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68、汝妻吾爱也(三十三)月票、订阅!10更!快来看上帝加更

正文 68、汝妻吾爱也(三十三)月票、订阅!10更!快来看上帝加更

 热门推荐:
    ps:这一章给投了两张月票的快来看上帝今天的十更完成啦,同志们还满意么?小京和快来看上帝各自还有一张月票的加更,橙子顺延到明天啦大家多多投递月票投食哟

    今天谢谢大家的月票,橙子以18票上了新书月票榜的第9名,谢谢大家

    此刻,张佩霖已经脱下了外套,“秦素兰”也害羞的闭上了眼躺在了床上,张佩霖看出了她的窘迫,配合的将灯吹熄了,在耳边说着让她放松的话语,抬手抚上了秦素兰的秀发。

    “宿主,你魂体的心率加快了,紧张还是害怕?”0561冷不丁的突然在童心兰耳边说道。

    “哼,紧张,当然是紧张啦。”要是逃得不快,现在那个被摸着脑袋的人就是她了,一想着那个画面,童心兰就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童心兰总觉得在任务里和任务对象发生关系是十分尴尬的事情。

    此刻的小空间就是个缩小的透明球体漂浮在婚床的上方,能将下面的情景看的清清楚楚,童心兰到底用过秦素兰的身体,看着自己肉身和一个男人做事是很奇怪的好不好。

    以前看赵梓竹的现场直播是为了录像做任务,现在,她干嘛看“自己”的日常。

    童心兰想转过身,不看前方,但是身后的屏幕上还转播着画面,她尴尬的对0561说到,“快关上壁罩,我不要看那些。”

    “好的宿主。”机械音干脆利落的说完,0561就将壁罩恢复了纯白不透明的状态,让童心兰觉得自在了许多。

    童心兰放松了心情。仔细一看,才发现挂满空间的屏幕并非都是自己婚房的,竟然还有秦素云那边的新房画面。

    “0561,你不是说第一个世界是因为我安装了摄像头,你才能直播给我看,将来要看任务进程,是需要花积分的么?空间里明明就有直播。你干嘛不给我看。”童心兰有着一种遇到奸商的感觉。

    “空间里自然是能看直播的。但是要给在空间外的你看,是需要技术支持的,当然就需要花费积分兑换啦。你要看的话。可以回到空间看,以前你没问,我就没告诉你。不过,宿主没有服用离体丹也不可能回来小空间。难道你准备为了看直播就服用离体丹?”0561疑惑的问道。

    童心兰想起离体丹的副作用,结合刚才0561的话。总觉得自己被这个系统给调侃了。

    哼,奸商积分是钱的话,这个系统就是一毛不拔的周扒皮。

    每天没日没夜的让她工作,她辛辛苦苦用赚来的积分最后还不是全部花在它身上。羊毛出在羊身上啊这就是资本家啊,压榨劳工啊,对于未来。童心兰顿觉黯淡无光。

    心情阴郁的童心兰看着突然热闹起来的秦素云新房,想来秦府是官家。来的客人多,魏奉宇这才招待完了客人进了新房。

    哪像这个张佩霖本身就是个孤儿,只有个师父,还有两个酒楼的平民师兄弟,这些人脉自然是比不上秦府的,所以他回来的早许多。

    将自己新房的事情跑到一边不再想,童心兰专心的看秦素云这边会如何进展。

    秦素云前几天的行为绝对已经将魏奉宇得罪的死死的了,魏奉宇自尊心强,将来绝对不会给她好日子过,虽然,大家都知道本来他就不会给秦素云好日子过。

    但是毕竟在送她给柳宗清之前,魏家还是很看重这个媳妇的,不过这一世,想来在送人之前,秦素云就不会有好日过了。

    不过现在还在秦府,魏奉宇还不会对秦素云如何,看看他这次又如何哄骗这个不再相信他鬼话的女人吧。

    秦素云又会如何对付他?

    相信一定会有好戏看的。

    新娘浑身上下都十分狼狈,秦夫人自然不愿意外人来看自己闺女的笑话,也没有让喜娘进房,只是让丫鬟帮秦素云擦了擦喜服上的脏东西。

    秦府只让绣娘准备了两套喜服,一套秦素兰穿走了,一套在秦素云身上。

    现在府里也没有准备多的备用大红喜服,只能让秦素云将就着穿脏了的喜服。

    魏奉宇进了屋子,觉得这个女人也就只配脏了的喜服了。

    挥退了丫鬟,魏奉宇也没拿交杯酒给秦素云喝,一切婚房内仪式都没做,上前就开始扒秦素云身上的衣服。

    要什么仪式,这个女人在婚前就失节了,心里也没有他,他干嘛用嫡妻的礼节尊重她,她不是口口声声要做小妾么?他就把她当做小妾咯。

    喝醉了的魏奉宇早就忘了现在还在秦府需要克制心里的怨恨的事情了。

    秦素云被绳子绑着,根本反抗不了魏奉宇,挣扎无果。

    “真是无聊。”童心兰还以为这两个人要对骂一番或者虚假的演戏呢,结果一上来就上演强来的肉搏戏,一点意思也没有。

    在空间里又不会累,童心兰无聊的呆了一夜,直到天明张佩霖起床做饭去了才回到了肉身。

    又是被碾压了的酸痛感,不过昨晚有看到这个野蛮人帮秦素兰的身体清洗,不然现在也不会仅仅只是酸痛了,肯定还有其他不适的感觉,这还是童心兰第一个有这种感觉,十分不自在。

    洗了脸,童心兰突然闻到了一阵诱人的饭菜香气,十分吸引人,闷了一晚不太好的心情被这个味道治愈了好多。

    味道是桌上一碗蒸蛋羹传出来的,就像是嫩黄色布丁,上面撒着切碎的少量青白相间的葱花,却让童心兰的味蕾流出了唾液,她还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蒸蛋。

    除了蒸蛋羹,桌上还放着白米粥馒头豆浆油条。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什么都做了点,你看看喜欢吃什么,你说,以后我做给你吃。”张佩霖端着一盘煎饼回到童心兰身边,有点紧张又期待的看向她。

    童心兰还没有被除了母亲之外的人这么关心过,心里有点感动,这个人跟呆子似得,干嘛对她这么好。

    张佩霖误会沉默的童心兰是不喜欢他做的菜,紧张的搓了搓手指,认真的对她道,“是不喜欢么?你喜欢什么口味,我马上去做。”

    “不是的,我都很喜欢,只是你做太多了,我根本就吃不完,而且也不知道从那道菜吃起,好像都很好吃的样子。”童心兰赶忙回答道。

    “那,先吃鸡蛋羹吧,冷了就腥了老了,不好吃了。”献宝般,张佩霖端起鸡蛋羹,用白色的瓷勺舀了一勺子,像是喂孩子似得递到了童心兰的嘴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