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90、末世之抉择(九)

正文 190、末世之抉择(九)

 热门推荐:
    ps:感谢小小蝶儿投了1张月票,

    感谢hre赠送了2个礼物。

    橙子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更新还是有的,今晚有三更哟。

    恐怕,到时候国家即便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也没法赶在病毒大面积传播开来之前研制出解药。

    而身后的已经离开比较远的小岛也终于被引发的海底火山嘭的一下包裹住,海岛上所有的东西彻底被岩浆消了毒,并且拉入海底。

    从这里,便能看出阿廖沙博士他们对这个病毒可能泄露出去之后会带来的危害是多么的恐惧,不然,他们不会设置引起海底火山爆发的引爆装置的。

    想到这里,阮杏澜愈发坚定他们离开小岛恐怕会给外面的世界带来不可估计的伤害。

    不能离开这个小岛的信念更加坚定,但是马易彬和舒佳妮却根本就不听她的,执意返回首都。

    索性开飞机的士兵,阮杏澜也是见过的,便对开武装直升机的士兵说道,“小风,我们调头,不能回去首都,找一个附近的无人小岛,将我们放下去。”

    “不行,小风,我们按原计划行事。”马易彬阻止到,此刻马易彬在乎的已经不仅仅是病毒带来的杀伤力了,如果真的不能回去,他可能也已经感染了病毒,不回去就没办法研制出解药,他不想死,他要活。

    但是,小风根本就不停马易彬的话,他和马易彬军衔一样,再说了马易彬是陆军、他是空军,什么时候陆军能指挥空军了

    他可是直接听命于阮上将的。阮上将的命令也是让他接到阮杏澜之后全权听阮杏澜的命令。

    见开直升机已经调转了方向,马易彬脸色不好起来。

    舒佳妮也是不想死的,想着这个士兵应该是不知道不回去的危害,便科普道,“不回去首都那可怎么行,不回去的话,还怎么研制出解药万一那个戴舒航说的是真的。我们都已经染上病毒。成为了病毒携带者,不回去首都,设立专门的研究所。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就会和那个小女孩儿一样病发,最后彻底沦为没有意志的丧尸了。”

    “难道你想死么你是个士兵,应该死在战场上。而不是不战而退的被困难打倒,这个病毒就是敌人。你应该战胜它,而不是逃避。”任舒佳妮巧舌如簧,小风都不搭理她。

    他是个军人,只需要按照阮上将的命令行事。这个叽叽喳喳的女人说的话,他根本就不用搭理。

    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那个被他们捆起来、不断挣扎的女孩儿,小风吞了吞口水。

    如果事态真的像他们说的那么严重。阮上将的女儿阮杏澜的决定才是最正确的,他可不想将这个可怕的病毒带回大城市。那里还有他的家人呢,军人就是保家卫国的,而不是将危险带回国内的s;总裁大人,请放手。

    见开直升机的士兵根本就不听自己的话,想来这个人也是个被军队洗脑的笨蛋,这种人一本子就是个听命令行事的工具,哪里有她的马易彬脑子灵活,知道往上爬。

    知道没法,舒佳妮又发动上了直升机的所有人来哀求阮杏澜。

    “求求您给我们一条生路吧,眼看着我们就逃出了那个吃人的小岛,你怎么能不让我们回家呢你别以为你是上将的女儿,就能决定我们的人生。”

    “让我们回去吧,首都有最好的医疗机构,还有你们军方的研究所,一定能够治好这个病的,我们国家那么强大,以前什么流感、,更早还有黑死病,不是都被我们研制出治疗的药了么你怎么就那么对国家没有信心呢”

    “对啊,回去的话,我女儿一定还有救,她那么小,你还记得她最喜欢的大姐姐就是你了么,她天天都甜甜的叫你大姐姐啊,你怎么能那么狠心的放弃她给她一个机会吧,我可以去死,我从飞机上跳下去,但是你要将她带回去治好好,求求你了。”这个胆小怕死的贵妇人,现在倒是挺疼爱女儿似得,说着跳飞机,身边的其他人却拉着她,恳求的看向阮杏澜。

    阮杏澜心肠好,但是她也知道,即便是刚才他们说的被攻克了的那些传染病,就说黑死病,那黑暗的几年,欧洲就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俄罗斯摩棱斯克的记载,1386年只有5人幸存。

    付出了全球几千万人类的性命之后,才研制出来了疫苗。

    这个病毒的传染性和杀伤力比黑死病更上一层楼,更恐怖的是,中了这个病毒死去的人,还会主动的去攻击活人。

    她不能为了这几个人的性命,而置国内几十亿人口于危险之中。

    阮杏澜就是再善良,成长的环境决定了她是个懂的取舍的人,周围的人都是能为国家牺牲自己性命的哥哥姐姐,她也不是个怕死的。

    将心中的忧虑说了出来,阮杏澜希望大家都和她一样,选择为了更多人的活命,先委屈自己一下,去另外一个小岛,等待国家派来专家,给大家治疗,治疗并不一定要回到人口多的地方。

    但是,谁愿意呢

    他们觉得回到了大城市才是安全的,这家医院不行,就去另一家医院,而且回到国内,立马发围脖、将自己的遭遇发到国际上去,这样子,他们就不怕被国家弄去做秘密的实验了,他们才不想被人当做小白鼠解剖实验呢。

    而这个阮杏澜竟然现在就想将他们关起来,让她的父亲派人来解剖他们,太可耻了。

    阮杏澜解释不是那样的,让大家多为国内生活的家人和同胞想想,但是根本就没人听她的,指着她叫骂起来。

    舒佳妮见大家已经被她调动起来了对阮杏澜的仇恨情绪,朝马易彬点了点头。

    两人私下里早已经不干净了,默契十足的拿出靴子里的小刀,同时对自己的猎物出手了。

    阮杏澜还在急于安抚大家的情绪,说服大家跟她走,没想到自己就被舒佳妮从后面抱住,刀锋则是对准了阮杏澜的脖子。

    舒佳妮从小练习武术,阮杏澜哪里是她的对手,根本挣脱不出来。

    阮杏澜不知道舒佳妮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舒佳妮就凑到她脖子边,带着胜利者的骄傲,小声说道,“你知道我多讨厌你么,不用付出什么,却什么都有了,不过,呵呵,以后你的什么都是我的了,我回去后,会好好安慰好失去女儿的阮将军和阿姨的,阿姨那么脆弱,这个时候她肯定无比的想念你,我会不断的给她说你以前的故事,让她离不开我的,放心吧,你的爸爸妈妈,我来照顾。”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