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48、风流艳妇的屈辱(十三)

正文 48、风流艳妇的屈辱(十三)

 热门推荐:
    魏奉宇见童心兰出现在书亭,一时间脑海中无数个想法滤过,但他依然有礼的关心道,“表妹,你怎么不好好养病,出来吹风作甚?”

    这个书亭是以前那个爱好风雅的主人专门修葺用来读书的一个好地方,夏天屋中闷热多会打扰读书。

    然而这个地方处于花园中通风处,在此处修个亭子,不仅风景好,感觉闷的时候,主人更是可以打开四周的及地窗子通风。

    若是只打开相对而立的两边窗户,这对流的穿堂风会让读书者感受到清凉和花香。

    作为被秦夫人看重的未来女婿,魏奉宇自然是被允许在此处看书写字的。

    而,魏奉宇也是乐于在这根本就没法遮挡屋中情景的书亭里勤奋看书,他越是勤快,每天来花园赏花的秦夫人就越满意。

    而再过不了多久,吃了午饭的秦夫人就会过来散步消食了。

    对于这一点,魏奉宇清楚,童心兰自然也是极其清楚的。

    童心兰站在书亭外,衣裙被风吹得晃晃荡荡,就像她整个人都会被风吹走似得,她柔柔弱弱的对着魏奉宇做了个福,噙着泪可怜巴巴的说道,“表哥!妹妹是来向您道,道谢的!”

    这一个停顿再加上那泫然欲泣的表情,自然让魏奉宇以为她是来道歉的,只是女孩儿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出来。

    是谁都没法让一个脆弱又美丽的女子的等在风中,即便怀疑秦素兰的出现,魏奉宇也心软了,他有礼的请道,“三妹妹快进来,你站在出风口,小心病情加重,有事进来再说。”

    听到魏奉宇这样说,童心兰对他展开一个甜蜜的笑容,又转身对着提点心篮子的秋红道,“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出来。”

    秋红见书亭四周都开着窗,也不担心三小姐会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听话的退到了一边。

    童心兰提着点心,进了书亭,将篮子放在书桌上后,飞快的抬头看了魏奉宇一眼,又垂下头不敢看魏奉宇般,喏喏的道,“表哥,你没受寒吧?”

    “我是男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着凉,三妹妹这是在担心我么?既然那么关心我,你昨晚又为何将我踢入水中?”魏奉宇除了好奇,自然也带着怒气,任谁好心救人却被人踹进水里都会生气。

    再说,昨晚两个妹妹的表现都太过异常,一个对他态度由原本的痴迷得恨不得立马嫁给他转为躲他如躲瘟神,一个在他面前由乖乖女变作了暴力女。

    这些变化,都让魏奉宇心中十分不安,不知道是不是他喝酒说错了话,让人知道了他的计划,否则这两个丫头怎么就突然不待见他了呢?

    无论是因为什么,他都必须找出原因,不然,影响他的仕途就不妙了。

    童心兰用委屈又着急的眼神看了一眼魏奉宇,对魏奉宇哀叹道,“表哥,对不起,我,昨晚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把气儿撒到你身上的。”

    “把气儿撒到我身上?”魏奉宇不明所以的看着依然犹如以前那般胆小的秦素兰,怎么都瞧不出昨晚的暴力影子。

    “昨晚,昨晚我和姐姐赏花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若是以后能够嫁给像表哥这样的读书人就好了,姐姐听了,误会我也喜欢表哥了,因此姐姐将我说了一顿,我和姐姐不欢而散之后,我就去荷花池边吹风解闷,哪想到会被秋葵报复推入水中,她想杀了我。”说到这里,童心兰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那是被人背叛的绝望。

    “杀了我,她偷我首饰去贩卖的事情就不会被人知道了,当时我就懵了。”童心兰就像是遇到了大哥哥似得将心中的郁闷与委屈都说了出来。

    “我好害怕,脑子里什么都不知道了,只知道到处都是水,我不能呼吸了,我好害怕好害怕,我就觉得,若是没有因为表哥和姐姐吵起来,我也不会到荷花池边解闷儿,也不会被秋葵找到机会杀我,当时我真的好讨厌你,好想将你和秋葵都拉到水里报仇。”

    “后来,我就真的看到你和秋葵站在了我面前,我拼尽全力,只想在死前将你们都踢下水。”说到这里,童心兰咬着嘴唇,泫然欲泣的说道,“可是,我哪里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我死前的幻觉,你们,你们是真的在我面前,是你,救了我。”

    魏奉宇看着埋着头一个劲儿用袖子擦眼泪的秦素兰想到,如果真的如三妹妹所说,素云误会她喜欢自己的话,昨晚素云对他发脾气,一点都不想搭理他那就好解释了。

    魏奉宇并未怀疑秦素兰在演戏说谎骗他,突然遭遇生死的人,当场确实会搞不清楚状况,产生幻觉、不相信周围的人、甚至将仇恨转移到别人身上,秦素兰本来就像是无害却胆小的兔子,被人推下水,吓到了,咬一口人也正常。

    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原因,魏奉宇也并不怪她了,反正他会游泳,昨晚也没有什么损失,而且看样子姨母对他也更加满意了。

    对于这个漂亮的三妹妹,魏奉宇不是没有想法,但是考虑到他的仕途需要更加强力的后盾,庶女可不能让姨母吹动枕头风,沾惹姨母亲生女,他再招惹了庶女反而更会让姨母生气,到时候得不偿失,魏奉宇自然也就将追求对象定在了秦素云身上,平时对待秦素兰也是以礼相待罢了。

    不过看着哭的伤心的三妹妹,怜香惜玉之心还是有的,昨晚三妹妹也是过得不容易,被吓人暗害,现在还赶来向他道歉,和那个刁蛮的秦素云比起来,真的是懂礼温柔多了。

    想到这里,魏奉宇抽出母亲为自己绣的手帕递给了童心兰,心疼道,“妹妹莫哭,哭坏了眼睛就糟糕了,妹妹若是不介意,就用表哥的手帕吧,表哥并未用过,是干净的。”

    “谢谢表哥!”接过手帕,童心兰装作抹泪的样子。

    看着手中的手帕,童心兰算计着,要不要将这个手帕拿走啊?一会儿去将自己的手帕从秦素云那里换回来,到时候她要是敢诬赖自己,看到是魏奉宇的手帕,可不得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