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49、生女之罪(二十二)

正文 149、生女之罪(二十二)

 热门推荐:
    第二日,童心兰准时带着一干证件,打车去了民政局。

    原本还有点觉得自己对不起孙心岚,还没扯证就和其他女人有了关系的陈凯,一拿到离婚证,这才彻底的舒了一口气。

    他没有对不起孙心岚,和心岚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是深爱她的、心里也只有一个她,现在已经离婚了,他没有对不起谁,接下去,他要对自己好一点,对母亲好一点,对那个小甜心好一点才是他的责任,心岚已经成了过去式。

    陈凯收好绿sè小本子,对孙心岚说道,“没有我的照顾,还是希望你以后能幸福。”

    “谢谢,你也一定要幸福,我不能完成霍阿姨的心愿,希望你找的下一个妻子能让霍阿姨满意,再见。”童心兰忧郁的最后看了一眼陈凯,留给陈凯一个悲伤寂寥的背影。

    然而,在转身离开之际,童心兰就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白眼则被一个人看在眼中,原本还担心她离婚会想不开呢,结果看到这么有趣的事情。

    童心兰不知道,还在心里鄙夷着陈凯,她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男人假惺惺的关怀了,活像她离开了他就活不下去似得。

    而且,她终于彻底摆脱了和陈凯的夫妻责任和关系了,她可以放心大胆的报复他们了,不用再委屈自己配合他们装小白花了,她都快要被自己这段时间的演技恶心吐了。

    “咔吱”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响起,一辆车停在了童心兰面前。

    童心兰正想绕过去,车窗摇了下去,一个有点寒气的低沉男声说道,“学妹。上车。”

    “学长?”赵硕铭怎么在这里?

    现在离民政局还不是太远,童心兰害怕节外生枝,只好先上了赵硕铭的车。

    关上车门,童心兰扭头看了一眼这个今天依然穿着正装的男人,不过可能因为在车内,他脱掉了银灰sè的西装外套,徒留了白sè衬衣。

    不脱不知道。一脱掉西装。那贴身的白sè衬衣就能看出他一点也不瘦弱,十分有力,看得出平时有锻炼身体。

    仅着衬衣的赵硕铭看着比昨日西装笔挺时候柔和许多。不过,即便如此,童心兰还是觉得坐在他身边有点紧张,因此又垂下了头。

    这种感觉可能遗留自委托者对赵硕铭的害怕感觉吧。毕竟赵硕铭是大学教育过孙心岚的学长,她有点心理阴影也是可以理解的。反正童心兰不觉得自己这个经历丰富的人还会害怕这样的男人。

    “哎,还以为你变了好多,结果还是那么蠢。”赵硕铭看着一进车就和以前大学时候一样,自动变得鹌鹑似得不敢乱动的孙心岚。哀叹刚才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她也能有那么调皮的一面么?

    “什么?”我蠢?我哪里蠢了?

    童心兰扭头瞪视着赵硕铭。

    “哟,敢瞪我了。比以前勇敢多了嘛,哼。即便如此,你还是不知道我为什么骂你蠢。”赵硕铭心情愉悦的轻勾嘴角,又扶了扶因为表情变化而下滑的金丝边眼镜。

    要说现在大家都喜欢戴无边框的眼镜了,金边眼镜都是老头子戴,看着都是土掉渣的标志,然而赵硕铭戴着金边眼镜非但不会显得土鳖,反而让他多了一丝不可亵渎的凌冽气质,如果赵硕铭是个女人,这里用冰美人来形容他就再好不过了。

    “我。”

    不待童心兰询问,赵硕民俯下身差一点点就压在了童心兰身上,然而他只是探出手抓住了安全带,极快的恢复了刚才的坐姿。

    “咔嗒”安全带栓好了。

    “上车第一件事就是系好安全带,还说不蠢,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赵硕铭无奈的摇摇头,启动了车辆。

    上一个世界是古代,这次来到现代就刚才坐了一次出租车,出租车的司机可不会那么好心的提醒自己扣安全带。

    自己的确也遗忘了一些现代生活细节,知道赵硕铭是对自己安全着想,虽然嘴巴是毒了一点,童心兰决定不帮自己平反了,她可能说不过这个大律师,因此转移了话题,继续问道,“赵学长在附近办事?”

    不然为什么那么巧的遇到他?

    “是啊。”赵硕铭似乎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才不是,还不是昨天听到那个陈凯说了来办理离婚证的时间,又见那个男人刚签了离婚协议、还没真的离婚呢就急不可待的和其他女人风流去了,他不是害怕孙心岚伤心做傻事才推掉了案子亲自跑过来看一下她么。

    “这种男人,既然离婚了,就不要再想了,他不值得你爱。”

    少见的,赵硕铭发现自己竟然在安慰人。

    同样吃惊的还有童心兰,记忆里,这个学长可是毒舌系的,经常一句话能让学弟学妹们尴尬症并发好几天的人,从来没有安慰过人啊,当了律师有了同情心?

    “恩,我知道,谢谢学长的关心。”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聊这些也没有意义诶。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感觉今天,你的状态和之前不太不一样。”赵硕铭指的是刚才那一个白眼,不像是因为不孕不育被迫和爱人离婚的悲情女人的表现,难道是因为发现了老公的移情别恋,她这么快就看开了?

    平日里,他也不会这么好打听别人的*,今天他就是想知道孙心岚的事情,这个许久不见的学妹,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赵硕铭也说不上来,反正,他就是对现在的孙心岚有兴趣了。

    “知,知道什么?”莫非这个男人知道了什么?童心兰惊疑不定的看了看开车的赵硕铭。

    也对,他是个律师,关系网很广,如果他有心来查陈家和她的事情,恐怕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但是他为什么要来查自己?孙心岚和他也仅仅只是大学很普通的学长学妹关系啊。

    “你不要紧张,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赵硕铭开车之余,也不忘观察童心兰的表情,做律师的对人的微表情有着很透彻的观察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