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80章

正文 780章

 热门推荐:
    于雪林村整备一夜,再次起航时,远猎号已经换上了备用的驾驶团队。尽管三日间沙明海并不是一直守在驾驶席上,但是作为猎船的主心骨,飞行中消耗最多心力的无疑还是他。在同伴们的强烈建议下,沙明海在登船后又钻回了休息室,在摇晃的船舱里蒙头足足睡了一上午,直到正午时分才补足精力。

    待到驾驶员顶着惺忪的睡眼穿戴整齐,回到舰桥时,从舷窗俯瞰下去,地面早已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景。指挥室外,团长一行人正在对武器和猎具做最后的调整,小洋将一壶热饮挂到腰间,招手道:“哟,已经休息好了吗?”

    “承蒙照顾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再向南,就是昨夜里盈盈划定的探索区域了。队伍打算在这里绳降。”小团长正了正背上的重锤,解释道。

    飞艇悬停在两座南北对立的角峰之间,两峰间的区域占据了陆书士圈定的范围七成以上。雪线以上,谷地在厚重的冰川冰的作用下,被刨蚀成一片巨大的圆椅状冰斗。冰斗上下乱石嶙峋,虽然没有植被的遮挡,但在猎船上也很难取得最佳视野。

    “早些时候,封尘在两座山峰上都发现了细微的怪物气息。我们准备就此兵分两路,沿着两山的脊线一路登顶,顺利的话,赶在天黑之前就能在山鞍处会合。”秦水谣远远地朝着窗外的某个方向一指,“详细的情报如墨会说给你听,在我们回来之前,猎船上的事务就交给你了。”

    沙明海行了个猎人礼,返身打开指挥舱门:“我去安排降落的事宜,飞艇会在你说的区域附近随时待命。”年轻的驾驶员顿了一顿,“猎人先祖保佑,但愿这一趟能有所发现。”

    “最好是这样。”卢修忧心忡忡地点头道,“我们是在和一群疯狂的怪物赛跑。拖到明天的话,就算以远猎号的机动性,也不一定来得及返程支援雪林村了。”

    望着沙明海闪身进入指挥舱内,卢修只觉得一双小手从自己的身侧环过,轻巧地替他合上了腰囊的卡扣。陆盈盈贴着特选猎人的耳边,小声地说:“有临时的措施在,那些村子近几日都不会受到怪物的袭扰了,雪林村和其它几个村落的安危,暂且都不需要担心。”

    “倒是你们,”小书士退后一步,抿了抿嘴,“按照迁徙的规律,越是靠近灾难的源头……”

    “怪物的实力就越是强大,我们明白。”不等女孩说完,卢修便抢先道,“大家昨夜不是已经讨论过了吗?这是小猎团如今必要的工作,不能让‘危险’成为放弃它的借口。”

    “虽然不愿意这么说,不过不管你们在那里遇见什么,都不是现阶段的小猎团能够独立应付的。我把自己的发现分享出来,原本是为了提醒你们这份危险……”陆盈盈叹了一声,“我早该想到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特选猎人抬起手来,轻轻搭住女孩的双肩,认真地说道:“我们有过约定,这一次队伍只是探索,不会试着去应付能力之外的危险,我们在下面会掌握好分寸的。你已经把自己的那部分做得很好了,剩下的就是猎人的工作了。”

    龙人族的体温似乎比普通的人类更高一些,只是近距离地靠着,女书士就能感觉到迎面而来的融融热意。陆盈盈的双颊泛起一片羞赧的红晕,她强自定了定神,眉头却突然微不可察地一皱:“还有最后一件事。”

    女孩默默地抬起了左手,腕间系着的白色纱巾上骤然现出一朵白色的血花。伤口似乎是前一刻才刚刚绽开的,血晕几个呼吸间就扩张到了硬币大小,尤自不停地向外晕染着。

    “抱歉……”卢修下意识地告歉道。

    “没关系。”陆盈盈神色如常地捂住伤口,她闭上眼睛感受了片刻腕间的痛意,“告诉大家,这次的危险比翡翠之塔飞龙种围攻的那一次还要更强一些。想要安全归来的话,大家一定要万分小心才行。”

    沙明海交接了指挥权,正在有条不紊地放低猎船的高度。飞空艇各处的传声筒响起,提醒非战斗人员回到各自的船舱。感受到旁侧同伴们的目光,卢修这才后知后觉地松开了小书士的肩膀,有些慌乱地说道:“关于那个……放心吧,我们从来都不会放松警惕的。”

    …………

    “我知道了,一定是轰龙!这家伙不但会在雷鸣沙海出没,在雪山上也有过观测记录吧?”小洋手持着一柄木杖,在雪地上艰难地步行着。双刀手的猎装鼓鼓囊囊的,脖子上还系着一条毛皮制成的围巾,似乎从上一次的升阶委托后,高个猎人就认清了自己耐寒能力的极限。

    猫猫四肢仆地,爪锋牢牢地把着冰面,肉掌贴在雪地上没有半点勉强。甫一下船,艾露的精神反而兴奋了不少,兽人一族厚厚的皮毛仿佛就是为冰原战斗而生:“不可能的啦,仅有的少数在雪山区域现身的记载,也都是在彼雷森特境内。想要在雪山上见到活跃的轰龙,去旧大陆还差不多。”

    “那……”聂小洋搜肠刮肚了一番,手杖重重地点了一下地面,“冻戈龙呢?炎戈龙的雪山亚种,据说整个物种的生态都已经完全改变了,有一头那个等级的怪物在,也足够引起这种程度的骚动了吧?”

    “好了,小洋,不要瞎猜了,今天的路还长着,我们得保持体力才行。”贾晓眯着眼睛,尽量不让雪面的眩光入眼,“鬼怒间里一头成年的炎戈龙,两个国家的猎人工会都在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一头那样的亚种若是有了迁徙的迹象,早就被猎人工会昭告天下了,还轮得到我们来调查?还是说……你不会是在期待遇到那种东西吧?”

    “怎么可能?”双刀手惊叫一声,目示着队伍中央的卢修道,“危险已经被预示出来了,我不过是在排除各种可能性而已。团长特意给我们这一路分配了更多的人手,不也是这个原因吗?”

    “明知道会有危险,我本来打算少些人同行的。”卢修摊开手,无奈地说道,“不管这一路要面对什么,我都不想把大家都卷进去。”

    在特选猎人的百般抗议下,小团长还是安排了小洋、贾晓、封尘和自己四人与龙人同行。超编的队伍走在山坡上,在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秦水谣用过木杖撑住地面,回过头来呼出一口寒气道:“盈盈和我提起过,她的能力不是什么预言,更像是一种第六感或是战斗直觉。不过它感知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作为血脉源头的卢修。她的预兆只能说明,这次的危险可能在山间的任何一个角落出现,与我们的人员分配和行进的路线都没有关系。”

    “既然这样,下船时我们就该选那条矮一点的山坡了。”贾晓一手遮住眼帘。众人身处在阳光直射的南坡,寒冷倒还在其次,但越是向山顶行进,雪面就越是深厚松软,反映着明亮刺眼的光。在这样的环境下光是前进就已经困难重重,更不要提探索和战斗了。

    “然后让两个女生走这条更长的路吗?”小洋撇撇嘴,“这可算不上是绅士风度。”

    “拿着这个——”众人的前路上,封尘不知何时从乱石堆中闪身出来。龙语者扔给贾晓一颗药草,“涂在千里眼的镜片上,把旋钮调到最低刻度,能暂时应付一下雪地眩光。”

    大剑猎人依言摘下望镜,药草的汁水给镜片染上了一片墨绿色。隔着千里眼,周遭的光线果然柔和了不少。

    察地一皱:“还有最后一件事。”

    女孩默默地抬起了左手,腕间系着的白色纱巾上骤然现出一朵白色的血花。伤口似乎是前一刻才刚刚绽开的,血晕几个呼吸间就扩张到了硬币大小,尤自不停地向外晕染着。

    “抱歉……”卢修下意识地告歉道。

    “没关系。”陆盈盈神色如常地捂住伤口,她闭上眼睛感受了片刻腕间的痛意,“告诉大家,这次的危险比翡翠之塔飞龙种围攻的那一次还要更强一些。想要安全归来的话,大家一定要万分小心才行。”

    沙明海交接了指挥权,正在有条不紊地放低猎船的高度。飞空艇各处的传声筒响起,提醒非战斗人员回到各自的船舱。感受到旁侧同伴们的目光,卢修这才后知后觉地松开了小书士的肩膀,有些慌乱地说道:“关于那个……放心吧,我们从来都不会放松警惕的。”

    …………

    “我知道了,一定是轰龙!这家伙不但会在雷鸣沙海出没,在雪山上也有过观测记录吧?”小洋手持着一柄木杖,在雪地上艰难地步行着。双刀手的猎装鼓鼓囊囊的,脖子上还系着一条毛皮制成的围巾,似乎从上一次的升阶委托后,高个猎人就认清了自己耐寒能力的极限。

    猫猫四肢仆地,爪锋牢牢地把着冰面,肉掌贴在雪地上没有半点勉强。甫一下船,艾露的精神反而兴奋了不少,兽人一族厚厚的皮毛仿佛就是为冰原战斗而生:“不可能的啦,仅有的少数在雪山区域现身的记载,也都是在彼雷森特境内。想要在雪山上见到活跃的轰龙,去旧大陆还差不多。”

    “那……”聂小洋搜肠刮肚了一番,手杖重重地点了一下地面,“冻戈龙呢?炎戈龙的雪山亚种,据说整个物种的生态都已经完全改变了,有一头那个等级的怪物在,也足够引起这种程度的骚动了吧?”

    “好了,小洋,不要瞎猜了,今天的路还长着,我们得保持体力才行。”贾晓眯着眼睛,尽量不让雪面的眩光入眼,“鬼怒间里一头成年的炎戈龙,两个国家的猎人工会都在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一头那样的亚种若是有了迁徙的迹象,早就被猎人工会昭告天下了,还轮得到我们来调查?还是说……你不会是在期待遇到那种东西吧?”

    “怎么可能?”双刀手惊叫一声,目示着队伍中央的卢修道,“危险已经被预示出来了,我不过是在排除各种可能性而已。团长特意给我们这一路分配了更多的人手,不也是这个原因吗?”

    “明知道会有危险,我本来打算少些人同行的。”卢修摊开手,无奈地说道,“不管这一路要面对什么,我都不想把大家都卷进去。”

    在特选猎人的百般抗议下,小团长还是安排了小洋、贾晓、封尘和自己四人与龙人同行。超编的队伍走在山坡上,在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秦水谣用过木杖撑住地面,回过头来呼出一口寒气道:“盈盈和我提起过,她的能力不是什么预言,更像是一种第六感或是战斗直觉。不过它感知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作为血脉源头的卢修。她的预兆只能说明,这次的危险可能在山间的任何一个角落出现,与我们的人员分配和行进的路线都没有关系。”

    “既然这样,下船时我们就该选那条矮一点的山坡了。”贾晓一手遮住眼帘。众人身处在阳光直射的南坡,寒冷倒还在其次,但越是向山顶行进,雪面就越是深厚松软,反映着明亮刺眼的光。在这样的环境下光是前进就已经困难重重,更不要提探索和战斗了。

    “然后让两个女生走这条更长的路吗?”小洋撇撇嘴,“这可算不上是绅士风度。”

    “拿着这个——”众人的前路上,封尘不知何时从乱石堆中闪身出来。龙语者扔给贾晓一颗药草,“涂在千里眼的镜片上,把旋钮调到最低刻度,能暂时应付一下雪地眩光。”

    大剑猎人依言摘下望镜,药草的汁水给镜片染上了一片墨绿色。隔着千里眼,周遭的光线果然柔和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