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16、替父从军的村姑(十二)

正文 116、替父从军的村姑(十二)

 热门推荐:
    原本用方巾绑好的头发,因为湿透了,杂乱的紧贴在杨絮脸上、脖子上,青黑sè的液体更是沿着头发丝儿蜿蜒流淌。

    白sè的衣服也被染成了青黑sè,紧紧的贴在杨絮的酮体上,直膈应的她浑身难受。

    厕所里面的味道本就不好了,哪能想掉进那黑洞洞的粪坑之后那气味更加是灾难,尤其是呛进去嘴巴里面的味道几欲让杨絮晕过去。

    刚爬上岸,她也是晕晕乎乎的,跪趴在地上爬出来已是不容易了。

    “哎呀,杨大夫,您这是,这是不小心掉粪坑里了?”冲进来的士兵听着杨絮咳嗽的声音,才敢确定这就是杨絮。

    “我小时候也掉过粪坑,老家那大坑,恩,很容易掉进去,这百花楼的厕所还是木头踏板呢,杨大夫怎么那么不小心掉进去了啊?”这个士兵是真的纳闷杨絮这么大个人怎么会掉进去的。

    “杨大夫肯定是喝高了,不然也不会掉进去,都是你们的错,非要灌他喝酒,幸好杨大夫自己爬上来了,我们老家那会儿就有喝醉酒淹死在粪坑里面的人,杨大夫还是很厉害的嘛。”

    士兵们边说边要上前扶起杨旭,他们都是农村出来的,也不是没有接触过粪坑,平时还要挑粪去浇灌菜田呢,所以一点也没有介意杨旭现在身上被粪液给弄得又脏又臭。

    但是杨旭心里有鬼,哪里敢让他们扶。

    再说了,一群臭当兵的也配碰她?若不是舒哥哥被他父亲打发来当兵,她才不会委屈自己来这样的地方受苦呢,但是她若不来。不把舒哥哥看紧一点,让舒哥哥感动于她的付出,以后回京,父亲铁定会让姐姐嫁给舒哥哥。

    明明最爱舒哥哥的是她,父亲就是偏心眼儿。

    “啪”

    “不要碰我。”杨絮一巴掌排开就要拉她的士兵的手臂。

    看到大家脸上错愕的表情,她才发现这样会引人厌恶,杨絮憋着心里的怒火。补救的说道。“我,我身上太脏了,别把你们给弄脏了。你们不是还在吃饭么?不用管我,我先回去换衣裳。”

    “这有什么啊,兄弟们谁没有掉过粪坑啊?”汉子们自黑也顺带着将兄弟们都黑了一遍,大家不好意思的哈哈大笑起来。

    但杨絮可不是这么想的。她现在就觉得这些人都是在看她的热闹,那笑声听着好不刺耳。这些蛮夫竟然敢笑话她。

    小老鼠似得又怕又恨的巡视了一圈,忽然发现黄鑫楠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她攥紧拳头,怎么回事,黄鑫楠不在这里。是不是她做了亏心事不敢出来?

    刚想到这里,拿着酒壶的童心兰和小厮便绕过围墙,走上了回廊。童心兰隔廊问道,“怎么了。怎么了?隔得老远都听到这边吵吵嚷嚷的。”

    范昊林看着满脸无辜、护着手中的葡萄酒过来的童心兰,又看了看跪在地上像疯狗似得、谁接近就打谁的杨旭,翘起的嘴角带动络腮胡子抖动了几下,不过因为络腮胡,也没人看得出他刚才笑了。

    接过童心兰手中一个葡萄酒酒壶,范昊林打开盖子让酒香飘逸了出来。

    将酒壶长颈凑到鼻下嗅了嗅,范昊林道,“啊,在这样的地方嗅着酒香,才能真正体会到乐趣啊,还好黄老弟将酒带了过来,不然这味道可真让人难受。”

    深知范昊林性格的老鸨知道他要作怪了,躲得远远地。

    范昊林觑了老鸨一眼,这才像童心兰解释道,“黄老弟,刚才杨大夫如厕的时候,不小心掉进粪坑了,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小心一点,幸好不是战场不,不小心摔一筋斗,摔到敌人的刀剑上可就一命呜呼了。”

    他还说着话呢,“乓”的一声。

    童心兰就将手中的酒壶摔在了地上,憨厚的道,“范大哥的话提醒我了,你瞧,这下,酒味儿就冲散了屎臭味了吧,杨大夫是郎中,平日看病需要望闻问切,鼻子肯定十分灵敏,怎么能受得了这般刺激的气味,可别把吃饭的家伙给熏坏了。”

    在范昊林看来这个黄鑫楠似是无意,又像是故意的,此刻老提吃饭的事儿。

    范昊林看过去,那杨絮原本是想说什么的,结果难受被黄鑫楠的话恶心的捂住了嘴,定然是听得胃中翻滚了。

    呵呵,这个黄溪楠,铁定是故意的。

    也不知道这个假男人哪里得罪了这个老实憨厚的家伙,让他这么恶心她,不过既然有人出手了,范昊林就不出手了,站在一边看戏。

    童心兰不管杨絮打嗝、揉胃的难受模样。

    指着范昊林、还有小厮道,“你们,快,去拿他们手里的酒壶,将葡萄酒往杨大夫身上泼,帮他冲冲这身上的味道,保护好他的鼻子。”

    壮汉们本就是行动派,而且觉得童心兰说的很有道理,刚才被葡萄酒的味道一出来,那臭臭的味道就被压了一些下去,他们相信按照童心兰说的话做,就能帮杨大夫驱除恶臭。

    一个个的拿了托盘上的酒壶,拔了瓶塞,不管杨絮惊恐的眼神,就斜着酒壶往杨絮身上泼酒,那儿脏泼哪儿。

    童心兰还念叨着,“杨大夫别怕,我们是帮你忙,一会儿你身上就不臭了,别捂着嘴巴啊,我们帮你把嘴巴也冲冲吧,要不我们给你一壶酒,你自己漱口?”

    大家粗鲁的动作,看的小厮在一边肉疼不已,

    暴殄天物啊!

    这些酒拿给这些臭当兵的当水喝就够被糟蹋了,现在竟然还被他们拿来冲粪便,嘴里嗷嗷叫着,“啊哎哟,老板,咱们的酒,咱们的酒啊~”。

    童心兰哪里会搭理小厮,可劲儿的挥着水壶凑近了杨絮喷。

    紫红sè的酒柱朝着杨絮的脸上喷去,杨絮想阻止却害怕被喷射过来的酒水呛住,只能捂着脸、闭着眼睛、甩着脑袋的左右躲闪。

    她这不情不愿的动作,配合着喷射的葡萄酒,颇有以前看某片时候调教play的效果,童心兰心里暗自乐翻了天。

    为什么要用酒泼杨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