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32、同妻的愤怒(三十一)

正文 32、同妻的愤怒(三十一)

 热门推荐:
    这个b装的漂亮!

    少回头看黑板和屏幕,也会显得他更加专业,频频回头确认稿子的人都是不自信、对自己稿子不熟悉的人,非常不专业,至少赵梓竹是这么理解的。

    今天他依旧如此,台下的人一直非常配合他的节奏,该欢呼的时候欢呼,改提问的时候提问,改沉思的时候沉思,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控下。

    但是突然,大家全体沉默了,接踵而来的是整个礼堂的呼哨声,这样轻浮的行为在演讲课是非常不尊重讲师的行为,但是他不敢生气,还是保留着完美又得体的笑容,包容的看着台下吵闹的听众。

    发现台下的人是看了自己ppt才这样的,他才赶忙回头去看,瞬间他脸上虚假的笑容就裂了。

    一回头,赵梓竹就看到自己**着仰躺在黑曜石餐桌上被同样赤果着的贺轩民啪啪啪的画面,他的肌肤被黑曜石的桌面对比得更加肌白肉嫩。

    不待赵梓竹看仔细,原本的ppt已经自动变换了画面,成为了视频。

    一个听不出男女声的声音说道:“衣冠禽兽赵梓竹,发起浪来多恐怖,偷/睡姐夫还不够,还要再睡嫩女婿,这般人能做院长,q大也是堕落咯!各位欲知详情,请接着看!”

    画面一跳,出来的就是两个动态的赵梓竹和贺轩民以及陈天磊的肉戏视频了。

    只不过陈天磊的视频应陈天翔要求没露脸,也消了声音,但是一看身材就知道压赵梓竹的不是同一个人。

    经过陈天翔手下专业人士处理过就是不一样,每个画面都是赵梓竹在主动求欢,而且都能看到赵梓竹的脸。

    他的****,绝对和刚才台上赵梓竹通过耳麦说出来的声音一样,绝对不是合成的。

    赵梓竹已经吓蒙了,丝毫不顾形象的冲上前去想要关了电脑。

    早就料到他会关电脑、砸电脑了,陈天翔的手下已经黑入校园网,只要是使用校园网上网的,都能同步收到视频的内容。

    看出赵梓竹想要砸了电脑,童心兰怎么会答应,至少也要让礼堂的观众多看一会儿嘛,现在正是她上场表现的好时机,怎么着也要帮委托者打几下这个贱/人解气吧!

    感谢贺如君占领的第一排,童心兰犹如人猿似的攀着演讲台边缘就爬了上去,抓住就要砸电脑的赵梓竹,一拳头朝他脸上挥去。

    并嚎叫道:“你竟然背着我和我男人上床,你怎么对得起我?我辛辛苦苦养大了你,供你上大学,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我可是含辛茹苦养大你的姐姐啊!竟然偷我男人。”

    一般来说女人打不过男人,但是赵新兰从小干苦活累活,赵梓竹拿过最重的就是书包了吧!

    所以,武力值就不用怀疑了,童心兰将赵梓竹一把拍倒在地,就骑上他的腰,开始双手开工的挠他的脸。

    台下的人没想到当事人竟然会在场,在场的保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到赵梓竹被打,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就算那是个偷姐姐老公的兔儿爷他们觉得该打,但是也不能让人被打死在q大啊,这才从门外挤进来,艰难的从人群中穿过,这才冲上去分开童心兰和赵梓竹。

    以前就说了,这个一向外表斯斯文文的赵老师是装的儒雅啦,有些人鄙视他们保安还敢明着来,这个就是内心鄙视他们保安,外表却恭恭敬敬的,假的很。

    现在看来,果然不是好人,所以这些保安都没有太用力掰童心兰,只是看样子使用了很大的力气而已,这可是苦主啊。

    台下的人就更不会上台救人了,他们还忙着拍照、摄像发到各种社交网络呢!q大这下火了。

    q大校长觉得无颜留在此处也是急匆匆的走了,他还要做好善后事宜,找关系删掉那些社交网络的信息,将这件事为q大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这个赵梓竹,必须开除了。

    赵梓竹原本只被童心兰一个人打,现在一群保安上来,你一脚我一脚“不小心”踩到他,虽然力气不重,但是让他更觉羞耻。

    赵梓竹想起了台下武力值爆表的陈天磊一定能救他,遂抬头朝陈天磊望去。

    然而此时,陈天磊只想起了当初的怀疑,现在终于得到验证成了真,他再也骗不了自己了,赵老师好脏,还骗他他是他第一个男人,太恶心了,他竟然被这样的脏东西骗了。

    陈天磊无比嫌弃的看了一眼赵梓竹,就像是在看一块腐烂的臭肉,他转身就准备离开,童心兰也以为今天的戏就到头了。

    然而,贺如君则更加疯狂,她做的事情害得全礼堂的人至少一个月不敢吃肉了。

    就在陈天磊准备走的时候,不肯放过他的贺如君以一个让人惊悚的造型出现了。

    贺如君今天故意穿了白色的连衣裙,然而现在裙子已经被鲜血染红,她浑身是血的抱着一个血糊糊的东西从礼堂帷幕背后走了进来,看着惊呆了的众人,将手中的东西抛向欲转身的陈天磊,歇斯底里的吼道:“接住,你的儿子。”

    陈天磊条件放射的接住了贺如君丢下去的东西,一看是一个发育成型的婴儿,并且浑身是血,吓得陈天磊尖叫着将那一团东西又扔了出去。

    “这是我们的孩子,你和赵梓竹不是想要抢走他么?我送给你们,送给你们,哈哈哈哈!对了,你肯定不知道吧,这个孩子应该叫你爸爸,叫赵梓竹外公的,因为赵梓竹是我的父亲,我的亲生父亲。”贺如君不看被吓软了腿的陈天磊。挥手嘶吼道。

    台下的认识他们家的人则是迷茫了,君君是不是疯了?她妈妈不应该是赵新兰么?赵新兰可是赵梓竹的亲姐姐,她怎么能说赵梓竹是她亲生父亲?难不成姐弟乱/伦?

    贺如君又看向被保安压着的赵梓竹,阴森森咧开咬断了脐带沾满了鲜血的嘴巴对一脸生无可恋的赵梓竹笑道。

    “爸爸,从来没有在爹地之外的人面前这么叫过你,你怎么能像陷害姑妈那样,害的我也当了同妻呢?你和贺轩民骗了姑妈二十多年,骗她一个黄花闺女做了不是她的种的试管婴儿,还替你们生下、养大我。现在,你和陈天磊又来骗我当同妻,生下怀有你们共同血脉的孩子,等陈天磊和我离婚了,你们就去外国结婚,抱走我的孩子,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你的亲生女儿?或者你一开始就做好了利用我的准备?呵呵,你不愧是哲学教授,心思就是缜密,女儿认输了,我把他让给你了,我不要了,你们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