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92、扶老人的女生(十八)

正文 92、扶老人的女生(十八)

 热门推荐:
        童心兰见袁晓珊这姑娘又开始自哀自怜了,心里很是不屑又有点堵得慌,什么也没说就去食堂吃早饭了。

    一直到上课,童心兰才看到袁晓珊磨磨蹭蹭的到了教室,这次她倒是没有贴着童心兰坐了。

    “宿主,她收到曾三儿发来的短信了。”0561神神秘秘的对童心兰说道。

    童心兰扭头看了看,果不其然袁晓珊脑袋垂到桌下面鬼鬼祟祟按着什么。

    “她是不是很无奈的将我所在的教室发过去了?”童心兰单手撑着下巴,嘴角扯起一丝讽刺笑容,一只手放在书上问道。

    0561答道,“是的,她已经告诉了对方你的坐标了。”

    果然,没等下课,不对,应该是擦着下课的点儿,曾三儿带着贾记者一行人来到了学校,冲进了还在上课的教室。

    一群人声势浩大的冲进来,又是咔擦咔擦拍照的照相声、又是看着摄像机和话筒的媒体人,不仅仅班上的同学顿时鸦雀无声,就连正在上课的老师都被吓了一跳。

    “你们要干什么?”面对着摄像头,老师还是忍住了脾气,但是打搅了他上课,这是老师都不能容忍的,是什么电视台的恶搞节目?

    “在那里。”然而曾三儿一伙儿人根本就不搭理老师,扛着摄像机就朝阶梯教室后面爬。

    上一世苗芯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大祸临头,她毕竟没有见过曾三儿,见到这么多人进来教室,和其他学生一样都以为是电视台的什么真人秀节目来到了自己班级。

    然而这个曾三儿就像是认识苗芯兰似得,准确的来到了第八排第三个位置,将童心兰抓了出来。

    “就是她,就是她把我妈妈撞断了腿,然后将我妈妈一个人扔在医院不管不问的。”坐在外排的同学早就被这架势吓得跳了开来,曾三儿毫无阻碍的拉着童心兰的手对着摄像机一脸的义愤填膺。

    接着他又转头面对童心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这个学生妹子啊,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的老母亲啊?她只是一个年事已高的老人,你为什么撞了她就不负责了?”

    “她的腿断了啊!你知道一个70多岁的老人断了腿有多疼么?我本来也不想来找你的,但是我妈的腿需要做手术。这两天我东借西借,也没有借够手术费,不得已才来找你的,我要的不多,你就把手术费给了吧。妹子~,学生妹子啊,我老人家给您叩头了啊,你去医院看看我的妈吧!她这几天想不开啊,觉得自己腿断了、成了废人会拖累我们家,不肯吃饭不肯喝水,这不是她的错啊~,你去开导一下她吧,说一句道歉好不好?”

    说到这里,曾三儿立马就跪了下去。

    男儿膝下有黄金。他这一跪,更能激发大众的激愤心情和对弱者的同情之心,毕竟若非不得已,哪个男人会对着一个小女生下跪!

    他也将近50岁了,再加上故意穿的十分寒酸,他这一下跪,班上的同学都用惊诧莫名的目光看向苗芯兰,她竟然就是那个撞了老人的大学女生?

    他们班竟然有这样没有社会道德心的人,平时真的看错她了。

    当然也有一些同学是不相信的,他们知道苗芯兰平时参加社团活动。还回去照顾孤寡老人,因此用怀疑的目光看向曾三儿。

    童心兰面上带着讶异的神情,似是不相信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苗芯兰当时就是这样的无辜表情,脑子里乱哄哄的。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什么叫做她撞断了人的腿,将人扔在医院?她明明是做好事扶老人,还帮忙送了急诊,挂了号,袁晓珊还交了拍片的钱。

    但是她被这个阵势吓到了。而且没法说清楚脑子里想的事情,就被对方的人强行拖出了教室,同学们也没有听到她的辩解。

    这也造成了同学们对苗芯兰的误会,不然她为什么一开始不解释,后面她再日和解释,别人都以为最初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当时都没有解释,就说明她想不出借口嘛。

    即便要和上一世走向一样,童心兰也想补给苗芯兰一个解释的机会,在曾三儿要来拉她的手,扯她出教室的时候,童心兰往后一退,灵巧的躲到了桌子后面。

    童心兰一脸凛然的对着曾三儿说道,“听了你刚才扭曲事实的话,我很伤心。什么叫做我将人撞倒了?我明明是做好事,我不知道怎么能撞到一个在我前方隔着十多米的老太太,她在前面莫名摔倒了,我就好心的扶起她,并把她送到了医院,挂了门诊,我还借了同学袁晓珊2000多的钱帮她交了拍片的钱,我觉得做好事做到这个份儿上,我已经做得很好了,现在你倒打一耙,说是我撞倒的,你就不怕良心不安么?”

    曾三儿原本没想到一个大学妹子竟然有这么快的灵机应变能力,普通女孩子已经被吓傻了,这个苗芯兰竟然头脑清晰的将那天的事情说了出来,所以一时没能阻止她。

    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后招,那就是耍无赖、装可怜。

    事情的真相没那么重要,她再怎么辩解都没法证明不是她做的。

    而他老娘的腿断了就是事实,这个女孩子出现在了医院那就是事实,那些护士医生认识她能作证就可以了,其他都没所谓。

    这些都是贾记者说的,新闻嘛,事实无所谓,重要的就是够悲催、引起同情就好,他们只要混淆重点,让大众看到他们够可怜,产生同情心就好了。

    大众只会愿意他们愿意相信的事实,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感性生物,情感会导致他们做出“直觉”这样判断。

    他们要做的,就是误导一下大众的直觉就可以了。

    “老娘哟~!你好惨啊,老幺对不住你啊,没法帮你把这个大学生请来给您道歉啊,我对不起你啊。”曾三儿哭天嚎地的嚷嚷道。

    混在记者堆儿里的还有曾三儿的儿子和女儿,曾一纯见他爸又是下跪又是哭的那么可怜,想起在病房里面的奶奶,如果这个女生不承认错误的话,他们家就拿不到赔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