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97章

正文 797章

 热门推荐:
    奔行中的安菲尼斯回过头去,背后的天空中,三艘猎船已经伴着不曾停止的信号弹冉冉升到了树梢的高度。个头最小的远猎号寸步不移地守护在两艘大船的身边,丝毫没有调头向南,追着两个六星猎人而来的意思。见到这一幕,老艾露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放心地埋头赶起路来。

    “在担心他们吗?”罗平阳迈开步子,一条金属腿在布满林叶的土地上不停抬起放下,说话时的气息却宛若在闲庭信步一般。

    “更担心的是我们自己,你也看到小姑娘给的情报了吧?”爆桶和巨大的回旋镖背在身后,再加上林林总总的装备和补给,几乎和安菲尼斯的体重相当。老艾露每踏出一步,都会在松软的地面上踩出一只清晰的爪印来。

    离开起降坪之前,陆盈盈到底还是追上了黑星双子。小书士顶着红肿的眼圈,将连夜整理好的情报郑重地交给了两个前辈。纸页上的信息大多都是关于恐暴龙的秘传资料,其中有小猎团上次与凶兽接触归来,观测报告中值得在意的部分,也有对更早以前工会对战伊比路玖的情况。小姑娘将这些统统简化在了一页纸上,还贴心地作了批注和总结。

    陆盈盈此行携带的书目更多的是关于历史和太古科技,这些怪物情报绝大多数都是靠着女书士非凡的记忆力重现出来的。尽管信息仍是残缺不全,但女孩还是尽量对凶兽的战斗方式和弱点一一做了分析,不少地方还加上了自己的理解和猜测。哪怕不能拿动武器直面怪物,陆盈盈这个随队书士也在固执地用自己的方式坚持战斗着,为队伍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整张纸上写着的都是不可战胜,那孩子怕是已经被吓坏了。”罗平阳撇撇嘴道。

    “其中还是有不少可圈可点的情报,伊比路玖能通过进食,直接快速地缓解战斗的疲惫,那样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的。”六星艾露飞身越过一蓬灌木,喘了口气又继续说,“恐暴龙从不挑拣食物,只要附近还有野兽在,伊比路玖的续航能力就可以算是无穷无尽。无论它奔袭到哪里,落脚处都能够被它当做主场。上一次的清剿委托,工会在场面上占尽了优势,最终就是在这一点上被拖垮了。”

    “如此说来,和那样的对手战斗,我们还不能给它喘息和转移战场的机会吗?”老猎人拨开身前的草丛,给自己留出了个落脚的地方,“这次真的是要拿出老命来拼上一拼了。”

    “你可还不算老,北方……整个大陆的五星猎人里,除掉那些不作数的龙人族之外,你的年纪也只能算是中游水平。”老艾露斜眼打量了身旁的同伴一番,打趣地说:“想要仗着徽章和资历,领着猎人工会的津贴养老,你还得多熬上十年才行。”

    “那你就要熬上二十年了。”罗平阳也回望着兽人,半是调侃着道,“看着你这张脸,有些时候我甚至会忘了你比我的年纪还要小。”

    三十分钟的工夫,两人已经奔出了约莫七八公里,安菲尼斯的鼻翼忽扇了两下,往南是上风向,空气中除了浓重的松油味外,还能闻到一些若有若无的生物的味道,却并不是恐暴龙的。利用小猎团带回的样本,老艾露已经熟悉了暴食种的气味,此刻灾难的正主仍在远处,作为次生灾害的兽潮却抢先临近了。

    伊比路玖作为准天灾,既是对猎场生态一场毁灭性的打击,也是对生存其上者的一场残酷的甄选。在数日以来恐暴龙灭绝性的捕猎之下,身躯笨重、不善逃跑的陆行种已经第一时间被吞噬干净了。此刻还能剩下一口气的,不是等阶高到可以暂时抵御龙眷威压的上位怪物,就是速度和战力双双冠绝同辈的强者。

    安菲尼斯隐秘地做了个手势,二人就此止住奔行的势头,扭身躲到一棵就近的松树后。黑星双子没有多花时间掩藏行迹逃亡中的野兽一般不会主动求战,除非是被正面挡住了去路。

    数息过后,松林的不远处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响动,和一阵节律颇为急促的踏步声。透过茂密的针叶,罗平阳隐隐看到一只陆行种疾奔而来,不出意料地朝着两人背后的雪林村跑去。只窥见一鳞半爪,老猎人就已经分辨出,那是一只雪山生态下的常规兽龙种。

    “是三阶啊……”罗平阳自言自语道。野兽似乎没有受到太多伊比路玖的影响,兽龙种的路线笔直,步履稳定,没有多余的动作,也看不出太多慌张的情绪,像是确信被作为食料的命运一时半刻还落不到自己的头上。

    三阶是现今小猎团战力的极限,庄暮的队伍也需要精锐尽出才能拿下。放眼前方十余公里,活跃着的凶兽无一例外都带着背水一战的决心,尽力寻找着任何一个摆脱背后的煞星的机会。无论面前拦路的是人还是怪物,它们毫无疑问都会将其一道撕碎。一旦逃亡的怪物们在山麓地带集结成群,这只兽龙种就会摇身成为兽群中最有威胁性的战力之一。

    预判到野兽的行进路线,最近时距两个六星强者的位置不足百米,老猎人的心思率先活络了起来。他一只手悄悄朝着背后摸去,还没触到冰凉的锤柄,就被安菲尼斯的肉掌拦了下来:“要把体力消耗在这种杂鱼身上吗?”

    怪物的脚步颇快,瞬息间的耽搁,兽龙种就从猎人们的身侧绝尘而去。野兽越过黑星双子藏身的松树时,还斜斜地朝着两人瞥来一眼,丝毫没有察觉在鬼门关上走过了一遭的不是两个人类,而是趾高气昂的自己。

    “嘛,反正也浪费不了多长时间。我只是想着新武器还没尝过荤腥,在面对恐暴龙之前,那家伙或许是个不错的试战对手。”罗大师耸耸肩,刚刚的小动作像是从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这种地方沾了腥,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这样的话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老艾露白了他一眼,从草堆中钻出身来,比了个安全的手势,“真不知道你我之间,到底是谁比较担心那些小鬼快赶路吧。”

    抛开罗平阳一时的鲁莽不谈,沿途有怪物出没是个好兆头,证明两人的路线没有偏离太远。黑星双子沿着山脊线一路向上,没过多久便踏入了积雪区中。

    时隔数日,雪线以上已经不再是一片静谧的景象了。二人的脚下,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足迹相互交叠着,远处的兽啸声此起彼伏。哪怕安菲尼斯的鼻子还没有完全适应冰原的温度,也从干冷的空气中轻易闻出了十几股不同的血腥味。这其中不但有恐暴龙的狩猎成果,也有逃命的怪物们相互倾轧猎食的因素。老艾露不消在繁杂的味道中分辨出暴食种的位置,随意指了一个血味最浓的方位,就抬脚追了上去。

    “知道我在期待些什么吗?”安菲尼斯背着沉重的爆桶,头也不回地问道。雪地上极难掩饰行踪,四周的兽迹颇为明显,以二人的狩猎经验,只是用余光扫过,就能分析出这一带不久前发生过什么。随着地上的爪痕变得越来越凌乱,血迹也变得越来越多,传说猎人们反倒进入了临战前奇异的放松状态。

    “我也想再见到阿林一次,”罗平阳心有灵犀地回答说,“你有感觉到他吗?”

    “那家伙的气息我隔着几公里都闻得出来,可惜他不在附近。”老兽人的语气略显失望,又补充道,“阿邶也一样。我们已经深入了猎场这么久,如果是现在的他们,应该早就察觉到了才对。”

    “说不定躲在哪个角落打着什么鬼主意,就像在遗迹猎场里时一样。”老猎人换了口气,“不过,我一直很在意上次见面时阿邶说过的话……”

    “他们希望你我置身事外,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安菲尼斯反问道,“在猎场上和大名鼎鼎的黑星双子做对手,就连我自己都不愿意这么干。雪林村受灾,船队遭到劫持,甚至古龙种的苏醒,说不定都是阿邶他们的干扰,想让我们疲于奔命而已。”

    “如今的我们无论有什么作为,都是死神之眸不愿看到的。越是在这种关头,我们越是要主动现身,只要他们分心在你我身上,无论挡在我们面前的是军队还是怪物,我们都已经赢了。”

    “可是……”老猎人斟酌了一番,说出自己的疑虑道,“宁远商会的运输舰是几天前才赶过来的,我们来时的猎船紧随其后,庄暮的救援船队算上整备的时间,出发也才隔了大半日。几艘猎船走的是同一条航道,除非阿林碰巧是在那期间短短的时间内在大学山落脚的,否则的话,他应该全都看在眼里才对。”

    “嘛,反正也浪费不了多长时间。我只是想着新武器还没尝过荤腥,在面对恐暴龙之前,那家伙或许是个不错的试战对手。”罗大师耸耸肩,刚刚的小动作像是从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这种地方沾了腥,我们的麻烦就大了,这样的话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老艾露白了他一眼,从草堆中钻出身来,比了个安全的手势,“真不知道你我之间,到底是谁比较担心那些小鬼快赶路吧。”

    抛开罗平阳一时的鲁莽不谈,沿途有怪物出没是个好兆头,证明两人的路线没有偏离太远。黑星双子沿着山脊线一路向上,没过多久便踏入了积雪区中。

    时隔数日,雪线以上已经不再是一片静谧的景象了。二人的脚下,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足迹相互交叠着,远处的兽啸声此起彼伏。哪怕安菲尼斯的鼻子还没有完全适应冰原的温度,也从干冷的空气中轻易闻出了十几股不同的血腥味。这其中不但有恐暴龙的狩猎成果,也有逃命的怪物们相互倾轧猎食的因素。老艾露不消在繁杂的味道中分辨出暴食种的位置,随意指了一个血味最浓的方位,就抬脚追了上去。

    “知道我在期待些什么吗?”安菲尼斯背着沉重的爆桶,头也不回地问道。雪地上极难掩饰行踪,四周的兽迹颇为明显,以二人的狩猎经验,只是用余光扫过,就能分析出这一带不久前发生过什么。随着地上的爪痕变得越来越凌乱,血迹也变得越来越多,传说猎人们反倒进入了临战前奇异的放松状态。

    “我也想再见到阿林一次,”罗平阳心有灵犀地回答说,“你有感觉到他吗?”

    “那家伙的气息我隔着几公里都闻得出来,可惜他不在附近。”老兽人的语气略显失望,又补充道,“阿邶也一样。我们已经深入了猎场这么久,如果是现在的他们,应该早就察觉到了才对。”

    “说不定躲在哪个角落打着什么鬼主意,就像在遗迹猎场里时一样。”老猎人换了口气,“不过,我一直很在意上次见面时阿邶说过的话……”

    “他们希望你我置身事外,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安菲尼斯反问道,“在猎场上和大名鼎鼎的黑星双子做对手,就连我自己都不愿意这么干。雪林村受灾,船队遭到劫持,甚至古龙种的苏醒,说不定都是阿邶他们的干扰,想让我们疲于奔命而已。”

    “如今的我们无论有什么作为,都是死神之眸不愿看到的。越是在这种关头,我们越是要主动现身,只要他们分心在你我身上,无论挡在我们面前的是军队还是怪物,我们都已经赢了。”

    “可是……”老猎人斟酌了一番,说出自己的疑虑道,“宁远商会的运输舰是几天前才赶过来的,我们来时的猎船紧随其后,庄暮的救援船队算上整备的时间,出发也才隔了大半日。几艘猎船走的是同一条航道,除非阿林碰巧是在那期间短短的时间内在大学山落脚的,否则的话,他应该全都看在眼里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