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8、生女之罪(一)3更,求月票

正文 128、生女之罪(一)3更,求月票

 热门推荐:
    “我要兑换。”

    0561再次帮童心兰调出来了所需要的兑换界面。

    童心兰考虑到这次任务遇到了性别的尴尬问题,兑换了一个50积分的戒指。

    只要戴上,就会让人误以为佩戴者是佩戴者设计出来的虚拟人,使用次数是5次,每次时间半小时,只能欺骗肉眼,不能欺骗机器。

    虽然有帮忙随心所欲变身的药丸,变身后还能欺骗机器的检查。

    但是童心兰根本就不敢兑换那药丸,好怕和大力丸一样坑死她。

    而且在高科技时代,应该也不会遇到女扮男装的问题吧,该是有多傻的人才会去选择男扮女装啊?

    最后童心兰想起坑爹的离体丹,根本就不好准备,干脆兑换了一本离体术,和离体丹效果一样,只是不再依赖药丸,兑换价格500积分,1声望值。

    这个坑爹的系统,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操都要话好多钱,真是奸商。

    童心兰不想再浪费积分和声望值了,让0561直接将自己投送去了任务世界。

    嘤咛一声,睁开眼。

    童心兰发现周围一片雪白,空气中还有消毒液的刺鼻味道,扭头一看,旁边还挂着点滴,房里也只有她一个床位。

    抬手一看,右掌手背上还插着针头,这应该是在医院无误了。

    童心兰感觉身子有些虚弱无力,也不知道这个委托者得了什么病。

    “咔嗒”一声,门把手被人扭开了,一个敞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脸sè有点不虞,不过看到童心兰已经醒来,脸sè柔和了一些,坐在床边拉着童心兰的手关心的问道,“岚岚,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童心兰还有一些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知为何。她心里很是委屈、有点悲伤,眼角不知不觉就流出了眼泪。

    不用说,这是属于委托者的情绪,而童心兰自己。只觉得被陌生男人牵着手,心里很是反感,心里隐隐约约的想起了一个粗糙的大手,他们经常对打、切磋,在她被踢飞的时候。那人会大笑着拉起她。

    不过那人的脸有点模糊,童心兰有点想不起来是谁。

    一阵白光闪过,童心兰脑袋又晕乎了一下,刚才想起了什么,竟是全都忘记了。

    垂下头,童心兰扯了扯自己的手,不想被这个男人牵着。

    空间里的0561快速的处理着数据,艾玛,竟然还让宿主残留了上个任务世界的感情,以后不能再犯了。

    男人看着童心兰排斥自己。脸上表情有点受伤,但还是耐住了性子,温柔的安慰道,“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也很伤心,孩子还会有的,我们都还年轻。”

    想了想,男人叹了一口气,气馁的说道,“你才做了手术。还是再休息一下吧,妈在家里给你炖了乌骨鸡汤,我去给你拿来好好补补,不要想东想西的。妈没有怪你。”

    见童心兰还是没有什么生气,男人脸上悲伤之sè一闪而过,自责道,“都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抽烟了,免得。免得胎儿又畸形,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乖乖的休息吧,啊!”

    还以为委托者得了什么病呢,原来是做了流产手术。

    因为怀了畸形胎儿么?

    不过她能嗅到男人身上的烟味儿,应该是他刚才离开病房去楼道抽烟了吧。

    失去孩子,男人应该也是痛苦的,所以又去抽烟了吧!

    他说要戒掉,也不知道真的能不能戒掉。

    童心兰不想说话,点了点头,重新闭上眼。

    男人叫来护士帮童心兰将没了液体的点滴给拆了,又帮童心兰整理了一下被褥,就关门离开了病房。

    童心兰起床,上前将病房门反锁了,这才躺在床上接受信息。

    “呜呜呜!”一个披着长发、穿着病人衣服的女人抹着眼泪出现在童心兰面前。

    童心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你就是我的委托者么?有什么委屈,可以给我说说,我能帮你完成心愿。”

    女人可能也是需要发泄,抓着童心兰的手说道,“对不起,让你看到我哭的这么难看。我只是,只是,刚才看到你在医院醒来,那是我第一次进医院做流产手术的时候啊,竟然真的回到了从前。我,我忍不住,我好恨啊,他们就那么骗我去做了流产手术,还说我怀了畸形的胎儿,还说不怪我,他们多宽容、多大度啊,呵呵。”

    女人笑的凄惨,童心兰也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

    果然,她激动的说道,“其实我的胎儿好好的,是非常健康的孩子啊,只是,只是怀的是女胎罢了,他们一家人都骗我,骗我!”

    童心兰被女人抓的有点疼,但是她知道女人的心里肯定更疼更痛苦,所以也没有推她。

    她抓住了女人话里的关键词,“你说第一次做流产手术,难不成还有第二次?”

    童心兰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而且竟然还说了出来。

    女人惊讶于童心兰竟然从自己三言两语中猜到了她的话中话,缓缓的点了点头。

    她很满意童心兰的聪慧,这样的人才能帮自己报仇。

    女人抬起了苍白的脸,幽深的目光定定的看着童心兰,深呼吸一口气,似乎这样才有勇气说出来,“是啊,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啊”

    说到后面,女人几乎都是吼出来的,越来越歇斯底里,甚至揉着头发疯癫的晃着脑袋,似乎不能承受这样的回忆。

    听她这么说,绕便是自诩见多识广的童心兰都吓得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样的一家人,这么可恶,一直骗这个女人去堕胎?

    女人缓过了气儿,脸上露出虚幻的笑容,应该是回忆到了美好的事情,“第一次怀孕,确定我的确是怀了孩子之后,我们一家人都很开心,我和我老公商量着,该给孩子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给他布置一个漂亮的婴儿房,以后让他在哪里读书,甚至为孩子规划到了他结婚生子的时候,我们真的非常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未完待续。

    ps:这个故事,橙子写的很悲伤,也许大家觉得橙子是为了艺术性,才写了家人强迫同一个女人打胎这么多,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

    但是橙子说,不是的。

    有些疯狂的人为了让老婆女媳妇生个儿子,是十分变态的。

    不仅我们国家有,隔壁阿三国家也是,而且更加疯狂。

    给大家推荐个视频,b站的聚焦当代印度社会黑暗面真相访谈:satyamev jayate 阿米尔.汗制作主持 第一季,第一集就是《杀女婴》,橙子当时就吓尿了,所以决定改了本来应该写的新卷,临时替换的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