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5、风流艳妇的屈辱(十)

正文 45、风流艳妇的屈辱(十)

 热门推荐:
    天亮之后,童心兰让丫鬟秋红换了干爽的被套衣服后,就赖在床上不起来了。

    病人就该有病人的样子嘛!

    以静制动,其他人肯定会忍不住来看她,带来她需要的消息的。

    果然,最先来看望她的不是秦父或者嫡母,而是一计不成担心得一夜未眠的秦素云。

    秦素云也不过才重生了两日罢了,所以她当时也只能弄出这么个粗糙的计划。

    原以为计划能成功的,三妹妹不会游泳,表哥被她引过去,误会等在那里、落水的是她,肯定就会下去施救。

    到时候再让秋葵引来所有宾客,看到被魏奉宇抱在怀中水淋淋的三妹妹,依照魏奉宇的算计,肯定只能将计就计的娶了三妹妹。

    有了三妹妹,魏奉宇就不会再来招惹她了,毕竟一个穷亲戚,哪里可能娶秦家嫡庶两个小姐,不说爹爹答不答应,魏奉宇自己都有自知之明不敢再肖想她了。

    这样,她就能逃离上一世的命运,留在京城过安心日子了。

    可是,三妹妹也落水了,表哥也下水了,照理已经成功一半了。

    唯一的问题就出在,表哥没有当众救出三妹妹,一个在这边,一个在对岸,两人间隔了十来米,中间还有一大片荷花荷叶、

    即便她想传出谣言说两人在荷花池边幽会,可惜当天在场的人太多了,都看过现场,两人隔得老远能幽会?没几个人会相信的,她这招是用不了的。

    三妹妹怎么就跑到那边亭下了?

    都怪那个傻子不听话到处跑,不然她就能在一旁监督着,保准不会出岔子。

    也不知道秋葵怎么办事的,她原本想去问问秋葵的,结果下人说秋葵暗害三小姐,已经被当众打死了。

    母亲这次怎的动作如此迅速,害的她少了个消息来源,她又不敢去问魏奉宇当时的情景,在秦素兰的记忆里,前两天她还被表哥送人**呢,现在她自是怕他怕得要命的。

    三妹妹没有被表哥坏了名节,表哥又多了个救下人的好名声,母亲对表哥更加满意了,母亲昨天的行为让秦素云担忧不已。

    母亲太记挂娘家了,为什么非要将她和表哥凑对来帮村魏家啊,京城那么多公子哥儿,就算纨绔一点、考不上功名、一辈子没出息,也比那卖妻换官爵的魏奉宇好太多了。

    昨晚表哥已经旁敲侧击的问她情况了,她现在无比的恶心这个男人,根本做不到和他共处一室,想起上一世他对她做的那些肮脏事儿,她就想吐。

    秦素云暗恨昨天计策失败,不过后悔也晚了,她打算先过去秦素兰那里探探情况。

    只要三妹妹没死,就要替她嫁给魏奉宇,她自己是绝对不会嫁的。

    三妹妹这个挡箭牌,说什么都必须拉过来挡在自己面前。

    秦素云到访,秋花又是刚调来替换秋葵的丫鬟,自然是不会帮秦素兰拦大小姐的,不过还是在外报了一声:“三小姐,大小姐来看您了”。

    见秦素云进屋,童心兰看向门边衣裙华丽却难掩狼狈的女子,虚弱一笑,“大姐姐,你来看我啦,我身子虚,没法给你行礼了。”

    明珠朝,庶女是需要向嫡女行礼的。

    秦素云大度一笑,就像她真是关爱姐妹的长姐般。

    走到床边,秦素云捏着衣袖,探手摸上童心兰的额头,松了口气的说道,“没发烧,太好了,姐姐从昨晚开始就担心了,担心你你身子弱,落水后会引起高热呢。”

    收回手,秦素云坐在刚才秋花搬来的凳子上,继续说道,“昨天在冰凉的池水里泡了那么久,真是让妹妹受苦了,那个可恶的丫头,竟然敢暗害于你,就那么打死她,真是便宜了她。”

    说到这里,秦素云眉梢狠色一消,复又紧蹙,心疼的摸上童心兰的脸,说道,“若不是昨日姐姐没有照顾好二妹妹,也不会害的三妹妹找来的时候落水了,姐姐真恨不得替你落水,替你生病。看着妹妹如此虚弱苍白,姐姐就自责的要命。”

    呵呵,演的还真像那么回事!

    童心兰若非看了秦素兰的记忆,还真的看不出秦素云在演戏。

    也是,毕竟上一世秦素云为了过得好,与那些男人虚与委蛇过一段时间,能练出演技也不奇怪。

    秦素云又不像秦素兰那么机敏,那傻姑娘十分顽固,根本不懂假装迎合男人,只是被动的、麻木的接受。

    亏得她长相不俗,否则恐怕不待秦素云告诉她真相,就会被柳宗清厌弃杀死了,哪里还等得到知道真相的时候。

    “都是妹妹的不是,劳烦姐姐担心了。”童心兰能说得出一大通的话安慰秦素云,但是考虑到原主木讷的性子,终于还是咽下了嘴边差点顺口而出的客套话。

    说完话,童心兰只是装作感动、不安的样子,也不说话。

    见她这样,急的秦素云不行,这个闷罐子,非得她将话挑明了问么?

    “也不知那秋葵为何要害三妹妹啊?”而你又为何躲开了?是不是你也知道了什么,或着,你也重生了?

    自己能重生,秦素云自然也怀疑起来了大难不死的秦素兰,不然她为何能避开秋葵的暗害,平时胆小如鼠的她为何敢当众高喊有人害她?

    说话间,秦素云都仔细的观察着床上童心兰的表情,希望能看出点不同。

    童心兰自然注意到了秦素云查探的目光,幸好以前被老板的目光训练出来了心跳脸皮不跳的本事,童心兰咬唇、抬眼,迅速的扫了一眼秦素云又垂眼不再说话,眼神传递出的意思则是,都怪我、都是我惹出来的麻烦,不忍心让姐姐操心。

    “三妹妹,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秋葵已经被母亲处罚乱棍打死了,你这性子,丫鬟都欺负到你的头上了,姐姐真是担心死你了,你若不说出来让姐姐帮你找找问题、出出主意,以后来伺候你的丫鬟,难免不会历史重演,只有找出问题,才能解决啊,妹妹~”

    秦素云急促的话语吓得童心兰如兔子般紧张的揪着被子往床内缩了缩。

    待得她最后放缓了语速和声调,童心兰才感激的看着秦素云,张了张贝齿,似是思索了一番才说道,“都是我的错,发现秋葵偷了我的首饰,我没告诉母亲,想着她照顾了我那么多年,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她被赶出秦府,因此,只是拿了银子叫她将我的首饰赎回来,毕竟都是母亲所赠的东西,女儿却没能保护好,呜呜,母亲知道了该多伤心?”

    秋葵当然没有偷过秦素兰的首饰,那些首饰都是刚才乘着秋花出去晒被套的时候童心兰自己包了藏起来的,反正秋葵已经死了,也不怕泼了脏水会被人揭发。

    那些首饰,到时候她找机会卖了,存着钱,总有用处。

    ps:欠了两章更新,这两天橙子忙,下周补齐,今天就一更了,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