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85章

正文 785章

 热门推荐:
    战斗方息,队伍好容易重新收拢起来,在半坡处凸起的石台处暂做修整。冰块和乱石之下没人能够独善其身,侥幸生还的猎人们已是人人带伤。封尘在飞身扑救团长之时,就被兽龙种外露的利齿拂在了后腰上。裙甲上的潜口龙皮绽裂开来,猎人的内衬里早就一片殷红。心知队伍的存亡就在一线之间,龙语者从那时起就一声未哼,主动和同伴们一起潜伏进了雪堆里面,此刻冒出头来,伤处已经被冻得失去了知觉。

    好在雪层不但隔绝了猎人的体温,也减慢了血腥味的扩散。怪物被瞬间剥夺了听觉、嗅觉和热感,彻底失去了猎物的踪迹。兽龙种没有在此地停留多久,就拔足离开寻找其它的食物去了,封尘才得以借着警报解除的工夫着手处理伤口。

    “只是皮肉伤而已啊……”龙语者抬着双手,苦着脸任凭小洋将厚重的围巾系在自己的腰间,“你该去检查一下贾晓,他的伤势才比较要紧。”

    “那边有卢修在应付了。这种冰天雪地下,猎装稍有破损就比伤口更加致命,你又在雪中埋了那么久喝点热饮吧,飞艇赶来之前,我们可没有别的办法给你缓解失温的症状。”双刀手在同伴的身前打了个结。他目示着远处寻找武器归来的秦水谣,拍了拍封尘的肩膀,小声揶揄道:“英雄救美哈?”

    “不,是水谣救了我们所有人。”回想起彼时的一幕,封尘仍自后怕不已。战时的自己大概是头脑一热,才提起了分头行动的念头。现在想来,如果没有小团长第一时间果断地将它掐灭,留待小猎团的就是另外一个结局了。以神秘怪物的脚程,未必不能追上飞人的速度。届时独行的暗影猎人,至少有一半几率被当做怪物的口粮,留在背后的同伴们生还率也不会高出太多。

    “你知道整个猎团里,只有你一个人会这样称呼团长吧?”小洋一番挤眉弄眼。

    封尘一口喝光药**中剩下的回复剂,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意有所指地说道:“你也可以这样试试……当然,不是对她,我说的是其它人。”

    “你们两个还在闲聊什么?等着被下一轮怪物偷袭吗?”女团长站在两人身后,似乎将短暂的对话尽数听了去。秦水谣叉着手,双颊被冻得通红:“伤口处理好了就准备动身吧,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远猎号也不能在半坡上落脚。”

    染色粉尘的效力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绿鳞怪物随时都有去而复返的可能。再加上队员们如今的状态不适合搭乘绳梯,飞艇也要寻找一个能够暂时降落的平缓地带。

    “先等等!”封尘清咳了一声。他扶着腰间的绷带站起身来,用白雪涮了涮手上的药**。猎人走近方才和暴食种战斗过的地方,几分钟过去,先前融化的雪水已经重新凝结成冰,怪物吐息留下的黑色蚀痕也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龙语者用剥皮小刀刮下了一层黑色的浮冰,小心地灌进药**里,塞紧**塞揣回腰囊之中:“探索总不能空手而归,带些样本回去,小陆书士看见后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

    “早该料到的……我早该料到的!”陆盈盈在舱室中来回地踱着步,双手在一摞摞的书堆中不停地翻找着。女孩的口中自言自语道:“如果知道是这个家伙,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踏进猎场,这已经不是危险了,说是‘自杀’还差不多!”

    小洋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卢修,示意特选猎人说点什么。龙人做了个无辜的眼神,挠挠头道:“猎神在上,我们还活着,不是吗?”

    “但差一点就没命了”小书士的手一抖,摞至半人高的书山哗啦一声崩塌下来,门板一样厚重的书册散落满地。女孩蹲下身,从里面抽出一本颇有年代感的怪物图鉴,在目录上一页页地快速浏览起来。

    为了避开神秘兽龙种掠食的区域,小猎团在降下坡地后又整整徒步行了近二十分钟。好在有龙腔作为警报,有卢修的血脉力量震慑,年轻人们得以顺利地避开沿途迁徙的怪物。否则以猎人们的伤情,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第二场遭遇战。

    即便如此,众人还要轮番搀扶着腿伤的贾晓,赶路也颇为不易。待到远猎号终于在猎人们面前降落时,五人已经累得满头是汗了。猎人们刚一登船就立时瘫软在甬道上,歇息了好久才爬起身来,直至黄昏时申屠妙玲四人收队归来,伤员们才勉强恢复到行动如常的程度。

    “所以,你知道这是什么怪物吗?”小团长将药**举在燃石灯的火光下。**中的浮冰早已融化,半**澄澈的雪水之中漂浮着一缕缕黑色的絮状物。眼看着这一小**的不明物质,女猎人不可抑制地想起巨兽那道恐怖绝伦的吐息。

    “不是随便什么寻常的怪物,找到了”陆盈盈将图鉴在桌面上翻开,推到猎人们的面前,“伊比路玖,或者可以叫它‘恐暴龙’。两个大陆都算在内,这家伙是破坏力最强的兽龙种。”

    “果然还是龙眷吧?”熊不二双手抱胸,似乎仍在为自己没有和卢修一队同行而后悔不已。只是听到目击过的同伴们只言片语的描述,长枪手心中战斗的就已经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比那还要强大得多。”女书士摇摇头,指着书页上的图画道。画中的巨兽身体颀长,生在嘴唇之外的大牙和锯齿状的尾棘都清晰可见,画得颇为传神。

    “难不成……是龙眷朝着增强战斗力方向演化的亚种吗?”封尘试探着问道,“毕竟这个世界上可没有混血的古龙一说。”

    古龙种之下,暗影猎人遭遇过的最强生物就是金狮子了。拉加恩能够在战力巅峰时期短暂地突破生为龙眷的界限,多半是由于和麒麟朝夕相处,被独角兽的天赋感染所致,并不具备普遍性。除此之外,猎人世界里古龙除外的最高位阶,无一不是被龙眷中的飞行种、好战的亚种和特异个体所占据,这也是提到“强大”,年轻人们想象力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不,你们不明白!”陆盈盈的手指在书页上划过,介绍怪物情报的常规栏目上大部分都空空如也,“等阶评定”一栏中也只有一长串标识着“未知”的问号,“在我们书士苦心经营的位阶排序之中,没有一个等阶能够符合恐暴龙的层次。它们不是怪物,而是游荡在大陆上的恶魔。”

    “暴食种”是为那些食量巨大、食欲从不满足的凶戾掠食种所专门设立的名词,但从没有哪种怪物如恐暴龙一样只为食欲而诞生。兽龙种可以完美地适应绝大部分环境,身体力量强大到不输给任何一类的领主,消化系统更是异常发达,甚至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分解掉和自己同等体型的怪物。

    “恐暴龙就像一座不知满足的熔炉,无论多少燃料填塞进去都会马上燃烧一空。它的新陈代谢旺盛得难以置信,只有通过不停地战斗和捕猎才能让生命延续下去。这一族存在的唯一使命就是进食,它为了狩猎可以完全不顾生态平衡,甚至不惜灭绝猎场上的怪物。”

    “先等等!”封尘清咳了一声。他扶着腰间的绷带站起身来,用白雪涮了涮手上的药**。猎人走近方才和暴食种战斗过的地方,几分钟过去,先前融化的雪水已经重新凝结成冰,怪物吐息留下的黑色蚀痕也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龙语者用剥皮小刀刮下了一层黑色的浮冰,小心地灌进药**里,塞紧**塞揣回腰囊之中:“探索总不能空手而归,带些样本回去,小陆书士看见后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

    “早该料到的……我早该料到的!”陆盈盈在舱室中来回地踱着步,双手在一摞摞的书堆中不停地翻找着。女孩的口中自言自语道:“如果知道是这个家伙,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踏进猎场,这已经不是危险了,说是‘自杀’还差不多!”

    小洋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卢修,示意特选猎人说点什么。龙人做了个无辜的眼神,挠挠头道:“猎神在上,我们还活着,不是吗?”

    “但差一点就没命了”小书士的手一抖,摞至半人高的书山哗啦一声崩塌下来,门板一样厚重的书册散落满地。女孩蹲下身,从里面抽出一本颇有年代感的怪物图鉴,在目录上一页页地快速浏览起来。

    为了避开神秘兽龙种掠食的区域,小猎团在降下坡地后又整整徒步行了近二十分钟。好在有龙腔作为警报,有卢修的血脉力量震慑,年轻人们得以顺利地避开沿途迁徙的怪物。否则以猎人们的伤情,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第二场遭遇战。

    即便如此,众人还要轮番搀扶着腿伤的贾晓,赶路也颇为不易。待到远猎号终于在猎人们面前降落时,五人已经累得满头是汗了。猎人们刚一登船就立时瘫软在甬道上,歇息了好久才爬起身来,直至黄昏时申屠妙玲四人收队归来,伤员们才勉强恢复到行动如常的程度。

    “所以,你知道这是什么怪物吗?”小团长将药**举在燃石灯的火光下。**中的浮冰早已融化,半**澄澈的雪水之中漂浮着一缕缕黑色的絮状物。眼看着这一小**的不明物质,女猎人不可抑制地想起巨兽那道恐怖绝伦的吐息。

    “不是随便什么寻常的怪物,找到了”陆盈盈将图鉴在桌面上翻开,推到猎人们的面前,“伊比路玖,或者可以叫它‘恐暴龙’。两个大陆都算在内,这家伙是破坏力最强的兽龙种。”

    “果然还是龙眷吧?”熊不二双手抱胸,似乎仍在为自己没有和卢修一队同行而后悔不已。只是听到目击过的同伴们只言片语的描述,长枪手心中战斗的就已经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比那还要强大得多。”女书士摇摇头,指着书页上的图画道。画中的巨兽身体颀长,生在嘴唇之外的大牙和锯齿状的尾棘都清晰可见,画得颇为传神。

    “难不成……是龙眷朝着增强战斗力方向演化的亚种吗?”封尘试探着问道,“毕竟这个世界上可没有混血的古龙一说。”

    古龙种之下,暗影猎人遭遇过的最强生物就是金狮子了。拉加恩能够在战力巅峰时期短暂地突破生为龙眷的界限,多半是由于和麒麟朝夕相处,被独角兽的天赋感染所致,并不具备普遍性。除此之外,猎人世界里古龙除外的最高位阶,无一不是被龙眷中的飞行种、好战的亚种和特异个体所占据,这也是提到“强大”,年轻人们想象力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不,你们不明白!”陆盈盈的手指在书页上划过,介绍怪物情报的常规栏目上大部分都空空如也,“等阶评定”一栏中也只有一长串标识着“未知”的问号,“在我们书士苦心经营的位阶排序之中,没有一个等阶能够符合恐暴龙的层次。它们不是怪物,而是游荡在大陆上的恶魔。”

    “暴食种”是为那些食量巨大、食欲从不满足的凶戾掠食种所专门设立的名词,但从没有哪种怪物如恐暴龙一样只为食欲而诞生。兽龙种可以完美地适应绝大部分环境,身体力量强大到不输给任何一类的领主,消化系统更是异常发达,甚至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分解掉和自己同等体型的怪物。

    “恐暴龙就像一座不知满足的熔炉,无论多少燃料填塞进去都会马上燃烧一空。它的新陈代谢旺盛得难以置信,只有通过不停地战斗和捕猎才能让生命延续下去。这一族存在的唯一使命就是进食,它为了狩猎可以完全不顾生态平衡,甚至不惜灭绝猎场上的怪物。”

    (天津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