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同妻的愤怒(二)

正文 3、同妻的愤怒(二)

 热门推荐:
    尤其,赵新兰这个受害者在精神病院凄惨一生,而他们这些骗子却过得越来越好!

    贺轩民最终熬死了老头子接手了贺氏集团。

    赵梓竹也在56岁的时候成了q大校长。

    贺如君更是成为了知名作家和编剧,拍成了许多电影,最后与一个国际巨星结婚,生下了一双儿女,一时风光无两。

    童心兰舔了舔手掌心刚才掐出来的血痕,即便是个旁观者,她也想冲过去将这欺人太甚的一家人碎尸万段。

    不过,童心兰看到了记忆中赵新兰那微不足道的反抗之后得到的凄凉下场,她知道,她不能冲动,原主的心愿,绝对不是简单的杀了这三个畜生那么简单。

    “叮咚!恭喜宿主自行领悟委托人的心愿。”0561的声音突然出现,吓了认真思考问题的童心兰一跳。

    惊醒的童心兰发现看了别人一生的故事,现实里却只过去了几分钟的时间。

    “宿主的心愿是什么,0561?”童心兰在心里问道。

    “宿主刚才不是已经领悟了么?宿主不要依赖系统完成任务,在任务中,0561并不能给与宿主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和提示,需要宿主亲自发现。”0561机械的声音淡淡的说道。

    既然不能依靠系统,童心兰也只好靠自己了。

    原主遭受了那样的背叛和利用,过了如此凄惨的一生,如果是她自己遭受了这样的事情,她一定会让这些伤害她的人生不如死。

    而让人生不如死的办法有很多,她需要好好计划一番。

    现在嘛!

    她需要悄悄离开别墅,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下午接了贺如君一起回家,她不能让家中那两个混蛋发现她回家了。

    别墅并没有请佣人,毕竟这样不方便两人偷/情,只是让保洁阿姨每周定时来打扫,这也给童心兰悄悄撤离别墅提供了有利条件。

    路过狗男男翻云覆雨卧室的时候,正听到贺轩民对着赵梓竹说着事后情话:“宝贝儿,一想着你是被那个女人养大的,那女人给小时候软萌又可爱的你洗过澡、喂过饭,照顾了你17年,你的前17年里全部都是她的影子,我就恨不得杀了她。”

    贺轩民语气冰冷,活像赵新兰对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得,听得换了芯子的赵新兰冷笑不已,原主听到又该伤心了吧。

    “轩民,不要为我杀人,虽然姐姐霸占了你妻子的名分,我却并不怪她,我能拥有这偷来的时间享受幸福,我已经很满足了。”赵梓竹说着不在意,但,是个人都听得出里面的无限委屈,说话间,他垂下那双前一刻还在贺轩民身下闪烁着欲望光芒的眼睛。

    “你还是这么善良,就像我第一次找你说话那时候一样,你明明家庭困难,急需用钱,我用钱诱惑你,说只要你愿意跟我,我就以企业的名义给你贫困助学金,你却说你有手有脚可以自己挣,那些钱叫我给更需要的人。面对我的强势,你不卑不亢,竟然还那么善良的关心着其他贫困生,这样的你,瞬间就将我俘获了。”贺轩民抬起赵梓竹的下巴,盯上那双眼睛,他爱极了这双会说话的眼睛。

    “轩民,谢谢你,谢谢你当年没有强迫我,尊重我!让我保留了最后的尊严。”赵梓竹深情的凝望贺民轩,贺轩民回以热吻,两人再次投入的吻到了一块儿,多年的感情加上偷/情的快感让两人欲罢不能,再一次热情如火的运动起来。

    真是好样的,好一对狗男男,好一个白眼儿狼,好一个赵梓竹!

    你有手有脚可以自己赚钱读书?从爸爸妈妈死了到你大学毕业这期间,你赚过一分钱么?都是赵新兰赚的,你的尊严,你哪里来的尊严?

    不行,不能再听下去了。

    这个时间点正好就是原主发现两人奸情,冲动打伤赵梓竹那个时候,幸好她来的及时,打断了原主冲进去的动作,不然,她现在恐怕已经被贺轩民打成重伤送去精神病院了。

    如果她现在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冲进去,最后也会落得个和赵新兰一样的下场。

    进了精神病院,童心兰不觉得那样她还能帮原主完成愿望,那就意味着任务失败。

    童心兰咬紧下唇让大脑清醒了些,扭头就离开了别墅。

    打的离开后,童心兰找了个饭店饱餐了一顿,刚才在家里那番折腾,耗尽了她浑身的力气,吃饱了才能好好工作,帮原主完成愿望。

    童心兰吃了饭之后,发现时间还很早,才中午12:50,准备在接“女儿”之前再多做些准备工作。

    有着原主记忆,童心兰知道这些年赵新兰还是存了好些钱的,这也方便了童心兰的计划。

    她先去银行取了几万块钱,有些地方刷卡不方便,可能会暴露她的行踪、打草惊蛇。

    去商场买了两套和赵新兰穿衣风格完全不同的衣服,又给自己换了个造型,化了个妆,童心兰相信即便是“弟弟”赵梓竹也认不出她来,这才放心的开始了行动。

    到了数码产品市场,那里有很多她能用上的东西。

    国家虽然规定了不能贩卖微型摄像头,但是只要有钱,什么买不到?

    用现金买了一点微型摄像机、录音笔,童心兰满意的离开了数码产品市场。

    接下来,童心兰准备去买点药。

    在精神病院,赵新兰不知道被迫打了多少针、吃了多少药,差点就真的变精神病了,原主不是想要这些人生不如死么?

    那么,第一步,就以牙还牙吧,让他们也吃一吃不该吃的药。

    好歹以前做行政的时候和医药批发公司的人打过交道,童心兰当然知道那些药能在哪里买到。

    能在药房买的,她就在药房买了。

    药房买不到的,她就列了一份清单,用手机度娘了一下本市医药批发公司比较集中的地方,那里有她需要的东西。

    毕竟她没有医生开的处方,药房的营业员也不敢卖,毕竟药房的库存都是很少的,特殊药物基本摆放在柜台上的就是所有的药物了,盘点的时候对着清单一眼就能扫完,太容易发现药物丢失了,她们不会愿意承担这个被吊销从业资格证的风险做手脚的。

    而她,也不想被人盘问,引人瞩目。

    今天时间不多了,童心兰放弃了去购置特殊药品的计划,改天再去医药批发市场蹲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