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33、生女之罪(六)求月票啊!

正文 133、生女之罪(六)求月票啊!

 热门推荐:
    “宿主,这次你情绪波动很大。”在童心兰在医院溜达的时候,0561突然冒泡说道。

    “我怎么能不激动呢?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渣,亲生骨肉都不放过的畜生。”童心兰心在都还没发忘记孙心岚那一张哭泣的脸。

    “杀人的话,宿主不是也见过很多次了么?上一世,在战场上,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有几十条人命啊,当时我能感受到你的恐惧不适伤心,但是却也不见你对敌人的士兵充满这般恐怖的恨意啊?都是杀人,你怎么能区别对待呢?0561真的不懂。”

    脑海里再出出现杀声震天血染疆场的画面,童心兰似乎又回到了萧杀的战场,悲壮的战歌响起,还有那一张张模糊的为了保家卫国而甘愿奉献生命的脸。

    叹了一口气,童心兰道,“这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人命?或者你们人类就喜欢用情感去左右不同人的生命?婴儿的命就比战士的命让你触动?”

    “你这样的说法只能说明你没有心,对,广义上来说,生命都应该是一视同仁的,平等的,婴儿的命和战士的命,都是命。但是具体的来说,一方面来讲,士兵的命更重要,因为他们能保护千千万万个家庭,从而保障了婴儿的生活环境。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婴儿的命比士兵的命重要,婴儿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家庭的未来,他们代表了无限的可能,所以士兵上战场去厮杀去牺牲,也是为了保护他们。”

    “角度不同,他们的命的价值也就不同,但是事实上是一样的。”

    “我这一次更加气愤,那是因为,杀我战友的敌军士兵,在一开始,我就知道他们是敌人。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所以在心理上,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而孙心岚的孩子,不是死于敌人之手。而是被最亲近的人夺去,这不是发生在战火年代不是发生在战场上,而是和平年代治病救人的医院里,而且孙心岚是被欺骗的完全不知情的,被强迫的。这就让我更加生气。”

    “而且,你也问错了,这件事情的定义不在意婴儿或者士兵的生命谁更重要,不是因为被剥夺的命让我生气。而在于这件事情,他们做的太无耻了。”

    童心兰也不知道为什么,和0561说了那么多,它不过是个系统罢了,和他辩论这些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意义的吧,不过既然它是只能系统,多给它说说。将来说不定能懂吧

    0561最后也没弄明白童心兰说的意思,“我会慢慢分析宿主您说的话,希望没有耽误您接下去的计划。”

    剧0561对童心兰的了解,知道她不会是毫无目的的出来溜达的。

    “嗯。”有个愿意学习的系统也不错,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成为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它不是已经了解了自己的行为模式了么?只是还不懂得人心。

    初夏的阳光不算毒辣,透过树梢照射在童心兰脸上,她坐在花园边的长椅上,扬着脸,希望这太阳能驱走身上的消毒药水味儿。

    不知道是不是延续了委托者的感情。她现在,心里有点厌恶这样的气息,这,代表剥夺了孙心岚一个个孩子生命的味道。

    其实她没有具体的计划。只是来晒太阳罢了,边晒太阳边想计划不行么?

    不过,这一点不能告诉刚才笃定她已经开始计划的0561。

    既然在医院,还是先去看看那个帮凶许医生吧。

    睁开眼,童心兰起身,准备去妇科主任办公室附近晃一圈。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

    走出了医院的花园,童心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不就是陈凯么?

    半个多小时前,他不是说要回家么,怎么还在医院?

    旁边和他说说笑笑的长发女人是谁?

    出于女人的直觉,童心兰准备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她悄悄的朝两人坐着的长椅走近了一些,后面正好有人停放的一排汽车,童心兰闪身躲在了一辆救护车后面。

    两人本来就背对着童心兰谈的十分投入,现在就更不可能察觉得到童心兰了。

    “凯哥哥,你又抽烟了,我不是说过你好几次了,叫你不要抽烟了么?嫂子也不管管你。”

    因为站在后面,童心兰看不到说话女人的脸,但是她说话的声音十分温柔,又有一头披肩的长发,想来长相应该不会差。

    “啊,对不起,嫂子流产了,一定在养病,凯哥哥心里不舒服,才会偷偷的背着嫂子抽烟的吧?你对嫂子可真好,我都妒忌了呢。”女人抬起头,撒娇似得看向陈凯。

    “这都被你发现了,刚才还和岚岚保证,说了自己不抽烟了,但是,我心里难受啊,躲在楼梯间抽了两根,耽误了一点时间,没想到就遇到了诗林,你不是还在国外留学么?怎么突然回来了?”陈凯捎带着说了说自己的事情,便转移了话题,他心里的苦,怎么能随便述说。

    “哎,心现在海龟也不好找工作了,与其留在国外读博浪费时间,还不如早一点回来找工作,经验对于我们律师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嘛。”魏诗林俏皮的说道。

    “你应该学医的,这样就不用担心找工作了,你们家在律政界也没有熟人,要是你当医生,一定会像你妈妈一样成为十分厉害的医生。”因为孩子的事情,使得陈凯没了往日对女孩子那般细致入微的关心和观察,这次的话,让魏诗林有点伤心。

    见魏诗林不开心,陈凯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犯了错误,又说道,“不过我们家诗林十分聪明厉害,即便不做医生,做律师,也能成为最厉害的律政俏佳人。”

    “哼,都这个时候了,凯哥哥还这么善良的逗我开心安慰我,我也不任性的拉着你耽误你回家休息了,瞧你的黑眼圈,看着,心疼死了。”魏诗林看出了陈凯现在是强颜欢笑,再聊下去,也不能活跃气氛,很懂得分寸的及时撒手,这样会让对方改变对她的固有印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