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07、替父从军的村姑(三)

正文 107、替父从军的村姑(三)

 热门推荐:
    童心兰一脸莫名的被范昊林推了一把,不过这里应该是自己帐篷了,掀开帘子,童心兰走了进去。

    都是地铺,8个人睡一个帐篷,其余人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睡着了。

    间或着抠抠脚、扣扣鼻子的动作,童心兰看的直抽舌。

    最角落有个铺位,看样子是委托者的了,童心兰现在继续搞清楚状况,身上又腰酸背疼的,也不顾及那么多了,反正现在自己是男人嘛,介意那么多干什么。

    也不顾自己浑身臭汗,童心兰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休息要紧。

    闭上眼,童心兰便睡着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壮实汉子出现在眼前,吓了童心兰一跳,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你就是这一次的委托者”

    “啊,抱歉,吓到你了,奴家黄鑫楠见过仙人。”血淋淋的人突然就恢复了生前的正常模样,穿着粗布的米黄色军装,脖子上是红色领巾,衬得委托者五大三粗、更加黝黑。

    不过,奴家是什么鬼

    “你是女的”童心兰惊讶的冲上前揉了揉对方的胸口,原本还以为是胸肌呢,没想到是裹了胸的假胸肌

    “是的,奴家黄鑫楠,出生在祁连山下黄家村儿,是龙凤胎中老二,自小饭量大,做农活的做也很快,力气比我家哥哥也毫不逊色。可惜哥哥在一次外出打猎的时候遇到怪兽袭击身亡,又恰逢邻国夏国侵犯国土,皇上征兵出战,每户军户都必须出一人入伍才行,可惜,哥哥刚逝,父亲也已经白发苍苍,我怎能忍心让老父上战场,想着自己,自己的确长得像男人。经常被人错认成大哥,我就替父从军了。”

    黄鑫楠说话自有一股豪气,与童心兰以往遇到的委托者大不相同,以前遇到的都是弱女子一类的。这次遇到一个女汉子,童心兰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帮她什么。

    “那,不知这次你是有何事为难”

    “我就知道仙姑定能帮我,帮我洗刷我的冤屈。”黄鑫楠虎目一睁,甚是有那么一股杀气溢出。童心兰也不介意对方叫自己什么仙姑了,认真听对方的故事。

    “这次入伍,原本就是为了抵抗夏国的侵略,从小在军户人家长大,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有可能回不来,会死在战场上,我也并不伤心,只要父亲安好便可。”

    “我都没敢想过立下军功,要如何如何。但是多多杀敌,也是我的心愿,夏国狼子野心,自己不事生产,每年冬季便越过边境来我们国土烧杀抢掠,从小就听父亲讲这些故事,我多多少少还是有颗杀敌报国的心。”

    “如果能活着回到家乡,我就想重新过上种地的生活,我愿望不大,也知道自己长成这幅模样定然是嫁不出去的。而且,我已经死了,活着的是哥哥,我能替哥哥当兵。却没法替他娶媳妇。”说到这里,黄鑫楠有那么一点失望,不知是不是对自己相貌的不自信引起的。

    “所以,我来到了军营,因为自己的长相,倒也没有人怀疑我的性别。我一开始也是和大家生活的很融洽,但是女子总是有不便的,每个月那几天,我总提心吊胆害怕被人发现,军中有令,不许女子进入军营,一经发现,定当乱棍打死。”

    “我一直十分小心,但是,还是被人发现了,那就是军医杨旭,不,应该说,他也不是男人,她和我一样是个女人。”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她是女子,杨旭在发现我是女子之后,总是会偷偷帮我打掩护,我受伤了也会单独照顾我,他对我很好,我,我以为他是喜欢我的。”羞愤的泪水从眼角滴落,坚强的女汉子也有柔情时刻。

    不过,看来黄鑫楠是付错心了,两个女人是不可能的,童心兰觉得事情也并不是这么简单的错付爱意而已。

    果不其然,黄鑫楠眼中恨意的光芒一闪而过,继续说道,“后来,我才发现,她之所以帮我打掩护,并不是我以为的喜欢我,她是女人当然不可能喜欢我,呵呵,她只是想找个替死鬼罢了。”

    “同为女人,我怎么会不知道她的不方便呢她也害怕被人发现女人使用物品的一些痕迹,所以她要将我留在关键的时候,若是她不小心留下的蛛丝马迹被发现了,她就能将我推出去,所以不到那个时候,她都会护着我,帮我掩饰,呵呵,抓到了一个,谁能想到军营中会同时混进两个女人呢”

    本来爱错了人就够让人尴尬了,哪里想到对方根本就怀着一颗利用自己、害自己的心接近自己,谁能不生气呢

    童心兰唉叹一声,看着眼前壮汉般的女子委屈道,“中间经历了好多风险,不过我们都顺利的渡过了,我也一直没能发现她是女人,她有她们家族的家传易容术,喉结、还有好多细节,她都伪装的很好,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我是替父从军进的军队,她,哼,她是追情郎进的军队,当然,她以前说的是,自己是为了追求医术的最高境界,在军队最能锻炼医术,她要向家族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才进的军队做了军医,亏得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医者仁心的好人,可是,原因竟然是那么的不堪,不知廉耻。”

    在军户人家长大,对部队的感情是不一样的,黄鑫楠虽然隐瞒性别进了部队,却从来不敢行差踏错一步给部队抹黑,也有好好锻炼,上阵杀敌,自然看不惯别有用心的小人以爱为名义进了军队侮辱这个职业。

    “我虽然暗恋身为男子的她,但是从来没有骚扰过她,反而是经常帮她忙,更甚者下战场从刀山火海里救过她好几次,我也从未谢恩要报过,我不求她感恩吧,但是就是一条狗也会被我的行为感动,不忍心继续伤害我的吧,但是她,并没有,她最后反而嘲笑我愚蠢,爱上同为女人的她是个变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