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43、除了我,谁会爱你(一)

正文 243、除了我,谁会爱你(一)

 热门推荐:
    童心兰用有着老伤疤的左手捏着正在流血的右腕割腕处,从不断有热水补充水分的浴缸里站了起来。

    她能保证,这个委托者刚才又是在自杀s;执掌光明顶。

    哎,幸好割腕不是割喉,死亡的速度很慢。

    现在,童心兰也只是感觉到失血过多有点头晕,再来晚一点,就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了。

    穿着浴衣出了浴室,童心兰在客厅的桌子上,发现了家用药箱。

    因为先前童心兰已经发现浴室里有男女两个款式的日用品,此刻她猜测,这应该是与委托者一起住的那个男人为经常自杀的委托者准备的。

    毕竟,自杀的人根本不会为自己准备这么齐全的急救药品。

    有个人心疼委托者,应该也算得上是个安慰了。

    童心兰叹息着用里面的药剂和绷带处理了一下右腕的伤口,又吃了补血胶囊,这才觉得安心了许多,但是脑袋还是有点晕乎乎的。

    干脆去睡一觉吧!正好看看能不能遇到委托者。

    童心兰用电吹风胡乱的吹了吹湿漉漉的长发,便锁了卧室的门,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童心兰也没有见着委托者,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直接成了委托者的视角,她现在不是旁观者,而是参与者。

    脑袋两边的双马尾晃悠悠的扫过童心兰脸颊,她发现自己穿着红白秋冬版校服、还有背着一个紫色书包,此刻正蹦蹦跳跳的走在一条绿意盎然的乡间小路上,嘴上还欢乐的唱着:“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这首久违的儿歌,好久不曾听到过了呢!

    童心兰觉得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还蹦跶着唱这首歌卖萌实在是有点窘。遂想要停下唱歌的嘴巴和跳跃的步伐。

    但是她发现根本做不到,她的嘴上依旧唱着《上学歌》的后半段。

    至此,童心兰知道了,她只是换了个角度做旁观者,现在依旧是委托者的记忆,她没法更改。

    所以,她也只能等着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将这个快乐无忧的女孩儿变成了天天割腕自杀的人。

    刚想到这里。童心兰发现前面玉米田里林立着的玉米秆无风自动的轻微晃了晃,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里蔓延,她呼叫着。让小女孩儿停下脚步,但是那个一心赶着路去上学的孩子根本听不到她声音,依旧坚定的迈着步伐。

    只听“哗啦”一声,从玉米田里伸出一双手。一只粗糙的大手捂着她的嘴巴甚至能捂住她一般的目光,另一只手夹着她。就将委托者拖入了玉米田里。

    童心兰感觉那人终于放开了捂着嘴巴的手,她想抬头看那人的脸,但是周围不断扫过的玉米叶子割得她脸生疼,眼皮也被玉米带毛的叶子霍了一下。疼得委托者立马闭上了眼睛。

    然后,嘴里迅速的被那人塞了一个又臭又脏的东西,使得她再次叫不出呼救声。又用一块布料遮住了她的眼睛。

    委托者不断地挣扎,童心兰感觉得到她心里的害怕和慌乱。不知道什么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那人终于停止了奔跑,将委托者放在了地上。

    委托者还在不断的挣扎,混乱中,还踹了那人两脚,那人或许是生气了,左右开弓的扇了委托者两耳瓜子。

    就因为这两巴掌,童心兰被拍出了委托者的身体,恢复了以前旁观者的视线,趴在了委托者身边。

    童心兰此刻才看清了小女孩儿的脸,的确和那浴缸中割腕自杀的女人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张求吻型的嘴唇s;一号传奇。

    女孩儿看起来十分小,此刻兴许也才7、8岁的模样,稚嫩的脸庞因为婴儿肥更显得可爱,让人十分有捏上两把的欲/望。

    而那个正打着小女孩儿的男人,童心兰除了知道他是个男人,其他特征根本就看不到,兴许,这也是因为委托者到后来死去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打她的男人是什么模样吧?

    女孩儿被打疼了,却叫也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嗯嗯”的痛哼声。

    童心兰为女孩儿担心不已,除了干着急,一点忙也帮不上。

    她实在是想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这么欺负一个小孩子,真特么的神经病!

    但是过了没两分钟,那个男人终于不再打女孩儿了。

    没等童心兰松一口气,那个男人扯开了裤腰带,又脱掉了委托者红色的校裤,然后……,俯下身,他那恶心的肉身遮盖住了女孩儿幼小的身躯。

    童心兰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他竟然,竟然做下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那姑娘还是个孩子啊!

    他怎么能下得了手?

    忍着恶心,童心兰冲过去踢打着那个男人、骂着畜/生。

    却,一点用也没有,她最终也只是一个旁观者,无法改变既定的记忆里的事情。

    童心兰颓废的趴在地上,揪着头发、挫败的哭泣着,她终于知道长大后的女孩儿为什么总是自杀了。

    而那个男人乐此不疲一次又一次的折腾着小女孩儿,似乎感觉不到疲惫,嘴里还像猪一般发出舒服的嗯哼声。

    若不是有人路过的交谈声传来吓跑了这个男人,童心兰都不知道小女孩儿还要遭受多久的折磨。

    男人虽然跑了,但是女孩儿昏迷着,也没法离开。

    童心兰无法搬动女孩儿,虽然知道小女孩儿现在还不会死,会有人救下她,不然她也不会长大成人。

    但是,童心兰此刻却不想有其他人救她。

    如果她能搬动小女孩儿就好了,这样就不会让其他人看到小女孩儿现在这样如破烂的洋娃娃一般的凄惨模样了。

    太惨了。

    这么惨,还被人看到,那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这一刻,童心兰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发生了这样事情的女孩子不愿意去报警,而是独自默默承受了。

    即便是她这个历经多世自诩看破红尘的人,也无法想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能不能扛得住周围的流言蜚语。

    童心兰想要帮孩子盖上校服,却也没用,只能蹲在一边守着她。未完待续

    ps:终于到了新故事了,作为从小看法制节目的橙子,真心觉得这种案件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而且有个认识的小姐姐也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她长大后受不住各方压力,自杀了。

    这一卷,送给小姐姐,我就不说名字了,希望她下辈子过得快快乐乐、远离伤害,健健康康的过一辈子。

    每次谈起,都是不胜唏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