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6、同妻的愤怒(十五)

正文 16、同妻的愤怒(十五)

 热门推荐:
    但是社会却狠狠的扇了赵梓竹一耳光。

    由于从小钻进课本中,赵梓竹和忙于为生活奔波赚钱的赵新兰一样对人伦常识不堪了解。

    但是大学却是半个社会,想要知道什么事情,很容易获得信息,他从网络上知道了他们这种和男人搅在一起的男人叫做gay,是被社会所不能容忍的。

    赵梓竹原本以为的、即将到手的幸福生活根本就不会被社会认同,他十分痛苦,他渴望这种被人疼爱的生活,贺轩民给了他从来没有过的生**验,他可以肆意的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用担心囊中羞涩和面对活像欠了她几百万的晚娘脸姐姐。

    他不愿意放弃贺轩民,当然,贺轩民也不愿意放弃他。

    当时贺轩民已经给赵梓竹讲过将来随便找个女人假结婚应付家里人,让他不用担心了,只是委屈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和他住在一起。

    他自己要过着见不得人的“情/夫”日子,而这个时候,赵梓竹却发现姐姐竟然出现了甜蜜的笑容,经过打探,他知道了是姐姐同一个超市的男同事在追她,而姐姐也有了和那人结婚的打算。

    凭什么,凭什么姐姐就因为是女人就能够享受各种幸福,他只是想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因为自己是男人就不被社会和世俗允许?

    从小就是这样,他真的好讨厌姐姐,他不能得到幸福,姐姐也不要想得到!

    恶毒的心思一起根本就停不下来,赵梓竹转身就打电话叫从小学开始就不许到学校找他的姐姐到大学来玩,并且让来接他的贺轩民看到了姐姐。

    当然在此之前,他已经给贺轩民说过赵新兰是多么有控制欲强,非要将他绑定在自己身边看管才放心的事情。

    贺轩民是个聪明的商人,相处对比之后,发现真的没有比赵新兰更加符合的结婚对象了。

    面对贺轩民的提议,赵梓竹稍作推诿就接受了,之后的事情在赵梓竹的推波助澜中,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那般进行的非常顺利。

    欺骗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赵梓竹完全不觉得心中有愧,这都是赵新兰欠他的,如果一开始他就是女人,姐姐晚一点投胎做弟弟多好!

    看着站在贺轩民身边与众多宾客谈笑风生的赵新兰,赵梓竹捏紧了手中的高脚杯,胸中淤积着一股闷气无处发泄。

    为什么,现在一切都不顺利了起来?

    果然还是姐姐太碍事了,如果她不在了,那该多好。

    姐姐不在了,他就可以拉着贺轩民去国外注册结婚了,有了名分上的认定,一切都会好很多,他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狠狠的灌了一杯酒,赵梓竹觉得心里并没有好受太多,果然借酒消愁愁更愁。

    在一边的贺轩民虽然一开始还一边聊天一边看顾着孤独的坐在一边的赵梓竹,但是渐渐的就被周围找他商谈生意的老板拉走了注意力。

    童心兰就比贺轩民轻松多了,能一直关注着亲爱的“弟弟”。

    眼看赵梓竹这一杯又要空了,极有眼色的服务员拿着托盘正朝他走去,托盘里有赵梓竹今晚最爱的鸡尾酒。

    童心兰看了看在贺如君身边心不在焉、频频偷偷查看赵梓竹的陈天磊,这个时候,她怎么能不给小朋友制造一个机会呢?

    送“老公”一顶绿帽子定然是十分有趣的事情!

    不知道贺轩民知道自己男人被女婿给上了,会是什么心情?

    童心兰走到送酒的服务生旁边,拿酒的时候装作与服务生交谈吸引了服务生的注意力,这时候拨动早就准备好的戒指“宝石”,从中撒了一点料在赵梓竹喜爱的鸡尾酒中之后就极其自然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看戏。

    赵梓竹果然并没有对服务员拿来的酒产生任何疑问,习惯性的拿了今晚最爱的酒就喝了起来。

    不一会儿,赵梓竹就觉得身体燥热了起来,脱掉西装外套又扯了扯领带,却并没能凉快太多,昏昏沉沉的他只以为自己是酒喝多了,并没有想太多,又扯了扯衬衣领口,这才觉得能呼吸一些新鲜空气。

    一直在一旁偷看赵梓竹的陈天磊喉咙上下动了动,他觉得今天的赵老师太诱人了,平时即便是在家里他都是衣冠整齐的模样,让人生不出一丝猥/亵的龌龊心思,但是今天那越得凌乱的正装,和他越发迷离的眼神,陈天磊觉得这样的老师充满了诱惑,他好想扑上去将他那件白色的衬衣扒掉。

    他知道,老师的白色衬衣总是充满了阳光的气息,十分符合他气质的干净清爽味道。

    然而,他现在妒忌那件衬衣,他要撕碎它,将它破布般的丢弃到地板上,让老师染上他的味道。

    越想越激动的陈天磊觉得自己鼠蹊部迅速的肿胀了起来,而这时候旁边拉着他手的贺如君偏偏要往耳边凑,贺如君身上散发的刺鼻香水味让他难受万分,这俗不可耐的味道根本就没法和赵老师清爽的味道相比。

    陈天磊只想逃离贺如君身边,出去外面呼吸几口新鲜空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陈天磊发现赵梓竹也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似乎也是想往外走,还差点被椅子绊了一跤,幸亏旁边的服务员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才没有摔下去。

    那人扶着赵老师的手太碍眼了,他要保护好赵老师。

    这么想着,陈天磊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正在和女同学们聊着无聊话题的贺如君,朝赵梓竹走了过去,将醉醺醺的赵梓竹从服务生的手里抢了过来。

    已经有些醉了的赵梓竹看到扶着自己走的是陈天磊,顿时放了心,他不想呆在这个让他不开心的地方,只想回到家里默默舔自己的伤口。

    遂说道:“天磊,送我回家,我要回家。”

    看着心上人如此信任自己,陈天磊心中十分开心,怎么会不答应他的要求,更何况赵老师现在的状态太诱人了,两颊透露着淡淡的红晕、迷离的双眼湿漉漉,赵老师这妩媚的风情,他可不希望被其他的人看到。

    搂紧赵梓竹的腰,陈天磊将他带离了酒店,将自己的新婚妻子与一众宾客扔在了身后。

    ps:这两天橙子和朋友在旅游,都是晚上赶回酒店在楼下网吧码字,等回去就好了。明天去峨眉山了,上一本写了峨眉山,明天才是真的去看是啥样的,嗯,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