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72章

正文 772章

 热门推荐:
    望台处第一时间拉响了全舰警报,然而飞行种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刚刚出现在沙如墨的望镜之中,转瞬间就进入了甲板上众人的视界。猎船行驶在云层之上,以蔚蓝的空域作为背景,红色的斑点从船头偏左舷的方向迎面而来,逐渐变大的怪物身影显得分外惹眼。

    “有上位飞行种正在接近!”数秒后,指挥舱内的沙明海也接通了船体各处的传声筒。驾驶员的声音在鸣袋的作用下变得尖细刺耳,紧张的语气让舱内的一众船员的心脏都骤然提了起来。

    “那家伙是……”甲板上的众人赶忙登上船首,贾晓手搭凉棚,挡住太阳的眩光,眯着眼睛朝怪物瞧去。

    “雄火龙——”卢修紧随在同伴们身后,一双眼睛不可抑制地泛起了红芒,“猎神在上,不会真的有这么巧吧?”

    自上一次取道这条航线起,似乎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彼时的状况和初见上位怪物时的激动,对雪林村几个年轻人来说却仍然历历在目。

    雄火龙是封尘和卢修对猎人世界最初的印象。光阴流转,三个原住民已经不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了,莫林从少年们的引路人,摇身变成了整个猎人世界最大的通缉犯,金光号也彻底烧毁在翡翠之塔一役中。在这种似曾相识的境况下得见天空王者,比起紧张来,三个雪林村来客心中更多的却是感慨。

    “好了,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我们得赶快回到船舱去。”见到三个同伴面色变换不定,贾晓逐一拍了拍他们的背,把他们从思绪中拉回到现实来,“最多还有一分钟,那家伙就要和猎船接触了。如果被它注意到这边,几千米的高空,我们在甲板上根本无处可躲。”

    “甲板上所有人回到船舱,准备迎击!”指挥室中也适时传出了沙明海的指令,“各武器舱就位,所有人戴上伞包,闲置的船员都到舰桥外集合,等候命令——团长,现在才说我们没有对抗上位飞龙种的经验,是不是已经太晚了?”

    最后一句话当然是关掉传声筒后才讲出来的,驾驶员双手稳住舵轮,尽量保持着船速和方向不变。他百忙中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秦水谣也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感受到沙蝎队员寻求鼓励的眼神,女孩的视线从指挥舱内逐一扫过:“你们在翡翠之塔可是一口气端掉了两艘偷猎船,还在那样的对峙中未损毫发——那还是你们第一次实战吧?你们连那些家伙都应付得来,今天的阵仗当然也不在话下,我相信大家。”

    “听见了吗?团长她相信我们!”沙明海一笑,朝传声筒中大声叫道。驾驶员不知何时打开了机关,女猎人方才的话被一字不差地广播到了整艘船上,“打开炮舱,这只愣头青只要敢靠近射界,我们就让它见识一下远猎号的火力!”

    “先等一下!”声音从沙明海的脑袋里响起,年轻的驾驶员心下一惊,双手一颤,船头当即偏转了一个角度,“上位领主能识别出舰载武器的形状,把炮口搬出来的话,它会以为我们是在挑衅的。”

    “喔……这可比传声筒方便多了。”沙明海腹诽道。他忙不迭地稳住船头,对着空中叫起来,“你有什么主意吗?”

    “我来试试看!”甲板上的封尘没有退回船舱,而是向船头更近了几步,将自己暴露在船顶的最高处。年轻猎人睁开眼睛,龙首的塔板遮蔽了高空的飓风,却挡不住无处不在的恶寒。龙语者打了个寒战:“这不是雄火龙觅食的高度,我们没有必要在这种地方和它打一架。委托还没开始,这个时候远猎号受损得不偿失……让我和这家伙谈一谈。”

    “我也来帮忙。”小龙人也站上船头,和封尘并肩而立。他吸了一口气,双眼转瞬间变得红亮起来,“在和沙蝎的大家训练的时候,我的血脉能力也似乎有了些进步。三阶半的怪物而已,我的威压不会输给他。”

    “嘿,别忘了沙如墨他们可都还在下面啊!”贾晓在一旁提醒道。

    “放心吧,我会控制自己,不影响到大家的。”特选猎人做了个退后的手势,注意力骤然投射到远处疾冲而来的雄火龙身上。

    船首的台阶下,小洋斜靠在栏杆上。高个猎人没有关注船头的状况,而是上下打量起了旁侧的封漫云。白衣猎人怀中抱着那柄巨大的镰刀,察觉到身旁传来的目光,狐疑地回望过去:“干什么?”

    双刀手并不说话,而是无声地朝船头两个同伴的方向努了努嘴。

    “喂!这不公平——我的能力可没法用在这种地方。”封漫云眉毛一蹙。见聂小洋仍然一脸促狭地看着自己,他索性无趣地别过头去,摆手道,“在这种地方比较有什么意义?……我就站在旁边给他们声援好了。”

    白衣猎人的话音刚落,身下的远猎号就是一阵剧烈的摇晃。聂小洋紧张地四下观望了一遍,才发现那并不是怪物的攻击,只是飞行种双翼上的风压产生的乱流而已。几公里的距离转瞬即逝,疾飞的雄火龙恍若一道红色的旋风,下一刻就靠近到了飞艇旁不足百米之处。

    “见鬼……”

    沙明海的手早已按在了传声筒的开关上,却生生忍住了,没有立刻发布舰炮齐射的命令。距离远猎号还有一个船身的地方,飞龙种庞大的身躯猛然停下,双翼拍打着悬立在气舱的高度。怪物幽蓝的眼睛从梭形的铁甲气舱一路向下望去,扫过甲板上的众人,最终锁定在封尘和的卢修二人的身上。

    入眼的雄火龙在族群中体型已经算是偏大的了,怪物首尾的长度超过二十米,翼展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巨兽的身躯遮住了阳光,翅膀扇动不已,让整个甲板上一阵光影晃动。怪物没有咆哮,口中也没有酝酿着吐息的迹象,只是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望着封尘二人。两人一龙相对而立,猎船周遭的空气一时间都似乎粘滞了几分。

    “所以,接下来会怎么样?”难熬的十余秒过后,双刀手终于忍不住小声地问道,却只被贾晓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重剑猎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别打扰他们!”

    “我只是好奇他们在说些什么而已。”小洋撇了撇嘴,目光在双方之间飘忽不定,“你就一点也不感兴趣吗?”

    “刺激到那家伙的话,我们就要和这艘船一起完蛋了。”贾晓低声道,重剑猎人心中暗念,自己宁可死在真刀实枪的猎场上,也不愿在几千米的空中不明不白地殒命,“该死……它动了!”

    眼见着远猎号从身前一米一米地飞过,雄火龙原本悬停在船头附近,此刻也被甩到了飞艇的尾端。视线中失去了封尘和卢修的身影,怪物扇动双翼,竟是一个挺身,主动追了上来。武器舱内的几个船工见状,一阵机括作响,就要将几处武器舱提前打开。

    “不要攻击!已经没事了!”在沙明海反射性地按下传声筒的开关之前,封尘的声音终于久违地在驾驶员的脑海中响起,“我已经和它谈妥了,接下来保持船速就好,这家伙会自己离开的。”

    雄火龙舒展双翼,在飞艇旁调整了一番身姿,果然没有朝着远猎号袭来,而是从飞艇的头顶上低低地掠过。怪物在气舱上方盘旋了一圈,清啸了几声,在众人期冀的目光下寻了个方向,就此振翅离开。

    “实习期间的训练……在这艘船里用不上吗?”沙明海讪讪地把手从指挥台上抽回来。他擦了一下额头渗出的汗,语气怪异地说道,“真不错,飞艇上要是再多几个像封尘这样的怪物,我们专业的猎船驾驶员说不定就要失业了”

    直到天空王者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尽头,小龙人才徐徐收回了赤瞳,忍着血脉燃烧过后的疲惫感,打了个呵欠道:“呼……还算是有惊无险。”

    “放心吧,我会控制自己,不影响到大家的。”特选猎人做了个退后的手势,注意力骤然投射到远处疾冲而来的雄火龙身上。

    船首的台阶下,小洋斜靠在栏杆上。高个猎人没有关注船头的状况,而是上下打量起了旁侧的封漫云。白衣猎人怀中抱着那柄巨大的镰刀,察觉到身旁传来的目光,狐疑地回望过去:“干什么?”

    双刀手并不说话,而是无声地朝船头两个同伴的方向努了努嘴。

    “喂!这不公平——我的能力可没法用在这种地方。”封漫云眉毛一蹙。见聂小洋仍然一脸促狭地看着自己,他索性无趣地别过头去,摆手道,“在这种地方比较有什么意义?……我就站在旁边给他们声援好了。”

    白衣猎人的话音刚落,身下的远猎号就是一阵剧烈的摇晃。聂小洋紧张地四下观望了一遍,才发现那并不是怪物的攻击,只是飞行种双翼上的风压产生的乱流而已。几公里的距离转瞬即逝,疾飞的雄火龙恍若一道红色的旋风,下一刻就靠近到了飞艇旁不足百米之处。

    “见鬼……”

    沙明海的手早已按在了传声筒的开关上,却生生忍住了,没有立刻发布舰炮齐射的命令。距离远猎号还有一个船身的地方,飞龙种庞大的身躯猛然停下,双翼拍打着悬立在气舱的高度。怪物幽蓝的眼睛从梭形的铁甲气舱一路向下望去,扫过甲板上的众人,最终锁定在封尘和的卢修二人的身上。

    入眼的雄火龙在族群中体型已经算是偏大的了,怪物首尾的长度超过二十米,翼展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巨兽的身躯遮住了阳光,翅膀扇动不已,让整个甲板上一阵光影晃动。怪物没有咆哮,口中也没有酝酿着吐息的迹象,只是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望着封尘二人。两人一龙相对而立,猎船周遭的空气一时间都似乎粘滞了几分。

    “所以,接下来会怎么样?”难熬的十余秒过后,双刀手终于忍不住小声地问道,却只被贾晓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重剑猎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别打扰他们!”

    “我只是好奇他们在说些什么而已。”小洋撇了撇嘴,目光在双方之间飘忽不定,“你就一点也不感兴趣吗?”

    “刺激到那家伙的话,我们就要和这艘船一起完蛋了。”贾晓低声道,重剑猎人心中暗念,自己宁可死在真刀实枪的猎场上,也不愿在几千米的空中不明不白地殒命,“该死……它动了!”

    眼见着远猎号从身前一米一米地飞过,雄火龙原本悬停在船头附近,此刻也被甩到了飞艇的尾端。视线中失去了封尘和卢修的身影,怪物扇动双翼,竟是一个挺身,主动追了上来。武器舱内的几个船工见状,一阵机括作响,就要将几处武器舱提前打开。

    “不要攻击!已经没事了!”在沙明海反射性地按下传声筒的开关之前,封尘的声音终于久违地在驾驶员的脑海中响起,“我已经和它谈妥了,接下来保持船速就好,这家伙会自己离开的。”

    雄火龙舒展双翼,在飞艇旁调整了一番身姿,果然没有朝着远猎号袭来,而是从飞艇的头顶上低低地掠过。怪物在气舱上方盘旋了一圈,清啸了几声,在众人期冀的目光下寻了个方向,就此振翅离开。

    “实习期间的训练……在这艘船里用不上吗?”沙明海讪讪地把手从指挥台上抽回来。他擦了一下额头渗出的汗,语气怪异地说道,“真不错,飞艇上要是再多几个像封尘这样的怪物,我们专业的猎船驾驶员说不定就要失业了”

    直到天空王者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尽头,小龙人才徐徐收回了赤瞳,忍着血脉燃烧过后的疲惫感,打了个呵欠道:“呼……还算是有惊无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