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鱼,我所欲也 > 正文 好睡相

正文 好睡相

 热门推荐:
    “实不相瞒,我与那白家之人曾是旧相识,那时我们一起做生意,各自安好,顺风顺水,可不知道怎么的,白家就传出了有阴魂作祟,紧接着白三山,也就是白溏的爹,运气就不好了,酒楼里常常出事,差点儿吃死了人,没多久,他自己也在游湖之时遇水丧命,只留下了两个孩子。”

    “说不定是巧合吧”青蟹猜测到,似有心虚。

    “这个我也不敢肯定,反正流言一条接着一条从来没断过”徐昌图道“不过,咱们做生意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顾虑些没有坏处,你说是吧。”煞有其事。

    “这倒是”青蟹点头“回头我跟大哥说说,免得连累了生意。”,故意向二人透露出生意人的身份,间接提醒二人正因如此,他们才能在水仙阁大肆挥霍。

    徐昌图闻言,心中暗喜,果然是生意人,家底应该是薄不了的,更加热情渲染白家诡异之处,势要将人吓出来,最好搬到他徐家才好。

    青蟹只当徐氏父子在说书,听得差不多了,随便搪塞了几句告了辞,临走不忘打包点心,真是一点儿不吃亏。

    “爹,你说他信了吗?”徐世美问,心里不太确定。

    “信五成,不信五成”徐昌图断道“不过,他想跟咱们结交的意思是有了,以后再扇扇风,估计就能成事了。”

    “爹,他会不会问白家那个小子?”徐世美接着问道。

    他自问见过不少人,而青蟹这一款的还是头一回碰上,真是拿不准感觉。

    “我猜他不会问的,这个臭小子脑子滑得很,做事十分圆润,不会直接给人难堪,我想他八成会暗中观察,等有了主意再做定夺。”徐昌图道。

    这样的人混在生意场里,不赚钱都难!

    “爹,既然如此,咱们是不是得在白家做做手脚,将他们早日吓出来”徐世美建议道。

    “还算有脑子”徐昌图道“这事你去办吧”

    “是,爹”徐世美应道,打算装神弄鬼之余,把白水仙搞到手。

    一切有鬼怪当盾牌,他想干什么都可以!

    夕阳西下,屋中早已昏暗。

    白溏看了看横在自己胸口的手臂,好重!他发呆了一会儿,偏头看了看身边闭眼安睡的黑绍。

    酒气残存,他们应该是都醉了,所以才滚在了一起。

    白溏不忍打扰黑绍休息,保持同样的姿势,脑子里回想午时酒中之事,却是模模糊糊,只能感觉到混乱,看不清到底发生为何了。

    白溏轻揉额角,头好疼。

    自从开了水仙阁,醉酒已经不是一两回了,但是每次白溏还能坚持到将客人送走,差不多打点好了才倒头不醒,谁成想,今日如此大意,竟然跟人“同床共枕”了。

    只盼自己莫要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否则的话,以后还有什么颜面面对这个好不容易得到的友人。

    若在以前,白溏能保证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知道,自己的戒心有多重,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客人,再怎么应酬都不会放松脑中的警惕,一方面是为了避免自己失礼人前,另一方面则是保护自己不受坑害。

    商场如战场,人心难测,这是陆征程明明白白告诉过他的,也是白溏自己从徐氏父子那里得到的经验。

    酒桌之上千杯少,狐朋狗友一大帮。

    若问真心有几个,人走茶凉认不清。

    面上欢喜背后刀,人前人后难一样。

    唯有一朝墙头倒,是人是鬼辩分明。

    白溏也明白人情世故不过如此,他从来没有期望过,别人如同圣人一般。

    当他白家受难之时,那些个爹爹口中的知己好友没有落井下石,没有觊觎他们姐弟的家产,楼盘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更有陆征程慷慨解囊,白溏清楚,他和姐姐的运气算不上太差。

    虽然期间波折,他们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白溏又看了看黑绍,人还睡着,呼吸平缓,带着淡淡的酒香。

    这人的睡相还真好!

    白溏评价,心中欢喜能得到这么一个值得信任的友人。

    自从与黑绍相识,他能感觉到自己比从前开心了许多,虽然他们见面次数还不算多,但是那种熟悉的,如同旧相识的感觉让白溏很自在。

    他想,若有机会,当与黑绍成为知己,也好有个能交心之人。

    白溏正为他与黑绍的珍贵友谊打算,忽而身上受力,黑绍竟然抱枕头一样,将他抱在怀里,这还不算,还把腿压在了他的身上。

    白溏神情一顿,转而觉得好笑。

    才夸奖过这人睡相良好,转眼间就原形毕露了,有趣,有趣。

    黑绍身形宽大,白溏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是被裹在被子里,严严实实的,绝对逃不掉。他稍微挣扎了一下,换来了黑绍更加用力的搂抱。

    看样子,黑绍的酒一时半会儿醒不了的了。

    白溏面对着黑绍的胸膛,数了一会儿其上的花纹丝线,觉得脑中昏蒙,索性一并睡去。水仙阁的营业已经走上正轨,不需要他处处操心打点,正好趁机偷个懒。

    黑绍将下巴搭在白溏的头顶上,原来紧闭的眼睛露出了缝隙,嗅一口酒香,沉沦一样再次安睡,脸色餍足。

    怀中人温顺柔软,哪有放过的道理,能多抱一会儿是一会儿。

    “水仙姐,东家午时与黑绍喝酒喝醉了,到现在还没醒呢”小六对站在门口的白水仙解释,急急忙忙下楼去传菜。

    白水仙手指扫过双目,瞧了屋里一眼,还是二人合抱样子。

    幸亏还穿着衣服,那条臭鱼还算有分寸。

    白水仙不管两人,转身下楼奔向厨房,吩咐了王富贵煮上两碗醒酒汤,做上些养胃,易消化的吃食给两人备着。

    “白姐”青蟹恭敬道,在水仙阁门口等待有一会儿了。

    从对面徐家酒楼出来后,青蟹先是回了一趟白家通知老三搬家的事情,将人安排到了一处客栈做样子,顺便将满是油花的小池塘清理干净,一阵忙碌之后,又去了街上店铺,买了一些吃穿用具充当他们的行礼,一切妥当后,返回水仙阁来找醉卧美人膝的老大。

    他才进门,紧跟着白水仙就进来了。

    人家当姐姐的一听白溏醉酒,蹭蹭上了楼,青蟹留在楼下,又给鱼崽子们买了些吃的,结了账等待。

    今天中午,他和老大一个在徐家白吃白喝,一个在白家白吃白喝省下了不少的银子,不花白不花。

    “他们睡着,估计得夜深了才醒过来,八成是不回家的了”白水仙道“咱们回去收拾就行了,不用管他们,等明天让黑绍自己挑屋子住吧。”

    “多谢白姐,请”青蟹侧身,让白水仙走到前头,自己在后面当跟班。

    听白水仙的口气,对黑绍还算认可,至少不会为难的。

    “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该为自己找些正当的身份吧”白水仙问道。

    黑绍等人面貌风度与凡人不同,以后定居下来不可能守在白家不出,早晚会有人来打听,得找个合适的身份也好方便行走,莫被一般人怀疑。

    “白姐,我已经想好了,过些日子在水仙阁旁开个小铺子,只是还需要白姐或白小兄弟出面将店面盘下来。”

    商铺租赁的文书要过官府,他们身份不便。

    原来,青蟹是想着自己出面,到时候走程序的时候施展障眼之法蒙混过关,不过,由于黑绍的提醒,他还是放弃了。

    身在人间,还是少用术法的好,非到万不得已,轻易不用了。

    “店铺的事情不用担心”白水仙提点道“杭州附近佛寺众多,得道高人不少,谨慎行事才能保得性命,你与那鲤鱼崽子修为不高,该更谨慎。”

    “多些白姐提点”青蟹道。

    他们大哥黑绍修为千年,雄霸西湖,他和金鲤修为却只有五百岁,虽然血脉高贵,但在实力上还差些,而且金鲤拖家带口的,可不能让一帮小鱼仔子出事。

    近些日子常是青蟹在外走动,金鲤藏池不出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白水仙见青蟹思索,不禁感慨这三只结义的妖感情深厚。

    “你们不用担心,既然在我白家住着,出了问题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白水仙道,走到门前同陈伯交谈,领着青蟹去整理屋子。

    “你们一行几人?”白水仙问道。

    “一共四人,除去大哥和我,还有我们老三和他的夫人”青蟹道,其实还有一群鱼,这个就算了,别把老人家吓着了。

    “嗯,还好,我家还住得下”白水仙道,吩咐陈伯先去打扫,同青蟹来到水池边。

    “白姐还有吩咐?”青蟹问道。

    这位前辈的人情味还挺重,一路安排讲解也不嫌烦的。

    “这池子大小够了,不过光秃秃的,这样摆着不合适”白水仙道“等过些日子你去移栽些荷花,水植过来,也好当个遮挡。”

    徐氏父子最近的动作不少,白家附近天天有盯梢的人,若是被发现了什么不妥之处就说不清楚了。

    白水仙为了白溏安全,已经一忍再忍,不想多做杀业,只能在细节上多多考量,实在兜不住的时候,再取了那些砸碎的性命。

    青蟹口中道谢,默默远离白水仙几步。

    这位前辈的煞气太重了,难道在计划着杀人越货?

    “你去忙你的吧,我去给你们安排晚饭”白水仙道,袅袅娜娜离去,身段妖娆。

    青蟹呼出一口气,这位前辈看似通情达理,不过,他们还是老实本分,不要的招惹的好。免得人家一高兴,把他们捞起来做汤炖菜。

    弹指一道青光,这是他向金鲤发出的信号,该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