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酷猪网 > 玄幻小说 > 炮灰大作战 > 正文 245、除了我,谁会爱你(三)

正文 245、除了我,谁会爱你(三)

 热门推荐:
    童心兰不知道为什么凶手会杀死她,但是知道那个曾经在姚欣兰路过时候,指着姚欣兰窃窃私语过的小女孩儿死前肯定也是十分痛苦、绝望的,因为她不像当时对此一无所知的姚欣兰,被那歹人掳去还以为自己只是被打了;

    她肯定已经吸取了姚欣兰被人欺负后听到的各种传言,知道自己会被强/暴,回家之后还会遭遇同学的奚落与村人的指指点点,所以,她一定反抗的十分激烈?

    以至于,不断挣扎的她弄掉了遮住眼睛的罩子,看到了歹人的脸,所以,那个禽兽不如的歹人杀了她吧。

    当然,这也只是童心兰的猜测而已,逝者已逝,那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只是跟风说了两句闲话,罪不该死的。

    小乡村接连发生这样的恶劣事件,警察也十分重视,比姚欣兰出事的时候,派了更多的警察来到处勘察现场,走家访户。

    但是农村地广人稀,大家住的地方并不集中,当时的农村类似童心兰活着那个世界华祖国的80年代,村里连黑白电视机都没有两台,就更不可能有监控。

    侦查技术更是与现代的没法比,只能靠走街串巷的去了解有没有可疑之人路过村子,查案效果十分没有效率。

    一周之后,还是没有结果。

    有女孩儿的家长、甚至有些男孩子的家长,都不敢让孩子单独去上学了,若去上学,必定是让孩子们组队一起去学校,或者亲自护送孩子去。

    但是案件再一次发生,又有一个一年级的孩子被发现以同样的死亡方式、没了呼吸的躺在玉米田里的血泊中。

    这下子。乡村里的恐怖气息愈发浓重,家长都不敢让孩子去上学了,勒令警察尽快破案。

    但是能那么轻松就破案,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一直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村人开始议论纷纷,人人自危,甚至纳闷。为什么就姚家孩子被人玩弄了没死。而其他孩子就死了呢?

    肯定是姚欣兰将那恶人亦或者恶鬼引到了村里,让那变态的家伙盯上了他们村、他门乡、他们孩子上学的学校。

    死者的家属,由于周围人的闲言闲语。自然也是在罪犯没有落网的情况下,将对犯人的怒火撒到了姚家两祖孙的身上,到姚家门口咒骂。

    “姚欣兰,你个烂货。你怎么还不去死,你死了。村里就不会继续发生这样的灾难了,还我孩子命来。”

    “哎哟,翠儿她娘啊,肯定是那要老太婆杀了你们孩子给她孙女撒气的s;末世变形大师的日记本。你们孩子不过就说了两句大实话,又不是空穴来风的骂姚欣兰,那死老太婆。要保护她的摇钱树呢。我们就说说她孙女从小不学好,穿的那么漂亮干什么。原来不是炫耀城里的衣服,而是这么小就懂得勾/引男人了,不愧是父母都去了城里的孩子啊,指不定她父母在城里是不是靠卖屁股赚的钱哟,咱们干一年的活,都买不起电视,人家进城半年不到,就给买了黑白电视,呵呵,说没猫腻,谁信啊?”

    “小小年纪不学好,穿得那么漂亮,把坏人勾到我们村里,滚,给我滚,我们村里才不要这么不要脸的人。”

    “就是啊,快把她赶出去,不然我们咱们的孩子别想安生了,就算那歹人被抓到了,这个姚欣兰长大了也不会是什么好货。”

    大人说话,就不像不明其意的孩子说的模模糊糊的,而是怎样恶毒怎么说,而且那个年代的农村人说话,可不知道羞耻两字怎么写,什么卖啊,烂x啊,一句句的挂在嘴边,各种恶意揣测都冒了头,比泼妇骂街还难听,童心兰都听不下去。

    即便被奶奶护在怀里,姚欣兰也被吓哭了。

    姚奶奶怎么能站着让孙女被人这么骂闲话?也扯开嗓子与那些村人展开了骂战。

    然而奶奶毕竟老了,怎么干得过围堵在家门口的一大群村人,又因为那些人骂的话实在难听,气急攻心之下,又骂的太急、忽然就喘不上气儿了,捂着胸口、难受的翻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奶奶,奶奶,你怎么了,奶奶,你快起来啊!”姚欣兰害怕的趴在姚奶奶身侧,摇晃着姚奶奶的身体,但是姚奶奶还是瞳孔放大,死在了家门口。

    村支书来的时候,村人见闹出了人命也不敢再逗留在这里看热闹、亦或者添油加醋了,早已经溜之大吉,只留下了搬不动奶奶尸身的姚欣兰,抱着奶奶的尸体痛哭。

    这个年代还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电话,村里也没有电话,村支书只能给姚欣兰的父母写信,这告丧的信一来一去也有小半月的时间,待得姚欣兰的父母回来的时候,姚奶奶已经被村里人下葬了。

    当然,这个帮忙可不是免费的,他们家的电视机、还有其他家务件儿,都被村里人分了。

    而姚欣兰此刻已经不间断的遭受了连续半个月的折磨、冷暴力、与村人难听话语的不断洗脑。

    她思索着,是不是真的自己死了一切就不会发生?自己若是死了,奶奶就不会因为护着她与人吵架被气死了。

    她不干净,她是灾星,她是该被烧死的垃圾。

    童心兰无力的亲眼见到姚欣兰由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变成了现在这样了无生气、每天自我怀疑、害怕见人的破布娃娃,她每晚都在怀念着奶奶的泪水里睡去。

    索性村里人还没将姚欣兰家的床架子搬走,让姚欣兰还有一床棉被盖。

    不过,依照那些借着帮姚奶奶下葬干过活、理所应当似得来搬姚家家具用品的村人来说,人家是不屑搬走那被脏东西睡过的床,害怕沾染上厄运。

    童心兰对这些村里人落井下石抢夺孤女家当的行为、恨得牙痒痒,但是她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当事人姚欣兰却并不怨他们,因为村人再贪婪,还是帮她忙将奶奶下葬了。

    人死是要下葬的,这样的道理,姚欣兰还是懂的,毕竟在村里见过好几次丧葬之事了。

    奶奶也很早就订好了一副棺材,说以后若是死了,想埋在爷爷旁边,与他在下面也做夫妻。未完待续

    ...