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88、末世之抉择(七)

正文 188、末世之抉择(七)

 热门推荐:
    ps:感谢小白菜final赠送了礼物

    感谢卩s豌丶豆投了2张月票

    所以,阮杏澜接受了舒佳妮拜托的这个任务。

    然后,她假装不小心潜入了地下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修建在小岛中间地带,依靠原本就有的溶洞修建而成。

    实验室在阮杏澜看来是比较大的,足够一个私人研究室的规模,到处都是白色的装潢以及透明的玻璃落地窗,和一般的研究室也没有太大区别。

    透过落地窗,能够看到屋内一些地方还有干涸的血迹,还有一些屋子里,有穿着研究员衣服的丧尸被锁在办公室里没有目的晃荡。

    阮杏澜看得出应该是其他研究员死在了这里,而现在,这里活着的研究员应该只有戴舒航一个了。

    见到阮杏澜,戴舒航是吃惊的,但是他没有伤害阮杏澜,只是让阮杏澜离开。

    阮杏澜怎么会离开呢,她带着大家的希望来的,她要搞清楚为什么。

    已经连续奋战好几天,没有得到足够睡眠的戴舒航显得十分焦虑,哪里有耐心和阮杏澜解释,他要赶时间,不然,就来不及了。

    听着戴舒航不断的念叨着,“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阮杏澜只好问道什么来不及了。

    戴舒航拿起刚才阮杏澜乘他转身时候换上的矿泉水瓶喝了一口,这才说道,“这么庞大的研究,我一个人根本就研究不出结果的,阿廖沙博士他们都死了。我加入这个项目也才三年,对这个病毒的了解根本不及他们多。”

    “你们为什么要研究这样恐怖的病毒来害人?”阮杏澜见戴舒航喝了水却也没有紧张,她以为这只是麻醉剂而已。

    “杏澜,你傻了?李时珍尝百草作《本草纲目》之前,有多少治病的良药被人当做毒药?同样的,这个病毒若能破解,便能造福人类。你看那些感染病毒的人类。他们虽然已经脑死亡神经死亡,还有是那些早就瘫痪多年的人成为的感染者,他们却都能活动。”

    “你想。若是这个技术能够应用到治疗残疾人士的身上,这将能拯救多少失去行动能力的人?也许还能开发出来治疗更多的病。”戴舒航说到这里,似乎又成了当年在课堂上侃侃而谈的老师,不复先前的颓废。

    “这。但是这么危险的研究,你们怎么能不找个没人的地方做?”阮杏澜虽然觉得老师说得有道理。但是这个病毒现在还没救人就已经在杀人了,且杀伤力强大。

    “呵,这个病毒的危害,没人比我们更了解了。这个小岛就是阿廖沙博士全国各地考察之后决定的最佳试验场所,如果病毒泄露,所有研究员都会被关在实验室里出不来。等着和这个实验室这个小岛一起。”一起什么,戴舒航及时收住了话尾巴。

    “但是。阿廖沙博士设想了那么多,唯独没有阻止到本地人对金钱的,他们将这里开发成了旅游景点,不过在我们的干涉下,他们还是妥协的接受了每周只能来一船人,这样,如果出事了,也能将伤害降到最低点吧。”戴舒航说到这里,已经开始有些头晕了,但是他以为是自己太久没睡觉,所以困了。

    “所以,看着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你才那么忧郁?”阮杏澜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觉得大家都误会老师了。

    “是啊,我很担忧,那是我三年来第一次休假,看着那么多人,我真的吓到了。没想到阿廖沙博士的担忧成了真,不过一会儿,丧尸病毒就爆发了。”

    “其实,平时我们是不允许出来逛街的,就怕被当地人怀疑,我们都是走”中了药的戴舒航又差一点说出了秘密,赶紧转移话题。

    “阿廖沙博士见我来了三年,从来没休过假,整天呆在实验室,就把我赶出了实验室,说既然外面那么多游客,就放我一天假,假装游客,玩一次没关系的。如果不是这样,我也被关在里面,等死了吧。”指着隔壁已经变成丧尸的同事,戴舒航眼中并没有生为幸存者的开心,而是更加痛苦。

    “老师,你可以早点说出来啊,说出来,我们也不会怪你的,当时,你为什么要把那个卫星电话摔坏呢?如果不摔坏电话,大家也不会那么讨厌你,你也就可以请求支援了,到时候国家肯定能拨款给你们搞研究,总比你们私人做的好啊,人力物力跟上了,这个病毒很快就能被破解的。”阮杏澜说道。

    “真不敢相信你是阮上将的女儿,你还是和读书的时候一样天真呢。”

    “阿廖沙博士是严格筛选的我们这些研究员,包括我,他也是观察了一年才让我加入了研究,就是害怕泄密,还有就是害怕其他国家插手,这个病毒这么厉害,如果被国家拿到,你觉得,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们只想研究病毒治病救人,但是政客会如何,我就不敢保证了。”话还没说完,喝到肚子里的毒药也终于发作了,戴舒航胃里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阮杏澜吓呆了,麻醉剂怎么可能会让人吐血?

    她跑上前抱住即将摔倒在地的戴舒航,将他抱在怀里,哭泣到,“怎么会这样,老师你没事吧,没事吧?学姐明明说给我的是麻醉剂啊?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

    阮杏澜知道自己犯错了,大脑里一片空白,只能说着毫无意义的抱歉。

    戴舒航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艰难的说道,“没事,这样挺好的,我早就想解脱了,同事们都走了,我在有限的时间里根本就破解不了病毒,这个病毒并不是靠啃咬传播的,只是被咬死的人发病最快而已。其实,只要是靠近了丧尸一尺以内的人,都会被感染,只是没死的人并不会表现病态罢了。”

    “整个小岛上所有人都已经感染了病毒,成为了病毒的携带着,如果,如果你们离开这里,整个世界就完了,千万,千万不要让任何一个人离开这里,记住了,不要……”戴舒航就像是尽忠职守的老师,给学生解惑到了最后一刻,终于承受不住海鱼毒素的迫害,胃充血大脑缺氧的死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