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6、扶老人的女生(二)

正文 76、扶老人的女生(二)

 热门推荐:
        PS:  推荐基友好看的书,《暴走军娘》

    书号:3578172

    作者:木圣玥

    简介:第二人格魂穿妹身,误入军旅,精分军娘要暴走

    童心兰也是现代人,被撞死前也看过这样“扶人被讹”的报道,没想到这次竟然还被自己遇上了当事人。

    新闻里,那些附近有摄像头的,还能还原真相、让扶老人的好人沉冤得雪。

    若是倒霉一点,附近没有摄像头证明的情况下,年轻人基本都会被舆论轰炸一遍,最后双方结局如何,童心兰也没有继续关注过。

    只是以前看新闻毕竟事不关己,她也只是瞟眼看看暗骂一两句人心不古,然后提醒自己走路远着老人,毕竟本来她的生活压力就很重了,要是碰到个这样讹人的老人,童心兰觉得她也会承受不了这样的经济压力。

    更别说因为给不了钱,之后会遭受的舆论压力了。

    自己一个上班族都承受不了这些压力,眼前这个还没出社会的大学妹子肯定更加承受不住。

    按照以往的经验,委托者基本都是已经死了的,难道?

    童心兰心中唏嘘一声,将自己猜测说了出来,“你是因为扶老人被讹诈,承受不住压力自杀的?”

    女孩子听到童心兰的话,越发委屈的擦了擦眼泪。

    “是的,大姐姐,你怎么知道?”泣不成声的女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恩,我猜的,到底怎么了,你说,我帮你出气。”童心兰上前擦了擦女孩儿的眼泪。

    女孩儿在童心兰安抚之下,逐渐平静下来,对着童心兰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以前,我也不爱哭的。”

    “那天上午只有一节课,下课后。我和寝室姐妹袁晓珊就去市里逛街,下午5.6点回来的时候,我们都有些口渴了,就说去买水。”

    “卖水的小卖部在主道后面的侧道上,珊珊穿着高跟鞋。她说很走了一天脚很累,我想着水也不重,两瓶水我也拿得动,就一个人过去了,珊珊就留在道口等我。”

    “道口是直接对着侧道的,侧道笔直笔直的,我确定她能够看到我,并且一直看着我,因为期间她还隔空催了我两次,叫我动作快点。”说到这里。苗芯兰眼中闪过一丝难受。

    “就在还有大概50米、快到小卖部的时候,前方走着的一个老太太突然就摔倒了,我当时什么也没想,就上去将老奶奶扶起来了,但是,但是那个老人接着就抓着我的手,说她浑身好疼,骨折了,叫我送她去医院。”

    “这时候听到声响,一些呆在家里的人都从自己房子里走了出来。对我指指点点的,叫我先把老奶奶送去医院看看再说。”

    “我当时也怕老奶奶摔伤了,就好心的打了个的送她去医院了,送她到了医院。挂了个急诊,我就走了,毕竟我们大一晚上是有晚自习的。”

    “结果,第二天老奶奶的家人就闹到了学校,把我从教室拖了出去,说我撞了人就跑了。要找我负责,找我出医药费,可是真的不是我撞得啊!”女生急红了眼睛,拉着童心兰的手臂,就希望能得到对方的肯定。

    童心兰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不是你撞倒的,你是好心扶她。”

    “我被那一家人粗暴的拖到医院,看到老奶奶拍的片儿的确是骨折了,治疗费用需要1万多块,加上住院费要2万多,他们都叫我出,但是本来就不是我撞到的,和我没有关系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但是,珊珊说老奶奶很可怜,她就把钱给我叫我把医药费出了。我本来是不想要的,但是我受不了那一家人,之前他们打到学校的事情,已经有媒体报道这件事情了,说我撞了人就逃跑,老人躺在医院非常可怜、急需用钱,可怜人心不古,现代教育失败什么的,惹得校领导也找到我,叫我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不要把学校牵扯进去,否则就开除学籍。”每个孩子都是千辛万苦考上大学的,听到可能被开除学籍,苗芯兰十分害怕。

    “所以,所以,我最后就打了借条、借了珊珊的2万元钱,给了老奶奶一家人,我就希望他们别来学校打搅我。”说道这里,苗芯兰伤心的闭上了眼睛,自嘲的笑了起来。

    看她脸色,童心兰也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她应该是在嘲笑自己的天真吧。

    果不其然,苗芯兰继续说道,“但是过了还没有一周,我就收到了法院传票,那一家人将我告上法庭,说我撞到老奶奶造成她八级伤残,之后又有新闻报道老奶奶讹人的事情,造成周围街坊领居对她指指点点让她受不了病倒了,这件事情对她的名誉造成了不好影响,还要叫我赔偿精神损失费,总计50万元。“

    “我家也就普通的工人家庭,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呜呜,我说不是我撞倒的,但是对方律师说,不是我撞到的,我干嘛扶老太太,干嘛帮她出医药费,还给了5000多的营养费、封口费给他们一家人。我说我是好心,但是根本就没有人信我。”

    “这件事情越闹越大,学校也出来给我施加压力,我真的好害怕,也不敢给家人说,就怕家人担心。”

    “最后,珊珊说叫我承认了吧,她帮我出钱,但是我说这不是钱的事情,而是我真的没有撞到她啊。”

    “我最后的期盼就是那条路口的录像,呜呜,正道上有,但是侧道附近的监控坏掉了,唯一的目击证人珊珊,她,她。”苗芯兰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避免眼泪掉落。

    叹了口气,苗芯兰道,“她作证的时候,竟然说,就是我撞的。”

    “我问她为什么冤枉我。”

    “珊珊说,她看到了,不是我撞到老奶奶的,不过,肯定是我跑过去的动静吓到老奶奶了,吓得老奶奶摔倒的,所以我应该负一部分的责任。”

    “当时我就被她的话吓傻了,什么叫吓倒了老奶奶?既然是吓倒的,她干嘛在法院说是我撞倒的?她可以直接说,是她猜测是我吓倒老奶奶的也可以啊?这样的性质根本不一样啊,更何况,我穿的运动鞋,跑起来根本就没有声音,要说吓倒,只能是她催我那几嗓子吓倒的。”苗芯兰气愤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