久都没有回过大雪山了,适逢整片大陆的怪物异动,那片猎场会变成什么样都不奇怪。”六星艾露嘱咐道,“再加上莫林随时可能露面对你们不利……答应我,不管遇到什么异常的状况,都不要轻举妄动,收集情报,一切等我和小罗来处理就好。”

    “教官,有一件事情我忘了告诉你。大雪山……我曾经回去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