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同妻的愤怒(一)

正文 2、同妻的愤怒(一)

 热门推荐:
    昏昏沉沉的童心兰感觉自己灵魂一沉,这便是拥有了肉身的感觉吧。

    有了肉身灵魂才有了踏实之感,可是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心绞痛,疼得童心兰差点惊呼出声。

    这个肉身正紧紧咬着嘴唇,所以她也只是闷哼了一下,并未痛呼出来。

    心绞痛过去的很快,剩下的只有酸涩,童心兰根本就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0561什么都没给她说,就把她扔进来了,但是她能感受到这个身体残留的惊惧、痛苦、怨恨又悲伤的情绪。

    这么复杂的感情,也不知道原主遭受过什么。

    抬头看了看,她正背靠在一个原木的房门旁的墙壁上,料想之前原主可能是心脏病犯了,想要进屋拿药或者休息。

    童心兰正待伸手推门。

    此时,屋内一丝压抑的闷哼声响了起来。

    那人似乎也承受着痛苦,难道里面也有一个得了心脏病的人在遭受病魔摧残,刚才原主其实是想进去照顾那个人?如若然,为什么她听到这闷哼声,会觉得心中胸闷无比。

    如果这是这个身体的心愿,她就必须去完成,万一这个身体就是她的任务目标呢?坐视不管,就会任务失败。

    任务失败的结果,她承受不起。

    这么想着,童心兰再次抬起沉重的手臂,想要推门而入,但是灵魂与肉身还未完全契合,她根本动不了。

    童心兰心里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却只能徒劳的听着屋内那人愈发急促的闷哼声。

    那声音是男人发出的,不知道是原主的什么人,心脏病可是能遗传的,也许是原主的家人也不一定。

    但是慢慢的,童心兰也察觉出不对味儿了。

    那人声音听似痛苦,但是又带着一丝甜腻,尾音带着颤,听上去还有点勾/人。

    生病的人,怎么可能叫的这么,这么魅惑?

    果不其然,屋内又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声,男人喘着粗气,用低沉却更显性感的声音说道,“叫啊,叫出来吧,放心,心兰不在家,君君今天叫她陪她去海底世界玩呢,时间这么早,她不会回来打搅我们的。”

    “嗯~!不,呼,呼,我,我不,啊~。”略带哭腔,却也听得比第一道男声更加温润的声音刚想要回答,却被那更加成熟声音的主人抓住机会乘机狠狠的压了下去,身下之人便毫不压抑的大声叫唤了出来。

    听到身下人如他所愿的叫出了声,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叫啊,就是这样叫,我喜欢你这么叫,梓竹,竹子,我爱你!快说,你也爱我!”

    “我,我也爱你!”温润男子似乎是被身上那人霸道强迫着叫喊出来般,却听得出他声音里的依赖与幸福。

    听到屋内人的对话,童心兰这具身体早已经泪流满面,胃里反感得一股股的酸水就要往外冒。

    童心兰听了两人的对话,她就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了,她并不歧视同性恋,应该说她整天那么忙,哪里有空去关注其他事情。

    大学同学里也有一对同性恋人,他们既没有杀人放火,也没有作奸犯科,见了面,大家互相之间也会打招呼,并不会有其余情绪。

    那么这个恶心又愤怒的情感,只能是原主留下的情绪了,结合之前那人说的心兰。

    心兰就是这个身体的名字吧,和自己一样叫心兰。

    所以,之前原主那些复杂的感情也是针对屋内其中一人的咯?

    不对,或许是两者皆有。

    想到此点,大脑里系统0561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恭喜宿主并未莽撞行事暴露自己,恭喜宿主凭借自己的智慧找到了任务目标,0561马上将原主记忆发送到您脑海中,请您找个安静的地方接收记忆,以免被打断。”

    童心兰听到系统的声音,心里稍安,至少系统对她并不是采取的放养模式。

    能知道原主记忆,对她还是很有帮助的,不过,“必须要自己先找到任务对象和目标,你才会给我委托者记忆么?”

    系统并未回答,童心兰也不急于追问,先完成这次任务再说也不迟。

    也不知道是系统的原因,还是灵魂和肉身已经融合完毕,童心兰这次终于能动了,身体自发的朝这间房隔壁第三间卧室走了进去,想来这就是身体记忆了。

    情况不明,童心兰不想惊动隔壁两人,轻手轻脚的关上了门,又想到心兰陪着的那个君君发现她不见之后,可能会打电话过来找她。

    顺手将手机电池也拔了,童心兰这才放心的躺在床上接收记忆。

    大量信息塞进脑海里,童心兰被冲击得头晕脑胀。

    适应了一会儿,这才看了起来,就像是看电影儿似得,童心兰看到了这个叫做赵新兰的女人的故事。

    总结起来很简单,也很凄惨。

    赵新兰又当爹又当妈独立抚养长大的弟弟成了她婚姻中的小三,她成了名副其实的同妻。

    就连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也并非她和老公贺轩民的种。

    而是弟弟的精子与卵子库优秀女人卵子体外受精成功后移入她体内的种,老公贺轩民叫她做试管婴儿,其实就是为了让她做代孕妈妈生下他心肝宝贝儿的孩子来!

    而她,她这个小学都没机会毕业的女人,没有母亲指导的女人,她根本不懂正常的夫妻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以为睡觉就是简单的盖棉被躺着规规矩矩的睡觉。

    她也不知道生孩子的正常过程,老公说什么她都信了,他说想要个孩子,去医院做就有了,她也想要个孩子,就去了。

    在医院,她害臊的不行,哪里敢问医生什么问题,也不知道从何问起,只是在陪同着她的弟弟的讲解下,知道那是用丈夫和自己的东西结合而成的孩子,那就是爱情结晶了。

    可最后,贺轩民竟然根本就没用她的卵子做成胚胎,而是让医生给她植入了弟弟的孩子!让她做了个代孕妈妈!生下了他们这对狗男男的爱情结晶。

    发现真相的那一刻,天旋地转,赵新兰气疯了,气急的她伤到了弟弟赵梓竹。

    接下去,她便被贺轩民这猪狗不如的混蛋送去了精神病院,和一群疯子关了一辈子。

    偶尔,她能从来看望她的“老公”、“弟弟”、“女儿”嘴里,知道他们幸福一生的故事。

    没有她,他们去国外结婚了。

    她捧在手掌心里长大的“女儿”贺如君竟然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她的亲生父亲是谁了。

    而她赵新兰,在“女儿”口中,是干扰真爱的第三者、只是一个代孕妈妈、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她爸爸除了不会生孩子哪里都比她这个女人强。

    没有她赵新兰,她就能被其他高学历的代孕妈妈生下来了,被她这个小学都没毕业的女人生下来是她一辈子的污点。

    当时“女儿”一脸不屑的看着被捆在床上的她是怎么说的来着?

    对了,“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为繁衍。你是个肤浅、庸俗、被旧社会封建传统束缚的可悲女人。”

    她赵新兰生育她长大,竟然就成了一个笑话。

    对啊,她的一生,就是一个笑话,活在欺骗里,活在背叛里,活在别人的鄙视里,最后老死在精神病院里。

    赵新兰到死都没想通,她怎么就成了这样。

    她一辈子为弟弟的幸福而努力,可是却被弟弟抢了男人,抢了女儿,抢了家庭!

    她一辈子为家庭的幸福而付出,丈夫却从来不碰她,她还被“亲生女儿”嫌弃。

    她为什么落了这么个下场?

    看着记忆的童心兰为这个可怜的女人感到痛心,她只是个可怜的、被人骗婚了的女人,莫名其妙就当了一辈子同妻,而欺骗她的,恰恰都是她最亲近的家人,谁能接受这般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