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网游之全战风暴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毁约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毁约

 热门推荐:
“杀!”

    一阵暴喝忽然将正在沉思的冯易惊醒,回过神来后,冯易不由冷哼一声。

    刚刚被他们欺负的那么惨,现在可轮到自己了!

    手中战刀一横,无极刀意加持其上。

    瞬间,一股森寒却又威严的气势出现在冯易的身上,正冲过来的十个士卒不自禁的心头一寒。

    只不过十人毕竟久经沙场,回过神来后,虽然心中还有些战栗,但仍然咬着牙继续冲上。

    无极刀法第一招风云欲起——第一式风打芭蕉在无极刀意的加持下瞬间使出。

    顿时,场中似有劲风平地而起,同时十几道森寒的刀光在其中盘旋挥舞。

    砰砰砰砰砰砰砰!

    十声重物撞击声响起,继而那十个士卒尽皆飞快倒飞而回。

    落地后,虽然不断挣扎,但竟是无一人能够再次站起。

    血迹从他们的口角不断滴落,脸色亦尽皆惨白不已。

    每个人的脸上尽皆一片骇然之色,同时身体各处亦是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势。

    这也就罢了,更让他们有些恐惧的是,一股莫名的诡异刀气竟是出现在了他们的体内,而且在不断地横冲直撞。

    所幸这股刀气并不是太强,在肆虐了一会儿后便消失于无形。

    但饶是如此,他们体内的经脉也已经遭受了不小的损害,没有十天半个月的修养,抑或者是良药辅助,他们是别想再站起来了。

    这般瞬间反转的局面显然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不论是时迁,还是熊仓,又或者是远处的熊霸,此刻,他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都被惊愕和茫然充斥。

    这怎么可能?

    原本处于极度劣势的风无极,竟然在瞬间便以强横无匹的姿态击败了那十个精锐。

    这事着实有些诡异。

    就连疯狂的小幽和小影亦是不自觉的停在了半途,有些怔怔的望着冯易。

    只不过与他人不同的是,它们怔神过后便是满心的欢喜,继而又再次朝着冯易疾奔而去。

    于此同时,两支骑兵从南北两面出现,并朝着场中疾速靠近。

    正在此时,一道利箭在刺耳的破空声中忽然朝着冯易袭来。

    冯易原本对充斥于浑身的强悍力量感觉自信不已,那般感觉就仿佛自己能一拳打死一个初级武将;

    可是,当这支利箭袭来,那透着死亡的气息却让冯易不寒而栗,同时也让得他从突然强悍无匹的幻觉中认清了现实。

    这些念头只是一转而过,在巨大的死亡危机面前,冯易几乎本能的使出了无极刀法第二招海中磐石——第五式缠丝过肩;

    并且将内力以及无极刀意疯狂的加持其上。

    无极刀法纯防御的只有第二招海中磐石,而以他此时的实力,最高也只能使用出第五式。

    第五式缠丝过肩是以柔克刚的防御招式,此刻这一式也是冯易最大的防御依仗。

    “吼!尔敢!”

    “找死!”

    两声怒吼如同震天霹雳响彻云霄,继而两道身影一南一北,以无匹的速度朝着场中疾奔。

    只可惜七八百米的距离,以他们的速度到达场中最少也需要六七息。

    六七息的时间已经足以发生很多事……

    冯易双眼死死地盯着飞驰而来的利箭,两只手则紧紧地抓着战刀斜竖于身前。

    近了,近了,更近了……

    冯易的额头不知不觉间已然被细密的汗珠填满,只不过两只眼眸却是格外的冷静和明亮。

    当得利箭即将要射中冯易胸膛的刹那,冯易手中战刀蓦然先以刀刃贴覆于箭头,继而闪电般一个盘旋,同时身子朝右猛侧,那利箭竟是斜斜地擦着冯易的左臂飞过。

    利箭擦身而过,危机解除;

    只不过冯易却是猛然双手一颤,手中战刀无力落下,同时口中喷出一口浓血来。

    刚才的短暂交锋虽然看似轻松,但实际上冯易却是被震的双臂发麻、浑身巨颤;

    那般强横的力道,若不是无极刀意足够强悍,若不是内力疯狂倾泻而出,若不是缠丝过肩足够玄妙,他此刻即便不死也已半残。

    还好,这一招他终究是接住了,而且并无太大伤势。

    舌尖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冯易抬头看向利箭飞来的方向,眼中充斥着森寒的杀机。

    熊仓,这个不知道具体是几品实力的高级武将;他没想到此人会如此卑鄙,竟然在赌约失败后想要斩杀自己!

    已然逼近到场中三百米的安静思眼见冯易无事,不由松了一口气,虽然疑惑冯易的实力,但此时明显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混账!”

    冲着熊仓暴喝一声,安静思冷着脸,却是蓦然扔出了左手中的笔燕挝。

    而另一个方向的关羽则是倒提偃月刀,丹凤眼紧眯,一言不发的朝着熊仓冲去。

    看其神情,怕是不将熊仓乱刀分尸,他是不会罢休了的。

    看着那如同搅动风暴、闪电般袭来的笔燕挝,熊仓不由骇然失色。

    他此刻已然被锁定,一股莫名却雄浑的气势牢牢笼罩着他,使得他难以动弹分毫。

    可怕,可怕至极,这般实力,竟是比大哥还要强上很多!

    这个小镇子,哪里来的那么多怪物!

    正在此时,五道利箭交错、几乎衔尾朝着那个飞袭的笔燕挝射去。

    熊仓不由大喜过望,大哥出手了!

    大哥的这五箭便说一杆短棍了,就算是掷出这根短棍的那人本人也别想轻易接下!

    轰!轰!轰!轰!轰!

    然而,接连五声爆响响起,五支利箭却是瞬间化为罄粉。

    只不过,那“短棍”的气势亦是大幅降低,对于熊仓的威压也减弱了很多。

    熊仓虽然惊愕莫名,但此时顾不得惊骇,因为那“短棍”已然接近到身前数十米;

    身子猛然翻下马背,熊仓正自暗松一口气时,却是忽觉一股沛然巨力袭来,继而被血肉包裹着横飞出十几米远。

    浑身骨骼犹如散架,就连喘气也变得艰难不已。

    熊仓脸如泛黄的纸片,没有一丝血色。

    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怎么可能?

    也幸好有战马当缓冲物,若不然此刻的熊仓恐怕早已死去……

    “小仓!”

    眼见熊仓遭受重创,对面的阵列里忽然传出一声惊叫。

    继而一道身影飞速闪出,朝着熊仓那里奔去。

    当熊霸奔到近前时,却是恰逢关羽也到来。

    关羽见熊仓的同伙到来,自是毫不客气,举刀便攻。

    熊霸想要开口说什么,只是关羽根本不给他出口的机会。

    无奈之下,只得举刀迎战。

    只可惜,仅仅不到十回合,熊霸便感觉有些力不存心起来。

    此刻便说进攻了,就连防守都有些捉襟见肘。

    熊霸不由心中惊骇不已。

    此人的实力应当是顶级武将七品,可自己只是顶级六品。

    别看只相差了一品,但那种差距是很大的。

    况且自己最擅长的还是箭术,在刀法上本就不是太杰出,此番面对关羽的狂暴攻击,自是难以匹敌。

    另一面,冯易则是在小幽和小影的围簇下,带着安静思走了过来。

    余光瞥到安静思到来,熊霸不由心中一紧,这个家伙可要比眼前这人还要厉害。

    原本就不是对手,这人要是再加入进来,那自己兄弟俩今天都得交待在这里。

    这一分神之下,却是被关羽抓住机会连攻五刀,最后一刀更是将熊霸狠狠劈飞。

    关羽冷着脸正要上前趁机结果了熊霸时,却是被冯易拦阻了下来。

    此刻眼见自己的两个统帅都被重伤,熊氏两兄弟的麾下部队开始起军朝着这里逼近;

    同时,无极镇这边的军队也开始拔军靠近。

    冯易瞅了眼熊霸,而后看向勉强坐起身的熊仓森冷地喝道:“熊仓,枉你还是个高级武将,为何作出如此令人不齿之事?

    你出手偷袭这点本镇可以理解,毕竟战场之上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择手段也属正常;

    可你为何要违约?

    要知道这个赌约可是你们提出来的!”

    熊仓苦涩一笑,摇摇头叹道:“仓也只是脑袋一热,没有想那么多;

    我见风镇守突然有了那般诡异的变化,而且实力不知为何不断飙升。心中惊疑之下,不由自主的便出手了。

    出手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心中虽然后悔,可已然于事无补。

    此事是我违约在先,仓愿任凭风镇守处置!”

    熊仓知道此刻要是不服软,那自己和大哥都得交代在这里。

    而没有了自己兄弟俩指挥,手下的大军在对方两员超级武将的率领下,绝对会损失惨重。

    “风镇守,是某对家弟管教不严,只希望风镇守能够大人有大量,饶过家弟。

    若是风镇守肯答应,那赌约自然生效,我兄弟二人及麾下士卒必定立刻投效于您的麾下!”

    熊霸轻抚着胸口站起身来,而后朝着冯易抱拳说道。

    熊仓喜欢玩闹,此前便提出了那个赌约。

    自己也没有多想便同意了。

    毕竟在他想来,一个小小的镇子又能有什么厉害人物呢?

    可是现实却是狠狠地给他上了一课!

    无论何时、何地,千万不能小瞧任何人!

    眼下自己兄弟二人危在旦夕,而手下士卒又与他们感情深厚,他实在是不忍刚刚出现在一片全新的天地,之后便大都化为亡魂。

    所以,他此刻也只能搬出那个本是玩闹的赌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