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网游之全战风暴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皖县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皖县

 热门推荐:
    冯易摇摇头笑道:“张角那老儿可是精明的很。

    狡兔尚有三窟,更何况他呢?

    他可是找了足足五处巢穴,而且还有五个早就找好的替身。

    若非有两个暗星冒着生命危险被张角下了蛊符,以此争取到了张角的绝对信任;

    我们亦不可能提前知道张角调派大军的事,更不可能获悉张角的真正藏身之所。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张角和张宝的藏身之地并非在其他王朝,而是在扬州庐江郡皖县!”

    庐江郡,皖县。

    城北的一座占地不大不小的庄园内。

    “大哥,如今只剩下三天时间,可那风无极却没有丝毫动作;

    我们抛出的几个诱饵也未曾暴露,这其中会否有着什么不对?”

    张宝身着一袭普通的文士服,走动几步后却是忽然有些烦躁的看向上首的张角说道。

    张角微微睁眼,安抚道:

    “风无极虽作战谋略不凡,可毕竟根基尚浅,没有汉室隐秘眼耳的帮助,他束手无策亦是常理。”

    说是这样说,可张角的心里却也很是没底。

    风无极那小儿实在是太诡异了,自己在他≡长≡风≡文≡学,≡f≈$t手中屡战屡败,就连那场巨鹿的大火竟然都莫名其妙的被突然降下的暴雨扑灭。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可张角想来想去也总想不出自己这方会有什么暴露的可能。

    要知道这处庄园早在起事之前便差人买下了,那人的身份也十分清白,对于自己等人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

    而自己带来这里的都是真正的心腹,他们绝不可能背叛自己。

    难道是那几个异人?

    可也不对啊,早在当日返回巨鹿后,他便遣散了所有异人幕僚,他们不可能知道这些东西的啊。

    张角想了半晌,还是想不出有什么会暴露的可能,不由摇摇头自嘲一笑。

    看来风无极那个混蛋给自己留下的阴影很大,仅仅剩下三天的时间,而且自己还布置了五处疑穴,却还有些难以自安……

    看了看屋外斜立着的日晷,张角蓦然眼前一亮,继而起身笑道:

    “时辰到矣。

    想来功胚的修行已经圆满,二弟,你且稍候;

    待得为兄采撷了她的功力,到时候,即便风无极带了高手前来,也别想威胁到你我兄弟!”

    张宝不由一喜道:“大哥且自去,弟恭候之。”

    庄园后侧的一间厢房内。

    张宁停止运功,感受着愈发有些急促的心跳,心中不由得一阵惶然。

    近几日的修行她明显感觉到了似要溢出的感觉,她知道那乃是功法臻至圆满的迹象;

    可这样的收获却未曾给她带来想象中的惊喜,反而越来越有些恐慌。

    她不知道这是否是本能在示警,抑或者是那门功法对于危险的预示。

    张梁的死讯多多少少让她有些窃喜,而张角对她的态度亦是越来越温和。

    她本以为这是一切走向好方向的征兆,可内心的不安却是又让她坐立不安。

    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所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她对于自己的前途充满了迷茫……

    正在张宁失神时,门扉被打开的吱呀声却是忽然将其惊醒。

    侧过头去,当看到张角的身影,张宁急忙从蒲团上起身,并且挂起一丝灿笑问候道:

    “义父,您来了?”

    张角含笑轻轻点头,来到香桌前点燃了一根突然出现在手中的红色禅香插进香炉,这才开口道:

    “宁儿,最近感觉如何?”

    瞟到张角插入香炉里的那支禅香,不知为何,张宁心中的不安感却是越来越强。

    勉强一笑,张宁裣衽回道:“回义父,宁儿感觉很好。

    义父刚刚拿出的那支禅香看起来很是眼生,可是什么新的香料制成?”

    张角身子微滞,继而却又若无其事的笑道:

    “为父见宁儿最近有些心神不安,故而特地拿出了这支珍藏已久的安身香,替宁儿缓解一下压力。

    只是一支香而已,不用在意。

    宁儿啊,义父无能,连番败于那风无极之手不说,如今更是落得如此狼狈地步,还连累的宁儿跟着遭罪。

    宁儿不会怪为父吧?”

    张宁终于意识到了不妙,张角此前可从不曾这般废话过,今日如此话多,背后定然有着所谋!

    莫非自己之前的猜测是真的?

    心中一片惊恐,张宁面上却是不敢有丝毫表露,一边笑着回应,一边则不露痕迹的靠近那香桌……

    张角双眼微眯,却是忽然展颜笑道:“宁儿啊,你长这般大为父还不曾送过礼物给你呢。

    今日盘点家底,却是发现了一件特别适合宁儿的小玩意儿,快来看看,是否喜欢。”

    张角说着,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纯白如雪的玉镯。

    张宁瞟了眼那玉镯,却是不曾停下步伐,一边继续靠近香桌,一边则开心笑道:

    “义父能够想到为宁儿准备礼物,宁儿心中感动不已。

    可宁儿身为子女,虽不是您亲身,但也理应献上厚礼。

    不若义父先将那镯子收起,待得宁儿为义父准备好了礼物,您再赐予宁儿不迟。”

    张角神色一僵,收起玉镯,而后便不再有任何话语,只是淡然的看着张宁缓缓移动的身形。

    当张宁来到香桌前,正要伸手搬弄香炉时,却是忽觉浑身一阵发软,同时还有些诡异的发热……

    身子一阵摇晃,左手扶着香桌,右手揉了揉开始不断发晕的脑袋;

    张宁转过头看向张角,却是才猛的发觉,此刻的张角跟之前相比就好像忽然间变了一个人。

    那眼中的贪婪就好似在盯着一个无比美味的羔羊,那般渴求,那般疯狂……

    “你……”

    “嘿嘿,本公养了你这么多年,也该是你回报的时候了!

    之前你不是说要给义父献上一件厚重的礼物吗?义父不挑食,将你自己献上就可以了……”

    张角嘿嘿笑着开始起身走向摇摇欲坠的张宁。

    张宁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心中一片悲愤和凄凉。

    无尽的愤慨之下,也不知忽然从哪里冒出的力气,张宁猛然挥动手臂一把将香炉拨落到地上。

    砰!

    看着那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的香炉,以及触地后渐渐开始熄灭的香头,张角却是浑不在意的笑道:

    “迟了!这惑心香香气有孔必入,短则三息,长则十五息,中者无不心神迷乱、瘫软在地。

    其专为女人而生,不仅有着催情之效,更重要的是能够禁锢范围内所有人的实力;

    你如今已是一品顶级术士的实力,若强来的话,难保不会引起外人的警觉。

    故而本公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张宁紧咬玉齿,强撑着不让自己失去清醒,一对秀眸不断开合之间清喝道:“为什么?”

    “为什么?嘿嘿,你以为本公不惜以各种贵重药材和宝物供你练功是为了什么?

    你所修炼的功法名为《纯阴天机》,乃是专为本公的《纯阳要术》而生;

    若是阴阳交合,自可取阴补阳!

    本公如今乃是六品顶级术士的实力,但若是采撷了你的功力,那便可瞬间突破至八品,甚至九品顶级术士的境界!

    你说本公是为了什么?”

    张宁闻言不由一阵绝望,敢情自己一直以来都只是人家的药蛊!

    看着香汗淋漓、一身单薄白裙紧贴在凹凸有致的曼妙身躯上的张宁,从未有过那般喜好的张角竟也难以自制的产生了强烈的欲望……

    看着越来越近、仿若恶魔般的张角,张宁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悲愤;

    虽只是义父义女的关系,可这般有违人伦的事还是让她感觉无尽的恶心。

    此刻,她多么期盼能有一人突然站出来,即便那个英雄救美的人物长的又矮又挫;

    即便亦会失了清白的身子,她张宁亦在所不惜!

    只是,这般不切实际的幻想终究只是幻想;

    张宁想要咬舌自尽,可就连如此简单的动作都没有力气办到……

    而就在此前张角与张宝在厅中闲谈时,一行人却是忽然出现在了庄园之外。

    看了看紧闭着的庄园大门,再瞄了眼门楣上悬挂着的“碧涛庄园”的门匾,冯易冷然一笑。

    张角,你家爷爷可是来了,该算账了!

    正欲安排行动时,一伙衙役却是忽然从不远处的街角冒了出来。

    “光天化日,结群执刀,你们这些江湖人可真的是越来越不安分了!

    黄巾匪寇四处作乱之时便也罢了,可如今所有匪患尽除,你们竟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招摇过市,真当我朝廷无人否?!”

    也不知那伙十几人的衙役哪来的胆子,面对冯易一行两百余人,竟然还敢围上来抽刀威逼。

    其中一个领头的更是瞪向冯易等人怒气冲冲的大喝道。

    冯易不由脸色一沉,这些混蛋不早不晚,偏偏要在此时冲出来,莫不是张角买通的走狗?

    不动声色的打了个眼神,众人顿时会意。

    两百紫卫快速的分成数波朝着庄园的四面围拢过去,而伏虎则猛然一闪身冲进了衙役群中。

    一阵沉闷的倒地声快速响起,十几个普通衙役在两息之内便尽皆倒地昏迷过去;

    至于为首的那人却是被伏虎提到了冯易身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