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2、同妻的愤怒(二十一)

正文 22、同妻的愤怒(二十一)

 热门推荐:
    那年轻人阴沉的看了童心兰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就要走了,搞得童心兰一头雾水,只好问道,“你是谁啊,小伙子?没见过你,你是哪家的客人啊?”

    “我?陈天磊的弟弟,既然哥哥不在,那我就走了。”陈天翔说完话,扭头就走。

    陈天磊的弟弟?童心兰并没有从赵新兰记忆中搜索到这个人的信息,只好问0561。

    “陈天翔,陈天磊的弟弟,身体从小不太好,在哥哥被家族放弃之后才得到了重视,但是父母却还是常常拿身体素质更强的陈天磊和他对比,而族中兄弟姐妹们又嘲笑他弱得跟鸡崽儿似的,以后肯定和他哥哥一样也是一个gay,还是让人压的那一个。这些都让他心中不平,变得扭曲。上一世,就是他告发陈天磊的,造成了陈天磊被送到国外。”0561回答道。

    竟然是这样,那她就不用担心他会帮着陈天磊了,但也希望他不要破坏她的计划。

    最后,贺如君终于从门童那里知道陈天磊送醉酒的赵梓竹回家了,这才打了座机回家询问情况。

    而这个时候,赵梓竹早就已经拿下了陈天磊,就再也坚持不住酒意的睡了过去。

    抱着赵梓竹在床上休息的陈天磊接到贺如君的电话,被担心了老半天的贺如君劈头盖脸的责问道:“你回家怎么不说一声?手机也不带在身上,你知道我多担心你么?跟疯子似的整个庄园到处找你。”

    陈天磊看了看在怀中休息的赵梓竹,小声的对贺如君说道:“这不是没事了么?我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儿,你别吵吵了,你舅舅喝醉了,需要安静的环境休息。”

    “他醉了?我结婚他应该高兴啊,喝什么闷酒。他闹腾起来我爹地都hold不住,我马上回来帮你照顾他。”贺如君知道赵梓竹很少喝酒,只有心情不好才会喝,而今天她结婚,爸爸竟然不开心,那不是给她找晦气么?心情自然不好,难免抱怨两句。

    但是听在陈天磊耳朵里就是在说他心上人的坏话了,他可不知道贺如君是赵梓竹的女儿,“我先挂了,你晚上和贺、岳父、岳母回来吧,家里有我就可以了,我离开了晚宴,你就更不能离开了。”

    贺如君以前在陈天磊面前也够温柔小意的,现在已经如愿的嫁入陈家,当然觉得陈天磊是爱她的,她关心陈天磊也没错,找人找了半天,心情不好口气是冲了一点。

    如果陈天磊爱她,自然是会开心她如此担心他,但是他不爱她,她现在这般责问,只是让陈天磊感叹女人的多变、

    果然结婚后就变了一个人,婚姻果然是爱情的坟墓,幸好他不爱她,不会因为她的变化而伤感,反而觉得自己也是被女人虚假的一面欺骗了,他挽救了另一个男人免受欺骗。

    而且贺如君打电话过来一句话不问照顾了她那么多年的舅舅喝醉酒后的情况,反而责骂长辈,以前就见她不是多么尊重赵阿姨了,真是不孝女。

    挂上电话,陈天磊抱歉的吻了吻赵梓竹的额头。

    老师单身那么多年,一直洁身自好,女朋友都没有一个,男朋友就更是没有了,还遇上了他的第一次。

    陈天磊可不像其他人第一次坚持不住,反而因为练过家传童子功,十分持久,将二十多年的精华都发泄到了心上人体内,也难怪赵老师说了一会儿话就再也坚持不住的睡了过去。

    虽然很想一直这样抱着赵老师休息,但是那家人马上就要回来了,不能让他们看到这么狼狈的陈老师,而且,他看过书,知道后面不清理,接受的一方会生病。

    陈天磊将睡着的光溜溜的赵梓竹放入了放好的温水的,开始给他清洗起来。

    第一次清洗害怕弄不干净,陈天磊将赵梓竹翻了过来,浴室灯光十分明亮,赵梓竹菊花又被陈天磊手指撑大,迎着明亮的灯光,菊花上那些伤疤自然就无所遁形了。

    陈天磊虽然没有做过,但是也看过很多gv,也知道很多同志的常见病,肛瘘、肛裂这些图片见得也很多,为了就是避免将来自己弄伤心上人。

    这些伤疤可不是新伤,刚才做的时候他很小心,根本就没有见赵梓竹流血。

    刚才他还感叹自己技术好,第一次做能不害得自家心上人受伤呢,看到这些明显的手术疤痕,陈天磊顿时就僵住了,那么多疤痕,绝对不可能是一次肛/交就能造成的!

    陈天磊刚才做的时候没有发现赵梓竹菊花过于松动,也是因为贺轩民已经大半年没有碰他了,赵梓竹平时又在擦药保养,菊花自然收缩了不少。

    更何况陈天磊那里比贺轩民是要大一些,又是第一次做,自然不知道真正的处会是什么感觉,又是被赵梓竹勾/引的直接提枪上阵,根本就没有看过他下面。

    现在的陈天磊只是在一旁直呼不可能,他调查过,赵老师根本就没有男朋友,平时也不会一个人出去夜店玩耍,即便是出去参加宴会也只会跟着他姐姐、姐夫而已。

    姐夫?

    是啊,一个人每天下班都按时回家,不出门玩耍、不谈恋爱、不和外面的男男女女勾搭,那人要么是真的圣人,要么就是家里有人在等他啊!

    陈天磊瞳孔紧缩,这才回忆起这些年到贺宅之后发现的种种不和谐之处,以前他只是感叹贺轩民是个好人,对妻弟照顾有加,现在他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原来,这个所谓守身如玉的人早就并非完璧之身了,还是和自己的姐夫搞上了!太恶心了。

    这样的人,就是他心心念念了六年的男神?

    他怎么那么笨?被这样一个烂菊花的人骗了,他还以为他真的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无欲无求、圣洁如白莲呢!

    想到这里,陈天磊只觉得手中扶着的东西肮脏无比,不想再碰,手上力气自然没法控制,双手一松,赵梓竹一头扎入了浴缸里。

    溺水的感觉一点不好,赵梓竹睡得再如死猪也被憋醒、呛醒了,他狼狈的咳嗽着从浴缸里爬了起来,擦了一把脸,不满的看向浴缸外的陈天磊。

    ps:双更求各位亲的推荐票哟!这个渣渣开始作了,嗯哼,各位看官还满意吗?(纯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