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8、同妻的愤怒(十七)

正文 18、同妻的愤怒(十七)

 热门推荐:
    童心兰被撒了一身的香槟,身边更是洒满了碎裂开的玻璃碎片,看着着实狼狈,但是因为这是童心兰事先算计好的,所以这个场景也仅仅只是看起来吓人罢了。

    这次制造的效果非常显著,整个大厅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作为这次宴请宾客的主人,贺轩民是必须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的,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在他的宴会上闹事。

    结果一看,刚被一群妇女七手八脚拉起来的落汤鸡般的女人不就是他“老婆”么?

    就知道这个女人粗鲁不堪,没法参加这些上层宴会,这次若不是因为是“女儿”的婚宴需要双方父母出席,他还真的不会让她出门丢人现眼。

    眼看周围那些平时云淡风轻不理俗物的大人物也朝这边走来,贺轩民只想马上把赵新兰送回家去。

    不过,无论怎么说,赵新兰现在还是他老婆,贺轩民也不敢真的叫保安将她丢出去,在外人面前丢脸也没所谓,反正他们这些都是商人。幸好这个时候亲家因为忙已经离开了,让他们那家风严谨的家庭看到这一幕,他才觉得没脸面。

    事实上,陈天磊的父亲是早就已经离开婚宴现场的了,他那样的身份本就不适合商业气息浓重的宴会,喝了孝敬茶就离开了。

    而陈天磊的妈妈,则因为自己儿子是个gay,看儿子那个处世态度也知道他娶这个媳妇有猫腻,所以也不敢在这边和亲家拉家常,一是害怕自己说漏嘴,二是害怕以后更加没脸见亲家,所以也离开的早。

    “你怎么回事,叫你早点回去,非要留在这里丢人现眼,现在好了?刚才是谁推了你,还是高跟鞋又断了?”贺轩民口气不好的说道。

    童心兰埋着头不说话,她知道现在越解释她就越错,贺轩民不仅是gay,还是大男子主义,所以作为他的妻子,只要安静的听他说就可以了,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错,都要好好听他的教导。

    而贺轩民刚才说的她可能会开口的解释,则是因为以前赵新兰被那些妒忌她嫁给了贺轩民的女人恶搞所遭受过的对待。

    赵新兰确实是不太懂宴会礼仪,但是还不至于踩不稳高跟鞋,三次宴会摔两次、一次还掉游泳池,真是丢脸丢大了。

    其他女人嫁了金龟婿虽然也会被女人妒忌恶整,却也不至于这么惨,毕竟她们的老公是因为真的爱她们才娶了灰姑娘,因为懂得她们的劣势,反而会更加维护她们。

    但是赵新兰嫁给贺轩民,根本就得不到他细心的呵护,因为贺轩民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一开始贺轩民看到了还是有上前维护赵新兰的一点心思的,毕竟赵新兰丢脸就是贺轩民丢脸,但是这个时候赵梓竹总是会出点意外故意拖着他不让他上前解围。而之后,见多了赵新兰出状况,贺轩民就以为是赵新兰耍花招,为的是吸引他的注意力,所以根本就不会上前帮她,还躲在一边拉着赵梓竹看热闹。

    自己男人都不在那些欺负她的女人面前表个态,那些女人往后当然做的会更加过分。

    所以,赵新兰后来就不敢来参加宴会了,宴会就是噩梦。

    现在他一开口就是这句话,着实讽刺意义严重。

    童心兰嘴角讽刺的一勾,这次还真就是她耍花招了,可不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是要搞臭贺如君的名声。

    童心兰不说话,自然是有人帮她说话的,今天她先是和那些商妇太太团的人打好了关系,为了就是这一刻了,更何况“推倒妈妈”那个人是刚才毫不给她们面子的贺如君。

    如果是那些做生意的老板们,或许会因为害怕贺家身后的陈家不开口,但是女人们就不会在意这个了,听到贺轩民那么说赵新兰她们立马找到了开口的机会。

    尤其是刚才首当其冲被贺如君掉了面子的郭太太,童心兰首先介绍她也是有理由的。

    这个女人嘴巴碎,得理不饶人的本事大家都知道,而且她家里做房地产的,身后的靠山不一定就比陈家小太多,而且婚宴开始前,她有看到陈家的小辈儿和她聊天,态度还是十分恭敬地模样,看来她今天来参加君君的婚宴,也不是想靠着贺家巴结陈家,而只是打着多个朋友总好过少个朋友的理念来的,要么就是看在陈家的面子上才接了贺家的邀请函。

    童心兰做行政见多了这样不随意透露自己靠山的老板,所以并不会小瞧任何一个商人,而贺如君还是太年轻了,只看着是做生意的就瞧不上,开口就得罪一片人。

    郭太太看到自己老公跟着贺轩民身后走了过来,一副看戏的戏虐神色,并且没有给她使眼色,就知道贺家和陈家的事情并非外面传的那么好,胆子也大了起来。

    她一脸同情的拍了拍童心兰的肩膀,对着贺轩民刻薄的说道,“贺先生说的什么话,贺太太好好的和我们大伙儿说着话呢,帮我们介绍今天美丽大方又有气质的新娘子,可谁知道新娘子发什么疯,不乐意和我们这些商妇说话,人家只想和那些大人物聊天,三两把就来推我们,要不是贺太太帮我们挡了,现在摔倒的可能就是我,或者其他太太了。”

    说到这里,郭太太扫了一遍其他太太,其他女人也是配合的点头表示这是事实,她才继续说道,“贺先生一过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说自己老婆,看来也不像外面说的那般爱护妻子吧,看看你教出来的什么女儿,才做了人家媳妇一天呢,就摆官架子了,我倒是想看看陈家的媳妇是多大的脸,过两天去陈家好好和老太太说道说道,有了靠山,连亲妈都敢推倒的媳妇,推倒了还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媳妇,她们以后敢不敢带到祠堂里。”

    用刚才贺如君看她那般鄙视的眼神扫了现在被她说得一脸不服气的贺如君,郭太太轻笑一声,朝自己老公走去,“看来我们也没必要在这里讨人嫌了,老公,我们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