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801章 坚壁清野

正文 801章 坚壁清野

 热门推荐:
    午前的雪林村静得出奇,往日的此刻,炊烟本该早从各家的户头升起来了,今日村子的上空却是诡秘地一片空旷。沿着中央的广场向深处望去,街巷两旁的门窗都紧锁着,屋主人皆是匆匆开。村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血味,土路之上,破布片和碎裂的瓦罐散落满地,像是被偷猎者洗劫过一般。

    卢修迈过满地的杂物,在一栋木屋前停下。龙人敏锐的知觉早让他听出里面空无一人,却还是谨慎地大声示警了几句,一边使劲地敲了几下木门。等了数秒仍是无人回应,他又从窗口向内窥了几眼,做完这一切,特选猎人才转过头去,朝着身后的同伴道:“贾晓?”

    “这就是最后一条街了。”重剑猎人赶上前来,轻轻舒了一口气,感叹道,“要是大陆上其它地方的村民也能像雪林村一样配合就好了。没有遗留的民众,也没有次生的撤离事故……真是惊人的执行力。要不是大雪山就在眼前,我都要以为雪林村是个坐落在灾害高发地带的村子,村民对灾后处置已经驾轻就熟了呢。”

    “有同族在猎人队伍之中,再加上麦格叔叔的号召,有这样的成果也算不上奇怪。”故乡被如是赞扬,卢修的脸上却见不到一点喜色,他打量了一番身旁的贾晓,“你的伤怎么样了?”

    “再说一遍,我已经没事了——”重剑手无奈地摊开手道,见龙人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他只好在同伴面前蹦了两下,“商会的回复剂效果不错,况且这只是例行巡查,又不需要我们动手狩猎,你没必要那么紧张的。”

    “临行之前团长嘱咐过,让我好好照顾你。”卢修讷讷地说道,大概是同伴的回答让猎人短暂地安心了下来,他转过身,率先朝着小道的尽头走去。

    “‘伤情如何’这句话,你一路上问了我有多少……十遍了吧?就算再多问五十句,也不会让我愈合得更快的。”贾晓跟上特选猎人的步伐,面色古怪地笑了一声,“说实话,你该去向小陆书士咨询一下,问问她什么叫‘照顾’。”

    “我明白了。”小龙人的双手一合,恍然大悟地说道,“团长的意思……难道是让我从一开始就把你留在飞艇上吗?”

    “现在这个状况下,能让我一起工作就是最大的照顾了。庄暮旗下的猎人还在预定的战场外围戒备,同样有伤在身的不二和漫云也没有告假,我不想变成这场委托里唯一一个闲人。”无视了卢修满是不解的眼神,贾晓摇摇头道:“你这家伙啊,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幸运。”

    “这又是什么意思?”小龙人放慢脚步,咀嚼着同伴留下的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却发现贾晓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喂!再往前就是麦格叔叔的家了,起降坪不在那个方向。”

    “我知道。”重剑猎人原地驻足,回头说道,“今天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回到那间院子了,离开之前,不想再看它一眼吗?”

    随着一道生涩的推门声,两个年轻人踏进了空荡荡的院落。数日以来,伤病的猎人、候补的船员,有不少都暂住在龙人村长的屋檐下。然而好不容易积攒起的些许人气,此刻也已经荡然无存了。兴许是早知怪物的铁蹄下财产鲜能完好地留存下来,院中晾晒的衣物甚至都没有收起,只有屋檐上晾晒的干货被藏进了地窖中。

    “你说的没错,这些日子小猎团一直奔走在各个村落和猎场上,我都没来得及在家中好好歇息一天。”再次回到熟悉的环境之中,龙人的眼里未免多了些异样的东西,“早知道委托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今天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到这里的话……”

    后半句没有出口,卢修就自觉地闭上了嘴。即便早已料到今日之局,身为猎人,他也不可能轻易放下手头的工作,一味地躲在家中消极怠战。龙人强自打起精神,一边在院落中漫步,一边抬眼朝贾晓目示道:“看见那边的树墩了吗?我小的时候,它还是村子里年头最长的古松之一。”

    “麦格叔叔的院子里原本有两棵松树,叔叔嫌树冠遮住了院头的阳光,在收养我之前就移栽了一棵到广场上。我记事的时候,剩下的一棵也把院子遮了个严严实实,叔叔就索性也伐了,用它盖起了那边的客房。”小龙人如数家珍地说道。他蹲下身,抚摸着树墩早已磨得光滑的截面:“猎神在上,离开村子那么久,我都快忘记它有这么大了。”

    久离的游子第一次归乡,故里就或许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毁于一旦,对谁来说都不是能轻易接受的事实。想到这里,贾晓抬头望去,庄暮的猎船正在起降坪上空徘徊。预定的撤离时间还算充裕,飞艇上没有新的信号弹发出,二人巡查的任务也告一段落了,他索性也不再做声提醒,任由卢修一人缅怀。

    “村中的大事、族员们的难题、村民之间的纠纷……麦格叔叔从来都是坐在这里为大家解难的。空闲的时候,他也会给村中的大家宣讲猎神的谕旨。来听的几乎都是孩子,关于猎神的一切,我都是在这里耳濡目染得到的。”卢修说得出神,眼睛微微眯起来,“有些时候我甚至会忘记,他比村子中每个人都要年长。麦格叔叔虽然不是雪林村的同族,但他对猎神的理解,却要强过村中所有的长者。”

    “悠远的生命是龙人一族最令人生妒的天赋了。”贾晓也感叹道,看见同伴脸上的悲戚,他试探着说,“你知道,这个时候拜托封尘尝试一下,引导行经的兽群改换别的路线也不算太晚,说不定雪林村会躲过这一劫。”

    小龙人“腾”地一声站起来,他不假思索地回绝说:“不……我们估算过,兽潮靠近雪林村的几分钟之内,锋线可能会有几公里宽。如果一定要勉强避开村子,就不能让它出现在怪物的视野之内,届时兽群恐怕要收缩到几百米、甚至百余米的狭窄通路上。”

    “我不知道这会让尘小子的工作变得困难多少,但我们答应过不给他更多的后顾之忧。那家伙身上的压力已经够多了,再套上一副枷锁,如果委托过程出了纰漏,不止是雪林村,所有大雪山下的住民们都不会原谅我们的。村中的建筑和财产说到底只是死物,如果一定要舍弃什么的话,也只能优先选择它们了吧。”

    即将到来的灾难,哪怕有任何一种代价更小的解决方案,小猎团、尤其是雪林村出生的三个猎人都会不惜性命地去尝试。然而当那两位强者在评估过后,也做出了“别无他法”的判断,余下的年轻人们也只有接受一途了。

    “嘿!”贾晓拍了拍同伴的背脊,“不要摆着一副苦瓜脸。村民都安然无恙,撤离率百分之百,你该比谁都高兴才对。好了,别对着这截树桩长吁短叹了,实在觉得遗憾的话,不如从院子里带走一两样东西,权当今后留个念想吧。”

    “也好。”龙人点点头,把脸上的悲意压回到眼底,“等我一分钟,之后就动身回起降坪去,再晚的话团长那边就该着急了。”

    …………

    一分钟之后,贾晓开始后悔起自己的提议来。

    重剑猎人无语地看着卢修解下背囊,将一只粗笨的陶罐用麻绳绑在背后。那模样非但不让人觉得伤感,反倒有几分滑稽,他捂着脸道:“你是在开玩笑吗?整间院子都是你的回忆,你却只想带走这个?”

    “麦格叔叔的精酿不是普通的酒,叔叔亲口告诉我,里面有龙人族正统的酿制技术,在大陆其它地方都很难找到。”特选猎人束紧麻绳,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我特意挑了一罐年份最足的窖藏。小猎团的大家都尝过了吧?不觉得格外好喝吗?”

    “村长他就在远猎号上,想喝的话,今后让他再酿给你不就行了?”重剑猎人撇撇嘴道。

    “那可不行!”小龙人宝贝般地把酒罐护在身后,“精酿非要在地窖里放够年头才能入口,地窖若是被地行种破坏的话,想要喝到麦格叔叔的酒,就得等到下一个三年了……我可等不了那么久。”

    贾晓做了个“随便你”的手势:“带上你的酒,赶快动身吧,回到船上后小心别被梅可盯上就好……怎么了?”

    卢修手上的动作忽地一滞,神色也跟着紧张起来。他三两下绑紧身上的麻绳,目光向南投去。尽管视野被重重的屋宇所阻,龙人的反应还是宛若强敌临头一般。

    “怪物?”重剑猎人放低声音问,右手朝背后的剑柄上探去。

    “山麓的方向。”特选猎人屏息倾听,托村庄中的安静所赐,远处低闷的脚步声也能清晰地传进耳中,“距离太远,数量和种属都还不清楚。”

    “兽群没那么快杀过来,应该只是一两头落单的独行领主。”贾晓戴上千里眼,辨认起空中的情况。望镜之中只有两艘悬停的运输船,看不见远猎号的踪迹,封尘一干人想必还在猎场深处奋战。

    “庄暮那家伙,这种时候也不发一个警戒的信号来。”卢修牢骚道。

    “他做不到……是信号管制,你看,观察室里八成是发现了接近中的飞行种。”顺着贾晓手指的方向,卢修果然见到运输舰的侧舷上各挂着两面红旗。龙人把手中的信号弹又塞回到腰间,整了整背上酒壶的位置:“靠近起降坪之前,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作为警戒的手段,猎人们曾在村子周边泼洒了不少领主级怪物的血液。经过了数日的挥发,血液失去了领主独有的味道,从阻挡野兽靠近的警告牌,摇身变成了吸引它们前来的诱人香气。这原本是“临时措施”固有的弊端,撤离前秦水谣却没有下令掩盖这股气味,正是期待着以它为信标,吸引漏网之鱼回归队伍中。

    被血味引来的领主显然失望得厉害,山村中除了大片由木头和石块搭成的小屋之外,见不到哪怕一个能够果腹的猎物。怪物只得将满胸的愤懑发泄在破坏上。脆弱的房屋当然分毫阻挡不住领主的脚步,一面在小道上奔行,两个猎人就见扬起的烟尘愈发接近,木屋在烟尘中割麦子一般纷纷倒塌。

    “不要横生枝节,小心绕开就好。”看到同伴眉心的皱纹越来越深,贾晓沉声提醒道:“别被你的血脉影响了,战斗的机会可不止今天这一次。”

    “我明白。但是做好准备,通往起降坪的唯一道路就在广场那边,我们可能要从那家伙的面前突围出去。”隔着半条村路,卢修就听见了怪物的啸叫。他后知后觉地咦了一声:“奇怪,我的龙血……一路上已经在尽量压制了,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临行之前,不止有你自己被人拜托过。”贾晓嘴角一扬,神秘地说道。话音才落,一道蓝色的巨影从街角处闪出来。高速移动中的怪物带起道道烈风,不由分说地对准猎人身前的房屋狠狠撞过去:“小心!”

    轰鸣之下,小屋被瞬间肢解成了片片木板和瓦砾。巨大的木梁打着旋激射过来,两个年轻人只得矮身躲避。贾晓只听身旁一声脆响,紧接着便传来龙人粗厚的痛呼声:“啊——!”

    “卢修!见鬼……伤到了吗?”

    “没有……”烟尘中特选猎人的剪影站起身,猎人的手腕一抖,手中的斩击斧在脆鸣声中倏地化为了重剑的形态。贾晓挥散眼前烟尘,只觉得身前的同伴似乎有什么不同了。还没想出个所以然,一股浓烈醇厚的酒香就扑鼻而来——龙人背后的酒罐在刚刚的躲闪中砰然碎裂,酒液淋了猎人半身,尤自顺着腿甲滴落到地上。

    “呃……节哀吧。”怪物当前,显然不是安慰失落的卢修的时候,重剑猎人一骨碌爬起来,双眼朝烟尘中探查过去:“典型的兽龙种,冲锋的力量还真是骇人……”

    “我知道它,土砂龙的雪山亚种,我还以为只有在彼雷森特才能见到。”卢修深吸了几口气,将美酒被毁的躁怒感压制回胸中,“南北两座雪山的生态……原来是差不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