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75章

正文 775章

 热门推荐:
    村子最早的关于肉食野兽的印象约莫是在一年前,雪狼的出现着实让村民们战战兢兢了许久。在被封逐年猎杀后,山村周边又陆续地招来了些其它种类的小型牙兽。这些凶兽们的智力不高,力量也不强,虽说靠着一些简单的陷阱勉强能够应付,但还是给村子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不入阶的野兽虽然也在猎人的管辖范畴之中,但是按照惯例,这些都是留给见习生们处理的。雪山以北连常驻的猎人据点都没有,更遑论有组织的训练营了。再加上掠食野兽的大量繁殖意味着此地猎物的丰盛,雪林村上一年的狩猎所得,甚至连作物的收成都比往期提高了三成。相当一部分村民们认为这是“猎神的馈赠”,迟迟不愿请动工会的力量出面清剿,一味地只靠自己和野兽们周旋,一来二去,也就逐渐习惯了起来。

    “喔,如果雪山以南的那些村子也能学着像这样自力更生的话,大陆上猎人的工作至少能轻松一倍。”小洋吹了一声口哨道。

    “重点不在这里!”团长瞪了他一眼,又朝小书士问道,“所以说,这一带的生态已经今非昔比了对吗?”

    “只是还不清楚,有没有达到足以让领主级怪物定居的条件。”陆盈盈轻咬了一下笔杆。

    “已经超过那个限度了!”声音从门外传来,封尘风风火火地打开房间的门,“抱歉……在路上耽搁了些时间,我来得还不算晚吧?”

    “还在会议中,”卢修随手扔给他一份情报志,随即问道,“你说的又是什么意思。”

    “在赶来之前,我绕路去村后确认了一些事情。你们想不到我在松林中都看见了什么……”龙语者在方桌边寻了个位置,端起桌上村长留下的茶水一饮而尽,数秒后才喘匀气息道,“你们猜龙腔范围内,光是精灵鹿我就看见了多少?”

    话一出口,封尘便讪讪地挠了挠下巴。年轻人回来得匆忙,哪有细数具体数目的工夫,他只记得龙腔视野中,象征生命的火苗连缀成片,燃满了山野,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世代养育雪林村的蓝松林,此刻俨然变成了驯养野味的天然牧场。少年时的封尘须得挖空心思才能猎到的一头猎物,在如今的密林中几乎唾手可得。

    龙语者在蓝松林中长大,对于这里的生物数量再熟悉不过了。大雪山有它自己的秩序,就算在猎神最慷慨的年份,林间野兽的数量也不会超过一定的数目:“如今野兽的数量已经是往年的三倍了,或许还要更多——这还只是龙腔能覆盖到的区域而已。”

    “没有天敌,气候也还算合适,还有满地的猎物予取予求,如果我是一方领主的话,这里就相当于顶级的豪宅了。”封尘叹了一声。

    “见鬼,这种地方怎么会比金羽城的防护林都要富饶?”熊不二下意识地问道。

    “呃……好吧,至少相当于一般的豪宅了。”龙语者尴尬一笑,“不过你们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雪林村迟早会需要一个常驻的猎人队伍的……吗?”贾晓语带惋惜地说道。

    猎场上骤然丰富起来的物产,对领主们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一旦蓝松林成为了掠食种们认可的猎场,今后就将有源源不断的怪物选择在这里定居。对雪林村和雪山以北的其它村庄来说,这就代表着梦魇的开始。届时这个世外桃源,将会和大陆上任何一个小型聚落一样,经受无休无止的怪物骚扰、领地争夺甚至兽潮的侵袭。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村庄都将变得永无宁日。

    雪山以北越迟被怪物涉足,这片大陆就能越是长久地保留一片没有怪物袭扰的净土。在战争将至,怪物变得愈发危险的今天,这样的举动更多了几分象征的意味。此次的委托本是为小猎团众人一探莫林的底细而准备的,却不知不觉在那之外有了更深的意义。想到这里,场间的一众猎人面色尽皆变得严肃起来。

    “我们不会让那些事情发生的,”秦水谣拍了拍手,将队员们的注意力拉到自己的面前来,“至少不是现在。如果这一带真的有新近迁徙而来的怪物,我们就找到它们,把它们引到别处,最好是回到雪山以南去。”

    小团长的指尖从桌面展开的地图上划过,在某处点了点:“今天调查就从这里开始,降落后我们分成两组,和猎船分三路探索。在教官们赶来之前的这些日子里,尽可能地多覆盖一些区域。”

    “我可以单独行动。”封尘提议道,“龙腔有几公里的探查范围,效率会高一些。”

    “不行。”小团长摇摇头,“调查要持续很长时间,你的能力就算再强,也没办法一直维持下去吧?我需要你保持精力应付突发事件,况且我们还需要两个向导——”女孩朝封漫云看了一眼。白衣猎人承认过,自己对蓝松林的地形并不了解。离开家乡之前,他是村中少有的几个从未踏足过密林的孩子之一。

    “我可以用龙腔在远处指路——”龙语者解释道,“还在鬼怒间的时候,我尝试过和上千个人同时沟通,也坚持了超过二十分钟。如今只有我们大家的话,我相信就算长期维持龙腔,也不会成为什么负担的。”

    “如果在途中遇到了莫林,或是‘死神之眸’的人呢?”秦水谣反问道,“或是你在飞艇上察觉到的神秘危险呢?你也像上次一样,打算一个人应付吗?”

    “我……”

    “封尘,”见到暗影猎人张口结舌的模样,贾晓拍了拍同伴的背,好言相劝道,“在地下世界的时候,只有你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也就算了。既然回到了小猎团,你就没有单打独斗的必要了。队伍里还有我们在,你不需要把自己逼得那么辛苦的。”

    “我也想和大家一起狩猎,不过若是能让我的能力发挥出最大的作用……”龙语者解释道,双眼祈求地望向秦水谣,

    “笨蛋……”小团长心中暗暗骂道。她双手抱胸,面上却是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封尘和我一组,就这么说定了——就算你不在委托书的名单上,只要还是小猎团的人,就要听从猎团的安排。探索持续到天黑之前,发现怪物的踪迹后信号弹联系。远猎号已经准备停当了,我们二十分钟后起航——大家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说实话,我倒是松了一口气。”双刀手摊开手道。刚刚经历了莱恩也鲁的事件,又是古龙种,又是王国级的灾难,之后的近两个月都在处理麒麟陨落后的烂摊子,让整个小猎团的神经无时无刻不在紧绷着,“这一次说到底不过是个常规的委托——长途跋涉,野营探索之类的。或许直到最后,连个怪物的影子都见不到。对小猎团来说,其实已经算是变相的休假了。”

    “闭嘴吧……”熊不二白了他一眼,面色古怪地道,“刚刚酝酿了些紧张感,被你这么一说,又好像有点无聊了——除了拉网式的搜索,就没有更简单一些的办法吗?”

    “怎么,这么说来你还有别的办法吗?”小洋上下打量了长枪手一眼。

    话音刚落,封漫云的肩头上小梅可的耳朵突然一动。梅拉露在嘈杂的营房中酣睡了一早上,此刻才幽幽地醒转过来。小兽人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朝窗外望去:“主人你看……”

    “雪林村迟早会需要一个常驻的猎人队伍的……吗?”贾晓语带惋惜地说道。

    猎场上骤然丰富起来的物产,对领主们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一旦蓝松林成为了掠食种们认可的猎场,今后就将有源源不断的怪物选择在这里定居。对雪林村和雪山以北的其它村庄来说,这就代表着梦魇的开始。届时这个世外桃源,将会和大陆上任何一个小型聚落一样,经受无休无止的怪物骚扰、领地争夺甚至兽潮的侵袭。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村庄都将变得永无宁日。

    雪山以北越迟被怪物涉足,这片大陆就能越是长久地保留一片没有怪物袭扰的净土。在战争将至,怪物变得愈发危险的今天,这样的举动更多了几分象征的意味。此次的委托本是为小猎团众人一探莫林的底细而准备的,却不知不觉在那之外有了更深的意义。想到这里,场间的一众猎人面色尽皆变得严肃起来。

    “我们不会让那些事情发生的,”秦水谣拍了拍手,将队员们的注意力拉到自己的面前来,“至少不是现在。如果这一带真的有新近迁徙而来的怪物,我们就找到它们,把它们引到别处,最好是回到雪山以南去。”

    小团长的指尖从桌面展开的地图上划过,在某处点了点:“今天调查就从这里开始,降落后我们分成两组,和猎船分三路探索。在教官们赶来之前的这些日子里,尽可能地多覆盖一些区域。”

    “我可以单独行动。”封尘提议道,“龙腔有几公里的探查范围,效率会高一些。”

    “不行。”小团长摇摇头,“调查要持续很长时间,你的能力就算再强,也没办法一直维持下去吧?我需要你保持精力应付突发事件,况且我们还需要两个向导——”女孩朝封漫云看了一眼。白衣猎人承认过,自己对蓝松林的地形并不了解。离开家乡之前,他是村中少有的几个从未踏足过密林的孩子之一。

    “我可以用龙腔在远处指路——”龙语者解释道,“还在鬼怒间的时候,我尝试过和上千个人同时沟通,也坚持了超过二十分钟。如今只有我们大家的话,我相信就算长期维持龙腔,也不会成为什么负担的。”

    “如果在途中遇到了莫林,或是‘死神之眸’的人呢?”秦水谣反问道,“或是你在飞艇上察觉到的神秘危险呢?你也像上次一样,打算一个人应付吗?”

    “我……”

    “封尘,”见到暗影猎人张口结舌的模样,贾晓拍了拍同伴的背,好言相劝道,“在地下世界的时候,只有你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也就算了。既然回到了小猎团,你就没有单打独斗的必要了。队伍里还有我们在,你不需要把自己逼得那么辛苦的。”

    “我也想和大家一起狩猎,不过若是能让我的能力发挥出最大的作用……”龙语者解释道,双眼祈求地望向秦水谣,

    “笨蛋……”小团长心中暗暗骂道。她双手抱胸,面上却是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封尘和我一组,就这么说定了——就算你不在委托书的名单上,只要还是小猎团的人,就要听从猎团的安排。探索持续到天黑之前,发现怪物的踪迹后信号弹联系。远猎号已经准备停当了,我们二十分钟后起航——大家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说实话,我倒是松了一口气。”双刀手摊开手道。刚刚经历了莱恩也鲁的事件,又是古龙种,又是王国级的灾难,之后的近两个月都在处理麒麟陨落后的烂摊子,让整个小猎团的神经无时无刻不在紧绷着,“这一次说到底不过是个常规的委托——长途跋涉,野营探索之类的。或许直到最后,连个怪物的影子都见不到。对小猎团来说,其实已经算是变相的休假了。”

    “闭嘴吧……”熊不二白了他一眼,面色古怪地道,“刚刚酝酿了些紧张感,被你这么一说,又好像有点无聊了——除了拉网式的搜索,就没有更简单一些的办法吗?”

    “怎么,这么说来你还有别的办法吗?”小洋上下打量了长枪手一眼。

    话音刚落,封漫云的肩头上小梅可的耳朵突然一动。梅拉露在嘈杂的营房中酣睡了一早上,此刻才幽幽地醒转过来。小兽人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朝窗外望去:“主人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