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199、末世之抉择(十八)

正文 199、末世之抉择(十八)

 热门推荐:
        原本是阿廖沙教授因为朋友考古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会动的丧尸,想要带着大家研制出能够治疗人类一些疾病的药,结果却闯下了祸事。

    现在,能够治疗这个病毒已然是幸事,戴舒航已经不奢望继续研究神奇药剂了,尽早完全消灭了这个病毒最好。

    “老师,最后一支疫苗,我放在冷藏箱里了,你重新整理的疫苗数据,我也拷贝到了U盘里,你检查一下吧。”童心兰做好了一个助手应该做的所有工作,此刻就像是真的助手般,回禀着自己刚才做的事情。

    戴舒航检测了U盘数据正确之后,开始消除电脑资料。

    现在他能活下去了,或许这个岛屿不用被炸掉,那么,这些资料绝对不能落入旁人手中,不然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童心兰却又说道,“戴老师,那群人已经住在我们楼上了,我们需要做什么?”

    听到童心兰这么询问,戴舒航蹙眉沉思了两秒。

    想来,那群人给他留下的印象也是极其糟糕的,虽然不知道在她接受记忆的时候,那群人对戴舒航说了或者做了什么。

    戴舒航抬头疲惫的对童心兰说道,“能做什么呢,我们资源不足,无法造出更多的疫苗,只有回去了,才能继续制造疫苗。然而,实验室一出事,阿廖沙教授就切断了干扰了小岛与外界联络的所有方式,游艇也被他设置的小型炸弹给炸了,他是个天才,将所有的出路都锁死了,我也没法恢复与外界的联络,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等,什么时候救援团队能来?他们能等到救援团队带我们回去么?”

    作为前特种部队军医,戴舒航自然知道只要老首长意识到阮杏澜被困住了,定然会派人来找她。

    但是。私自抽调一个小队来用,也不是那么好找借口的,至少还要等好几天。

    “是啊,告诉他们有希望。只会让他们等的更加焦急,最后演化成绝望,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知道有希望的好。”童心兰故意道。

    “那种感觉糟透了。”戴舒航深知那种被玩弄的感觉不好受。

    “那我们就先不告诉他们吧,等到有人需要的时候,我们悄悄给那人使用吧。反正药方我们已经记好了,也不缺这一支样品。”童心兰心里已经勾勒好了复仇计划。

    这些人,不说他们因为胆小怕死最后拖着全人类步入了末世,就说他们一起杀助纣为虐的协助舒佳妮死了阮杏澜,就注定他们逃不过童心兰的算计和报复。

    “也好。”只有一支药剂,也只能如此了。

    有了希望,戴舒航轻松多了的同时,也拥有更多的同情心。

    之前,他想着自己多半是研究不出疫苗的,大家最后都难逃一死。早死晚死都差不多,所以对谁都冷漠,对自己也不上心,现在有了一支希望,他也不想放弃某一个人的生命,虽然,那些人他都不大喜欢,但是谁第一个需要,那就给谁吧。

    战地医生,都这样。谁最可能活,就治疗谁,战场就是这么残酷,生命。也是如此残酷。

    见戴舒航认可了自己的意见,不过他面上表情十分哀伤,童心兰心里暗自说了声对不起,她要做的事情,是不能明面上说清楚的呢,所以只能瞒着戴舒航了。

    之后。两人一人背了一兜的肉罐头就从地下溶洞隧道离开了地下实验室,在外面淋了雨,看起来狼狈了许多,再从地面返回了阿廖沙别墅。

    不进入这个队伍,就没法好好挖陷阱了,但是直接从地下室上去,是极为不妥当的,这一点戴舒航也不愿意莽撞,所以两人赞同多此一举的绕一圈。

    两人一开门,就被屋内守门的发现。

    “你是阮将军的女儿?你还没死?”守门的小黄毛刚才在打瞌睡,还以为有丧尸跑进来了,一惊一喜现在反而清醒了。

    小黄毛的声音让屋内的人都吵醒了,纷纷跑到门口来确认,“哎哟喂,大小姐,这几天你跑哪儿去,我们都以为你已经喂丧尸了,你学姐已经给我们说了你的身份了,都指望着你给我们带来一条生路呢,快进来,淋雨了小心着凉。”

    听着大家试探性的话语,童心兰和戴舒航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阮杏澜讪讪一笑,倒也没有拒绝这些人对自己的称呼,但也没有承认。

    戴舒航是极其聪明的,一瞬间就知道那个学姐在阮杏澜不在的时候,搞得阮杏澜身份人尽皆知,大家如此狗腿的以舒佳妮为中心,她自然不仅仅只是担心阮杏澜生命安全。

    舒佳妮一副为阮杏澜担惊受怕没休息好的样子跑了过来,见到两人手中提的肉罐头,舒佳妮眼睛都亮了起来,“杏澜,我可算是找到你了,都是学姐不对,学姐不该对你发脾气,把你气走了,你别生学姐的气了,学姐这些天担心的饭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就怕回去没法给阮上将交代。”

    这些天,舒佳妮的脾气也被这些人磋磨得少了许多,以前她哪里会向阮杏澜认错,错的都是阮杏澜。

    即便她现在心里恨得牙痒痒,也只能抱紧阮杏澜大腿了,要是阮杏澜拒绝承认他爸身份,她就真的会被这群人当做撒谎精了。

    阮杏澜无论是在学校还是还哪里,从来不会说他们家的来历,所以,舒佳妮很害怕她会推脱。

    见阮杏澜除了淋雨显得有一些狼狈之外,气色还不错,也并没有饿的面黄肌瘦,舒佳妮心里就不痛快起来,但是她很快就将眼里的不忿压了下去。

    “杏澜,瞧你衣服都湿了,赶紧换一身干爽的,包包就让学姐帮你看管吧。”舒佳妮对阮杏澜做了个好姐妹谁跟谁客气的眼神。

    谁跟你好姐妹!

    但是想着最后的计划,童心兰将手上的袋子递给了舒佳妮,道,“学姐,那你帮我看好了。”

    听着阮杏澜口气搞得自己跟条狗似得帮她看守东西,舒佳妮心里又是一阵不爽。(未完待续。)

    PS:  感谢小A猫君赠送了礼物!(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