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网游之全战风暴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波才

正文 第八十九章 波才

 热门推荐:
正在此时,城楼上忽然站出一群人来。

    当看到为首的一个穿着汉军都尉制服的人影时,波才顿时一愣。

    回过神来后却是有些啼笑皆非,心情更是复杂至极。

    难不成拿下阳翟的竟只是汉军的一个都尉?而且还是个异人?

    这也太可笑了吧?

    “波大渠帅,你的大名风某可是久仰了。今日得见,当真是幸甚!”

    冯易朝着马上的波才遥遥拱手,而后却是拍拍脑袋歉意道:

    “哦,不好意思,忘了介绍了。鄙人大汉南厢军第一部左都都尉风无极,这厢有礼了。”

    波才更是惊愕。

    南厢军第一部左都都尉?这不就是那个在陉山的猎物吗?

    呵!倒是稀奇,猎物不仅翻身做了猎人,而且还拿下了他的阳翟城!

    “波大渠帅,投降吧。你应该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你根本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

    若是你选择负隅顽抗,那不仅你,这些无辜的士卒都会因你的残忍决断而无辜冤死!”

    冯易的声音通过内力的加持遥遥的传扬出去。

    波才双眼微眯,却是冷笑道:“哼!我圣军士卒自从加入圣军的那一天便做好了为圣教牺牲的准备。

    因为圣教乃秉承上天之旨意,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上天之指引,即便我们死后,那也会投入上天的怀抱、不死不灭!

    你这般挑拨却是没有丝毫作用的。”

    原本有些骚动的黄巾士卒听到这话,顿时眼神再次坚定下来,同时眸中更透着一丝火热。

    冯易摇摇头叹息道:“你们若当真是秉承上天的旨意,又岂会这般残害他人性命?

    上天有好生之德,可你们自起兵后,都做了些什么?

    四处抢掠、残杀百姓、奸婬妇女!这便是你们所谓的圣军?

    哼!当真是荒谬之极!

    你们可以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就这般随随便便的死去。可是,你们的家人呢?

    你们死了,他们谁来照顾?

    你的老父老母,你的发妻小儿,你的爷爷奶奶,你的兄弟姐妹……

    你们当真以为上天的旨意便是让你们抛弃至亲,而自己独享幸福吗?

    好好问问自己!上天真的是这样吗?!”

    冯易此话一出,顿时引得无数黄巾士卒迷茫和骚动起来。

    上天是宽大无量、至善至慈的,这点即便没有读过书,也是任何人都知道的。

    可是自己抛却家人、慨然赴死的行为真的是上天的旨意吗?

    见到这般情景,波才顿觉不妙,急忙伸起右手高喝道:“将士们……”

    然而,他后面的话却是被冯易暴喝一声打断。

    “波才,你看这里!”

    波才循声看去,只见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城楼上,此时正朝着自己哭喊不断。

    波才顿时心中一颤,咬牙切齿的怒瞪向冯易:“风无极,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枉你还是个大丈夫,怎能做出如此卑劣之事?

    战场之上,你死我亡很正常,可是你为何要牵扯到他们?”

    “哦?你现在知道战场不能牵扯家人了?那你纵容手下肆意欺凌普通百姓的时候在想什么?

    难道他们就不是人?就活该被肆意欺辱?这便是你所谓的圣教之道?”

    冯易冷哼一声,不屑叱道。

    “你!”

    波才不由一滞,只是怒瞪着冯易,一时间却是不知该如何决断了。

    “哼!若不是不想多造杀孽,你早便死了,看清楚了!”

    冯易冷喝一声,继而抬手做了个手势。

    身后的安静思点点头,继而踏前一步抽弓搭箭。

    咻!

    咔擦!

    急促的破空声刚刚响起,波才身旁的帅旗便应声而倒。

    周围的黄巾士卒都是一阵惊骇,波才亦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

    此处距离城楼起码五六百米,可就是这样竟然被对方一箭便射断了旗杆。

    这得多好的眼力和劲道?

    而且,转头看着那深贯入旁侧大槐树树干上,只剩下小半截颤动的箭尾,波才更是抽心。

    这种程度可不是力气很大的神射手能够做到的,绝对是顶级武将!

    “波才,机会已经给你了,但若你还是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风某了!”

    波才不由惨然一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士卒,声音有些沙哑的高喝道:“你们,降了吧!圣道无望,没必要白丢了自己的性命。”

    “这……”

    听到波才的话,有人悄悄松了一口气,有人则是忽然变得茫然,亦有人满眼的不甘。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有人突然扔下武器。

    随之,无数人开始丢下兵器,直到大部分人全都抛下兵戈。

    波才转头看向城楼上的妻儿,眼中一时歉疚、一时不舍、一时温柔,可是他已无路可走。

    天公是他的恩师,他可以让手下士卒投降,但他却绝不能背叛天公!

    “风都尉,我已命令手下士卒弃兵投降,还请善待他们。另外,也请你放过我的家人。”

    冯易点点头高声回道:“好,我答应你!”

    看着还有一千多人不肯弃械投降,冯易顿时冷哼一声喝道:“杀!”

    战鼓擂起,万箭齐发,那一千多黄巾的死忠瞬间死伤惨重。

    有人嘶吼着朝最近的汉军士卒冲去,只可惜,却是纷纷倒在了半途之中。

    波才痛苦的闭上眼睛,待得再也听不到嘶吼打斗之声,这才睁开双眼。

    仰头看了看湛蓝的天际,眼底深处划过一抹留恋,波才猛然拔出腰间的长刀朝着自己的脖颈划去。

    琤!

    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波才已然搭在脖子上的长刀猛然脱手而出。

    只不过锋利的战刀还是在他撤去了防护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大渠帅!”

    “大渠帅!”

    眼见波才竟然差点自杀,周边的黄巾亲信顿时大惊失色。

    刚才若不是一支利箭袭来,大渠帅可能真的就这样去了。

    念及此,几个黄巾士卒立刻上前夺走了挂在波才战马上的其他几样武器。

    人都是有感情的,相处了这么久,他们自然不能眼看着波才去寻死。

    波才回过神来后,不由又想哭又想笑,此时却是忽觉眼前一花,猛然摔下了马背。

    原本他就有伤势在身,之前的那一箭虽然射掉了长刀,但也使得他一时回不过气来,故而却是晕了过去。

    城楼上,安静思将战弓抛给了身后的侍卫,而后看向冯易有些迟疑地说道:

    “主公,波才是救下了,可郭先生不是说要拿他的人头请功吗?”

    郭嘉微微一笑道:“嘉对于阴符一道略有心得,想要动点手脚惑人耳目还是可以的。

    况且见过波才的人很少,也不会有人细致的去查看。只要大体相似便好。

    再则此时波才已然晕倒过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真的死去了。

    只要不让他大模大样的出现在人前,便不会有人发觉。”

    冯易赞同的点点头,而后意气奋发地说道:

    “派飞骑传信朱儁,就说本都尉已然拿下阳翟县城,并且成功斩杀黄巾大渠帅波才。

    此外,阳关也已被拿下,正在攻略阳城及轮氏,让他稳住阵脚,同时盯紧黄巾主力动向,莫要让他们分兵前来攻打阳翟。”

    城池在遭受攻击的时候一般都会关闭传送阵,毕竟战时传送阵可是敌方破坏的第一目标。

    传送阵关闭之后,会以精铁栅栏围起,以免奸细混入破坏。

    故而想要直接传送过去也是不行的。

    “诺!”

    阳翟郡府。

    冯易抿了一口茶水,淡笑着看向脸色苍白的波才说道:“怎么,还有什么想不通的事?”

    波才无奈苦笑一声,却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我很欣赏你的忠义,不过你已然死过一次,也算偿还了张角对你的栽培之恩。

    而今你已然是另外一个人,一个跟以往没有多少瓜葛的人。

    你的命往后便是属于我风无极的,这点你要搞清楚。”

    波才一滞,一番犹豫后,却是最终跪倒在冯易身前道:“波才,波元华愿效力于主公,还望主公不弃!”

    “哈哈,不错!起来吧!”

    “诺!”

    波才起身后却是忽然一滞,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冯易笑眯眯地问道:“而今,你倒是说说,我和张角,那个才算是秉承上天的旨意?”

    波才有些愣神的看向冯易喃喃道:“得天地施恩,蒙天地福泽,这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嘛……”

    冯易微微一笑,吩咐郭嘉和关羽安排处理后续事宜,而后便带着安静思赶往传送阵。

    阳城及轮氏拿下之后,他还没来得及攻打这两座城池的城池令牌。

    想来第二和第三个攻占他方势力也会有奖励才是。

    长社。

    朱儁等人皆面色凝重地齐聚在城守府。

    朱儁带兵返回长社后,黄巾军因为一时摸不清虚实,故而暂停了攻城。他们也因此才得以有喘息之机。

    此刻,大厅中的气氛很是有些压抑。

    长社县城在之前的交战中已然千疮百孔,十八万守城士卒,如今可战之士只剩下不足六万。

    就连异人也战死三十多万。若不是朱儁及时赶回,说不定此刻长社已然被攻破。

    而朱儁虽然在潠水西岸大破波才,但却未能将其斩杀,而且还让其带走了六万多精锐。

    此刻的形势十分微妙,朱儁率领的汉军主力也只剩下三十余万,而且大战之后又来不及休息匆匆赶回。

    可以说战力已然所剩无几。

    若是被黄巾军摸清了虚实,同时波才再飞信传书的话,那他们一定会再度猛攻长社,那形势可就很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