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798章

正文 798章

 热门推荐:
    对于饥渴难耐的伊比路玖来说,如今头顶的飞龙种和自己上一头面对的怪物并无区别,都是注定要被强者吞噬的结局。当个体的综合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双翼造成的战力上的不对等就已经微乎其微了。倒不如说相比那些费尽心思躲避自己的视线、在树木和石林之间穿梭奔逃的陆行种,明晃晃地悬在空中的猎物更能勾起自己的食欲。

    恐暴龙的步伐沉重而嚣张,带着毫不掩饰的贪欲和上位者的傲慢,在身后带起一股白色的浪尘。巨兽所过之处,血腥味冲天而起,久久不散,被干冷的山风一激,气味更是如水波般高调地荡开,仿佛是王者降临前的钟鼓乐一般。

    暴食种的战斗本能中,从来没有“掩藏行迹”一说,它不需要惧怕任何生物的背后偷袭,也用不着担心会给猎物敲响撤离的警钟——在绝对的力量驱使下,除非自己主动放弃,还没有任何一个领主能够逃脱自己的猎杀。只要猎场上的食物足够恐暴龙肆意挥霍,野兽密度还没有下降到某个临界点,这里毫无疑问就是它的乐园。

    远远望去,伊比路玖墨绿色的鳞甲在雪地上颇为显眼,罗平阳从雪丘后伸出半个头来,只见怪物修长的身躯俨然一条近三十米长的巨蟒,蟒身蛮横地碾碎沿途的巨石,心无旁骛地直追着空中倒霉的飞龙而来。暴食种身上的血管和旧伤随着呼吸一开一合,露出一道道粗犷的赤红色的线条。隔着两三百米远,老猎人已然被巨兽的逼人气势所慑,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特征一致……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易与之辈啊。”

    “更加张牙舞爪的怪物你我也见识过不少,绝大多数都是虚张声势,实力不过如此。”安菲尼斯这样说着,却没敢做出半点轻视之举。他在学生的身旁伏下身子,哪怕恐暴龙的视力并不好,他也不愿让自己轻率地暴露在迎面而来的凶兽眼中:“附近没有其他的怪物了,放开手脚干吧。”

    两个六星猎人将战场选定在了山顶之下,一片地形复杂的坡地上。面前是大片起伏不定的雪丘,最高的白色丘陵距离基底至少有五十米。自山顶崩解下的岩石凌乱地堆积在缓坡上,最小的只有拳头大,最大的却堪比半个雪丘大小,石料在冰蚀的作用下,无一例外地皆是棱角锋锐,这些,在黑星双子手上都可以成为游动作战和拖延时间的依仗。

    然而这也是恐暴龙钟爱的地形,暴食种的跳跃力堪称恐怖,一旦有了能够充当踏板的山崖或矮丘,对空中的威胁性就会直线上升。

    在闯入传说猎人的视野之前,龙眷已经不知追了多久。飞行种的求生的毅力颇强,自己额前就像是悬了一颗胡萝卜,只差一步就能吞入腹中,每每出手扑击却总是失之毫厘。暴食种腹中的酸液翻滚不已,口水早已顺着嘴角流到了脖颈处,随着一声烦躁的怒吼,巨兽再无保留,脚下频频施压,步速猛地提了起来。

    短短的二百米之内,伊比路玖就冲到了距离飞行种不足十米的位置。背后粗重的呼吸声让空中的领主亡魂皆冒,它惨叫一声把翅膀扑棱成两道残影,丝毫未觉自己已经在身后追击者的逼迫下,不由自主地改换了飞行的路线。

    飞行种拼命掠过两片银色的山丘,鹰鹫般的双眼里映出了山坡下模糊的雪线,一并看见的还有更远处无际的松林。在上位者的威慑下无法升入高空,强行落入蓝松林中就成了它唯一的逃生渠道。身心俱疲的巨龙强打起精神,咬牙抵御着恐暴龙的淫威,朝着仅有的生还的曙光踽踽前行。

    还没飞出几米,空中的领主就觉得地面似乎正在朝着自己迫近,脚下的景物也清晰了不少。它朝身下瞥了一眼,低弱的智商让它花了许久才想通,不是它力竭松懈,降低了飞行的高度,而是地面自己变得更高了。

    野兽的直觉让它心中警铃大作,怪物呼吸一紧,身体携着宽展的双翼,夸张地向旁侧偏转过去。然而已经太晚了,只听一声炸鸣,一步登上雪丘的恐暴龙有如插上了翅膀,从滚滚的白雾之中猛然钻出来,暴食种的嘴巴张开到最大,两侧的韧带拉得笔直,一往无前地对准飞行种的尾巴啃咬过去。

    恐暴龙狠厉的目光仿佛带着能让人丧失胆气的力量。突如其来的剧痛下,飞行种的脑海瞬间变得一片空白,连扇动翅膀做最后的挣扎都暂时忘却了。怪物骤然失速,带着死死咬住自己尾根的捕猎者,一起双双坠落下来。

    “咚!”

    衔着数吨重的猎物从几十米的高度坠落,哪怕是龙眷之上也很难保持平衡。恐暴龙的背脊抢先触地,它顺势侧身卧倒,哪怕摔得狼狈,上下颌外生着的龅牙仍死死地绞在飞龙种的尾巴上。猎物本能地扑腾起来,只在雪地上扬起一片片白色的浪潮,却显然无法挣脱兽龙种令人闻风丧胆的咬合力,只得眼睛一闭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伊比路玖的喉咙中发出阵阵“嘶嘶”的声音,那是涎液在大量涌出,口腔和喉管在为它粗暴的进食方式做着扩张的准备。怪物的脚下一蹬,迫不及待地想要站起身来,准备享用这份美餐,却没想到这一次是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一颗石子大小的飞行物不知从哪个方向凌空飞来,“叭”地一声适时撞在了恐暴龙的脚下,投掷的轨迹颇为巧妙,飞行物三转两转,正卡在怪物两个脚趾之间。巨兽一边应付着飞行种最后的挣扎,匆匆地抬眼看过去,但见脚下停着的不是什么石块,而是一只圆滚滚的木桶。

    不等怪物想明白这小桶从何而来,第二颗飞行物就悄然攻至。红色的爆弹从一片巨石的缝隙中激射而出,笔直地迎着先前的木桶飞去。投出这颗爆弹的瞬间,罗平阳就不顾暴露自己的藏身之处,匆匆从巨石后撤出来,头也不回地朝更远处大步逃开。

    安菲尼斯站在老猎人的肩膀上,还维持着投掷木桶的姿势,此刻也急忙趴伏下来,双臂和一对肉掌牢牢护住后颈,在罗平阳耳边亢声吼道:“跳!”

    “嗡——!”

    同样高亢的爆鸣声瞬间遮蔽了老兽人的尾音,气浪从恐暴龙的脚下蔓延开,雪瀑眨眼间就盖住了黑星双子方才落脚的地方。二人的背后俨然升起了一个微型的太阳。光芒将恐暴龙的身躯彻底吞噬,无数细小的铁珠从爆炸中心激散而出,簌簌地朝四面八方飞去。

    烟尘升腾起来之前,罗平阳就矮身贴地,从雪面上滑铲而过,险之又险地躲入一片高大的巨石背后。二人定睛回望,战场上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那是被卷入天上的雪片,又被爆炸的热量融化所致。被气浪掀飞的积雪就停在两人面前不足三米处,不断融化的积雪在那里围成一个歪歪扭扭的弧线,昭示着这颗特制爆桶极限的攻击范围。而传说猎人们此刻躲藏的位置,距离摔落的伊比路玖已经超过了五十米。

    临行前安菲尼斯就知道,自己一手炮制的爆炸物威力过大,无论是投掷还是埋设,引线的长度都不够自己脱离危险范围。不过这并不妨碍兽人的发挥,二人窥准兽龙种的落点,冒险用爆弹点燃了爆桶,特雷索尔的研究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对巨龙爆桶之中暗含的钢珠战果斐然,爆炸中心附近但凡体积不大的石块,尽皆被打成了碎渣。高大些石头的尽管还能维持原状,迎着爆炸的一侧也是千疮百孔,雪丘和地面上也留下了明显的黑色焦痕。恐暴龙还隐没在烟雾之中,安菲尼斯试着侧耳听去,奈何耳中的嗡鸣不减,不要说爆炸中心,就连身旁罗平阳的声音都只能勉强听见。

    老艾露晃了晃脑袋,抬起头来,依稀辨认出同伴在用口型说着:“还等什么?”他点点头,无声地指了指烟雾的尽头,率先拔出背后巨大的回旋镖,低着头猛然冲进了还未散尽的烟雾中。

    恐暴龙狠厉的目光仿佛带着能让人丧失胆气的力量。突如其来的剧痛下,飞行种的脑海瞬间变得一片空白,连扇动翅膀做最后的挣扎都暂时忘却了。怪物骤然失速,带着死死咬住自己尾根的捕猎者,一起双双坠落下来。

    “咚!”

    衔着数吨重的猎物从几十米的高度坠落,哪怕是龙眷之上也很难保持平衡。恐暴龙的背脊抢先触地,它顺势侧身卧倒,哪怕摔得狼狈,上下颌外生着的龅牙仍死死地绞在飞龙种的尾巴上。猎物本能地扑腾起来,只在雪地上扬起一片片白色的浪潮,却显然无法挣脱兽龙种令人闻风丧胆的咬合力,只得眼睛一闭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伊比路玖的喉咙中发出阵阵“嘶嘶”的声音,那是涎液在大量涌出,口腔和喉管在为它粗暴的进食方式做着扩张的准备。怪物的脚下一蹬,迫不及待地想要站起身来,准备享用这份美餐,却没想到这一次是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一颗石子大小的飞行物不知从哪个方向凌空飞来,“叭”地一声适时撞在了恐暴龙的脚下,投掷的轨迹颇为巧妙,飞行物三转两转,正卡在怪物两个脚趾之间。巨兽一边应付着飞行种最后的挣扎,匆匆地抬眼看过去,但见脚下停着的不是什么石块,而是一只圆滚滚的木桶。

    不等怪物想明白这小桶从何而来,第二颗飞行物就悄然攻至。红色的爆弹从一片巨石的缝隙中激射而出,笔直地迎着先前的木桶飞去。投出这颗爆弹的瞬间,罗平阳就不顾暴露自己的藏身之处,匆匆从巨石后撤出来,头也不回地朝更远处大步逃开。

    安菲尼斯站在老猎人的肩膀上,还维持着投掷木桶的姿势,此刻也急忙趴伏下来,双臂和一对肉掌牢牢护住后颈,在罗平阳耳边亢声吼道:“跳!”

    “嗡——!”

    同样高亢的爆鸣声瞬间遮蔽了老兽人的尾音,气浪从恐暴龙的脚下蔓延开,雪瀑眨眼间就盖住了黑星双子方才落脚的地方。二人的背后俨然升起了一个微型的太阳。光芒将恐暴龙的身躯彻底吞噬,无数细小的铁珠从爆炸中心激散而出,簌簌地朝四面八方飞去。

    烟尘升腾起来之前,罗平阳就矮身贴地,从雪面上滑铲而过,险之又险地躲入一片高大的巨石背后。二人定睛回望,战场上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那是被卷入天上的雪片,又被爆炸的热量融化所致。被气浪掀飞的积雪就停在两人面前不足三米处,不断融化的积雪在那里围成一个歪歪扭扭的弧线,昭示着这颗特制爆桶极限的攻击范围。而传说猎人们此刻躲藏的位置,距离摔落的伊比路玖已经超过了五十米。

    临行前安菲尼斯就知道,自己一手炮制的爆炸物威力过大,无论是投掷还是埋设,引线的长度都不够自己脱离危险范围。不过这并不妨碍兽人的发挥,二人窥准兽龙种的落点,冒险用爆弹点燃了爆桶,特雷索尔的研究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对巨龙爆桶之中暗含的钢珠战果斐然,爆炸中心附近但凡体积不大的石块,尽皆被打成了碎渣。高大些石头的尽管还能维持原状,迎着爆炸的一侧也是千疮百孔,雪丘和地面上也留下了明显的黑色焦痕。恐暴龙还隐没在烟雾之中,安菲尼斯试着侧耳听去,奈何耳中的嗡鸣不减,不要说爆炸中心,就连身旁罗平阳的声音都只能勉强听见。

    老艾露晃了晃脑袋,抬起头来,依稀辨认出同伴在用口型说着:“还等什么?”他点点头,无声地指了指烟雾的尽头,率先拔出背后巨大的回旋镖,低着头猛然冲进了还未散尽的烟雾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