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83章

正文 783章

 热门推荐:
    封尘的一句话说罢,整个队伍的气氛骤然降到了冰点。哪怕是在面对古龙种的时候,龙语者也从来没用过“邪恶”一类的字眼来形容,在“强大”和“恐怖”之外,暗影猎人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非比寻常的东西。

    然而危机近在眼前,一时间无人有闲心深究封尘的话。贾晓跟在同伴们身后停下来,猎人好不容易收住冲势,半只脚惊险地踏出斜坡的边缘。崩裂的雪块从脚边簌簌地滚落下去,在坡道上摔碎成一片片雪渣:“喂,真的要从这里下去吗?”

    猎人们朝冰坡下望去,脑中不约而同地泛起阵阵眩晕感。陡坡至少有八百米长,是两座雪山之间的巨大冰斗的组成部分。说是“雪坡”,其实已经接近于山崖了,长坡最陡的区域超过五十度,上面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冰川碎石。越是接近坡底,石块就越是巨大狰狞,分布也越是密集。一想到自己等人要从这里高速地滑降下去,随便撞在哪块石头上,就算有猎装防御,一不小心也是粉身碎骨的结局。

    “只靠两条腿的话,我们不可能跑得过它——”封尘的双眼四下观望着,试图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下坡路径,终于眼前一亮,“这边!跟上我!”

    “等一下!”见封尘作势就要跳,小洋连忙伸手将他拦住,脸色古怪地说道,“怪物还远,我们还有选择其它道路的机会。这种地方但凡出上一点差错,我们半条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龙语者瞄了一眼身后的空中,冰雷鸟仍然在猎人们背后哀鸣不已。封尘压下了面上的焦躁,拍了拍同伴的后背,半是安慰地说:“不用担心,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你是在说笑吗?和这一次比起来,溪谷的土坡根本就像给孩子玩的滑梯一样!”双刀手摊开双手道。

    “轰隆!”小猎团众人的背后,突如其来的轰鸣声湮没了聂小洋话里的最后几个字。声源还在几百米之外,笼罩在连绵的雪坡背后,经过了积雪的重重减弱,仍然清清楚楚地传进了众人的耳中。猎人们的脚下一阵颤抖,双刀手还想抗议些什么,被这声骇人听闻的响动生生憋回了肚子里:“见鬼……拼了!”

    猎人们鱼贯而落,纷纷背部着地,下饺子一般在雪面上滑行起来。封尘调整着自己的身姿,勉力绕过一块块裸岩和凸起的冰凌。猎装偶尔触碰到拦路的碎石,即刻便会刮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响。年轻人行过之处,雪地上留下一道清晰的压痕,积雪顺着甲胄的缝隙钻进去,只数秒就彻底荫湿了封尘的背脊。

    神秘怪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轰鸣也变得愈发地急促起来。随着上位领主的靠近,可怜的冰雷鸟总算挣脱了位阶法则的淫威,不再原地盘旋。怪物痛嚎一声改变了飞行的轨迹,几个闪身从巨岩的缝隙中穿梭而过,就要振翅朝更高处飞去。猫猫紧紧抓着主人的肩膀,回头一望,不禁失声叫道:“见鬼……那只冰雷鸟朝我们这边来了!”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鸟龙种的逃生路线和小猎团几近重合,也顺势将更远处的神秘怪物吸引了过来。封尘心中早已有所察觉,但奈何耳边的狂风如鸣笛般呼啸不停,自己又要集中精力控制速降的方向,龙腔只能维持在最低水准,想要将鸟龙种驱赶到别处根本有心无力。

    小团长耳听着无名异兽不断迫近的声响,默算了一番对方的步速,心下当即又凉了几分。即便队伍乘着地利之便,怪物靠近的速度还是要高过众人,就算猎人们能够顺利地逃到山下,届时仍然需要另外的脱身之法。想到这里,秦水谣单手在腰间一摸,抽出一枚信号弹来:“我不想这么说,但这场探索到这里就该结束了,我们得赶快叫飞艇来接应才行。”

    “不行……”听闻此言,封尘的面色一沉。他匆匆将短刀插进身边的雪地中,随着一片刺耳的响声,整个人的滑落速度陡然下降了三分。暗影猎人和身后的女团长并排而行:“至少在脱险之前,千万不要给明海他们发信号!”

    “为什么?”

    秦水谣只看见龙语者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突如其来的炸响声就彻底吞噬了封尘的回答。远处的神秘怪物猛地一步踏出,像是有人挥舞着巨大无比的鼓槌,重重地擂在了雪山上,让天地也随着震动不已。

    空中的冰雷鸟奋力地扇动着翅膀,刚刚突破了巢穴区最后一道乱石屏障。怪物的体能本已被逃亡和位阶法则压制得涓滴不剩,却又奇迹般地压榨出了一丝半缕,撑着鸟龙种沉重的身体一再向高处升去。冰雷鸟还没来得及鸣叫一声,庆祝自己今番的绝处逢生,眼中的喜意却瞬间凝固下去。

    一块近二十米高的山岩顶端,一道巨大的身影携着绝伦的声势纵然一跳。怪物的身下,冰川岩在利足的踩踏下当即碎裂成无数块,哗啦啦地散落了满地。巨兽双足粗壮,头颈颀长,尾巴大得惊人,分明是典型的兽龙种,体型却比小猎团见过的任何一种兽龙都要大得多。怪物有几十吨重,一跃的力道却足足让它跳出了三四十米高,加上已然爆碎的垫脚石,轻松地企及了冰雷鸟的飞行高度。

    鸟龙种还来不及惊呼,只觉得身后一痛,尾巴和小半个大腿就被一张巨大的嘴巴死死咬住。身上陡然增加了几十吨的重量,冰雷鸟的双翼再也没法支撑浮空,怪物徒然地拍动了几下翅膀,被尾后的掠食者拖挈着,无力地朝地面坠去。

    “呼——!”

    猎人们的身后,紧跟着两只怪物落地的炸响声,一片雪浪在坡顶不远处升腾起来。积雪被气浪激成一股股的白色烟雾,烟尘之中依稀还能看见神秘兽龙种的剪影。怪物嘴巴上的韧带拉长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口中还衔着挣扎不已的冰雷鸟。似乎和它比起来,蓝色的鸟龙种不是叱咤一方的领主,而是一只待宰的小鸡一般

    “这家伙到底是……”贾晓只是稍稍回了一次头,甫一看清了身后的状况,胆中登时感到一阵生寒。

    领主之间相互捕食的生态,小猎团并不是第一次得见了。陆行种成功捕食飞行种的情况虽然并不罕有,但作为掠食一方的强者总还是要费一番工夫。像今天这样以碾压之姿捕食冰雷鸟,二者间的位阶差距恐怕要大到令人绝望的程度。

    尽管知道逃命要紧,但大剑猎人仍然忍不住地朝战场中心多看了几眼。场地上的雪雾来得快去得也快,像是被领主们的体温消融了一般,逐渐显露出两只怪物的身姿。神秘的兽龙种身长目测有二十五米,尾巴就占去了体长的一半。怪物浑身被墨绿色的鳞甲覆盖,嘴唇上长满了外露的大牙,就是用它们牢牢钳住了冰雷鸟的身体。

    绿色兽龙的捕猎才刚刚进入到关键环节,凶兽喉中,甩动长长的脖颈,将口中的猎物一下一下地在雪地上摔打着。鸟龙种的身躯每每触及地面,地面就如爆炸一般扬起一簇雪花。踏步声和摔掷的声音不绝于耳,短短几息过后,扬起的雪浪中就带上了鲜红的血痕。

    身处在百余米之外,重贾晓都能感觉到兽龙种每一击之中蕴含的毁灭性力量。冰雷鸟的反抗衰弱下去,惨叫声也逐渐消失近无。在二星猎人的注视下,鸟龙种浑身的骨骼只几下就被摇得散了架,翅膀软软地塌在体侧,两条大腿也不成形状。蓝色巨鸟的胸腔早已干瘪下去,肋骨无一幸免,内脏恐怕早在那之前就被搅成了一锅粥。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待到兽龙种叼着的猎物,几乎变成了鳞甲下包裹着的肉浆,小猎团众人不过在坡道上降下了不足三分之一的路程。绿鳞怪物停下了折磨的游戏,它的长尾一甩,把头高高扬起来,嘴巴朝天而立。巨兽脖颈上的肌肉一阵蠕动,已经被挤压成长条状的冰雷鸟就这样一寸一寸地滑入它的食道里,隐没在兽龙的口中。

    秦水谣只看见龙语者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突如其来的炸响声就彻底吞噬了封尘的回答。远处的神秘怪物猛地一步踏出,像是有人挥舞着巨大无比的鼓槌,重重地擂在了雪山上,让天地也随着震动不已。

    空中的冰雷鸟奋力地扇动着翅膀,刚刚突破了巢穴区最后一道乱石屏障。怪物的体能本已被逃亡和位阶法则压制得涓滴不剩,却又奇迹般地压榨出了一丝半缕,撑着鸟龙种沉重的身体一再向高处升去。冰雷鸟还没来得及鸣叫一声,庆祝自己今番的绝处逢生,眼中的喜意却瞬间凝固下去。

    一块近二十米高的山岩顶端,一道巨大的身影携着绝伦的声势纵然一跳。怪物的身下,冰川岩在利足的踩踏下当即碎裂成无数块,哗啦啦地散落了满地。巨兽双足粗壮,头颈颀长,尾巴大得惊人,分明是典型的兽龙种,体型却比小猎团见过的任何一种兽龙都要大得多。怪物有几十吨重,一跃的力道却足足让它跳出了三四十米高,加上已然爆碎的垫脚石,轻松地企及了冰雷鸟的飞行高度。

    鸟龙种还来不及惊呼,只觉得身后一痛,尾巴和小半个大腿就被一张巨大的嘴巴死死咬住。身上陡然增加了几十吨的重量,冰雷鸟的双翼再也没法支撑浮空,怪物徒然地拍动了几下翅膀,被尾后的掠食者拖挈着,无力地朝地面坠去。

    “呼——!”

    猎人们的身后,紧跟着两只怪物落地的炸响声,一片雪浪在坡顶不远处升腾起来。积雪被气浪激成一股股的白色烟雾,烟尘之中依稀还能看见神秘兽龙种的剪影。怪物嘴巴上的韧带拉长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口中还衔着挣扎不已的冰雷鸟。似乎和它比起来,蓝色的鸟龙种不是叱咤一方的领主,而是一只待宰的小鸡一般

    “这家伙到底是……”贾晓只是稍稍回了一次头,甫一看清了身后的状况,胆中登时感到一阵生寒。

    领主之间相互捕食的生态,小猎团并不是第一次得见了。陆行种成功捕食飞行种的情况虽然并不罕有,但作为掠食一方的强者总还是要费一番工夫。像今天这样以碾压之姿捕食冰雷鸟,二者间的位阶差距恐怕要大到令人绝望的程度。

    尽管知道逃命要紧,但大剑猎人仍然忍不住地朝战场中心多看了几眼。场地上的雪雾来得快去得也快,像是被领主们的体温消融了一般,逐渐显露出两只怪物的身姿。神秘的兽龙种身长目测有二十五米,尾巴就占去了体长的一半。怪物浑身被墨绿色的鳞甲覆盖,嘴唇上长满了外露的大牙,就是用它们牢牢钳住了冰雷鸟的身体。

    绿色兽龙的捕猎才刚刚进入到关键环节,凶兽喉中,甩动长长的脖颈,将口中的猎物一下一下地在雪地上摔打着。鸟龙种的身躯每每触及地面,地面就如爆炸一般扬起一簇雪花。踏步声和摔掷的声音不绝于耳,短短几息过后,扬起的雪浪中就带上了鲜红的血痕。

    身处在百余米之外,重贾晓都能感觉到兽龙种每一击之中蕴含的毁灭性力量。冰雷鸟的反抗衰弱下去,惨叫声也逐渐消失近无。在二星猎人的注视下,鸟龙种浑身的骨骼只几下就被摇得散了架,翅膀软软地塌在体侧,两条大腿也不成形状。蓝色巨鸟的胸腔早已干瘪下去,肋骨无一幸免,内脏恐怕早在那之前就被搅成了一锅粥。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待到兽龙种叼着的猎物,几乎变成了鳞甲下包裹着的肉浆,小猎团众人不过在坡道上降下了不足三分之一的路程。绿鳞怪物停下了折磨的游戏,它的长尾一甩,把头高高扬起来,嘴巴朝天而立。巨兽脖颈上的肌肉一阵蠕动,已经被挤压成长条状的冰雷鸟就这样一寸一寸地滑入它的食道里,隐没在兽龙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