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79、扶老人的女生(五)

正文 79、扶老人的女生(五)

 热门推荐:
    ps:书名:《重临末日》

    作者:清止

    书号:3564918

    简介:楼岚赶时髦的重生了一把,还没来得及撕比,复仇,抢资源,就先碰上一个脑残的他。

    现在,橙子还是求下月票吧橙子想留在月票榜上一会儿还有一更

    这也就造成了,袁晓珊现在瞄上了苗芯兰这个突破口,希望和她做朋友,让她好好和寝室的小伙伴们说道说道,让她们改变自己不好的习惯,接受她。

    童心兰知道袁晓珊心里打的小九九,委托者上一次就被袁晓珊拖进城逛街听她倒了一下午的苦水。

    当时单纯的委托者还觉得袁晓珊真的很可怜,打算回寝室帮她说说话呢。

    但是童心兰不得不在心里吐槽这个自己错了还赖别人的袁晓珊,需要改变的只有她,不是寝室其他小伙伴。

    大概是袁晓珊的父母给她制造的生活环境太过简单,并且家人都比较顺着她的想法,造成了她现在比较“天真单纯善良”的性子,她总是依照自己的思维来判断和批判别人,搞得寝室的人不想和她说话,自然就孤立了她。

    下课铃响起,教室里的孩子们抱着早就收拾好的书本不慌不忙的走出教室。

    童心兰也收拾好自己的课本,抱在怀里就准备往外走,反正,她知道袁晓珊会拉住她的。

    “兰兰,等等。”袁晓珊拉着童心兰的衣袖,可怜巴巴的说道。

    “怎么了,晓珊?”童心兰顿足,回首看着袁晓珊。

    袁晓珊眨巴眨巴着大大的眼睛,委屈的瘪了瘪嘴,道,“兰兰,作为同一个宿舍的姐妹,我觉得就你最好相处了。你比淇淇冰冰她们脾气好多了,你今天可以陪我么?只需要你今天一天的时间而已,我知道你在做兼职,要是我耽误了你的时间。我给你同等兼职一天的钱好么?这样就不会打搅你赚钱了,你就陪我一天吧,我心里真的好难受,好想找人聊聊天”

    一般穷人的孩子都很有自尊心,要是有钱人直接拿钱给她们。会让她们自尊受损,她们会生气的。

    但是如果大家等价交换的话,穷人就不会那么生气了,因为那是她们劳动所得,袁晓珊觉得自己是一个体贴的人,绝对会照顾大家的感受,但是大家怎么都误会她呢?

    反正苗芯兰做兼职也是为了赚钱嘛,她就给她开一天的兼职费用让她陪她就可以了,这样她不仅照顾了苗芯兰要赚钱的计划,又不伤害她的自尊心。

    她都为苗芯兰的自尊心考虑了这么多了。也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很低的来求人了。

    苗芯兰要是不答应她的请求的话,那她肯定也和寝室那群人一样是妒忌她是富二代了。

    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到时候,大不了申请换寝室就是了。

    一个人住一间寝室的钱,她又不是出不起。

    都是这个该死的破大学,规定大一必须住宿舍不能外住,不然就扣学分,不然她才不会住在憋死人的八人间里面呢,袁晓珊如是想着。

    虽然苗芯兰家里是不如袁晓珊家里有钱,但是她也不是缺钱到需要拼命打工赚钱的贫困生。她做翻译兼职是为了多积累翻译的经验,参加社团活动也是为了提前适应社会节奏,毕竟大学就是半个社会,她可以为将来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什么都不懂。

    当然,能够自己赚到钱减轻家庭的负担,苗芯兰觉得也是很不错的,她也想证明自己已经长大了能赚钱了。

    而且哥哥找了女朋友,过段时间说不定就要谈婚论嫁了,她也应该给从小非常照顾自己的哥哥和嫂子送一份新婚大礼。

    所以。上一次,委托者面对袁晓珊的话是没有心动的,并且,她见袁晓珊真的是一副伤心无助的模样,出自真心的想陪她一天。

    童心兰就更看不上袁晓珊提出的什么一天兼职工资了。

    袁晓珊虽说是富二代,却也不是什么国内省内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也就只是在她们县里来说有个几百万资产的老板罢了。

    真是不明白袁晓珊哪里来的勇气在外国语大学里面充阔绰。

    童心兰心里暗叹一口气,偷懒的重复了一遍上一次,委托者对袁晓珊说话时候一样的语气和内容,蹙眉关心道,

    “晓珊,我今天没有翻译的任务了,正准备好好休息一天。你有什么难受的事情,可以给我说啊,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谈什么钱啊?一个寝室的姐妹,谈钱不是伤感情么?”

    果然对于穷人来说,和她们谈钱是伤害感情的啊可是,有钱真的不是她的错嘛,袁晓珊哀叹。

    不过苗芯兰答应了她的请求,她就不纠结钱的问题了,既然给钱苗芯兰肯定是不会收的,那么她就请她去城里吃大餐好好犒劳一下她吧,她们穷人平时肯定是吃不起西餐的。

    就当她于无形中补偿一下好心的苗芯兰的。

    “还是兰兰好,兰兰就叫我珊珊吧,叫晓珊好见外啊。”袁晓珊为了促进友谊,提出了互叫小名。

    童心兰心中好笑,多幼稚的手段啊,进了社会的人才不吃这一套呢,拉近感情套近乎可不是一个昵称就能搞定的。

    不过,显然上一次委托者却吃了这一套。

    童心兰也没打算改变今天的进程,依葫芦画瓢的开心道,“好哇,以后我就叫你珊珊了。”

    “兰兰真好,兰兰,一会儿别人还要用教室呢,我们离开教室吧,别打搅了别人上课。”在这些事情上,袁晓珊总是能找准机会表现自己懂礼守规则的一面,让别人觉得她是个善解人意的人。

    童心兰眉毛抬了抬,袁晓珊这样的习惯她还真是熟悉的不得了,以前的老板可不就是这样么?

    做生意的人总是要求自己表面看起来彬彬有礼遵纪守法,而袁晓珊父亲就是个商人,她可能跟着学了个表皮吧。

    “好啊,珊珊真为别人着想,我就想不到这些。”童心兰干巴巴的奉承道。

    “兰兰,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对你说啊,但是学校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安静下来聊天的,我现在又不想回寝室,她们根本就不喜欢我,干脆,我们去城里的星八克吧那里安静,又能喝咖啡,还有甜点,也不贵,而且点一份,我们想聊多久都可以,店员也不会赶我们。”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