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网游之全战风暴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铁血大戏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铁血大戏

 热门推荐:
    “竟敢私开城门,当真是好胆!”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此时正满脸阴沉盯着自己的粱纲,那小将不由打了个寒颤。

    “梁,梁将军,城外可是冠军将军亲至,属下不敢不开城门啊!”

    粱纲冷哼一声道:

    “冠军将军何等人物,怎会前来此地?

    照本将看来,那城外的定是乱匪贼子无疑!

    弓弩手听令!放箭警告其离开!

    若是对方不从,便给本将射杀!”

    那小将不由心头一跳,对于粱纲如此说辞,他自是不信的。

    不过,对方可是真正的将军,自己一个小卒子又能如何?

    城头上的士卒倒是没有多想,此时闻听命令自然毫不迟疑的将弓上箭发射到了城外军队的前方五十余米处。

    这乃是惯用的警告伎俩。

    普通的弓弩手射击精度毕竟有限,所以便约定俗成的有了五十步缓冲射距之说,以免真的射到了目标身上

    城外,冯易看着前方还在不断颤动的许多尾羽,不仅没有丝毫愤怒之色,嘴角反而还挂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若是对方真的打开城门放自己进去,那他反而还会犹豫一番

    毕竟对方要是来个瓮中捉鳖,而他的阴阳戒又不在手中,到时候可真的就危险了

    可如此情形正好说明了对方已然得知自己在寻阳附近靠岸的消息,却一时间无法确定自己会前往哪个方向

    所以应该是告知了周边城池的相关人物,好锁定自己的准确方位。

    如今自己的位置已然暴露,相信消息很快便会传出去,而灵帝的后手也差不多该出现了

    目的已然达到,冯易自是要带着军队按原计划行事。

    不过也不能就如此沉默的离开,起码也要做做样子,给对方一个自己尚不知危险将至的错觉

    不久,一道愤怒的大喝声传出。

    “小小的寻阳守将,竟敢对冠军将军出手!当真是活腻歪了!

    尔等等着,待得冠军将军返回,必然要尔等付出代价!”

    这声音中透着满满的愤怒之色,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不过这句狠话放过之后,在城头上士卒惊疑不定的眼神中,城外的那条火龙却是快速的转身朝着原方向离去。

    粱纲见此情形,嘴角却是挂起一丝诡异的冷笑

    一抚身后披风,便亦是转身大踏步离去。

    一处不知名的庞大山谷,黑压压的人潮无声的耸立着。

    某一刻,一只信鸽快速来到山谷上空,在一阵盘旋之后,便猛地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目标已确认,即刻拔营,大军开进!”

    “诺!”

    铁蹄如雷,钢阵似云。

    一望无际的大军开始分成无数个小阵列整齐而快速的行出山谷,并朝着东方沉默无声的快速漫卷而去

    而几乎同样的情形,亦是在其他数个地方不断地上演

    广霖泽,紫霄卫皆是沉默无声的在地上盘坐着。

    他们在此处已然静候了近半个时辰,也趁机饱餐了一顿,身体机能亦恢复的接近巅峰。

    冯易静静地盘坐,闭眼调理着内息。

    他此刻的情形着实有些尴尬,明明高级第一层的功力已然圆满,可受制于没有高级内功心法,始终难以寸进。

    而且他也只想修习有着“真”字标注的内功心法,要想得到这种极其稀少的高级内功心法还不知何时何月呢

    此时,身侧的战刀忽然发出一阵阵微不可闻的颤鸣声。

    冯易霍然睁开眼睛,恰好看到安敬思转头看来,后者虽不曾说话,可其点头的动作却是肯定了冯易的猜测。

    果然,没过多久,地皮亦是开始有了轻微的颤动。

    冯易微微一笑起身,眼中却满是冷冽之色。

    灵帝既然想玩,那自己便陪他好好玩一玩!

    “明火亮阵,入泽!”

    随着冯易一声令下,千余紫霄卫很快便起身朝着广霖泽内行去。

    百余息后,近十万铁骑来到了广霖泽西方的边际。

    一个黑甲裹身、胯下骑着一匹五品战马的汉子抬手命令大军止行

    抬头看着前方隐隐绰绰、依稀可见的点点火光,那汉子微一沉吟,而后猛地开口道:

    “将消息告知其他几路大军,就说目标进入了广霖泽,请他们从两侧包围过去!”

    “诺!”

    传令兵退下之后,那汉子复又抬起手臂,而后猛地朝前一挥,冷喝一声道:

    “弃马,追!”

    “诺!”

    近十万骑兵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在三十息之内便完成了下马的动作,而后前军在那汉子的带领下开始踏入广霖泽

    沼泽之地,死生之地也。

    徒步尚要小心翼翼,骑马那便是真的自寻死路。

    子时初刻,东汉王朝扬州西部一角,这里正上演着一出风云交汇的铁血大戏。

    广霖泽,惊叫呼救声一路上不断响起,即便以黑甲将军的冷漠,此时亦有些不忍和犹豫

    可每当看到前方那越来越远的弯曲火龙,他的心就会再度坚硬起来。

    此次的任务实在太过重要,别说折损千余人了,即便是再折损万人,他亦不能有任何迟疑!

    前行的道路以人命铺就,大军不知不觉间已然来到了广霖泽的中心地带。

    轻嗅着空气中尚自残留的一丝血腥味,黑甲将军心中泛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可看看周遭,并未发现有什么危险存在的迹象

    而且目标离的越来越远,此时根本容不得细细考究和思量。

    士卒的脚步在水渍中响起紧密的啪嗒啪嗒声,溅起的水花和泥渣更是掩盖了暗中隐藏的凶机

    黑水鳄本就嗜血凶残无比,更何况此前还被人大杀特杀了一通?

    对于那个虐杀自己同伴的凶残元凶它们不敢招惹,可这笔账总要从其他地方狠狠讨回来!

    某一刻,无数重物猛然窜出水面的哗啦声响成一片

    继而,惨叫声和呼救声不断响起

    鲜血开始弥漫水面,殷红之色不断的扩散开来,直欲将整个广霖泽笼罩。

    肝肠在肚腹处血淋淋的挂着半茬,无数只剩上半身的士卒在迷茫而恐惧的眼神中落寞死去。

    黑甲将军一刀将眼前的黑水鳄劈成两半,继而用脚尖挑起旁侧的铁枪到左手中,一个穿刺便将左侧另一头刚刚扑出水面的黑水鳄刺杀。

    这短短的数十息时间,黑甲将军已然斩杀了上百头黑水鳄,可他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这些不知名的鳄鱼不仅疯狂嗜血,而且实力极其强悍

    更重要的是它们的数量太多,起码得有五六万的样子。

    若单论比斗,以自己麾下士卒的实力,起码得五六人才能对付一头黑水鳄

    可对方根本不可能正面相拼,它们的悄无声息,它们的神出鬼没,它们的匿踪无声,这一切都使得自己麾下的士卒只能在恐慌中不断惨死

    眼看着死伤人数已然近万,黑甲将军虽然万般不甘,可却只得咬牙下达撤退的命令。

    若是此般强行通过,那恐怕能够存活的士卒不到三万,如此惨重的无谓伤亡根本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撤退的命令下达,后军变前军,已然心胆俱丧的士卒开始拼命的朝来的方向跑去。

    如此动作,却是使得那些黑水鳄更加“兴奋”,一路追到了快接近广霖泽边缘的地方才心满意足的退了回去。

    待得黑甲将军清点完人数,却是发现死亡和失踪的人数超过三万,如此惨重伤亡,顿时气得黑甲将军一阵吐血

    要知道这些军队可都是六七阶的真正精锐啊!

    这方十万追军损失惨重,而风无极那边却也是遇到了麻烦

    冯易瞪着前方三百余米外的浩荡大军,心中好一阵无语。

    眼看着再有七八里就能进入黑泽丘陵,可这突然出现的六七万骑兵却是硬生生的将他们给截停。

    “风无极,陛下有言,若你肯束手就擒,那陛下可以法外开恩,饶你一命!”

    一个戴着面罩的将领拍马行到阵前,而后朝着冯易的方向大喝道。

    “呵!好大的口气!

    刘宏那老儿竟敢如此对待风某人,看来他是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废话少说,有种便放马过来!”

    冯易冷哼一声轻蔑回道。

    “大胆贼子!竟敢对陛下如此无礼!

    众将士听令!杀!”

    那面罩将军顿时大怒,一挺手中长枪高喝一声。

    “吼!杀!”

    健壮的战马尽皆有轻型马铠覆体,而骑兵身上亦是有着精致的黑色骑铠裹身

    此时闻言尽皆大吼一声,而后前边三排数千人率先开动,其后的骑兵亦开始缓缓催马提速

    不过,那个面罩将军却是悄无痕迹的退回了阵中。

    风无极身旁高手众多,这已是公认的事实,他可不想为了逞英雄而丢掉小命

    看着汹涌如同惊天巨浪蜂拥袭来的铁骑,冯易的面色陡然一肃。

    平地之上,步兵跟骑兵硬碰硬,很多时候都会死的很惨,更何况这些骑兵还大都是六七阶的精锐?

    不过,他紫霄卫出手,其结果可未必就是那种很多时候了

    “三才钩镰阵!”

    随着冯易一声令下,一千多紫霄卫开始快速的行动起来,三三一组成阵

    并且还快速的将身上的钩绳开始以特定的角度组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