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正文 803章 非他不可

正文 803章 非他不可

 热门推荐:
    “猎人荣耀在上,再不回来的话,飞艇就真的要考虑把你们撇下了。”聂小洋将小龙人拽上绳梯的最后一级,打量着贾晓二人满身的砂土道,“我和漫云去半山腰巡逻了一趟,都早在十分钟前就收队了。你们耽搁了那么久,是村子里出什么问题了吗?”

    “不,没有……一点小状况,已经解决了。”贾晓拍了拍特选猎人的后背,轻描淡写地说。庄暮的飞艇内部规模和远猎号不可同日而语,光是绳降专用的舱门和通往主舱的甬道就相距甚远。年轻人侧耳听去,依稀能听到甬道尽头传来的嘈杂的人声。雪林村近一半的村民都被安置在这艘飞艇上,尽管船舱各处的排风扇已经满负荷运转了,舱内的空气仍然显得格外浑浊而黏腻。

    “你们两个,身上怎么有一股酒气?”小团长从远处走近,猫猫趴在主人的肩膀上,皱着眉头问道,“不会是趁着巡查的机会,回到村子里玩乐了一通吧?”

    贾晓闻言打了个哈哈:“这种时候我们还哪有喝酒的心思?具体的情况一言难尽,稍后再讲给你们听吧……卢修?”

    龙人只觉得自己后腰被手肘捅了两下,恍然点点头,汇报道:“噢,比起这个来,村中的情况一切正常,下面没有遗留的村民,飞艇可以放心动身了。”

    “绳梯刚放下去的时候,庄暮那家伙就吵着要离开。如果不是团长严辞阻止,我们连你们的汇报都等不到。”双刀手“嘁”了一声,“一头恐暴龙和一头古龙种而已,小猎团都还没吵着逃命,那家伙就先吓得筛糠了……胆子还不如一头丸鸟大。”

    小洋虽然嘴上抱怨着,但心中却巴不得庄暮更加“胆小”一些。飞艇上载着几百个村民,有一个怕死的主事者与他们一损俱损,便意味着所有人的安全都得到了一层额外的保障。

    “说起来,船外的信号管制又是怎么回事?望台上有什么新的发现吗?”贾晓循着同伴们的脚步朝指挥室而去,一边问道。

    “远猎号上传来的最新的信报,封尘的工作迄今为止都还顺利。再过十分钟左右,兽群就要进入雪林村的视野了。”秦水谣解释说,“考虑到飞行种的速度还要更快些,我就提前发布了管制命令。这艘船里满载着平民,我可不想它引来飞行种的注意,成为兽群的下一个目标。”

    狩猎正在按部就班地推进下去,听着秦水谣口中委托的最新进展,小龙人瞥了一眼舷窗外的景象,低低地感叹了一声:“猎神在上,这一切都要变成真的了……”

    “你还好吗?”团长关切地问道。

    “大概吧……”卢修无意识地反应着。舱外飘扬的红旗分外惹眼,提醒着特选猎人眼前的种种绝不是自己的梦境。似乎觉得自己的回答会引起同伴们更深的担忧,他又改口说:“还好,各种意义上都还好……村子里的大家呢?这样的阵仗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已经有人吓坏了吧?”

    原住民聚落和雪山以南无数小型村庄的不同在于,对即将到来的灾害的危险程度,村民们并没有直观的认识。加上猎人们为了稳定民心刻意隐瞒的部分,此刻的猎船上几乎没有一个人能答得出来,原本只靠泼洒兽血就能保一方平安的事态,是如何在短短的几日内,演化成需要背井离乡才能逃离的灾难的。

    淳朴的村民们最初被说服登上猎船,与其说是为了周遭数十个村落中同族的安危,倒不如说是对麦格村长和封尘三个同乡猎人的信任。随着登船时的紧张感、使命感甚至新鲜感逐渐褪去,怀疑、恐惧和不满也将在这封闭的船舱里逐渐滋生出来。参与了多次救援委托的进程,年轻猎人们自是知道,有些时候在一场委托之中,被拯救者团体所造成的麻烦比灾难本身还要大得多。

    “放心吧。”小团长踏入主甬道之中,顺着舱壁上燃石灯的火光向指挥室的方向看去,“我抽调了这艘船上半个队伍的艾露医师去了宁远的飞艇,在队伍安顿之前,那艘船上的村民起码能得到最低限度的安抚和疏导。至于这艘船,我们就更不需要担心了。”

    抬眼扫去,卢修就看到了满眼熟悉的面孔。沿途舱室的门大都敞开着,为了节省空间,客舱内的木床和桌椅无一例外地被临时拆掉了,非承重用的活动舱壁也被一一掀起。村民们箕坐在毯子上,有些干脆席地而坐,三户五户地围拢在一起,小声谈论着什么。远处传来微弱的婴儿啼哭声,为数不多的母婴被按照规程安排在了单独的舱室,正有专职的女性船工在安排照顾着。

    见小团长率众经过,离得近的灾民们三三两两地挥手示意起来。数日之间的委托中,不少村民已经和小猎团众人相当熟络了。然而或许是受舱内压抑的气氛影响,或许是担心耽误到几个年轻刃更重要的事务,村民们并无一人上前寒暄。原住民们眼中尽管隐隐带着着焦虑和惊惧,却没有敌意显露,行止也都还算镇定。

    舱内的平静没有维持多久,猎人们刚刚走过小半条甬道,三间被打通的舱室中就突然传来一阵哄叫声。卢修心中一紧,脚步停顿在舱门前,低声目示同伴们道:“这是……哗变吗?”

    “进去看看吧。”认清了舱室号,秦水谣却是浅浅一笑,率先迈进房间之中。

    小屋中围聚的村民比其它的舱室多出一倍有余,尽管还没有人被推挤出甬道,舱壁也已经被人群牢牢地挡在后面了。猎人们的视线里,一道人影被众多村民拱卫在房间正中,人影跨坐在运送物资的板条箱上,正绘声绘色地讲述着什么。

    “……我打了半辈子的猎,也从没见过会钻进地下,再钻出来伤人的野兽。”大叔咂咂嘴,似乎还在回味当日令人心悸的情景,“我还记得那怪物站起来有小二层楼那么高,爪子比猎刀还锋利,从土里一蹦就飞起了七八米。故事里都是怎么讲的来着……对了,说时迟那时快,那小子拽着我的肩膀,一步就把我拉出了好几米远。猎神在上,那头狮子从我的脚底下钻出来,差一根小指头的距离就能把我扑住了。”

    “这是……封逐年叔叔?”借着墙上的灯光,卢修看清了老猎户的面容,不禁哑然失笑。前辈讲着雪狮子那日的战斗,丝毫没有察觉到猎人们的到来。

    “封尘在外面做了三年的猎人,打猎的本事学会了几分先不论,力气倒是涨了不少。”封逐年一边说着,得意地叉起了双手。数日以来,村民们虽然帮着处理了不少怪物的尸骸,但若要提及遭遇活着的怪物,他还是唯一的一个。老猎户的话音刚落,下方就有人七嘴八舌地问起了那场遭遇的细节,仿佛借助这小小的乐趣,就能屏蔽船舱之内无处不在的压抑气氛一般。

    “我就说吧,这艘船用不着担心什么。”秦水谣低声向同伴们道。相比特意为了转移同族的注意力,封逐年的这番做派更像是单纯的炫耀。不过能让人暂时忘记船外的危机,大叔无形之中也已经帮上不小的忙了。

    “夸来夸去总是那两句话,我们都听得烦了……”七嘴八舌之间,角落里一个村民打着呵欠道,“都是一起出去学艺,另两个小家伙也不比封尘差。我记得你说的那头雪狮子,听说最后还不是漫云猎到的?”

    “那也是我这个当爹的拖了后腿!”老猎户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算了吧,别的不说,那些年轻人胸前的小玩意,叫‘猎人徽章’是吧?我可是注意过,你家儿子身上的和其它人的都不太一样,上面少了一颗星星。”座下的村民一只手在胸前比划着,揶揄地说道,“你这个当爹的,不会直到现在还没发现吧?”

    “怎么可能?”封逐年一拍身下的木箱,朗声说道,“就是一个寻常的物件而已,既不能当刀使,也不能当饭吃,不一样又有什么关系?”

    “老封,你可骗不了我们!”从上船时起一直在侃侃而谈的老猎户,此刻终于被揪住了小辫子,一干村民个个都兴奋了起来,“哈德曾经告诉过我,徽章上的星星越多,就代表猎人越是厉害。想必是你儿子比不上其它几个年轻人。没敢把实话说给你听吧?”

    封逐年脸上一红,四下顾盼着,终于注意到了门外的小猎团众人。年轻人们听到了聊天内容,当即就转身准备悄悄离开,大叔招手的速度却更快一分:“年轻人!你们等一下!”

    猎人们只想确认一下村民们的状态,不料此刻却已经躲不过这个话题了。几人一个个面色尴尬地转回头来,见老猎户挠了挠后脑勺:“小秦团长,阿修……我不太明白你们正规猎人的规矩,那些徽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儿子的徽章又是怎么回事?不忙的话,能不能说给大家听听?”

    “呃……”卢修张了张嘴,再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队伍最前面了。他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徽章下面的星星是猎人等级的标志,一颗就是一星,两颗就是二星,大概……就是这样。”

    “果然还是星数越多的越厉害吧?”角落里提起这个话头的村民接着问道,“我记得上一次回来的时候,哈德的那枚上足有三颗呢!”

    “要有不俗的实力和大量的历练才能拿到三星的徽章,至少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才行。”贾晓微笑着接过话头,他话锋一转道,“不过徽章的星级也不是判断猎人实力的唯一标准。就像封尘……他是小猎团里数一数二的猎人,只是为了一个特别重要的委托,不得不错过了升阶考试的期限。哪怕能力早已足够,也只能遗憾地等到下一个轮次,才能拿到二星猎人的徽章了。”

    “诶?是这样的吗?”封逐年转向女猎人道。

    “噢……嗯!”秦水谣偷偷瞥向身旁的贾晓,重剑猎人从眼神到表情都看不出半点破绽,她也只好故作镇定地点点头,期待封叔叔看不出什么马脚来,“在猎人世界里,这是常有的事啦。”

    “我就说嘛!”女孩的附和如同在封逐年的气焰上添了一把猛柴,他倏地站起来,“从那小子六七岁的时候起,我就开始训练他狩猎了,怎么可能会比不过其它人?”

    “你不是还说过,自己教给他的手段,在外面一个都没用上吗?”人群中有人拆台道。

    “闭上嘴!用耳朵听就行了!”老猎户恶狠狠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朝秦水谣问,“小秦团长,你能不能跟他们说说,我儿子此刻在干什么?”

    “当然。”女猎人笃定地点头道,“封尘在另一艘飞艇上,正为了保护雪林村而战。这场战斗……非他不可。”

    …………

    比起喧闹的庄暮飞艇,远猎号上要安静得多。飞艇悬在百余米的低空,在群山之间画着之字缓缓游荡。如果不是脚下山林中卷起的道道烟尘,每一道都象征着一个迁徙中的兽群,眼下的场景根本和寻常的巡逻别无二致。

    熊不二怀中抱着一个硕大的补给箱,用肩膀推开舱门登到甲板上。远远看到船头处斜靠着栏杆的封尘,长枪猎人抬步上前,将沉重的箱子撂在他身畔。龙语者的身边,装满提神药剂和强击液的瓶子凌乱地堆放在地上。熊不二稍微喘了口气,摇摇头道:“见鬼,一定要用这么多吗?这些都喝进去的话,你可能真的要变成一只人形爆桶了。”

    “谢了……纯粹的硝化菇溶液见效更快,到了关键时刻,我得做好两手准备。”暗影猎人的眉头紧锁着,目光望向猎场的极远处。封尘的脚下,数道烟尘听凭他的意志缓缓汇聚成一股,队首调整了一番,顺着年轻人目光的方向徐徐向山下逃去,“呼……这就是最后一队了。大熊,你来得正好,让飞艇调头向北吧。花了这么久,确认了每一头逃亡中的怪物,接下来终于到了最危险部分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