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29、生女之罪(二)求月票

正文 129、生女之罪(二)求月票

 热门推荐:
    “那段时间,我们家充满了欢声笑语,直到,我们去医院做了b超,他们对我说,说我怀的是畸形胎儿,以后生下来,会让大家都痛苦,叫我做掉。”笑容戛然而止,女人脸上流露出悲伤。

    “我不信,我没有什么不良习惯、甚至为了这一胎,一确定怀了宝宝,我就辞职在家养胎,也不接触手机、电脑这些有辐射的物件儿,他们就带我去做了四维彩超排畸,检查之后,那面容慈祥的医生拿着片子给我解说,说孩子成型不好,没有右臂,生下来就是个残疾。”

    “那许医生是我婆婆信任的朋友,也是妇科医院的老专家了,我没道理不信她,当时我就懵了,我对不起我的孩子。”女人不懂医,当然还是会听信医生的话的。

    听她这么说,童心兰猜测,“那个许医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吧?你说她和你婆婆是朋友?难道她被你那知道是你怀的是女婴之后的婆婆收买了,拿别任畸形胎儿的彩超给你看?”

    “是啊,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啊,她是德高望重的妇科权威,我婆婆一家人也那么信任她,而且四维彩超是不会有错的,精确度很高,婆婆他们也劝我不要浪费时间,免得越是后面做,对我身体伤害就越大。所以,我也没有去其他医院复诊,当时我只是一腔伤悲,觉得对不起我的孩子,畸形的孩子以后长大了,看着自己和别人不同,他也会痛苦、会自卑,他也许也会怪我生下他,呜呜。”

    “我恐怕也没法保证给他幸福,我懦弱。”

    “所以,我答应了。”女人痛苦的闭上了眼,她在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忏悔。

    然而,童心兰并不觉得被欺骗的她有什么罪,做父母的都会为自己孩子身子健康和未来着想啊。谁能料到那被她视做家人的丈夫、婆婆,还有信任的医生都是在骗她呢?

    “我休养了大半年,这半年,我婆婆对我总会念叨。说我不会照顾胎儿,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媳妇,我心里的苦,只能自己咽。我总不能说是自己丈夫抽烟才害得我怀畸形胎儿的啊,其实我很傻。解释根本没用的,只要我不是怀了令她们满意的男胎,她就会念叨的,亏我还想着帮丈夫隐瞒他抽烟的事情呢,你说我,是不是傻?”女人并不需要童心兰的回答,她只是想要述说自己的委屈。

    “丈夫那段时间对我是加倍的好,可以说比热恋期还好,好得我也不忍心抱怨他害得我怀畸形胎儿,现在想来。他应该是十分愧疚的吧,愧疚于欺骗了我。但是,当时的我不知道,只觉得男人抽烟不是什么大错,他改掉了,我也应该原谅他的,以为他悔过的是这个,其实,他是在补偿着欺骗我的错。”自嘲的一笑,女人眼里逐渐冰冷。就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她的仇人。

    “终于,半年后我又怀上了孩子,我期待、紧张、害怕。但是我还是怀着希望去去医院做了b超。”女人的表情有着小心翼翼的希冀。

    但是很快,她的柔和的表情又破碎了,痛苦道,“这一次他们说我宫外孕,孩子在输卵管里,输卵管承受不了孩子的成长。后期会危及我的生命,叫我做掉。”

    “还是老一套,我当然也是做掉了。”女人已然麻木的脸上,目光凄楚。

    “这一次开始,我婆婆对我就不是冷言冷语了,到家里,就会咒骂我,说我身子弱,早知道就不答应阿凯娶我了,不止在家里私下抱怨我,在家族宴会上,她也会让我难堪,抱着亲戚的孩子数落我。窝很痛苦,但是那又能怎样呢?没能怀上健康、正常的孩子,的确是我的错,当时,我的确是那么认为的。”因为第一胎辞职之后,为了怀孕一直被拘着在家里养身体,女人失去了自信,在家里逐渐没了发言权。

    “这一次手术做的早,我恢复得快,没到半年,我又怀孕了,这一次,是第三次,他们已经懒得骗我了,直接麻醉我,做了流产手术。”女人麻木的脸上露出悲伤欲绝的神情。

    “我问他们为什么,我丈夫埋头不说话,我婆婆只是鄙夷的看着我,骂我不生蛋的鸡,指责我总怀女儿,是不是来毁他们家香火的,叫我老公和我离婚,当时我真的吓到了,我怀疑之前的孩子也是被他们骗的,我婆婆竟然也没有隐瞒我,直接就告诉了我,因为我怀的孩子是女胎,所以才会打掉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畸形胎儿,也没有什么宫外孕,呵呵。”

    “我被这个事实气晕了,这一病,身子骨就不好了,我打电话给爸爸妈妈,给他们说,我想离婚,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我受不了这样的家庭。”

    “但是我爸爸只是劝我忍耐,哪一家结婚之后没有一点矛盾呢?我公公婆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们不会答应我和阿凯离婚的,那会给他们抹黑。爸爸说,我婆婆只是说来吓唬我的,不是认真的,叫我不要任性。还劝我,我婆婆公公对我其实很好啊,老公对我也很好,只有生孩子这一点有点执念,比其他家里为了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吵架、婆媳矛盾的比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了,叫我冷静,总是还能生孩子的,总能生一个男孩子的。若是我离婚了,28的离异女人,嫁得会更差,以后说不定更苦,叫我不要冲动。”

    “爸爸那么说,我也觉得我太冲动了,老公对我其实还是很好的啊,从不吃喝嫖赌、对我照顾有加,只是婆婆想要个儿子罢了,他只是不好反对他的妈妈罢了,他从来没有打过我、逼过我。”

    童心兰以前听许多婚后,和丈夫吵架、打架的女同事亦或者闺蜜说过她们的烦恼,知道这个委托者那时候应该也是处于婚后女人都会有的纠结状态,虽然自己被欺负了,但还是舍不得、放不下、不甘心,为此,女人总会选择忍耐,千百年来,无论古今,大部分女人都是这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